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九章 宿命 宿命(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在不绝的鞭炮声中,周卫国迎来了他在虎头山的第一个春节。

传统毕竟是传统,哪怕在这种战争年代,百姓们也还是要过日子的,何况有了八路军的保护,城里鬼子的威胁,也已经开始渐渐变得遥远。

虽然家家户户都是喜笑颜开,战士们也都笑意盈盈,但天黑下来之后,周卫国却突然感到了孤独!

五年前那个正月初一的夜晚,小雅不就在陪着父亲过完除夕后从苏州赶回南京看望自己吗?

不过,那一晚的鞭炮声比现在要响。

周卫国不由支起了窗户,冷风顿时扑面而来。

周卫国却没有感觉到寒冷,只是透过支起的窗户凝视着漆黑的夜空,喃喃道:“小雅,今天又是大年初一,你现在是在陪着伯父伯母吗?”

话说完,眼泪已无声地顺着他的眼角流下。


良久,周卫国收回了目光,轻轻从桌边取了张纸,拿起笔,蘸了墨之后,在纸上写下:“十年生死两茫茫……”

写完这首《江城子》后,周卫国深吸一口气,闭上了双眼,过了好一会,才再次睁开眼,起身将这张纸贴在了身后的墙上。


查哨回来的李勇刚进连部习惯性地脱下外衣后就不禁打了个冷战,仔细一看,才发现窗户已经打开,立刻数落道:“我说怎么屋里跟屋外一样冷!老周,你就算身体好也用不着大冬天开着窗啊!”

说着,走过去把窗户放了下来,又闩紧,这才注意到墙上多出了一张写有字的纸,忍不住举起油灯照着念了起来。

念到一半,李勇就停了下来。

李勇以前虽然书读得少,好歹也识字,而且这段时间跟着周卫国也学了不少文化,这首词里隐含着的悲伤还是能明白的,想起上次陈怡的只言片语,心中多少也明白了几分,不由叹了口气,放下了油灯。

周卫国低声问道:“警戒哨都布置好了吗?”

李勇点头说:“老周你放心,从石门口到里垄村的路上,我们都布满了地雷!从里垄村到阳村,每隔不到一里我们就有一个双人潜伏哨,村口对面的山顶也有一个潜伏哨,村口各有一个明哨和暗哨,后山也有我们的暗哨。我早跟战士们交了底,为了让乡亲们过好年,我们这些当兵的就算睡不了觉也是应该的!战士们休息都不脱衣服,武器弹药也随时准备着!乡亲们撤退的路线我们也已预先安排好。一旦发生情况,不用三分钟,全连就可以进入战斗状态!同时可以开始掩护老乡撤退!上午陈连长也派人通知了我们,说他的警戒哨已经放到了骑风口!鬼子根本就别想偷摸进山!”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这就好。”

随即冷冷道:“鬼子如果连年都不让我们过好,我就让他们一整年难过!”


鬼子似乎也听见了周卫国的话,竟真的没有派人进山骚扰!

所以这个春节,就这样平静地过去。

虎头山的村民们并不知道,为了让大家过好这个年,独立团各部队从腊月二十八到正月十五一直都保持着一级战备!


出了正月,严寒渐渐过去。

群山开始变绿,各种红的、紫的、黄的……叫得出名叫不出名的花开遍了山野。

树梢头,开始出现鸟儿的歌唱;山坡上,已经有了牧童的笛声;草丛中,时不时可以看见串出的野兔……

就连吹过的微风,都带着春天的味道。


这一天,周卫国正给战士们上文化课,李勇突然从连部跑了过来,把周卫国拉到一边,微笑着说:“老周,有人在连部等你。”

周卫国立刻问道:“谁来了?”

李勇笑着说:“你猜猜?”

周卫国一皱眉,说:“不猜,有话快说!”

李勇笑道:“你瞧瞧,什么时候变成这么急性子了?你自己去连部看看不就知道了?”

周卫国恨恨地说:“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看我不给你好看!”

说完,直奔连部。

李勇正笑吟吟地看着周卫国远去的背影,杨大力突然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指导员,谁来了?”

李勇脸一沉,说:“去去去!哪这么爱打听?学文化去!”

杨大力翘着嘴说:“连长都走了,谁教俺们学文化?”


周卫国还没走到连部,远远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陈怡的警卫员小刘,立刻知道谁来了,也顿时明白李勇的表情为何这么古怪。

走近后,小刘也看见他了,赶紧立正向他敬礼。

周卫国微笑着回礼后低声问道:“是不是你们陈乡长来了?”

小刘摇了摇头,说:“不是!”

脸上神情却有些古怪。

周卫国愣了愣,小刘是陈怡的警卫员,如果来的不是陈怡,那会是谁?

小刘眨眨眼说:“周连长,您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周卫国笑笑,推门进了连部,小刘在身后轻轻把门带上了。

一进门,只见屋里桌边正坐着一个人,不是陈怡还会是谁?

见周卫国进来,陈怡立刻起身,说:“学长,我告诉李指导员别打扰你的……”

周卫国笑道:“哦,没事,我刚刚正在给战士们上文化课呢!”

陈怡点头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学长的部队打仗这么厉害!我想,军人的文化素质也是一种无形的战斗力吧?”

周卫国立刻对这小师妹刮目相看,一个从未接触过军事的女子能有这般见识可不简单!

见周卫国盯着自己看,陈怡不由低声道:“学长,你看什么呢?”

周卫国一愣,随即笑了,说:“我是怕认错人,所以仔细看看你。”

陈怡讶道:“这话好没来由啊?”

周卫国接口道:“有来由!”

陈怡想了想,摇了摇头说:“我还是不明白。”

周卫国笑道:“我在门口看见你的警卫员小刘了,我问是不是陈乡长来了,这小子竟敢骗我说不是!所以我现在才要仔细看看清楚啊!”

陈怡抿嘴笑道:“小刘可没有说错!陈乡长的确没来啊!”

周卫国糊涂了,说:“你没来?那现在跟我说话的是谁?”

陈怡板着脸说:“现在跟你说话的,是新成立的涞阳县人民政府陈县长!”

她特意将“县长”两字咬得异常清楚!

周卫国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哦!原来是你升官了!好啊!都说‘官大一级,排场登天’,你倒真是名副其实啊!”

陈怡微笑道:“只是跟学长开个玩笑也不可以么?”

周卫国连连点头,说:“可以!当然可以!你这么优秀,只当个乡长的确太委屈了!”

陈怡笑道:“学长这么优秀,只当个连长也一样委屈了呀!”

两人一起大笑。

笑过之后,陈怡说道:“学长,你还记得和我们一起北上的学生里有个叫张楚的吧?”

周卫国想了想,说:“哦,记起来了,就是那个上海圣约翰大学的学生吧?”

陈怡点头道:“是啊!他因为在下塘乡工作出色,这次当上了新成立的涞阳县委书记,还是我的上级呢!”

周卫国连连点头道:“看来他倒是个实干家!这样的人才,只要有了发挥的空间,总归是要脱颖而出的!”

陈怡笑道:“学长如果愿意,肯定可以做得比他更好!只是学长不是党员……”

周卫国立刻苦笑摇头,说:“我这个人,打打仗还行,其他的,就两眼一摸黑了!”

陈怡突然说道:“学长,要不我介绍你入党吧?”

周卫国一愣,说:“入党?”

随即苦笑道:“像我这种大老粗?免了吧?”

陈怡呵呵笑道:“学长要是大老粗,这虎头山就没有读书人了!”

周卫国嘿嘿数声,将这事轻轻揭过。

过了一会,陈怡止住笑,指着墙上的那首《江城子》,正色说:“学长,我想你也知道,东坡先生除了这首‘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还有一首《江城子》传颂千古。”

说完,陈怡缓缓吟道:“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欲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陈怡的声音虽然轻柔,但这首《江城子·密州出猎》中的慷慨激昂之意却没有减了半分!

其实陈怡刚开始吟,周卫国就已明白,陈怡是怕自己受那首“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影响太深而致意志消沉,才吟这首“密州出猎”来激发自己心中的豪情,不由心生感激,跟着吟道:“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陈怡脸微微一红,说:“在学长面前卖弄,见笑了!”

周卫国点头道:“你放心,你的意思我明白!我既然穿了这身军装,就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

陈怡微笑道:“看来我倒是多虑了!其实我这次来是顺便给你带点茶叶。”

说完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纸包,放在桌上,一层层打开,露出了里面包着的茶叶。

周卫国轻轻拈起几枚茶叶,见这些茶叶都是嫩芽炒制而成,上面还带着密密的茸毛,不由叹了口气,说:“没想到在这里也能喝上新茶!如果在苏州,这时也该喝上西山缥缈峰的碧螺春了!”

陈怡立刻脸露讶色。原来现在还只是三月下旬。碧螺春在清明之前的茶俗称“明前茶”,价格昂贵,并不是普通人家能喝得起的。陈怡家是苏州的大户,自然能喝上明前茶,可周卫国这个以前在东吴大学名不见经传的学长难道也能喝上明前茶?

周卫国见陈怡脸色古怪,略一思索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说道:“我有个阿姨就是西山人,所以每年我家都能喝上西山的新茶。她还经常给我讲一些西山的掌故,还有神话故事。”

他所说的阿姨就是吴妈了,吴妈是西山人,周家喝的茶从来都是吴妈从西山带来的。

陈怡这才释然,随即好奇心起,说:“我最爱听故事了!但我从没听过西山的神话故事,学长你能给我讲讲吗?”

周卫国想了想说:“吴妈最常讲的就是缥缈峰仙人台的故事。”

陈怡满脸期待地说:“缥缈峰仙人台?那肯定少不了神仙!”

周卫国笑道:“我去过西山缥缈峰,所谓的仙人台其实就是一个石台。相传古时候有个樵夫上山砍柴,经过这个石台时,见到两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正在下棋。”

陈怡轻笑道:“这两人自然就是神仙了!所有神话故事大抵如此!”

周卫国笑道:“没错!这两人正是神仙!这樵夫好奇,就站在边上看两位神仙下棋。其中一个神仙随手递给他一个果子,他接过也就吃了。不知不觉中,樵夫看完了一局棋,最后也忘了砍柴,就直接回家了。可等他回到村里,才发现一切都变了!不但他自己的家不见了,就连他认识的人都已不在!一打听,才知道已经过去了六十年!”

陈怡点头道:“所谓‘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樵夫看的这一局棋,少说也有两三个小时!过去了六十年也就不奇怪了!”

周卫国笑道:“我们是说故事和听故事的人,当然可以这么想这么说,可那樵夫就不一样了!六十年过去,连当年才几岁的儿子如今都已经有了孙子!但儿子却不认他,坚持说自己的父亲上山砍柴后就去世了!这樵夫也就没法在村里住下去,只好搬到缥缈峰上的城隍庙居住。”

陈怡叹道:“这樵夫也是可怜!”

周卫国笑笑,继续说道:“樵夫因为吃了神仙给的果子,所以寿命很长,但毕竟只是个半仙。所以过了很久,当年的那两个神仙见他在世上孤单,决定渡他成仙!于是派了一只百灵鸟给他传话,叫他第二天去凤凰山等,神仙将渡他成仙!第二天,樵夫赶到凤凰山,见到了两个神仙。神仙把他带到太湖边,指着满布湖面的荷叶对他说:‘你从这上面走过去,一直走到杭州,就可以成仙了!’樵夫暗想:‘我不会水,从荷叶上走过去,要是掉湖里那不是要淹死了?’所以坚决不愿意走!两个神仙拿他没法,只好叹了口气,走上了荷叶。谁知,神仙一走上荷叶,荷叶就变成了一条大道!两个神仙就沿着这条大道过了太湖!不过,凡是神仙走过的地方,大道和荷叶都跟着消失!于是樵夫失去了第一次成仙的机会。”

陈怡笑道:“第一次?原来还不止一次!”

周卫国笑道:“事不过三嘛!”

陈怡说:“那第二次呢?”

周卫国说:“第二次,神仙又派了一只百灵鸟给他传话,叫他第二天去苏州万年桥等,神仙将渡他成仙。这樵夫正在为自己上次错过了成仙的机会而后悔,这回一听神仙还给机会,哪里会不听?于是第二天很早就赶到了苏州。到了万年桥,桥下正有人落水,大声呼救。樵夫想:‘这么多人都不救,我不会水,为什么要去救?’于是没有跳下河救人。过了大半天,神仙出现了,告诉他其实救人就是第二次成仙机会,但他已经失去了!”

陈怡叹道:“大道至简!想来成仙也是如此!”

周卫国笑道:“不过,神仙又说了,可以给他第三次机会!那就是在两天以后的中午之前赶到杭州灵隐山顶!樵夫当然毫不犹豫立刻答应了!两天以后,樵夫赶到了杭州,上了灵隐山。可樵夫刚走到半山腰,就有人跑来告诉他说山上失火了,要他去帮忙救火。樵夫想:‘我连水都怕,更不用说火了!’于是立刻转身下了山。后来,两个神仙找到他,告诉他其实救火才是第三个成仙机会!”

陈怡“扑哧”一声笑了,说:“有趣!”

周卫国笑笑,说:“我其实很喜欢这个神话!因为这是老百姓自己的神话,很实在!没有刻意美化神仙!也没有刻意追求所谓的‘善有善报’!在这个神话里,作为‘人’的樵夫甚至可以把握自己的命运!只是,他自己放弃了机会!不过,传说中,樵夫虽然没有成仙,但因为寿命长,在人间倒也活得逍遥!”

陈怡想了想,说:“我不相信他在人间活得逍遥!他连自己的家人都没有了,孤零零地活在这世上,又如何会幸福?”

周卫国沉默了。

陈怡也不再说话。

良久,陈怡突然说道:“学长,你想家吗?”

周卫国迟疑了一会,竟然点了点头说:“想!”

陈怡眼圈突然红了,说:“我也想!我想念我的父母,想念苏州的小桥流水,想念我的朋友……”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你放心,等打完了鬼子,我陪你回苏州!”

陈怡两眼顿时一亮,说:“学长,你可不许骗我!”

周卫国笑道:“不骗你!回苏州后,我让阿姨给你做咸菜炒春笋,清炒蕨菜,莼菜蛋羹,清蒸小白鱼,醉白虾,盐水虾,银鱼炒蛋,凉拌莴笋……”

陈怡脸上立刻绽出了灿烂的笑容。

不知为何,这笑容却让周卫国心中一痛!

陈怡突然伸出了小手指,说:“学长,我们拉勾!”

周卫国一愣,说:“为什么?”

陈怡嘟着嘴说:“等打完鬼子,你陪我回苏州啊!你刚刚说的,难道就想反悔?”

周卫国一笑,说:“不反悔!”

说完,也伸出了小手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