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七、

雪亮军刀 收藏 5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孙勇说完了递了根烟给老顾,然后把烟盒里的烟抽出来散给他身后其他人。散到辫子的时候孙勇留意了一下,他不认识辫子,但本能地感觉告诉他,辫子是个狠角色。

“听说你的兄弟把云云给揍了。”孙勇估计辫子就是打云云的人,但他想试探一下。

老顾指着辫子说。“嗯,就他打的,叫大勇哥。”

“大勇哥。”辫子的小眼睛很亮,目光聚着看了一眼孙勇。

“好兄弟,我早看云云不顺眼了,回头找个机会我帮你揍他。”孙勇爽朗地笑笑,拍拍辫子的肩膀。

老顾闷头抽烟,他现在赌庄的生意不错,所以还不想惹事。而且孙勇是个有名的不怕死,他不想和孙勇搅和在一起。“不怕死的人最麻烦,因为你控制不了他。”老顾经常这么跟自己的兄弟说。

“大勇,这事我就当不知道。不过你也小心点,张四宝比较难缠。”

“那行,你要是不想干,我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你帮我个忙,过几天放个话出去,就说你从赌庄出来被人拿枪打了,但没打中,行吗,哥哥。”孙勇说这话的时候,手按住的枪把。

“大勇,你这是砸我牌子。”

“哈哈,老顾,我欠你个人情不吃亏,赶明儿,你肯定用的上我。”

第二天道上就传开了,老顾在路上被人用枪打了,但没打中。当时斗殴很少有人用枪的,所以大家都在议论,老顾又把谁得罪了。晚上孙勇的传呼发出震动,他出门打了个车,开了十几分钟,然后随便路边一停。

“师傅,我下去打个电话,你等我一下。”临下车孙勇丢下十块钱,司机停在路边抽烟。

孙勇回了电话,对方是张四宝。“四宝啊,找我啥事。”孙勇是明知故问。

“哈哈,大勇,我听说了。你去打老顾了?”

“我操,晚上天黑,没打中,过几天吧,这几天他身边一直都是跟着五六个人,打完了不好跑。”

“行,大勇,我相信你,这个事情你慢慢办,但不要把我扯进来。”

“你放心,这个事情我抓紧。”

张四宝放下电话,他琢磨着孙勇应该不会把自己卖了,因为这对他没好处。

“大哥,孙勇不会不干吧。”

“没事,没有他不敢干的,他这种人有胆子没脑子。你这两天找时间去看看云云,他要是没事你让他过来跟着我,我这几天身边要有个人。”

“行,我现在就去找他。”小四眼转身走了。他出门买了熟菜和白酒,然后打了个车去找云云。这段时间云云一直住他女朋友李娟家里,他多少年都不回家去住了。

“伤好的差不多了吧。”小四眼一边把酒菜交给李娟,一边看着云云的伤。云云额头被烫了个疤,后来他一直留着能遮住额头的头发。

“好差不多了。”云云把桌子收拾一下,两个人开始抽烟,李娟把酒菜放到盘子里端了上来。

“少喝点,宝贝。”李娟关心地说。

“没事,大哥不是外人。”云云一把将李娟搂了过来。

小四眼觉得云云和李娟之间的这种亲密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装给外人看的那种。这让他感觉很羡慕,小四眼身边不缺女人,但都没李娟这么好看的。李娟比较耐看,一开始看上去很平常,但看长了感觉很舒服,小四眼觉得这就是气质。

“云云,四宝哥让你这几天跟着他,老顾可能要找麻烦,你跟着他比较放心。”

“嗯,大哥,我回头去找他。”

小四眼和云云一直喝到后半夜,云云喝醉了,吐了一脸盆。李娟帮云云洗了脸,然后扶到枕头上睡了。

“大哥,云云上次伤了之后没几个来看他的,你今天来看他,能看得出来他特高兴。”李娟说。

“我和他是兄弟,平时有事来得少,以后我经常过来看你们。”

“谢谢大哥了。”

“你们休息吧,我先走了。”

楼道的灯坏了,李娟硬是打着手电把小四眼送到楼下的,楼道里面堆满了邻居的杂物和煤球。走到楼道里面,小四眼闻到李娟身上好闻的气息,这种气息令他心动。

午夜的街道上静静地没几辆车,小四眼感觉这个城市里的夜色其实很美。他想再过几年可以在这片开个酒吧,这边没有酒吧,生意应该不错。

马路对面走过去几个飞扬跋扈的影子,小四眼完全是本能地站住了。他是在居民楼的影子下面,所以他觉得对面应该看不到他。那几个影子越来越近,小四眼一愣,是孙勇他们几个。其中一个居然是李飞。“我操,这个货啥时候放出来的。”

李飞是下午刚回到B市的,四年前他因为持械伤人被判了十五年。前几天他逃出来了。李飞脱逃的经过非常传奇,他们那个监狱是生产毛巾的。李飞就偷偷地从毛纺机上面拆了根钢片,这种钢片可以藏在鞋里面。然后他每天晚上解手的时候去挖厕所的后墙,直到把好几块砖都挖松了。

终于让他等到了机会,这天监狱里面看慰问演出,劳动号的都去了。李飞趁着演出的时候请假上厕所,然后挖开厕所后墙,沿着砖棱爬了下来。然后他大模大样地从民警的屋子里穿了身警服就出了大门,出大门的时候还和武警打了招呼。

当天晚上武警倾巢出动,搜捕了一夜。其实李飞就爬在监狱边上农户家的房顶上,等武警走了他偷了身农民的衣服连夜步行到了县城。

“我操,到了县城我都成叫花子了,我从火车站后面溜上火车,一站一站的蹭,被列车员抓着就扔到下个站,然后再混上去,再扔下来。操他妈的,换了整整四趟车啊。”

“哈哈,兄弟吃苦了。想吃啥,想喝啥,只管说。”

“操,我想干个女人。”

“好说,喝完了去找魏老六。”

“那不喝了,喝多了硬不起来。”

大家哈哈大笑。

到了红粉佳人舞厅,里面的混混都看呆了,孙勇、李飞、李明亮、二拐、扁头横着膀子走了进来。这五个人绝对是城北道上最亡命的人物。

“哈哈,大勇来啦,兄弟们,来,让哥哥抱抱。”魏老六把脸上的肉笑成一堆褶子迎了过来。

“我操,不会把梅毒传染给我吧。”李飞一把抱住魏老六,贴着耳朵说:“帮我找个女的,要胸大的。”

五个人单独坐到一个角落里,那个时候舞厅还没流行起来包厢。坐了没一会儿,魏老六领过来几个女的。孙勇让李飞先挑,李飞挑了一个身材前凸后翘的。那女的一屁股坐到李飞身边,李飞的大手立刻伸进衣服里面揉搓起来。

“大哥,这么急啊。”女的被揉搓的乳房有点疼,但还是强忍着嗲声说。

“哈哈,他刚从大牢里面放出来。”扁头笑的很响亮。

“我操,换上你试试。”李飞踢了扁头一脚。

坐了一会儿,李飞把那女的领走了,孙勇和其他四个人一人搂个小姐在那喝啤酒。

“大勇,想死我了。”魏老六拎着个胖肚子洋酒瓶子凑过来。

“哈哈,我也想你啊,你过去找人跳舞吧,回头我找你。”孙勇把他身边的女人轰走,让魏老六坐了过来。

“大勇,我求你个事。”

“说吧,兄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就怕我帮不上。”

“你知道,我一直是从忠哥那边进洋酒,现在四里桥那边有个傻比,酒钱往下降,抢了我的生意。你知道,忠哥的酒不便宜,但我不是跟着他后头混吗,所以一直从他那儿进。”

孙勇想了想,“这事好办,你找忠哥不就完了。”

“忠哥也打算让那边进他的酒,不过忠哥爱面子,他生意大,不想这点小事惹麻烦,让我找那个傻比谈谈,结果那个傻比说我威胁他要报警,分局那边我也熟,不过不想把事情搞大。”魏老六小眼睛在舞厅灯光下面很诡异。

孙勇扫了一眼李明亮,尽管李明亮看上去在发呆,但他知道李明亮听见了。孙勇想了想说:“先喝酒,待会儿再说。”

“好好,今天不喝趴下不算完。”

“不喝洋酒,我喝不惯。”孙勇推了一下,还是喝他的啤酒。

坐了一会儿,魏老六看到熟人进来了。

“大勇,税务分局的副局长来了,我去招呼一下。”

“没事,你去吧。”

等到魏老六走开,李明亮坐到孙勇边上。“大哥,我刚才听到了。”

“嗯,你觉得怎么样。”

“估计那家不是洋酒的事,可能那家也有暗娼,抢了他的生意。”李明亮分析着。

“我也觉得像,待会儿问问,那家要是没有公安在后面,咱就干。”

“嗯,我觉得行,这钱跟天上刮来的一样,太轻松了。”

正说着李飞搂着那女的出来了,李飞精神抖擞,那女的一脸疲惫,走路的姿势两腿有点分。

“怎么样,还可以吧。”扁头问。

“哈哈,不错,捏着像肉弹,我刚才连打两炮。”李飞说的很大声,那女的轻轻拿指头顶了他一下。

“你啊,大牢蹲傻了,等有钱了,我带你去忠哥开的人间仙境去玩,那的女的漂亮,听说都是大学生。”孙勇笑笑说。

“操,不都是比吗,有啥区别。”

“操,你就是不懂得情调,那是有文化的比,能一样吗。”

众人大笑。

“大哥,晚上我带她去开个房间。”

“嗯,小心点,李明亮有钱,你待会儿找他拿点。”

“没事,钱我够,刚才你还给了我五千,他们几个都给我钱了。”

“那好,悠着点,小心明天走不动路。”

李飞领着那女的先走了,刚到门口就遇到了公安分局的干警。那个干警认识李飞,他扫了李飞一眼。魏老六赶紧走过去把他拦住。

“他是逃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