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十一、

雪亮军刀 收藏 5 5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当时的经过后来流传下来好几个版本,每个版本各不相同。其中有些版本等到多年之后张伟开始在道上显赫的时候更是传得神乎其神。那天晚上默默无名的张伟后来成为了道上新出来的混混的心中偶像。

“当年,小伟哥真牛比,把小四眼打了,你丫知道小四眼是谁吗?”

这些版本中小四眼的形象也一再变换,有时是一个道上牛比无比的杀手,据说结果了数人,而且都是显赫的人物。有时变成了张四宝团伙的幕后大哥。这些版本无异都是为了将小四眼的传奇经历一再美化以突出张伟。

这些版本有两个共同点,其中:

一、这些版本的结局都是:事后张伟才在道上传开了是一出道就捅翻了张四宝的牛比人物。

这个结局大大鼓励了新秀们不断挑战道上的牛比人物,江湖尊卑被丛林法则打破。

二、这些版本的开始几乎都是一致的,小四眼出言不逊顶撞了孙勇。

一致当中有些细微的偏差。最关键的偏差是孙勇先骂的小四眼,还是小四眼先骂的孙勇。为了尊重史实,本文作者走访了B市多个金盆洗手的大哥,史实调研一致指向了张伟最后遗言的真实性。

对了,读者肯定要问了,这里怎么突然冒出来了本文作者。是这个现在电脑面前记录下这些文字的人?

这个谜底将留到全文最终结束时揭晓。

那么,让我将各位的目光重新带回当年的案发现场。有时候我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不称职的记录者,我具有强烈地讲述欲望,这种欲望让我恨不得立刻将最终的结局告诉大家。但我还是压抑住了这种欲望,将最后的结局留到你们最想知道的那一刻。

抱歉抱歉,我再次为我突然冷不丁冒出来干扰大家阅读的唐突行为道歉。并且保证本文不会再次出现这种唐突。

现在的DV设备日益先进,或许在不远的将来会出现一种穿越时空的DV。先让我们假设这种DV存在,那么我们将这台DV的镜头拉回到那个夜晚。

注意,镜头前面这个笑起来嘴角稍稍有点歪的年轻人就是张伟,大家要记住他的笑容,因为多年以后的一个夜晚,他拉开宾馆里面满是鲜血的被子,那个瞬间,也是这种苦笑。

很苦的那种笑。

继续对准DV冷眼旁观这段往事。张伟身边站着的孙勇说:“哈哈,都是兄弟,别介,来来,过来一起喝酒。”孙勇这么说是不想在小四眼面前太起冲突,因为他觉得小四眼根本不配和他动手。

“操你妈,滚一边去,你个没文化的傻比。”

孙勇脸色一变,一道寒光在他目光中闪过。

寒光摄人。

就在小四眼捕捉到孙勇目光中的寒意时,他的手握上了短刀。张伟眼前一闪,小四眼怀里的刀光映过。

啪嚓一声,小四眼头上鲜血直冒。

……

饭店里面突然安静。

一个没开瓶的酒瓶砸在小四眼头上,剧烈的碰撞让内部的啤酒压力瞬间释放。

大厅里面美酒飘香,小四眼额头被酒瓶开了个洞。飞溅的酒瓶碎片折射着张伟的苦笑。

换上别人可能一砸之下就倒地不起了,好一个小四眼,身子稍稍晃了晃居然没倒。张伟手里的半截酒瓶茬子紧跟着一下捅了过去,鲜血直冒,如同喷泉一般。

“快走。”孙勇拉住张伟,他能感到张伟胳膊在一下下不由自主地抖动。小四眼颈部大出血,眼看命案就要发生。

孙勇他们抡起板凳砸翻几个小四眼的兄弟,云云紧跟其后,他手里是一把乌黑的三八刺刀。出鞘的刺刀上面满是气枪油,据说这样捅出来的伤口一时半会好不了。

“妈比的,干死你。”云云癫狂了,有人动小四眼比有人动他还要后果严重。

孙勇手臂一翻,伸手拔出手枪,利落地别掉保险。他的手枪上的是活保,也就是推上弹夹,上膛,打开保险。然后轻轻地扣动扳机,手指别住击锤慢慢复位。这样紧急时刻别掉保险就可击发。

孙勇本不打算掏枪,因为掏钱一来掉价,二来是枪案容易引起公安注意。

“还不赶紧送他去医院。”孙勇不怒而威,声音并不大,但绝对控制住了局面。

“行,孙勇,我记上你了。”云云抱着上身全是血的小四眼说。

孙勇一行人从容离开,当天晚上B市开展了大搜捕。牵连进去人数众多,包括卷毛和赵瘫子。卷毛没跑,当时孙勇冲进来说出事了,叫上其他兄弟卷着风走了。只剩下卷毛一个人在包厢,他很安静地坐着吃菜。多年的牢狱生活已经让他沉着了很多,卷毛被公安带走审查了整整三天。他反复就是一句话:“当时我不在场,饭店里的人都能证明。”

赵瘫子没事,他进去的喝了杯茶就放了。这个世界,钱往往能够买到方便。道上风传云云或者小四眼会收拾赵瘫子、卷毛。但什么都没发生。

“我们俩没事,踏实吃喝,我们是好人。他们打了我们也没面子,再说没啥好处,传出去还丢脸。”卷毛分析。

当时道上基本上能够自律,道上的事情就是道上解决,一般不会搅和到不混的普通人。九十年代末,有案底的混混开始小心行事,两劳释放人员越来越不可靠。道上的械斗多数开始以雇佣形式出现,往往一场架打完,因为什么打的不知道,自己这边的大哥也不知道。

而且开始流行报复对方的家人亲属,一时间仇杀、斗殴成数量级趋势增长。很多混混开始怀念那个行业自律的年代。

那天晚上很多人从不同的浴室、舞厅、暗娼房间带走,侥幸逃脱的人都在开始看报纸,不知道这个城市发生了什么。反而是抓进去的人在拘留所里先知道了起因和事件经过。此事之后,张伟的名字在道上名声鹤起。

一些有势力的大哥开始关注起体育场这片的争斗,其中包括了B市的绝对霸主级大哥忠哥。

“我怎么突然想见见这个叫张伟的。”忠哥穿着意大利订做的西服坐在酒席桌边说,桌子上都是B市各部门实权人物。包括了路昌未来的老丈人某局四处处长,也包括税务、工商、检察院等等要害机构领导。

“操,我把那个傻比抓来让你看看。”处长说。

“哈哈,不用,我能找到他,迟早的事情。”忠哥爽朗大笑,眼角挤出岁月刻下的褶子,他梳理着日渐稀疏的头发。尽管岁月流逝,忠哥依旧风采照人。他的出身注定了他始终是一个成功者。这个世界有人就是衔着金勺子出世,而有人注定要用砍刀去打拼,这是真理,颠簸不破。

道上风传这次有好戏看了,没想到事情最后意外地以另一种结局收场。

入冬之后天气渐渐转冷,小四眼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后出院了。他动脉被切开了,失血过多险些死过去。好在不是主动脉,医生说他捡了一条命。

这段时间云云的女朋友李娟在医院照顾他,云云脱不开身,他参与到了全城搜捕孙勇团伙中了。这次搜捕得到了另外一股势力的暗中支持,有人想借机除掉孙勇这个逐渐开始调整道上格局的团伙。

李娟的照料非常精心,她每天都想法做不同的汤给小四眼喝。因为动手术,小四眼只能吃流食。小四眼一开始几天不能说话,只能用目光示意。但李娟总可以很快读懂这些目光的含义。小四眼看着屋里只穿着紧身毛衣的李娟来回忙活,紧身毛衣勾勒出了她胸部曲线。山峦起伏,令人神往,看得小四眼有点眩晕。

在床上的小四眼感到了难得的平静和幸福。这种平静就像你下了班,回家吃上一碗捞面条,然后和家门口的邻居聊点家常里短的那种平静。而那种幸福感,或许这就是靠砍刀打拼的道上人物才能感受到的幸福。

但幸福只持续了一个星期,小四眼坚持出院。本来他还需要再继续住上一段时间才能够出院的。但就在这个星期里,道上又有一件大事发生了。

张四宝被人绑架,对方勒索十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