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九、

雪亮军刀 收藏 4 36
导读: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他叫什么,饭店在什么位置。”

“城南河沟边上的税务局你知道吧,他的饭店就在对面,专门作税务局生意,绝对有钱,他就是滚刀肉,赖着不给。他大名叫刘建军,他哥好像是混子,叫刘建民。”卷毛压低了声音,多年的监狱生涯让他警惕性很高。

“行,大哥,我去查查他的底,过两天给你信。”

“大勇,钱我可以不要了,但我要断他的货,我不能再往他那儿送货了。你不知道,我们这行都是一大早给饭店送货。前两天我没去送,他把我雇的司机给打了,一筐子黄鳝也扣了。”

“我操,欺负到大哥头上了。”卷毛其实不想把事情搞大。

“没法子,你跟他说,钱我不要了,他找别人送货。但我的司机再去城南送货,他别找事。”

“行,我把话带到,明天一早就去。”

“那行,大勇,那我先不说谢了,城南那边生意要是好了,我在那边在开个鱼池子,给你分红,你帮我照应着点就行。”

走廊里面有声音,是魏老六回来了,卷毛坐了回去。

三个人喝了无数啤酒,最后是孙勇把卷毛送回去的。

“大勇,一年多没见了,嫂子给你削个梨。”卷毛的老婆很热情,忙前忙后地给卷毛拿痰盂,又招呼孙勇,让女儿泡家里的龙井。

“难为嫂子还记得我爱喝这个。”孙勇觉得这就是女人,尽管卷毛的老婆胖乎乎的,但孙勇觉得有个这样从不背叛卷毛的女人其实就是幸福。

“可不是嘛,我家老头子就是被你带着爱喝这个的。”

“哦,嫂子,这有点钱,是大哥衣服里面掉出来的,我放桌上了。”孙勇在桌子上放了两千块钱起身告辞。

第二天卷毛醒了骂自己老婆,“你猪脑子啊,我身上的钱什么时候是干的?没有鱼腥味?”

“你骂我,我怎么知道,你昨天晚上醉得跟头死猪一样,是大勇把你从一楼背上五楼的。”

夏天的酷热在缓缓褪去,B市的街头一天天地增添着凉意。四里桥边上的乐乐迪厅对面走过来四个看上去绝非善类的青年。领头的一个身材魁梧精干,穿着一件米黄色短袖衬衫。后面的那个高大彪悍,方脑袋,横着的倒八字眉,眯缝眼里露着凶光。后面的两个青年,一个佝偻着腰,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唯独走在最后面的第四个青年看上去斯文和善,但目光中却能捕捉到肃杀的眼神。

四个人走进乐乐迪厅的时候才刚刚下午四点,距离迪厅营业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先生,我们现在不营业。”

“呵呵,我知道不营业。”米黄色短袖说,“找你们老板过来,我跟他谈点事。”

不大一会儿,从楼上下来一个干巴瘦的高个子,脸上一道斜着的刀疤从耳后一直连到脖子上。

“我是王小虎,各位是。”

米黄短袖笑得开朗,上前一步拥抱住王小虎,“王哥,怎么不认识兄弟了。”王小虎本能地就要向后退,只见一支手枪顶在他的肚子上,米黄短袖继续笑着说:“王哥,咋了,这么见外。”

“哦,兄弟,找我啥事。”

“没事没事,好就不见大哥了,想找大哥叙叙旧,咱们上楼谈吧。”

王小虎一听心都沉下去了,看来这帮人事先了解过这里,知道楼上就是自己的办公室。

说是一间办公室,其实就是拿隔音板隔出来的小间,进去之后王小虎就要去坐自己那张巨大办公桌后面的软椅。他在办公桌的下面放着一支五连发,如果对方真要开枪,他只好拼了。

米黄短袖轻轻一拉,王小虎不动了。米黄短袖轻描淡写地靠在软椅上,然后把手枪放在桌上伸手可及的位置。“王哥,别拘束,你是见过大世面的,应该知道咱们几个不是来惹事的。”

王小虎不敢动弹,他在心里紧张地搜索着,自己最近得罪过谁,或者谁有可能看自己不顺眼。

“王哥,坐。”

王小虎只好坐在办公桌的后面。

米黄短袖笑笑说:“王哥,给我个面子,这个月有门子生意别慌做了。”

“什么生意?”

“王哥,别啊,都是明白人,哈哈,这一个月内,你的迪厅最好不要有多余的女人。”

王小虎明白了,这几个人知道自己收容暗娼的事情。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继续保持沉默听下去。

米黄短袖一使眼色,身后站着的方脑袋大汉上前一步用一根钓鱼线紧紧勒住了王小虎的脖子。王小虎心里一阵恐慌,正要用力反抗,就看到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自己。钓鱼线越勒越紧,王小虎被勒的几乎无法呼吸。眼前越来越黑,最后失去知觉。

“行了,撒手吧。”米黄短袖走到王小虎边上看了看说。

方脑袋一松手,王小虎的身体软软地倒向地面。

“走吧,我们今晚就离开B市。”

四个人悄悄下楼,服务员看着四个人出去了并没有在意。王小虎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再醒过来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

“王哥,咋回事。”小郭子问。

王小虎摇摇头,又昏睡过去,小郭子高声大喊:“大夫,大夫。”

大夫过来扒开王小虎的眼睛看了看,“没事,他就是长时间脑部缺氧,刚才醒过来了?”

“嗯,眼睛张开了,然后又晕了。”

“问题不大,待会儿他还得醒过来一次。”

过了不大一会儿,王小虎醒了过来,路昌、小郭子和其他几个彪形大汉站在边上。

“老路,我今天差点没命。”

“今天,操,你睡了三天知不知道。”

第二天路昌带人过来录了口供,王小虎说当时没怎么看清楚,公安简单记录了一下就离开了。录口供只是个形式,因为那天事后报警乐。那天服务员推门进去报销发票,看到王小虎躺在地上立刻跑到楼下尖叫。

“王哥,我算是知道啥叫超声波了。”小郭子跟王小虎描述着那天的情形。

“然后你报警的。”

“不是,我找了急救车,送你去医院,然后医院报警的,你的伤不一样,不报警医院不敢抢救,怕担责任。”

“我操,医院也是操蛋。”

“王哥,那天是怎么回事。”

“有人想找我麻烦,幸亏我命大,这个事不算完。”

没过几天王小虎又谈笑风生地出现在乐乐迪厅,只不过他不合季节地穿上了高领毛衣。逃亡外地的孙勇打听到消息之后回来臭骂了李飞一顿:“我操,你没把他勒死,那个傻比在医院躺了几天现在又回去了。”

李飞很委屈的说:“靠,我咋知道要勒多长时间,是你说差不多了。”

“算了算了,瞎折腾,明天回去,估计没多大事,找个机会把他店烧了。”

魏老六事后还是给了钱,两万块一分不差。孙勇看了看,推回去一万块,“算了,收一半吧,事情没帮你办好。这几天我再找时间。”

“没事,我们是兄弟,我知道你尽心办了就行。”魏老六把钱硬塞给了孙勇,他不想得罪这个煞星。

一个星期后,B市的城北发生了几件恶性案件。乐乐舞厅的总经理王小虎被人从十一楼的楼顶扔了下去。经过现场勘查,提取陌生脚印四双,和上次谋杀王小虎未遂案的现场脚印有三双是一致的。案发时间可能是凌晨,王小虎坠地的时候没人听见,据一个居民说,他听见一声自行车爆胎的声音。懂行的说,那是落地的时候胸腔被摔爆了发出来的。

原来跟着王小虎的一帮混混各自改换门庭,王小虎的迪厅辗转被魏老六盘了下来。小郭子纠集了几个人到体育场附近混,时不时和张四宝的人发生冲突。

王小虎迪厅被盘下来之后的第二天,城北的一家五星级饭店包厢里面魏老六宴请路昌。

“大哥,这次的案子应该没事吧。”

“没事,现场勘查过了,基本上没有线索,你让那几个人暂时不要回来,在外地再躲一段时间。苦主现在找麻烦,过段时间风平浪静了再说。”

“谢谢大哥栽培,以后我就傍着大哥这棵大树了,大哥,回头我帮你开个房间,我从外地特地给你弄了个处,还是个高中生,身段特好。来,满上。”魏老六起身给路昌倒酒。

另一个案子是一起投毒案,地点是城南税务局对面的海派大酒楼。那天中午在海派大酒楼吃饭的人都腹泻不止,其中三人腹泻严重被送到医院抢救。海派大酒楼被勒令关门整顿。

后来经过化验,饭店里面的水产池子里面被人投了一种兽药。那种药不致命,但会导致腹泻。虽然经过检查不是卫生防疫问题,但海派大酒楼重新开业后生意越来越差,最后只好关门倒闭了。

关门那天好几个酒水供应商都去堵门要帐,最后差点引发斗殴。卷毛那天也去了,飞机问:“你也是要帐的?”

“不是,你既然生意黄了,帐就算了,就当我们交个朋友。”卷毛表情很诚恳。

“行,你比较仗义,我叫刘建民,以后有事找我。”飞机说。

“没问题,你先忙着,我还有点事,回头找时间喊你们哥俩喝酒。”卷毛客客气气打完招呼走了。卷毛出门拦了辆出租车,华灯初上,车开得很快,卷毛觉得这座城市很漂亮,他忍不住纵情大笑。

“哥们,你没事吧,这么高兴。”

“没事,没事,我今天看到有个傻比走路看女人屁股,结果掉沟里去了。”

“还有这种新鲜事?”司机嘴张得老大。

卷毛下车打了一通传呼,没一会儿,电话就响了。卷毛拿起电话就哈哈大笑,“大勇,哈哈哈,你真行,那个傻比现在关门了,晚上出来涮羊肉吧。知道体育场北边陈家老号吧,我在那儿等你。把你的小兄弟都带过来,今天晚上一醉方休。”

没想到,这段酒喝得江湖上再度血雨腥风。

秋天来的快,去的也快,一转眼B市就到了初冬,这个季节是最难熬的,室内还没供暖,但天气却开始冷的要命。孙勇、李飞、李明亮、扁头、二拐出来准备打车去体育场,走到路口想起来打传呼约出了张伟。这段时间张伟在一家卖电脑的门市部上班,张伟会摆弄电脑,这在当时很难得,老板看重的就是他这个本事。

“好好干,以后做大了,我出钱给你开个分店。”老板跟张伟说。上次的事情已经被孙勇抹平了,张伟重新过上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不过孙勇他们也有时把他约出来吃饭、喝酒,但真办事的时候不会再找张伟出来。

“啥地方,嗯,我待会儿就到。”张伟放下电话准备穿外套,他妈有点不高兴,她不喜欢张伟和孙勇搅和在一起。

“早点回来。”母亲焦虑地说。

“知道啦,我吃完了就回。”张伟嬉皮笑脸地出去了,从此走上了江湖不归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