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69/

清晨,雨后天晴,无数水塘、凹地集水、树枝草尖的水珠在阳光下异样剌眼。

匆尔博、陈胜等众人决心与城共存亡,城中百姓深知道强盗们的残忍,纷纷拿起各种各样的东西作武器……

朱八戒也在作最后一击,望着准备妥当的部下朱八戒振臂高呼道:“老规矩谁先入城,谁功劳大。城中美女人,谁先干!”

这句话比什么口号都管用,宛如吸了毒品一样,群强盗立即变得如狼似虎,金钱和女人自己终究难以得到,都齐声呐喊一声,“杀、杀、杀”朱八戒手一抬强盗们正准备扑向兴宁城。

“嗒嗒嗒”一阵急促的马蹄,浑身染血的麻老二飞马直至朱八戒大帅帐,早已支撑不住的他,刚一停下就滚下马来,朱八戒急忙叫手下扶起麻老二,“大……大当家的!不……不好了!官军援兵杀过来!”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支撑他的力量立即消失,顿时昏了过去。还没等朱八戒回过神来。

“呜……”低沉的军号瞬时响彻原野,万马奔腾。

“杀杀杀”这时强盗们身后“哒哒”的马蹄声、杀声,响成一片,太子何头鹿、大将赵无忌引一千藤甲骑兵奔杀过来。

援兵终于到了。匆尔博。陈胜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朱八戒先是大吃一惊,后见来者不过千骑,交待副手二当家黄飞虎按原计划攻城。自引八百多骑兵,八千悍匪来敌官军援兵。

一时间,杀声四起。但见人仰马翻,血肉横飞,朱八戒仗着身手好手执利剑带着亲信左冲右突,刺死几个凶悍的藤甲骑兵,大叫着挥舞刀剑往来冲杀,朱八戒这股骑兵是强盗精英战斗力超群,个个都是亡命之徒悍不惧死,加上数千步卒堪堪挡住了赵无忌这队的攻势,渐渐两方人马顿时成为胶着混战之势。

赵无忌终究还是小瞧了朱八戒八百骑兵,击败罗士信上十万贼兵后,他没有将这支八百余人的匪骑兵放在眼里,只要杀得匪兵抬不起头来,形成大溃败,这支骑兵大可忽略不计。古今中外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溃败的前锋士兵冲散中军阵势,进而形成全军大崩溃的战例,何况是那区区八百人。一旦出现兵败如山倒的情形,就算兵圣战神再世,也只有徒唤奈何。

假如赵无忌面对的是一支普通农夫组成的匪兵军队,那么对方败局已定,计决无法回天。但这强盗们则不同,这数千强盗普遍残暴血债累累,脑子里没有投降的想法,虽也会溃败逃命,但一缓过劲儿来,便上马重新集结,冲杀回去。

强盗们整体攻势之快之凶悍,大大超出了赵无忌的想像,他甚至连指挥藤甲骑军凭借优势,先击溃这支八百匪骑的时间都没有,大批匪兵冲杀过来之后,藤甲骑兵逐渐陷入了苦战当中。

此时这种地步,兴宁城,匆尔博部受到贼头二当家黄飞虎攻击自顾不暇,一时指望不上。

强盗精卒都是亡命之徒,悍不畏死,在战场上异常强悍;而藤甲骑兵铠甲精良,刀剑犀利,装备比强盗们强得太多,藤甲骑兵成员大多是天神部百战精英,乘着刚刚大胜罗士信的一股子锐气,人人用命之下,也堪堪抵挡得住强盗们。

战场中黄尘四起,杀声震天,人喊马嘶,刀光剑影,兵刃撞击声与惨呼声交织在一块,鲜血伴随肢体横飞。

双方各有优劣,随着强盗们加入战斗的越来越多,强盗们渐渐占到人数上的优势,稍占上风;

战场上双方都在尽全力厮杀,赵无忌一队感觉压力越来越大,胜负天平似乎倾斜向强盗们。

此时的何头鹿连连大胜后,信心已是足的无以复加,仅带着一百骑兵突入敌群,兵锋所指,势如破竹,杀得强盗们哭爹叫娘,抱头鼠窜。强盗们生凭第一次遭到这么强悍凶狠杀魔的攻击,面对刀枪不入的对手。强盗们心寒了,竟丝毫抵挡不住。这是一边倒的大屠杀。在何头鹿部的驱逐追杀之下,强盗们很快就演变成了一场大溃败。何头鹿领着百余骑兵追杀过来,直把强盗们杀得丢盔弃甲,抱头鼠窜,鲜血洒满了一路。

朱八戒见大事不妙,叫悍匪张丹带人敌住赵无忌,自已亲率五百骑来斗何头鹿,大声呼叱,拔刀砍翻几个奔逃而来的士兵,率骑兵迎头冲杀上去,堪堪挡住了何头鹿军攻势。

何头鹿正在斩菜切瓜般收拾掉匪徒,“叮!”一支长剑悄无声息的何头鹿攻来,被何头鹿一戟荡开。长剑在空中一晃,换了个角度,当胸剌来。何头鹿心中大惊,没想到贼军中竟有如此高手,被自己全力一击,却仍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再度攻来。虽然心中震憾,但手里却丝毫不慢,手中的戟用力挥出,直向剑身砸去。

“刷。”长剑在空中挽起一朵剑花,改剌为削。何头鹿慌忙挥戟横扫敌腰,手脚难免有点慌乱,这是他出道已来碰到的最强对手,其实也不是朱八戒比赵无忌刘昌武等强,只是他剑法鬼异,借力打力。初次与他交手的难免要吃点亏,连百战百胜但精疲力竭的匆尔博都差点命丧他手。何头鹿pk朱八戒。有点象李元霸遇上了小罗成。朱八戒却是得势不饶人,趁何头鹿慌乱之际,长剑再度当胸剌来。何头鹿大骇之际,已无力闪避,索性手画戟的迅速挥出,朱八戒大喜,何头鹿再难避过长剑贯胸之劫。但结果即令他死不瞑目,朱八戒胸口一阵巨痛,极不相信地看着安然无恙的何头鹿,明明自已先刺中对手……“你?……”口一张双眼一黑栽下马。

“朱八戒授首,降者免死!”赵无忌命人枪挑朱八戒首级全军边杀边齐声喊叫,震耳欲聋的声音直压战场上喊杀声……

攻城的黄飞虎闻声大惊失色,乱军中被一直关注他的匆尔博览得破绽,“嗖”倾力一箭射了个透胸凉。跌落马下,匪兵一片混乱。兴宁城内,匆尔博、陈胜见匪兵大溃趁势率兵杀出城来。

何头鹿杀兴正盛,仍闷不做声,带着铁骑在匪军中左冲右杀,锐不可挡。好似一柄柄尖刀一般插入强盗们中失,直如摧枯拉朽一般猛不可挡,强盗们纷纷倒下,顿时大溃……

在他无情的攻击下,那些拿起武器不过月余、有的甚至不到十天,在这之前他们的双手紧握的,不过是锄头,被何头鹿藤甲精骑一冲,又听主帅授首,匪兵们心寒胆颤再无斗志。

一个、二个越来越多的匪兵或降或逃,有人开了头,形势便一发不可收拾,加上杀魔何头鹿带着骑兵不断残忍击杀犹正作困兽斗的匪徒。

战斗结局毫无县念,最后数名顽抗不止的匪徒被杀后战场上只剩下伤兵的哀鸣。尸横遍野,差不多二万人的鲜血汇成涓涓小溪。

※※※

三当家,王子涛新近才加入朱八戒叛军的。他原来是郴州郡的一个县尉,倒还颇有些才能,只是一直被上司压制,郁郁不得志,是以朱八戒叛军一来,他便只身往投。本来他也不是个不辨忠奸之人,只是不想就此埋没,虽然朱八戒所率的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但现在天下乱势已成,未必就没有机会。

虽然现在比起以前风光多了,王子涛却是眉头紧锁。朱八戒虽然收留了他,还给他指挥五千多人的队伍,但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加入叛军这段时间,对叛军的恶行有了更加深切的了解,虽然他也屡次进谏,希望朱八戒能善待百姓,以做远图,但朱八戒每次只有一句话:“这才是我们的本性,要讲仁慈,那还起什么事。”

朱八戒看来不是成大事的人了,但他却不想被朱八戒一道走向毁灭。这几天两人的关系愈见紧张,以至于这次战事最紧要的关头,竟然派他带人攻打瓦家寨。沿途百姓憎恶的眼光让他微微寒心。

“报告三当家,瓦家寨到了”王子涛正思虑间,手下一声报告惊醒了他。

“我的天,鬼斧神工说的也不过如此吧。”王子涛看着瓦家寨,呆呆的说道,满脸俱是震惊的神色。

王子涛喃喃自语:“这里这么险峻,想要攻下来恐怕不容易。”

王子涛回过头来问李四;“这么险峻的山寨,你们怎么被别人攻陷!”

“听说被内奸吴广骗下的。”李四不敢肯定地道;

瓦家寨。

陈彪部不过五百人。双方激战三天三夜,王子涛付出了一千多人的代价也未能拿下瓦家寨。

凭着险峻的山寨,陈彪暂时守住了山寨。毕竟人数相差太大。连番激战下来,王子涛固然死伤惨重,瓦家象的情况却更加艰险。全寨的能战之士不足二百人,几位得力肋手也在督战中先后身亡。寨内的百姓甚至女人能上阵的全都上了寨,虽然物资充足,却已是强弩之末。

危机时刻,突然,匪军大乱,陈彪朝前看去,陈胜引大队骑兵杀到,只见一少年出阵: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着花花绿绿的怪衣迷彩服。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甚是神勇,宛好猛虎入羊群,在敌群中左冲右突杀得强盗们哭爹叫娘,抱头鼠窜。王子涛久经沙场,见机极快,再不恋战,带着少数亲信拔马便逃窜入密林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