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的身家换算成人民币值多少钱?

xy11034 收藏 39 14457
导读:西门庆的身家换算成人民币值多少钱?

西门庆的身家换算成人民币值多少钱?


明朝万历年间,一石米的价格浮动在七钱至一两银子之间。一石米重120斤,而明代的“斤”比今天的“市斤”要重(今天500克,明代590克),所以一石米相当于今天141.6斤。今日米价按一斤1.50元计算,明代一两白银的购买力,相当于今日人民币210块钱左右。


金瓶梅:晚明经济百科全书


明代一两白银相当于今天人民币200元当时房价大约一平米二三百元西门庆家产大约为两千万元———


“食货志”原指史书中一种文章体例,是专门记述某一朝代财经情况的专题文章。


“食货”的“食”指粮食,“货”指布帛、财物等等,即百姓的生活必需品,也是国民经济的要素。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主要的任务就是解决老百姓的吃穿问题。过去有一段时期,我们片面强调“政治挂帅”、“政治第一”,把政治和经济对立起来。其实什么是政治?最大的政治就是搞好经济,处理好“食货”问题,让老百姓吃饱穿暖。明代阳明心学有个命题:“百姓日用即道。”什么是“道”,什么是治国执政的方针大略?那不是什么玄而又玄的东西,说到底,就是让百姓有吃有穿、生活安定,这就是最大的治国之“道”。


今天我讲的这个题目,就是从吃饭穿衣的角度来谈《金瓶梅》。史书《食货志》是从大处着眼,记述一朝一代的经济发展、财经政策等;老百姓的生活细节反映不出来。要了解这些细节,就得看小说。小说也是历史,是生动细腻的百姓生活史,记录着老百姓的喜怒哀乐、吃饭穿衣、婚丧嫁娶等种种活动和情态。尤其像《金瓶梅》这类的“世情小说”,镜头对准市井生活,写读者身边的普通人、寻常事,关注他们的衣食住行、生活琐事。而在所有世情小说中,《金瓶梅》又是涉及经济金融信息最多的作品,因此成为人们了解封建社会底层生存状态的最生动读本。“文革”前,毛泽东同志提议出版《金瓶梅》,就是出于让干部深刻了解封建社会的目的。


通过读小说,我们可以得知:那时的人使用什么货币,当时的物价水平如何,各阶层人士的日常花销又怎样,尤其像西门庆那样的商人,整天跟金钱打交道,他的钱是怎么挣的,又是怎么花的,他的金钱观念如何,这都是很有意思的话题。


■《十五贯》里的贯应该是纸币而不是铜钱


谈物价,先来看看货币。


古人使用什么货币?读小说、看古装电视剧,我们知道古人使用的货币主要有两种:白银和铜钱。


白银属于贵金属。贵金属主要指黄金、白银,但历代黄金很少在市面上直接流通,一般都要换成银子使用。因此白银成为中国古代主要的贵金属货币。中国是使用白银最多的国家,尤其是晚明到清代,世界上的白银都集中出口到中国来,中国号称“世界白银的唧筒”,“唧筒”就是压水机,这是个十分形象的比喻。一直到1935年国民政府发行“法币”,白银才正式退出金融舞台。


铜钱早在秦代就已流行,先有“秦半两”,后来又是“汉五铢钱”,都是扁圆形铜板,中间一个方孔,所以又有“孔方兄”的别号。铜钱的单位是“文”和“贯”,一个铜钱是一文钱,一千文是一贯。但是铜钱分量沉,价值低,携带不便。所以到了明朝中后期,人们很少使用铜钱,主要使用白银。《金瓶梅》中的货币就是以白银为主的,这反映了明代万历年间的情景。


除了白银和铜钱,还有没有别的货币呢?有。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谈到“三言”中《十五贯戏言成巧祸》的创作时间问题。一般认为这是一篇宋代的话本,我以为是元代的。其中很重要的一条理由是从货币上论证的。我说:《十五贯》有个很大的漏洞,大家都没有注意到,那就是:十五贯铜钱有多重?


中国的铜钱,自宋元以后,单枚的重量有个大致规范,约在3-4克之间。按3克算,一贯钱一千文,就是3000克,3公斤。十五贯铜钱重45公斤,折合今制为90市斤,比两袋面粉还重。俗话说:“远路无轻载。”崔宁是个收账的小伙计,要驮着90斤的重物长途跋涉,还要一路照顾萍水相逢的小娘子,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问题得不到解释,这个故事也就失去了起码的逻辑依据。但是我们相信我们的祖先是聪明的,决不至于让一个明显违背生活逻辑的故事在民间流传,而且竟然没有一位说者、听者提出质疑来。因此我们不能不考虑,在这个故事中的十五贯,真的是体积大、分量沉的铜钱吗?有无可能是另类货币?


其实你如果熟悉中国货币史,就会知道,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纸币的国家。从西周时就有类似纸币的货币,是皮革制成的。唐朝的纸币叫“飞钱”,宋代的纸币叫“交子”、“会子”。到了元朝,就几乎完全使用纸钞了。元代的纸钞号称“宝钞”,用一种特殊的纸印刷的,单位和铜钱一样,有“贯”有“文”,面值分十等,有十文、二十文、三十文,也有一贯、二贯等等。朝廷硬性规定:民间不准金银、铜钱流通,纸钞是当时唯一的法定货币。后来又发行一种“银钞”,单位和白银一样,也按“两”、“钱”、“分”、“毫”、“厘”等标志面额,由二厘至二两,共分十三等。———所以我们读元代文献,说到多少贯,多少文,或是几锭、几两、几钱,指的其实都是纸钞。


这样一来,十五贯的问题就解决了。导致三个人死于非命的这十五贯钱,其实应当是纸币。这个故事应当发生于元代,因为那时社会上全部使用纸钞,说故事的人直接说多少贯,用不着解释“这是纸钞,不是铜钱”。可是到了明代,纸钞不流通了,“三言”作者在整理小说时,把十五贯描绘成铜钱,于是出现上面所说的纰漏。


■明代一两银子相当于今天人民币200元


明朝开国时,考虑到元朝的纸钞到后期贬值很厉害,导致经济的崩溃,因此想恢复使用铜钱。但是老百姓(尤其是商人)不愿意,理由是铜钱价值低,分量重,不便携带,还是元朝的纸钞好。所以明朝朱元璋初期就制定钞法,开始印制纸钞,叫“大明宝钞”。北京城里有条胡同叫“宝钞胡同”,应当就是印宝钞的地方。国家还规定,民间不准使用铜钱和金银,只能用纸钞。不过政府自己先破坏了规矩,收税时照收金、银和铜钱,但是给官员发薪金,或者跟百姓做交易,却只给纸钞。结果弄得纸钞信誉一落千丈,大幅贬值。钞法实行不到一百年,至成化年间,一贯纸钞已经跌到仅值一文钱,贬值一千倍!


其实银子用起来是很不方便的,没有固定面值,用时得用专门的秤(戥子)来称量。也有分量固定的、铸好的银锭。元朝曾铸过一种50两一锭的大银子,称为“元宝”,也就是“元朝的宝货”。后来这个名称就沿用下来。元宝的形状是两头翘起的,为了便于缠在腰上,过去说“腰缠万贯”,就是这么来的。也有小一些的银锭,二十五两的,十两的,还有再小的银锞子。买小件物品则用散碎银子。银子比较软,用剪子剪了,拿戥子称着用。银子的成色也不同,最好的银子称纹银,因为表面有皱纹的缘故。差的银子叫“低银”。明朝后期大量使用白银,连小孩子都能辨别银子成色高低。


由于纸钞在明代大幅度贬值,没人要,于是百姓私下使用白银作等价物。官府开始时禁止,后来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到嘉靖以后,索性放开。因此明代后期,白银变成主要货币,纸钞基本退出金融舞台,铜钱也很少使用。《金瓶梅》所反映的,正是这一时段的货币情况。


那么,白银的价格又该怎么计算?明代一两白银,合今天人民币多少?有两种算法。一是根据目前的国际市场白银价格来计算,一是根据白银的实际购买力来计算。


国际市场的白银价格很不稳定,三年前,一盎司(31.1035克)白银的价格是5或6美元,到今年已经飙升到14或15美元。如果按国际市场价换算,明代一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130多块钱(明一两为36.9克)。不过今天的白银实行大工业开采,成本低,价格也低。如果按照实际购买力来说,价值至少还要增加三分之一。


以米价为例:明朝万历年间,一石米的价格浮动在七钱至一两银子之间。一石米重120斤,而明代的“斤”比今天的“市斤”要重(今天500克,明代590克),所以一石米相当于今天141.6斤。今日米价按一斤1.50元计算,明代一两白银的购买力,相当于今日人民币210块钱左右,为了计算方便,就算200元吧。古代的度量衡制度,1两为10钱,1钱为10分。那么1钱银子相当于20元钱,1分银子相当于2元钱。


■总体看来金瓶梅时代的物价不高


下面让我们就来看看金瓶梅时代的物价,看看西门庆一家的“幸福生活”。


生活内容无非是衣、食、住、行,让我们先看“食”———“民以食为天”嘛。


举这样几个例子来看。


一次,潘金莲斗牌赢了三钱银子(相当于60元),她又撺掇家中公认的女财主李瓶儿添上七钱银子,让仆人兴儿安排一桌酒席:买了一只烧鸭、两只鸡、一些“下饭”(即佐餐的菜肴)、一坛子金华酒、一瓶白酒,还买了一钱银子的果馅凉糕……由兴儿的妻子整顿好,众妻妾大吃了一顿。这一切一共用去一两银子,相当人民币200块。又是鸡、又是烧鸭、又是酒、又是菜、又是点心,可见明朝万历年间,运河两岸的百姓生活,物质极大丰富,物价也不高。


说罢“食”,再来看“衣”。


古代不讲究名牌,只讲究质地和式样。例如西门庆要跟乔大户订娃娃亲,为妻妾六人做30件衣服,衣料都是用“南边织造的”好料子,式样也很讲究。光是剪裁的工钱,就给了赵裁缝五两银子,相当1000块钱。合30块裁一件,材料费和缝制的工价不在其内。


李瓶儿是众妻妾中最有钱的,衣服鞋袜也最多。单是鞋就有一百多双。冬天穿一件貂鼠皮袄,值60两银子,合12000元。


再来看看“行”。


近几十年,我们的出行工具发生很大变化。30年前大家都骑自行车,打月票。后来兴“打的”,“的”钱也由一块涨到一块二、一块六,直到两块。近十几年更时兴买车,一个住宅小区,车都停满了。从几万元的奥拓、夏利,到十几万、几十万的高档车奥迪、宝马、奔驰……这种景象,是我们20年前所想象不到的。


明朝人出行,或骑马,或坐轿。西门庆出行一般是骑马。他的那匹白马价值七八十两银子,要算是名副其实的“宝马”了。


女人出门一般要雇轿子,如同今天“打的”。一次,潘金莲的母亲潘姥姥来给女儿贺寿,轿到门前,却没钱打发轿夫,来向女儿要,潘金莲也拿不出,母女吵闹一场。最后还是三娘孟玉楼看不过去,拿出银子打发了轿夫。其实轿钱不贵,只有六分银子,折合今天才12块钱,也就是“打的”的起步价。


“住”是人生一件大事,花销也最大。不同的阶层,住房的需求不同。


卖炊饼的武大,“凑了十数两银子,典得县门前楼上下二层房屋居住。第二层是楼,两个小小院落,甚是干净”。“典”是使用权的转移,没有产权。可以在一定期限内住下去,不用月月交租钱。将来房主有了钱,还可以赎回去。十数两银子,合3000块吧,是很便宜的。在今天大城市的闹市区,3000块也就是一套两居室一个月的租金。


带产权的房子也不算贵。一处“门面两间两层,大小四间”的平房,质量一般,要35两银子,相当于7000块。常峙节就向西门庆借贷,买了这样一处房子。好地段的房子要贵一些。西门庆“刮”上伙计韩道国的妻子王六儿,花120两买了狮子街繁华地段“门面二间,到底四层”的宅子给她住,这要算西门庆的外宅了。算下来,常峙节的房子一平方米不到200块钱,王六儿的房子一平方米合300块。比起今天京城一平方米上万元的房价,便宜得不可思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