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东方战线 控制黑海(二)

bigstore 收藏 7 26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东方战线 控制黑海(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周天雷在想完了如何进入黑海,和黑海舰队交战的时候,突然他脑子里闪过一道闪光,C国的MZD率领的C国GCD和这时的苏联共产党的关系很好,很多的C国GCD高级领导人的子女都在苏联学习,治病疗养。如果这些人被德国军队发现,辨认出他们的身份然后交给了日本人,那么自己岂不是犯下了一个大错。

他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埋怨自己怎么在对苏战争爆发后才想起来这些东西,一边在脑子里想此时在苏联会有哪些C国GCD高级领导人的子女。

他首先想到的是C国GCD领导人MZD的长子MHY,战争爆发那一刻,MHY和MAQ,正在苏联的伊万诺沃市的国际儿童院。他在42年曾经向斯大林写过一封信,要求上战场杀敌。但是斯大林那边没有回音,后来在苏联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曼努意尔斯基将军的安排下进入了苏雅士官学校,在这里他接受了6个月的快速班的学习。随后又进入培养中级军官的学校—莫斯科列宁军政学校学习,在军校,MHY加入共产党组织,成为苏共党员,并被授予苏军中尉军衔。在军校毕业后参加了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在坦克部队任连指导员,随着红军反攻,一直到了柏林郊区才退出战场。

另外一个就是C国GCD领导人ZD的女儿ZM,她在1941年1月30日来到苏联,也进入了苏联伊万诺沃第一国际儿童院。由于初来乍到的ZM水土不服,先是气管炎,后又引出小时候落下的哮喘,整夜咳个不停。为了让ZM身体康复,6月21日儿童院将她送到位于苏联南方的白俄罗斯明斯克的少先队夏令营疗养。没料到德国人进攻苏联,很快正在疗养院的ZM和其他20个来自各国的孩子沦为德国人的囚徒。

在当地囚禁两年后,1943年,ZM和另外5个年满14周岁的小姐妹被押到德国东普鲁士的集中营关押,在集中营里,ZM患了颈部淋巴结核,由于德国集中营医生的野蛮治疗,ZM脖子上的溃疡面积更大了,还时常受高烧的折磨。

集中营的生活一直到了45年的1月30日才结束,ZM被送到苏联人开设的收容所,但是她的身份是在几个月后才被苏联人知道的。随后就被送回了苏联。

还有比较出名的是国际儿童院女生队长LTT,她在苏联4年卫国战争时期,曾获得过‘马克希姆机关枪手’的证书。并参加了莫斯科保卫战。

这些人如果让德国人找到,那么等待他们的结局可想而知,自己必须在真正的德国人找到他们之前找到他们并将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而且还不能引起盖世太保的注意。这个必须安排自己的亲信去做。找谁比较好呢?既是自己的亲信,又不会引起盖世太保的注意!周天雷陷入了沉思之中。

此时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的政府会议大厅里面,土耳其的官员们也是吵成了一片,他们明显分成了两个阵营,一个阵营是以军方为代表的赞同和德国保持一致的,另一个阵营是以土耳其政府总理萨拉若卢的保持中立派,他们忘不了一战的时候土耳其加入以德国为首的同盟国阵营和以英法为首的协约国交战给土耳其带来的巨大伤害的经历。而军方代表则认为随着英国势力在中东地区的大幅削弱,德国已经成为新的中东大势力,土耳其迟早要向德国表明自己的站在德国那边的态度,不能再保持目前这种暧昧的状态。如果表达的越晚,土耳其损失的越多。

(土耳其是一个约有二千万人口、工业不发达的国家,位于三个大国集团的会合处,西面是轴心国势力笼罩下的巴尔干半岛,北面是苏联,南面是英国及其盟友占统治地位的阿拉伯世界。此外,土耳其还扼制着这些集团之间的交通要道。

自从十八世纪俄罗斯崛起成为一个强国以来,关于爱琴海和黑海之间水路的控制权问题,一直是一个引起争论的问题;为把巴尔干半岛与中东联接起来而建造的巴格达铁路,曾是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个重要因素。

自基马尔革命以来土耳其所经历过的一党制政府,其独裁程度并不比过去奥斯曼帝国差多少,不过这个政府成功地唤起并集中了占这个国家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的强烈民族感和纪律性。但阿塔图克的人民共和党政府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人民群众的积极拥护还是消极的承认,是很难讲的。主要的情况是,它毫不含糊是土耳其人的,撵走了外来入侵者,并使国内的少数外国商业巨头在政治上俯首帖耳。

虽然土耳其军队还无法应付一场机械化战争,但是在捍卫国土顽强抗敌方面却早已闻名,再加土耳其国内的交通线漫长,质量又差。这些情况加在一起将使任何一个交战国在发动入侵土耳其以前都会趑趄不前,要先考虑能否使用外交手段来至少达到一部分目的,或能否通过一种更间接的渠道来达到其他部分目的。

土耳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经历使它对强权政治极不信任,虽然他们准备以结盟的方式来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但他们还是煞费苦心地为自己保留了某种例外条款,以防万一今后出现因缔约而必须承担的义务同国家利益相抵触的事情。)

(在1939年冬天至1940年期间,土耳其政府首先关心的是试图加强巴尔干协约。在协约国年度会议上(1940年2月2—4日),萨拉若卢提议四个成员国的总参谋部应准备一个共同防务计划;但或许由于南斯拉夫的暧昧态度,此事毫无进展。

此外土耳其和意大利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些改善,土耳其政府急欲避免卷入英、法计划对巴尔干半岛及对俄罗斯的高加索油田可能采取的军事行动。土耳其参谋长就这方面问题向在1940年2月和3月前来参加英、法、土谈判的英国地中海总司令表达了他的意见,即土耳其主要关心的是在可能的情况下保持中立,并决心无论如何不受别国的‘管束和指挥’。

5月,德国的进攻突破盟国防线以后,土耳其首相于6月2日就对外政策发表了一项重要声明,但该声明只字不提同英、法的条约问题。

两天后,一年前被称为‘著名反意大利’的《黎明报》发表了一篇社论说,假如交战国意大利把它的战斗行动限制在法国边境,那么,巴尔干地区和东地中海(土耳其的“安全区”)则仍可能保持中立。只是在意大利对西欧盟国宣战后的第三天,土耳其报刊才开始对此客观而不作表态地加以评论。

6月13日,英、法大使按照约十天前接到的指示开始行事,他们拜访了萨拉若卢,要求他至少与意大利断交,给予盟国陆、海军以各种便利,并关闭海峡,禁止轴心国船只通行。但是,土耳其外交部长因已接到来自土耳其驻巴黎大使的情报(就在当天巴黎被宣布为开放城市),或许比英、法的来访者更清楚地掌握了这一时期在西方战场发生的灾难程度。

由于英、法两国政府实在无力供给土耳其以既能满足其需要又能符合其愿望的足够的军事装备,而目前土耳其若严格履行它对英、法承担的条约义务,那就将使它自己遭受轴心国经巴尔干进犯的风险。

依据1929年签署的土苏友好条约,土耳其政府不经苏联同意就不得与第三国达成政治协议,因此,他们就其采取的这一立场向俄国人征求意见;但是莫洛托夫的答复是那样‘否定的和实在咄咄逼人的’。

以致土耳其人决定以1939年10月英法土条约中的第二号议定书作护身符,俾使他们得免于采取可能与苏联树敌的行动并从而保持其非交战国地位。最后,当时的土耳其总理勒菲。萨伊达姆于6月26日宣布了这一政策;7月11日英国外交大臣在上院发表了一项声明,表明伦敦方面不会见怪土耳其拒绝参战的决定。)

(在德国对巴尔干地区作出举动的时候,希特勒向土耳其总统伊诺努发出一封私人信件,向他保证德国对土耳其没有侵略意图,并担保保加利亚境内的德军将与土耳其边界保持六十公里的距离。

伊诺努总统的复函坚定了希特勒这一信念,即他可以在开始进攻南斯拉夫和希腊而不用提防土耳其。

结果,土耳其政府明确表示它无意进行干预,并且将它同希腊和巴尔干半岛联结起来的跨越在马里查河上的铁路桥梁炸毁,作为一项预防措施。)

德国驻土耳其大使冯。巴本和武官察觉到了土耳其的立场随着德军的节节胜利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而在英军在埃及失败后,第三天一个自称是土耳其军方的代表的人便在一个晚上悄悄进入了德国驻土耳其大使馆。

德国驻土耳其大使冯。巴本根据和土耳其军方的谈判结果开始设法说服土耳其外交部同德国缔给一项友好条约。土耳其政府觉得根据1921年土法协议条款,它不得不允许在地中海东部各国的法国维希当局为了支持‘伊拉克陆军同英国作战’而使用土耳其境内巴格达铁路的那一段运送军用物资。

但与此同时,土耳其政府却继续将其与冯。巴本的谈判内容通知了英国大使,并尽力抵制了里宾特洛甫的威胁利诱,要他们从拟议的土德条约中将有关他们对英国承担的现有条约义务部分删去。里宾特洛甫虽很恼火,但最终只得暂时放弃这一点。

德国驻土耳其大使冯。巴本也很快通过在土耳其政府的内线知道了土耳其政府将他与土耳其政府商谈的内容通报给了英国政府,他气恨恨的将自己头上戴着的帽子用力甩在桌子上,大骂土耳其政府官员都是一群没有信义的突厥混蛋。

但是他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因为随着美国的影响力在大西洋上的扩张,德国的注意力大部分被美国和英国吸引。而在埃及的德国军队虽然重创了英国军队,但是损失也是比较大的,暂时没有能力对土耳其施加军事压力。

不过随着德国在大西洋上取得了暂时的军事胜利后,然后希特勒准备对苏联进行战争。土耳其的立场又一次被提了上来。而土耳其在莫洛托夫一萨拉若卢于1939年秋的会谈结果,这个结果重新提醒了土耳其对苏联凯觎土耳其海峡和外高加索的野心的疑虑,而这种疑虑以后一直没有减轻过。

莫洛托夫对土耳其的态度以及不久后苏联对芬兰的入侵都是俄罗斯帝国扩张主义复活的征兆,土耳其敏感的认识到了这一点,而这种扩张主义奥斯曼帝国已领教过达两个多世纪之久,直到1921年在经第一次世界大战及各自国内的革命而国力齐被削弱之后,土耳其共和国和苏联才共同携起手来,互相支持,以对付英、法帝国。

而在这个时候德国驻土耳其大使冯。巴本不失时机的拿出了德国外交部和苏联外长莫洛托夫谈判中关于土耳其部分领土的内容以及苏联对黑海和地中海的态度之后,土耳其政府终于答应开始讨论他们现在和德国政府的关系。

而在此时,德国政府开始将在埃及休整的隆美尔指挥的北非装甲集群开始调过了苏伊士运河,开始以援助伊拉克新政府的名义向北前进,同时调回地中海的部分德国大洋舰队南分队的舰只也开始向土耳其海峡运动。目的就是向土耳其政府施加军事压力。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