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十、

雪亮军刀 收藏 5 79
导读: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这顿饭吃得时间很长,整盘整盘的羊后脑、羊上档被扔进了涮锅子。羊肉都是上好的绵羊肉,入水一滚就化了,筷子夹到嘴里一股鲜美直往味蕾上面撞。

“操,痛快!”吃得满头大汗的孙勇说,他习惯再热也穿着夹克或者衬衫,因为要掩盖住身上的手枪。

孙勇和卷毛都爱吃这个,尤其是孙勇,以前天天吃,怎么吃都不腻。这顿饭直把老板赵瘫子吃傻了,一口气吃了二十多盘。赵瘫子以前中风过,现在走路还有点别扭。他是陈家老号第六代继承人的上门女婿,生意做得热热闹闹。有人说赵瘫子中风了都这么牛,要是不中风绝对是个人物。

其实赵瘫子最后发迹多亏了那次中风,他是个赌棍。人说戒赌如挨刀,有人痛改前非把手指头都剁了,上医院包扎包扎完了还是赌。

赵瘫子有次欠了赌债,要债的正好是孙勇。当年孙勇还刚出道,那时候抽的还是过头的油水。这里把赌场上面的门道说说,古人有话说十赌九输,赌不到头,这是有道理的。赌局里面机关重重,往往挺好的一个人迷上赌,整个人性就没了。撒谎说爹妈急救借钱,前面拿了后面去就推牌九。所以一个人要是和赌字搅和上了,基本上这辈子就毁了。小赌怡情大赌伤情,很多赌红了眼睛亲兄弟都刀子架脖子。

再说说这要赌债的,当时要赌债也不是全用暴力。当然最后一招就是暴力了。所以敢吃这个饭的无不都是胆大能包天的人。赌债也不是逢谁都放,肯定得打听清楚底子,要是家里没几个子的一般人肯定不会放出去。开赌的一般不直接要,第一怕真出了事担干系。设赌关个几年花钱能疏通出来,但真要是惹出了人命就麻烦了。

八十年代中期,B市赌博业开始兴旺起来。当时多是老赌客找个地方聚赌,后来发展越来越完善,成了专门的庄家开赌。像老顾就属于这种。

当时有了赌债一般就找人要,这种人多是混迹在道上的名人。换句今天的话说,在道上的名气就是品牌效应。这个道上叫抽油。而道上的名人肯定不会事事自己去,往往找个兄弟就办了,而去办事的兄弟也能分上一点。抽油一般不超过一成,再多就得摊事了。而分给办事兄弟的没有一定的规矩,一般都是一沓子钱里面随手抄几张完事。这个叫做过头油。

B市后来九十年代起来的混混当年都干过这个,干这个不丢脸。而且团伙中也常常拿这个观察新加入团伙的混混。如果这种小事出了问题,慢慢就失去了在团伙中的地位。要是抽过头油的让对方镇住了,钱没要来,结果要大哥想法子或者自己亲自去,这有个名堂叫飘了水。

一般飘过几次水的肯定再也无生存之地,所以经常有抽过头油的兄弟遇到死不还帐或者找不到任的只好自己掏钱暂时垫上。因为这边跟着的大哥要答应设赌放债那边期限。很多时候数额巨大往往酿成了血案。

后来九十年代后期,整个社会地下赌博蓬勃发展,抽油的拿的越来越多,甚至还有明明钱要来了但不还给设赌放债大哥的。这种全部独吞的黑吃黑现象严重败坏了地下赌庄业的整体行业形象。

当年那些老混混聚到一起如果谈论此事都会发出感慨:世风日下啊!

(注,我从来不赌,不是清高,而是我智力不行,尤其是记忆力不行。这段关于赌博业的描述是参考了一位曾经涉赌的两劳朋友的回忆。欢迎大家补充更加翔实的资料。另外关于贩毒、吸毒的相关一切资料对本文均有重要价值,欢迎大家不吝赐教。)

说完了抽过头油的事情,就不得不佩服这个赵瘫子了。当年他还不是瘫子,是陈家上门女婿,也是仪表堂堂的人物。后来孙勇过来找他要,正好店里钱不够,钱都拿去卖菜去了。而赵瘫子只管经营不管帐。

跟孙勇一起过去的哥们一急眼就要动手,被孙勇拉住了。

“大勇,这个傻比绝对有钱,他就是不想还。”

“哥们,别,咱们是办事,不是来打架的。”

那哥们矮孙勇半个头,只好罢手,“我操,今天看大勇帮你说话,不然我揍趴你。”

孙勇把自己的哥们搡到外面,然后回来对赵瘫子说:“哥们,你别觉得咱俩在演戏,这哥们真发火了你还真麻烦,他天天到你家寒颤你,你说烦不烦。”

“我知道,没说你演戏,我见过他捅人,就在红店那边。”

“哦,哥们,那这么着,你给大哥打个电话,把事情说明白了,咱们那边也好帮你说。”

“行。”

孙勇骑车带着赵瘫子大热天到居委会打了个电话,那时候还没有今天这么密集的路边电话亭。后来便捷的通讯手段普及之后,为邀赌的快捷方便提供了重要手段。据说第一批用上呼机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做生意的,一种是老赌棍。

此后寻呼台清理整顿,呼台禁止留言涉及暴力、色情和赌博内容,道上人都一致骂娘。尤其是让老赌棍深深感到了不便,于是纷纷第一批用上了第一代大哥大。

由此可见赌博业与我国电信事业的紧密关系。

这次孙勇干脆利落地解决掉了此事,大家都很满意,赵瘫子更是感激不尽。

赵瘫子跟孙勇说:“以后来我这吃饭,我请。”

“哈哈,”孙勇一乐了事,他很少仗着自己的拳脚占别人小便宜。“我是混混,不是流氓,刘邦当年就是个混混,张飞和关羽照样跟着他混。”出了名之后孙勇经常这么说,一般没人敢提醒他不是刘邦是刘备,主要怕挨揍。孙勇读书少,最烦别人嘲笑他没文化。

结果吃饭这天就是因为没文化这三个字,城北的道上血拼再起。

后来赵瘫子因为整宿推牌九中了风,那天他摸到一副好牌,激动地当时脸就斜了。事后人家回忆,当时那副牌可以把桌上的钱洗劫一空。

中风出院之后的赵瘫子浪子回头,把生意经营的像模像样的,一口气开了三个分店。有人说赵瘫子中风后就发达了,塞翁失马得到了再次验证。

发达后的赵瘫子尽管和道上的人断绝了关系,但他和孙勇私交依旧很好。孙勇经常来他这里吃饭,一般每次都坚决付账。后来别人请他,他也把人领到这里来。

这天完全是巧合,孙勇很久没来,赵瘫子也是想他,两个人见面就多喝了几杯。赵瘫子不敢再喝了,中过风的人不能沾酒。他借故招呼生意离席,孙勇倒也不点破他。一伙人继续吃喝。

喝到酒劲已经七八成的时候外面的大厅出了事,叮咣的砸东西。孙勇完全是好奇,正好拉着张伟出去撒尿,顺便看热闹。

到了大厅一看,赵瘫子正在对着小四眼几个人陪笑脸。

“陈哥,哈哈,服务员是个傻比,你跟他见识个啥劲。”赵瘫子笑容满面。

如果孙勇不出来,可能后面的事情不会发生。谁会对一个瘫子动粗啊。可小四眼看到孙勇之后有些暴怒,上次把自己的大哥捅成重伤的张伟又在边上。孙勇答应搬倒老顾的事情也没办,反而失踪了一段时间。

小四眼觉得孙勇怕了,去外地是去躲事。张四宝没好意思告诉他自己那天下午被孙勇用枪挟持的细节,这件事情被严密封锁起来,因为张四宝很好面子。

所以小四眼有点看不起孙勇了,居然到外地躲事。“你不是牛比吗,你边上不是站着捅我大哥的人吗,你躲事终于回来啦。瘫子是你朋友,老子今天就是当你面欺负你的朋友,老子从骨子里面藐视你。”

敢于藐视孙勇的小四眼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举起碗里的麻酱扣在赵瘫子脸上,然后指着赵瘫子说:“别以为你认识几个大哥你就牛比,我告诉你,你他妈的到头了。”

自此,出道从未栽过,在道上声名显赫的小四眼到头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