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 卷一 风起云涌 第一章 六爷

作者西红柿 收藏 3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18/


一 六爷

“六老爷,六老爷~~”远处一个小厮一边跑一边高声喊着,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我停下手里的架势,跟一起练功的同伴打了个招呼,转过头来看着正跑近的小厮。

“德庆,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那么大老远就又喊又叫的,你怎么一点没记性。说,又什么事啊。”我故意板下脸吓呼这个小家丁。

“回六老爷话,大老爷叫您老赶快回去,说有正经事商量。”这个叫德庆的家丁弓着腰,缩着脖子回话道,一幅生怕我踹他的样子。

看他这个傻样子我就想笑,两年了,我还是没有习惯下人们对我这个样子,呵呵,可能是我们哪个时代老是讲究人人平等的缘故吧。

“什么正经事?正经事大哥还用找我商量,哼,德庆,你不是唬我的吧?”看我一瞪眼,德庆吓的差点没趴下。

他赶忙打起精神回道:“小的不敢,六老爷。不过今天好几个城里的老爷们都来了,和大老爷在一起不知道商量什么事,然后大老爷就打发小的来找您老了,再给德庆一个胆子,德庆也不敢蒙六老爷您啊。”

“哦?不只大哥在,还有好几个乡绅,恩,有点意思,不知道这些老古董今天又搞什么花样。”想到这里,我笑了一下,对着德庆的屁股踢了一脚,道:“你先回去,爷我跟刘教头说声,这就走。”

“哎,小的这就先回去禀报。”得到我的回复,德庆仿佛完成了什么重要任务似的,一脸轻松颠颠地走了。

我走向校场的一头,跟刘教头一拱手,道:“刘教头,今日我家中有事,不能多练了,教头多担待。”

刘教头拱手还礼道:“六爷客气,既然家中还有要事,请自便。”

告别刘教头,我一个人慢悠悠的向家走去。眼下正是早春时节,人门还穿着薄袄, 北方的杨柳远远看去却已经透出荧荧的绿色了。风还是很大,有时刮的人睁不开眼睛,但是已经没有了寒冷刺骨的味道,庄户的鸡鸭好象凭空出现似的,跑的乡间跟河塘边随处可见,伴随着田间农夫的吆喝跟黄牛的哞哞声,仿佛一片盛世升平的感觉。

一边欣赏着这难得的乡村景色,我一边回想起这两年来的际遇,真有点如入梦中的感觉。

记得那是两年前的一个雷雨天,一场车祸把我送到了几百年前的明朝,我记忆中只留下了那天的雨和一道道闪电。

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我,莫名其妙的成了青州张家的六老爷张显扬。说起青州张家,也是当地的名门了。张显扬的祖父和父亲都是举人出身,两人都做过知县。到了张显扬这一辈,除了大哥张耀祖中过举人外,就没再出什么人才了。张显扬本来兄弟姐妹六个,可惜除了大哥张耀祖,三哥张承先,老六张显扬外,其他几个孩子都过早夭折了。

大哥中举后,由于父亲过世,大哥为父亲守孝三年,之后因为世道混乱,奸臣当道,他也无意再求取功名,于是安心地守着这份家业,做了个富家翁,今年32岁的他已经逐渐成了当地士绅的领头人物。

二哥过早夭折,三哥张承先,29岁,为人圆滑,已经自立门庭。中过秀才之后,张承先知道自己在读书上实在很难再进一步,于是转而经商,在青州和济南府开着四家米行,倒也生意兴隆。

最不济的就是自己张显扬,今年19岁,如果去年不是三哥上下打点,恐怕现在连秀才的长衫也没的穿了。由于是家中最小的,备受老夫人宠爱。老夫人过世后,整天和一些纨绔子弟斯混在一起,不务正业。

想到这些,我不仅摇头苦笑了一下,如今是崇祯末年了,满清多次入塞骚扰,边疆不宁,如今的大明朝是烽烟四起,流寇遍地。西边的李自成已经占据了半个陕西,正虎视河南;张献忠兵锋直指四川。境内百姓屡遭兵祸,官府加重税赋,以至北方饥民遍野,田地千里荒芜。

再过个几年大明朝恐怕就要灭亡了吧,既然来到这个时代,我怎么能安心做一个顺民呢?可是如今,战火尚未蔓延到青州,虽然官府的税赋虽一再增加,可百姓还是相对安稳,偶有流寇山贼也不为大患。可以说,就整个混乱的北方来说,现在的青州还是一个平和安乐的地方。

我如今是空有志向,无处施展啊。在这个乱世中,只有牢牢抓住兵权,才是生存的唯一道理啊,可是我去哪里搞兵权啊?难不成我现在就起义?青州那么安稳,怎么可能会有百姓跟丛呢?现在搞军队,不等你拉起队伍来就叫官兵给灭了,还砍了你的脑袋去邀功;再说了,银子呢?搞武装斗争是要花钱的,没钱怎么搞国防建设啊!所以嘛,我一直在等待机会,毕竟我拥有比这个社会进步了几百年的知识和理念,我也相信,机会出现的时候我一定能偶牢牢地把握住它。

当然,在拥有自己的军队之前,我要做的就是要好好锻炼自己。因此,我和几个不爱读书的乡绅子弟找了个教头,教我们弓马工夫,每天在城外的打谷场上练功,还将打谷场美其名曰大校场。

教我们的刘教头,用现在的话说是个伤残军人,40多岁,老兵了。在陕西和李自成打过仗,后来当兵的打散了,当官的打死了,自己腿也打残了,国家不管了,他就跟着流民来到青州。城里的王老爷看他有点工夫,就留下他训练家丁,他就成了王老爷家的教习。

半年前,王老爷的孙子王保推荐了他做了我们的教头,负责每天教我们几个人强身健体。半年下来,我这身子硬朗了许多,而且也学会了骑马,射箭,和一套简单的刀法。虽然只学了这点粗浅的马步功夫,不过我很满足,打造一副好身体的基本目的达到了。

一边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家门口。门前的东墙根下停着几辆马车,是都用蓝布遮蓬,是青州大户常用的那种。看来那几个老家伙真的到我们家来了。

“也不知道大哥他们想搞些什么,为什么一定非要我回来?”想到一向严厉的大哥,我在门口略微皱了皱眉头,“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想了,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想到这里,我抬腿继续向前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