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六十二)



当晁显苏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白色的世界。盐水瓶高高地挂在支架上,白色的液体正一不紧不慢地沿输液管往下点滴着。他感到有点困倦,又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哎呀,晁显醒了!我刚才看到他的眼睛睁开了!”一个声音兴奋地说道。晁显听出来了,那是鲁兵的声音。

“嘘!小声点,别吵他。”尽管这个声音很低,但晁显还是分辨出这个人是任柯。

“医生说了,晁显已过了危险期,过些日子就能恢复。”鲁兵低声对任柯说。

“唉,真危险啊!要是捅到心藏可就玩完了,这小子命硬!”任柯在嘀咕。

“他是为了救我才被捅到的,要不然,那一刀肯定要捅穿我的心藏,多亏他推开了我,救了我一命,要不然,你可能要准备给我送花圈了。”

“老大,你看要不要拍个电报让亚梅来队?”任柯问。

“我看暂时还不要告诉她了,她知道了,还不知要急成什么样子。等晁显好一些再告诉她也不迟。”

“嗯。”

“这应该属于公伤吧?”任柯又问。

“这肯定是公伤,他这是见义勇为,部队肯定会表彰的。”

“嗯,你晚上回去写个报道,快快见报!咱这个兄弟关键的时候为我们增光哩。”

“我马上写。你先看着他,别让他乱动。”鲁兵说。

“对了老大,还有个事与你商量一下。”

“还有什么事儿?你说吧。”

“我出来的时候,甲子告诉我,早上有一个女孩到部队来晁显,可能是他的那个女同学,甲子没有告诉她。你看要不要告诉她,让她来看看?”

“静子?!”鲁兵一愣,不禁脱口叫道。

晁显听到这儿,眼睛睁开了,用余光四处张望了一下,用微弱的声音问:“静子,她在哪儿呀?”

“醒了!”鲁兵冲任柯一笑,“晁显醒了!”

“老大!”晁显叫道,努力把手伸了出来。

鲁兵一把握住晁显的手:“别动,晁显,我们都在这儿。你醒了?还疼不疼?”

晁显咳嗽了几声,长喘了一口气:“没事,我说过,我死不了的,嘿嘿。”

“熊东西,你吓死我们了!”任柯高兴地骂道。

“嘿嘿。”晁显又笑了两声,“你这家伙怎么也来了?”

“哦,他一早就跑来了,昨天非要陪在这儿,我没同意。”鲁兵的眼睛充满着红线,不难看出,他一夜也没有合眼。

“哦。部队知道了吧?”晁显问。

“都知道了,部队领导都来过几次了,让我在这儿守着,一有消息,让我马上告诉他们。这样吧,任柯,你现在回去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们领导。”

“哎,好!那你多留意点啊!”任柯说着,带上门走了。

“老大,医生怎么说?我不会残废吧?”晁显问道。

“不会!你出院后休养一些时日就会恢复的,不要多想。”

“嗯。”晁显说了太多的话,身体有些虚弱,又咳嗽起来。

“你现在不要说话,好好休养,啊?”鲁兵劝道。

晁显把眼睛闭上,沉默了一会儿,又忽然睁开眼睛问:“刚才我听你们在说静子,是吗?”

“哦,是的。她到部队去找你了,等你出院再见她吧。你现在什么事都不要管,养伤要紧。”

“嗯。我也好久没有见她了。”晁显叹了口气,“工作组在部队蹲点,外出不方便。前几天本来想去看看她,可是忙着移交工作,谁又想会碰到这事儿。在去基地之前,我还是想见见她。”

“对不起,兄弟,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鲁兵愧疚地说。

“说什么呢?老大,谁让我们是兄弟呢!上次你为我背了黑锅我还没有谢你呢。”晁显又笑了笑。

“嗨,那事就别提了,好在邓宏留队了,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

“嗯。这几天我的心情不好,不对的地方,老大也别往心里去。谁让我是你兄弟呢?”

“嗯,别说了。”鲁兵抓着晁显的手,眼泪再一次掉了下来。

没一会工夫,部队的几个常委都过来了,对晁显称赞了一番,然后吩咐鲁兵道:“小鲁,你就留在这儿陪晁显,直到他伤好出院,多辛苦些。如果累了,就让甲子过来替换一下。你在这儿陪护,我们放心。”

“放心吧,我一个人能行。”鲁兵回答。

“好!那晁显安心养伤,工作的事再说吧。有什么困难,回去后尽管提!我们先回去了。”处长说完,又过来为晁显扯了扯被角,转身与几个人一道出去了。看到他们走远,晁显悄悄对鲁兵说道:“老大,我想见见静子好吧?”

“你现在怎么想起见她呀?”

“不知为什么,就是想见见她。”晁显有点羞涩地说,“其实,我们只是同学。”

“好了,你不用对我解释了。不过,现在让她来可不太好。你说呢?”

“唉!”晁显叹道,“行,听你的,好在我还活着。”

“唉!”鲁兵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明白你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