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你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

“我知道啊,对不起,你们抢了我大哥的生意,受人钱财与人消灾,没办法。”扁头说,这些话是李明亮教给他的。老顾开赌庄肯定有人早就盯上了,所以抢了之后最好也让他以为是别的团伙干的。

三个人把四张台子上的大票收走,边上的保镖没敢动。

临出门的时候,李明亮对着天花板开了一枪,火药枪的枪声震耳欲聋。里面的人被吓住了。三个人飞快离开,然后抄小路回到车上。轿车直奔T市,晚上李明亮多给了司机五百块。司机肯定不会立刻回去,T市靠近海港,小姐的身材和长相普遍比B市要好。司机拿着这笔外快在这边玩了一宿。

三个人在T市下了车,开了一个房间。把牛仔包打开一点,抄了四万多块。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三个人立刻一人分了一万,剩下的留给孙勇。

“勇哥回来还要用钱。”李明亮解释。扁头和二拐都没说话,他们基本上凡事都听李明亮的。

三天后,三人雇车从T市潜回B市。刚到B市境内,李明亮的传呼就响了,李明亮回了个传呼。回到车里脸上明显有点兴奋。

“怎么了。”

“回家再说,呵呵,有好戏看了。”

原来老顾赌庄被人抄了,老赌客钱被洗了,心里非常不痛快。老赌客被洗掉的钱老顾肯定要垫上,因为老赌客是这个圈子的主要客户,得罪了他们就没法在这个圈子里面玩了。正好那天老顾遇到云云和几个小兄弟,老顾扭头假装没看见,云云拿手指着对边上的兄弟说:“上次就是这个傻比被我吓得尿裤子。”

云云声音很大,而且这个饭馆是道上的人经常光顾的地方,边上的人都点着烟看热闹。老顾脸上有点挂不住,他走了过去。

“哈哈,是云云老弟啊。”

“谁是你弟弟,别他妈装大哥了。”

“云云老弟,今天怎么了。”

“你再喊声老弟试试。”

“别介啊,老弟,谁惹你生气了。”

云云霍地站起来,目光一寒,老顾身后的兄弟手探到怀里。云云脸色一变,抽刀在手,上前一步就要捅老顾。

场面顿时失控,云云手上的短刀被一个精瘦的青年紧紧攥住,那人一刀顶在了云云的左肋上。短刀把精瘦青年手掌豁开了口子,血从短刀上滴下来。

“操你妈,你滚一边去,我是云云,再惹我跟你玩命。”云云吼叫着,他没想到这个精瘦汉子动作居然比他还快。

“云云,算了,我刚跟着顾哥混,今天我也伤了,我替顾哥给你道歉。”精瘦汉子脸上一股子杀气,斜斜地一道刀疤衬得他的面孔邪恶无比。

“操你妈,你算老几。”云云鼻子凑在那精瘦汉子脸上骂,吐沫喷了他一脸。

“你骂谁都行,别骂我妈。”

“操你妈,老子就骂。”

精瘦汉子刀锋一挺,锋利的匕首扎进云云的身体。饭馆里面立刻开打,那精瘦汉子连捅两人,然后将热腾腾的火锅砸在云云身上。

“别跟我装牛比,老子在东北是挂了牌的逃犯,今天的事情跟顾哥没关系,我叫辫子,你要是牛比回头找我。”

云云挣扎着抬起头,“你等着,我会找你的。”

“傻比,下次见你,非把你手剁了。”辫子话音未落一脚补上,云云眼眶被踢叉了。

后面过去几个人抡起板凳把云云几个人挨个放翻。这伙人云云都没见过,可能是新跟着老顾后面混的。一般新加入团伙的打架都很凶狠,他们需要在团伙中树立自己的威信,这样才能找到位置。

打完之后辫子和老顾他们走出饭馆。老顾说:“辫子,你确实是条汉子,但云云你不该打,这个人不怕死。咱们要么不动他,要动他就要把他整死,不然他回头还得找你麻烦。”

“大哥,你说吧,你要不要他死,你说句话,我现在就进去把他废了。”辫子的口气和他的面孔一样凶狠。

老顾看着心里一慌,他觉得辫子不是久居人下的人,以后这个人一旦狠起来,绝对六亲不认。“现在不能进去,人太多,你杀了他没用,他还有别的兄弟,再说你杀了他,我们都得跑路。”老顾心里很懊悔,今天不该带辫子出来,现在辫子在团伙中的地位在逐步上升。谁在外面有点什么事,他都两肋插刀地帮别人,老顾感到了辫子潜在的威胁。

“赶紧走吧,我们现在不能打架了,赌庄那边事情还没完。”

第二天老顾拎着一包钱找到医院里面躺着的张四宝,他把钱放在床头柜上,张四宝一头雾水。

“老顾,你前段时间不是来过吗,怎么又送过来钱。”

“操,你个鳖孙,看看不行啊。”上次冲突之后,张四宝和老顾基本上握手言和,所以基本上大面子都过得去。在道上混就是这样,你不能和所有人过不去,那就一天也混不下去了。

“我操,你丫有事吧,你说。”

“四宝,我手下有个兄弟喝多了,把你的小兄弟打了。”

“把谁打了?”四宝心里在盘算着,看看被打得人是谁,这样就知道要找老顾要多少钱。

“把小四眼的兄弟云云打了,你知道,云云对我有成见,那天他在饭馆先骂我,又骂我手下的兄弟,当时我没拦住,对不住了,四宝。”

“云云啊,那个疯子比,我回头跟小四眼说一下,咱俩没事,上次不是忠哥说和了嘛。”张四宝这话是在暗示老顾,我是看着忠哥的面子,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四宝,你要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谁不知道你四宝仗义。”老顾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但是他现在要求平安,打下去对大家都没好处。

“这么着,老顾,你拿点钱,我找小四眼把这个事情抹了。”四宝挑着牙花子说。

老顾觉得四宝挑牙花子的动作最傻比,怎么看都是个小偷,上不了台面。老顾迟疑了一下,他打算让四宝先说个数,这样他有退路。“四宝,全是你说吧,你说多少。”

“一万吧,你知道,云云不是随便挨打的人。”四宝把牙签吐出一道弧线,牙签差点碰到老顾身上,老顾假装没看见。

“痛快,这有两万,四宝,你知道,我的赌庄最近被人抄了。”

“老顾,你别拿这个话点我,我不做这个生意,再说,我四宝从来不黑人。”

老顾心里窝火,他恨不得拿猎枪把四宝轰了,但他现在必须忍。“那行,四宝,这个事情就托你了,我不希望这段时间出什么事。”

“你放心,他打你,我让四眼打他。”

老顾出门的时候一肚子火,走廊上面护士提醒他医院不许抽烟,老顾上前正反两个耳光把护士脸打肿了。然后拽住护士的脖领子问:“让不让抽,你说,信不信我轮奸了你。”走廊里面好多人看热闹,但没人敢吱声。

第二天小四眼对张四宝说:“老顾这个人混不出来,昨天有兄弟看着他在楼下打女人。”

“哦,老顾这种人打架不行,但能搞钱,真逼急了,他花钱买你的命,不值得,明白了吧。”

“是,大哥,我回头跟云云说一下。”

“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比较粗俗。”张四宝吊着眼睛盯着小四眼看。

“没有啊,大哥。”

“呵呵,我跟你说,我恨不得天底下的人都当我笨得跟头猪一样,这样才没事,人不能太出众,要是大家都盯着你,那就完了。孙勇的事情我想错了,本来以为他已经不行了,没想到吃了大亏。”

“大哥,我绝对不会放了孙勇,还有李明亮、张伟、扁头,他们几个一个都别想跑。”小四眼绝对张四宝说的人不能太出众好像是在说云云,又像是在说自己。

“你琢磨过没有,我上次在红粉佳人被人打了,会不会不是李明亮他们干的。”

“大哥,我想过,可能是有人趁着机会挑事。”

张四宝没说话,他在想事情,但脸上却丝毫看不出来。这是当贼的基本功之一,任何时候都不露声色。

“兄弟,给我倒杯水。”张四宝端着茶杯呼呼啦啦地吹茶叶,这段时间他特别爱喝这种很苦的铁观音。

“四眼,你打架猛,这大家都知道,但还要学会动脑子。我刚才想起来,既然老顾怀疑我找人端了他的赌庄,为啥别人就不能在红粉佳人打我呢。”

“大哥说的有理,大哥觉得是谁干的。”

“现在没想好,这有五千块,你给云云拿过去,就说我说的,现在别打架,等我出院再说。以后要打也是黑了他,你走吧,我累了,后腰不能坐时间长了。”

小四眼把张四宝扶着躺下来,然后轻轻掩上门出来,到了下面一层的烧伤烫伤病房。

“云云,四宝哥说了,你这次的事情先忍忍,等他出院再说,这有五千块你先拿着。”

“那行,操,早晚要报这个仇。”

转眼间到了盛夏时节,这个季节人身上穿的衣服少,这是一个属于贼和暗娼的季节。

张四宝又开始在体育场一带晃悠了,他现在很少亲自偷,除非有非常值得动手的目标。但他还是经常过来晃悠,他喜欢观察人。

“我们这行最关键的是眼睛,你要能在广场上面随便看到一个人,半年之后再看到还能觉得眼熟,要是没这个本事绝对混不下去,那些便衣都是等着逮你这号的。”张四宝刚从分局捞出来一个小贼,一路走一路训斥。

用今天的话,这个叫做现场教育,这种时候不管是谁,都学的特别快。

“刚才捞你花了八千,你这几天赶紧干活,把失去的损失补回来。”张四宝故意夸大了数字,他只塞了三千多块就把人捞出来了,这边分局的民警和他很熟。

“是,大哥,谢谢大哥了,我刚才在里面提你名字,也没挨打。”

张四宝心里在笑,那是民警打了招呼,你以为你是谁,谁是跟谁混的别人都给你面子,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好了,我去办点事。晚上一起喝酒,你去找四眼,他知道地方。”

“好的,大哥,晚上我带着钱过去。”

张四宝领着两个小贼晃着膀子走了。他其实没事,但他喜欢去天桥那边逛,那边有一大片路边的小花园和石头凳子,经常有女孩在那边坐着等人。这个季节女孩子穿得少,张四宝喜欢看女人的腿,尤其是十几岁小女孩的腿。

“去,过去把那穿白短裙子边上的男的弄走,我过去跟那女的说说话。”

“没问题,大哥。”

过去一个小贼过去故意把那男的石头凳子上面报纸碰到地上,那男的好像没看见。看到那人没动静,张四宝心里就想着过去逗乐子。

“嘿,哥们,等人呢?”张四宝拿脚尖碰了碰那人。

“是啊,等人呢。”那人突然仰起脑袋,然后慢慢站了起来。他个子中等,但长得非常结实,从后面看紧身的白色衬衫勾勒出背阔来。

虽然那人戴着墨镜,但那张国字脸却熟悉无比,张四宝立刻就认出他来,脸上变了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