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夏荣光 二.自豪吧! 56.怎样讨回债务[二]

7821144 收藏 0 10
导读:新华夏荣光 二.自豪吧! 56.怎样讨回债务[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8/


解放军干了什么?让首相先生那么气愤无奈?哦,那的确极其过瘾而震撼。

军队向国内请求,结果国内派来了大批文化专家,同时向许多中立国发出邀请,也请其派出文物专家.当然,除了华国,其他国家不说是以国家名义派出专家,而是志愿人员,嘿嘿,志愿人员.其实没这必要.

道理很简单,解放军不做强盗,该谁的就是谁的.但强盗国家难道仅仅华国强大了,只还华国固有财产吗?当然不行!既然动了手,就要将所有流氓习气全部打下去,就要将所有抢劫来地财产物归原主.

有强大并愿意主持正义得华国撑腰,国际上对此反响极度热烈.特别是像拉伊克,还有以埃及为首得非洲国家,被以阴国为首得流氓国家抢走了多少珍贵文物啊!根本就数不清.

但最凶狠得不是中立国家,反倒是个自由民主联盟国家.度印,抡起了最粗最长得闷棍干净利落得砸在了原宗主国头上.TMD,这时不打落水狗什么时候打?何况是为了拿回祖先的珍宝,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在谁面前都能抬着头.只要听华国的话,不将事情做绝,谁敢说三道四!

要不怎么说第一还债大户是阴国王室呢!不论是汉白金宫,还是各处行宫,摆设地珍宝有多少是阴国自己的?各国文物专家经过仔细梳理后,对事实最清楚了.阴国本土文物不到百分之三十,就算上欧洲各国也不到一半,还是加上正常购买和日不落时的贡品.

当然啦!萝卜青菜各人所爱,大多官兵不认识什么文物不文物,那是专家忙碌得事情.许多官兵更愿意在汉白金宫内的阴王御座上舒坦一下,或者到宁唐街十号首相官邸内转悠转悠.

可这些都不是首相大人心里那个[竟然].解放军倒底干了些什么呢?请听作者慢慢道来.

到了八月六日,十天时间,仅在阴国,不算王室所藏,在民间收回了超过五万件华国文物.而王室一家就不少于一万件,且全是精品.这成为自东南亚反华暴乱后解放军官兵最最恼火得一段时间.实话实说,不少显摆绅士风度,拉出贵族气势的阴国人得到了脾气暴躁得官兵军靴伺候.拿一位刚刚练完飞脚的战士所说:TMD什么东西!长地再白也是蛆.对你客气点儿还烧包起来了,从骨子来说,你们与东南亚土狗没什么两样,装什么狗屁高贵!

八月九日,一支解放军部队围住了世界最大得博物馆----大阴博物馆。

与前些日子的主讨债员通常是些班排长们,甚至是些小战士,职务高些也不过是少校中校有所不同.八月九日,站在大阴博物馆门前的是位少将,某空降军长周铁生将军.

周将军不是率部打来地,他赶到阴国时,和东南亚一样,除了解放军与顽抗者的游击战偶尔发出几声枪响,大点得战斗都结束了.无需多少时间,阴军就被彻底打服了.就因为吃饱了撑得朝空降兵开了几枪,阴军官兵多死了一万四千人,直接间接经济损失增加了几百亿磅.还打?还打就是精神病.所以,周军长是专门到世界最大得博物馆迎接国宝回归祖国的.

阴国人是十分现实得,眼见着解放军对追回国宝比打仗还上心,哪还能不知道这债是还定了,本来就是无法抵赖.特别是大阴博物馆内收藏地华国文物几是浩如烟海.虽然解放军对大阴博物馆的监控绝对不算严格,但阴国人却不敢将最珍贵得华国文物转移隐藏起来.

为什么?因为阴国人从华国抢走了多少财富,抢走了些什么,华国历史记载得很清楚,最珍贵文物都能肯定是被谁抢走.再者,大阴博物馆内收藏了些什么,不要说华国,又有哪个国家不知道呢?要是华国不能收回最宝贵财富,谁知道解放军会不会恼羞成怒.谁知华国政府会将利息提到什么标准.一个数百年的老流氓老强盗被打倒后,还有资格为自己争权限吗?别说,就是华国本身也没想到阴国政府对此认识是那样清楚.

既然事实无可改变,贵族气派渐进入下水道的阴国人光棍起来.二战丘首相的强硬成为历史,不过就算老丘在世也不敢扬言报复,因为他也不是精神病.

抵赖也免了,解放军没兴趣与仇人磨牙,正满阴国追索华国文物呢,并且[动作]越来越大.和华国政府官员扯皮还行,解放军官兵绝不能得罪.所以要配合,好好配合.将强盗嘴脸抹去后,绅士风度也不那么讨厌.但首相先生与王室成员毕竟还磨不开面子.于是,外交大臣得到了与新坡加时的蒋飞参谋长相似境遇.蒋参谋长能主动起来,而外交大臣莫尔只能被动应付.

周军长仰望着大阴博物馆.那绝对称得上是一座恢宏得建筑,是欧洲建筑艺术结晶之一.但这仅是对建筑本身的评价.周军长随后的话毫不留情中指出了这座建筑的内在涵义:"哼,说起来是世界最大,收藏最丰富得博物馆,可实质上就是世界最大得赃物窝藏点.所谓收藏绝大多数是抢来或偷来的.如果我没记错,进博物馆所看到地第一件文物是一副我国敦煌莫高窟的壁画,而这副壁画我国绝对没有赠送给谁,也不是被侵略军抢走.那么它怎么到了这里?您知道吗?莫尔先生."

莫尔只能低着头默不出声,流氓强盗加小偷的后代也会不好意思,特别是斗不过对手时.

这时,馆长迎了出来,[热情]得请收债来宾参观指导.可周军长并不想进博物馆,他不想看着那么多华国珍宝怎么摆在别人家里,虽然是接珍宝回家.将军毫不犹豫拒绝了并不真诚得邀请,严肃得代表祖国提出要求:"不用客气,馆长先生,不需要进去,很快就能在我的祖国看到现在还在这博物馆里的许多藏品.

我只需要您赶快将大阴博物馆馆藏华国文物列出清单,我国文物专家小组将与馆方仔细核对.完事后即迎接文物回归.<永乐大典>,<女史谏图>,只有在自己祖国看到才令我激动,在这里看着会难受.曾几何时,阴国人一次次对我们说,华国没有保护珍贵文物的技术手段.今天,我可以肯定得说,华国保护文物的技术手段比阴国先进得多,是不是拿点贵国的珍贵文物来由我国代为保存?你们可是我第一个愿意帮助得啊!怎么样,是不是该感动一下?馆长先生."

这个文森特馆长,用华国话来说就是很有些书生气,做不到政客莫尔那样,可以面对尖锐语言装聋做哑.还是那句话,日不落帝国绅士的傲慢在书生气十足得人身上还不可能消失.不能不说周军长是在找理由,而对阴国这个欠华国债务最多得国家,的确有找理由狠狠教训得必要.但要在莫尔这个政客身上找出破绽很难,可文森特馆长就不同了.

莫尔没来得及阻止,文森特几乎是咆哮起来:"怎么?将军阁下,您打算从这里抢走什么吗?"

"抢?馆长先生,只有习惯抢劫得人,才会害怕别人也抢他.我说过,大阴博物馆事实上是世界最大得赃物窝藏地.所以,你这馆长就是个赃物管理者.但赃物就有归还地一天,不可能永远由强盗占据.您比谁都清楚,这个地方有多少文物是抢来地.为什么只准你们抢别人?就不准别人抢你们呢?这是什么流氓逻辑?再有,我说抢了吗?您那么激动干什么?"

"不,将军阁下,您无需辩解.您的话明明就有以抢对抢报复阴国的意思,只是没直说而已.是的,阴国侵略过贵国,对此我感到很遗憾.但贵国正在收回这些文物,阴国也在积极配合.这是事实,将军阁下,您不该有什么非份之想."

文森特吼叫着,莫尔却在一边跳脚,神情十分不安.可又知道这时插话将适得其反,只能在心里大骂.

周少将笑了:"哦,您说我是非份之想?那就不能辩解什么了.还要真诚感谢贵国配合我们追回本来就是我们的东西.真是太伟大了!伟大得阴国!仁慈善良得阴国!知道别人都保护不了祖先遗留地珍品,阴国就派军队去要来帮助保管.馆长先生,现在华国有能力保护祖先留下的珍宝了,请将它们交还给我们吧!

可问题在于,贵国使我们被[保护]地珍宝七零八落,很难找全.我不是这方面专家,可我们的专家说连一半都没追回来.我想,就是加上大阴博物馆所有藏品也凑不全.那么,馆长先生,如您所言,我放弃非份之想,只请您帮我们找全属于华国的文物,怎么样?"

文森特的回答很快,理由也是事实:"在此,我不想指责当时清政府的腐朽,那场战争的确是阴国的错.可既然是战争,肯定会有遗憾发生.过去了一百多年,即使阴国再怎么配合贵国,事实上也不可能完全如贵国所愿.将军阁下,绝不是为自己的祖国推卸责任,可今天贵国军队也打到了阴国,并大量收回着贵国物品,但不能完全收回,真得很遗憾."

莫尔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被周少将冷冰冰得目光瞪了回去:"馆长先生,我不知道您的遗憾之情能抵得了什么?我军今天打到了阴国又能说明什么?不错,英勇得解放军已将阴国打垮了.可我军像当年阴军那样杀人放火了吗?偷盗掠夺不属于自己的财富了吗?

没有!解放军是一支堂堂正正得军队,不是一群流氓.而且,这次战争是我国有能力反击你们再次侵略而已.而阴国再次是这次战争中,强盗欲望最强烈得国家之一.可能,馆长先声艘做好了再次接收新赃物的准备了.现在,你们的强盗梦破灭了,您却在这里和我说什么很遗憾!不觉得很可笑很无耻吗?连欠人的本钱都远远没还清,就想用一句遗憾来打发.要知道,除了向朋友短期借款有例外,你在哪里拿人东西不要抵押或担保?哪里不要利息?何况是抢劫被抓地强盗,说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吗?

馆长先生,您的话明显代表着大部分阴国人还没忘却侵略者阴国用鲜血染就的邪恶辉煌,还再将抢来的财富当成自己的东西.明白告诉你,今日之华国不再是昔日之华国,今日之阴国也不再是昔日之阴国."

"我国政府将尽最大努力,配合寻找回当年抢掠贵国的财产,返回不平等条约内我国得到地赔款.对此,我国政府已有共识.当然,文森特先生所言也是事实,肯定会有些遗憾.将军阁下与贵国政府应该能接受一点小小不足."

莫尔无奈得发话,为文森特擦屁股.

"当然,不论是我还是我国政府,都是宽宏大度得,可以原谅一些小小不足.可是,莫尔先生,您还是在逃避现实.因为,不论是我本人还是我国政府都说过了,所有欠债都要连本带利归还.利息先不说,哪些是本钱,你们还没算清吧?

远得不说,就这个博物馆,一百多年来展出华国文物所得利润就是华国的本钱.阴国用偷用抢用诈骗等方式从华国得到地财富,一百多年累积得利益还是华国的本钱.您千万别跟我说,用一万元创造了十万元的财富,不可能十万元都要付利.您要知道,那一万元本钱不是你们去借来,也不是我们愿意借地.你们是抢,抢来地,知道吗?因此,你们的一切,我国都有权力拥有."

急得抓耳挠腮,但莫尔又没来得及接话,文森特一脸高傲得开口了:"将军阁下,看来我没猜错.贵国强悍得力量来到这里,也是想得到不属于你们的利益而已.您口口声声说大阴帝国是强盗是流氓,可现在,您明显表明,您的军队也想干当年阴军干地事.不错,今天的贵国是强者,有足够得力量得到利益.可是,您无需标榜贵国怎么仁慈,无需借此来侮辱一个大阴帝国绅士.将军阁下,您的确有这个能力,可阴国是个有实力的国家.是的,现在斗不过华国,可我们能够维护着自己的尊严,能付给你们想得到地利益."

周少将笑了,但一边的莫尔想哭.

周将军慢慢收起笑容问道:"馆长先生,请您告诉我,您所说地利益代表什么?"

"利益当然多种多样,但也很简单,比如金钱......"

话音未落,周少将怒火迸发:"金钱?我能肯定,你这个下流绅士的心里全是大粪.不愧是世界上最大得赃物窝藏点管理者,当知道不能用抢劫手段得到什么,就认为金钱能买到一切.那么,你能告诉我,金钱能洗刷耻辱吗?

我完全承认,金钱能让某些人忘却耻辱.但我不能,我的祖国更不能.就是阴国能将金钱堆积成山,也绝不可能买走曾强加到我祖国身上的耻辱.那是一个殃殃大国,那里有十几亿人民,这样的耻辱是金钱能够买走地吗?你这个无耻流氓的后代,如果,今天抽你两耳光,然后丢下一百磅,你会很高兴吗?你会忘却吗?在这装什么绅士派头,以为彬彬有礼就不是流氓吗?你告诉我,国家的耻辱怎么还?"

在周少将的怒吼中,文森特虽然惊慌失措了一下,可随即真表现出了彬彬有礼流氓的潜质,也可以说是破罐子破摔.只见他一个标准得西方摊手耸肩动作:"将军阁下.请不要失去了一个将军的风度.听我再次声明,有些事的确免不了遗憾.是的,金钱不能买走耻辱,可一百多年过去了,后果不可能完全解决.我想,解放军不会有杀光阴国人的念头,除非您能将大阴博物馆搬走."

周军长这个气啊!这他妈还真碰见一流氓.正想再怒吼一番出出气,突然间,眼前一亮,所有怒火烟消云散,并回复了彬彬有礼,摆出一副阴式礼节,一躬鞠了下去:"哦,太感谢您了,馆长先生,您的确出了个最好得主意,这确实是最好得方式."

说完,不管两个阴国人在不明所以,径自到一边忙碌去了.

莫尔和文森特不知道周军长为什么高兴起来.只见这位解放军少将在旁边架起通讯设备,用汉语兴高采烈得说了起来.感谢上帝,莫尔与文森特不懂汉语,否则他们绝对会当场晕过去.

周少将与人对话全文如下:"太空部队吗?我是某空降军军长周铁生,请问谁在上面值班?"

"您好,周军长,我是某某号空天母舰大校舰长梅志明,请问有什么吩咐?"

"嗨,想问一下,我们的战舰有没有吊装能力?如果有,最大吊装重量有多少?"

"周军长,您可能知道,目前我国星战物资并不宽裕,运输舰制造不了太多.所以,是朝着大运输量方向发展,宇宙部队的运输舰载重量通常都在百万吨以上.最大得移山级运输舰,载重量达到三百九十万吨,加以一定配置,吊装三百万吨没问题.周军长,您问这些干什么?"

"呵呵,先别问要干什么.我想吊运一栋建筑,又不想将其损坏,行不行?"

"行,怎么不行呢!只要先加固建筑物基础,再喷洒强固剂,垫好抗压垫,用碳纤维吊缆一套,走人.如果这建筑物太重,可以用几艘运输舰联合吊运.要么就简单点儿,用高能激光一切,分几块运走.怎么样,周军长,对此您还满意吗?哎,您是吊运什么啊?"

"老子决定把大阴博物馆吊回家.我国那么多珍宝被阴国流氓抢去挣了一百多年钱,我也要把他们的东西在华国放一百多年,咱们的便宜那么好占啊!"

周军长说着说着,得意忘形起来.

梅舰长听着,虽心中极其兴奋,舌头也吐了出来.所以,嘴里劝说道:"周军长,这似乎不大好吧?"

"有什么好不好得!中央已经说了,所有的王八蛋都要将欠债连本带利还回了.难道我国平白受得耻辱不算债务吗?我也不要你为难,你先做好准备,我个人向上级请示好不好?"

那梅舰长不是个怕事儿得人,闻听此言,立即辩解:"周军长,我决不是推卸责任,这事肯定是请示一下为好.如果您非要先斩后奏,兄弟我照样舍命陪君子,大不了吊回国再吊回来而已.像这么又扬眉吐气又露大脸得壮举,任何处分我都认了."

对如此表白,周军长不会在自家兄弟面前装腔作势,韦小宝名言从嘴里冒了出来:"好兄弟,讲义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