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7/


而孟欣清楚地知道,他不是的。他的忏悔是真诚的。他明明知道自己的乱伦行为该遭天谴,但他无法控制自己。他能管理一个集团公司,但他无法管住自己。他爱孟欣,也恨孟欣。每次他让孟欣去陪别人睡觉,他都要喝很多的酒来麻醉自己,然后在衣服能够盖住的地方用烟头烫,用刀子划。老孟就是这样一个人。孟欣太了解他,就如同了解自己一样。

孟中华光着身子,一抽一抽地哭着。他的鼻涕像两根煮烂的粉条,搭在嘴巴上;他的泪水浑浊,淌满了油脂过剩的脸。孟欣突然有些同情他。她终于伸过白嫩的手,轻轻为他擦去泪水和鼻涕。孟中华才停止哭(倘若孟欣不安慰他,他会一直哭下去)。他精神一振,开始慢慢地穿衣服。他们又和好了。而这一切,总共加起来还不到半个小时。

孟欣关掉了还没进入高潮的A片,穿上衣服,来到客厅。她见孟中华已神采奕奕了。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他在短暂的疯狂中找到了灵感。他又要行动了。

“小欣,其实我们的计划并没有失败。”孟中华坐直了身体,“虽然萧邦识破了我们的一些手段,但并没有战败我们。‘12.21’海难复查案,才刚刚拉开序幕。”他抬头看了看窗外。天仍然很黑,但已是黎明前的黑暗。

“那下一步,我们怎么办?”孟欣冲了杯速溶咖啡,轻轻地呷了一口。

“等。”孟中华肯定地说,“现在这个案件已经非常复杂,谁先出头,谁就会被盯上。所以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等?”孟欣不解,“等什么呢?”

“别着急嘛。”孟中华伸过手,摸了一下侄女的脸蛋,“就在今天,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将来到大港。他的出现,会促成‘12.21’海难一案有重大进展。”

“这个人是谁?”孟欣激动起来。

“苏振海。”孟中华郑重地说。

孟欣浑身一震。

她见过苏振海一面。那是在一次国际航运展览会上。苏振海就站在市长的旁边,一起为活动剪彩。虽然他个头没有市长高,但他看上去比市长更有风度。因为,他身上散发出一种威慑力。一种代表正义、庄严和权威的威慑力。

“他来干什么?”孟欣问。

“复仇。”孟中华认真地说,“苏浚航离奇死亡已经两年,作为最疼爱他的父亲,又被航运界称为‘精神教父’的人物,经过两年的明查暗访,肯定掌握了大量的证据,是该为爱子复仇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