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园劫难 第一章 第二节

狂师 收藏 0 35
导读:桃园劫难 第一章 第二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1/


第二节

“生了,生了,恭喜孙庄主是个少爷。”

经过天镜中的一瞬间的转变,脑子里还想着幸运星的事呢,却以经不知回到哪个年代转世了。

“孙庄主”??上帝啊,不会叫我投生什么地主恶霸家里的什么庄园吧??混天老头,我祖上三代可都是农民,从小我就是个少先队员,总算还好,还能记的以前的事。

“哈哈,列祖列宗保佑,我孙福才老来得子,终于对得起列位祖先了。”“来人,快请张先生过来,为少爷取个好名子”

。。。。。。。。。。。。。。。。。。。。。。。。。。。。。。。。。。

不一会功夫,来了一位留着山羊胡,带着一顶瓜皮帽,浑身上下没有四两肉的老头。

“孙庄主,恭喜恭喜啊,小小贺礼不成敬意。”说着拎出个用红布包着的小礼合。

“哈哈张老夫子太客气了,来人,看茶。”双方经过了一翻谦让后落座

“今日请老夫子过门,是想请您给孩子取个好名,您老可是我园的前园秀才啊,以后这孩子您可要多教训才是。”哦,这是到了哪个朝代?怎么不说前朝而说前园?看这瘦老头也没啥文化,可别给我取什么‘狗盛’‘二蛋’之类的破名啊,取不好名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快把少爷抱过来叫先生看看。”孙庄主说着用手招了一下抱着我的奶妈。

一个丫环把我抱到了张夫子面前。

“不错不错,此子面目清秀,天庭饱满,将来必成大器。”

呵呵,这两句话说的还不错,本少爷高兴。

“我刚才掐算了一下皇历,今天东方苍龙七宿,角 亢 氏 房 心 尾 簯,占亢星当值。北方玄武七宿,斗 牛 女 虚 危 室 壁,占牛星当执。此乃武将之星相。安孙家辈份应排到士字当头,我就赠他个杰字吧。”

“好名啊,好名,管家,备厚礼一份。”

看着我这个刚见面的老爸,笑的一脸的阳光灿烂,哎~~别说,“孙士杰”这名听起来还不错,看来这张老头有两把刷子。

经过一系列的折腾,什么七大姑八大姨,二舅大大爷等人的抱来抱去,又经过满月酒等亲朋好友的观礼,总算平静下来了。

也大概知到了我这个新生命的主要家庭成员的名字了。老爸名叫孙富才,看来是个不小的财主,老妈叫孙李氏,有时后老爸叫他翠花,天,叫我想起了上酸菜。

家里还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姐姐,叫惠惠。管家叫旺才,听着象一条狗狗的名子。其他的就等以后慢慢记吧,太多了,丫环家丁一大群,也不早点计划生育,这么多人,想累死本少爷。

后来等我稍微懂事了,才更觉的奇怪,我出生在一个不属于历史上任何朝代的年间,只知到大家都叫这里桃园,天啊,不会是什么我以前学过的桃花园吧?我以前本身上学就没学好,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这是个什么地方,好向我老爸还是这里的一个商会代表,我老妈翠花大家都叫他孙夫人。

慢慢的,我了解了这个社会的构成,看来,这是一个中国古文化当中,一个被遗失的大陆,总面积到是很大,,相当于800万平方公里,四面环海,大陆上有四个国家,分别叫做桃园,桑里,毛力,山顶,从学习的文化当中,能看出来,这是在汉代以后所迷失的国度。

我所居住的是桃园国,国号安平,我家住的地方又叫国都,是一个非常古老而又落后的国家,和桑里国是死对头,经常发生一些战争,现在所学的还是一些古老而又不实用的儒家文化,有时后我都在怀疑,是不是混天那老头弄错了地方,这里可根本没有什么莫高窟。


长话短说,转眼过了八年。在众人的精心照顾下,本少爷也到了该上学的年领了,哦,那时后叫读私熟。由于本少爷知到前生之事,所以很少与别人说话,八年里偷偷的练着混天留给我的心法,三岁之前不发一言,老爸老妈还以为我是个哑吧,成天的哎声叹气。

直到有一天我喊了一声“爹爹”,差一点没把正在品茶的老爸,一口茶水没咽下去呛死。老妈翠花激动的一下子就晕了过去。从此后我就生活在了蜜灌里。。。。

“少爷。。。少爷。。。。老爷和夫人叫你去一下,在书房等你呢,快去啊!”旺才管家气喘嘘嘘的喊着。

“知到了,旺才叔,”我自从会说话以来一直喊他旺才叔。他也特别的疼爱我。

“爹爹,娘。你们叫我啊”我一溜小跑的来到了书房。

“没规矩,没看到有客人在吗?还大呼小叫的。”哦,这时我才看到书房里还坐着一人。

“小杰啊,过来拜见张先生。”张先生??这不是给我取名的张老头吗?我的天,八年了,还活着啊,看情形越发精神了,是不是吃什么春药了。

“张先生好!!”我听话的鞠着躬。

“嗯,转眼七八年没见这孩子了,还挺懂事,不愧为大户人家的子女啊。”这句话他以后再也没说过了。

“张先生,还请您以后多调教啊。”

“小杰,明天开始你就要跟着张先生学念书了,为了我们桃园,你要好好的学习,争取把我们的桃园建立成强大的社会,不要被那些矮人族欺负。”

我呸~~太小看我了吧,别管怎么说我以前也是个中专生。

“爹,娘,我不去~~”

“什么~~你不去??再说一句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老爸气的满脸通红的喊道。

“姐姐比我大,为什么她不去。”

“你这孩子。。。。。”看到我在外人面前冲击他的尊严,老爸气的上来就要动手,被疼爱我的老妈紧紧的护住了。

“你和孩子动什么气啊,小杰毕竟还小,慢慢说吗,别把孩子吓着。”老妈劝道。

“都是你惯的,都八岁了一点规矩也不懂。”

“反正姐姐不去我也不去。”我耍开了小性子,从小到大老爸老妈还没真打过我一次。

“好了,好了,老爷,不就是多个孩子读书吗?现在好多大长者家的闺女也在读书识字啊。就让惠惠去吧,她姐弟俩也好有个照应。”在老妈的劝说下,终于同意了姐姐和我一起读书了。

第二天,丫环早早的把我叫了起来,经过一翻梳理。问侯了老爸老妈,我和姐姐跟着李管家坐上马车去了园林私熟。李管家是旺才叔的侄子,长的人高马大,听说以前还是个什么护卫,是老爸专门叫来打理我和姐姐生活的。

不一会,到了园林私熟,是一个不大但挺别致的小院。走过小院进了客厅,李管家问侯完张先生,退了出去。

张先生领着我们来到了学堂,学堂正面挂着竟然是孔老夫子的画像,里边排放着十来张桌子。

我看了看,连我和姐姐一共才十六七个人,包括姐姐在内就四个女生。行完拜师礼后我和姐姐落了座。

后来我才知到,来这里读书的,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子女,张先生更是受人尊敬的人物。

“今天,我们来上第一课,万事都要从头开始,我先教你们学习‘一’。。。。。。。。”张老头一脸的之乎者也摇头晃脑的在不停的说。

我的天,从‘一’开始,这几年叫我怎么活啊~~哎~就当逗他们玩吧。

时间转眼间一年过去了,由于我天天在练习写毛笔字,到也相安无事,思想的差异我也懒的和其他同窗一起玩。

到是姐姐和他们打的火热。来这个私熟上学的大都是国都里大户和官宦之家的子女。在我看来,一个个比猪还笨。张老头也一天一天重复着他那古老的教学模式……

“今天,我们继续来念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看着张老头那张欠他钱似的脸,我真想去给他拍平了,哎~无聊啊,真是无聊啊~

“孙士杰,《啪》你给我站起来”

我睡的正香的时后,张老头拿着戒尺狠狠的敲在了我的头上。

“哎幺,谁敢打老子的头,我和他没……”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张老头那张气愤激动的面孔。

“你们给我听着,学不严,师之过,我教书的时后不许任何人偷懒,谁要是偷懒,这就是下场。出去,给我写上十遍三字经再进来。”这可是十二月天啊,外边寒风刺骨。

姐姐难过的看着我,虽然我是国主的儿字,但是一点面子也没给我留。还有几个小子在偷偷的笑。他奶奶地,敢笑本少爷,以后有你们好看。没办法,我九岁弱小的身体第一次经受了寒风的打击。

“先生,我写…完了。”我用冻的颤斗的小手递上写的歪歪扭扭的几张纸。

“以后还敢不敢偷懒了。”“不敢了”

经过这次我还真的不敢了,毕竟我现在还是个孩子,从那天起,我就真下苦功练着逆天心法,每天早起跑步,练着以前在部队里学的擒敌拳,老爸老妈对我的行动非常赞赏,一些护园家丁对我更是连连称赞,不知不觉间又是六年过去了,我的丹田里也练就了一股纯正的真气,身体也变的在同龄人中十分的健壮。

十四岁的我成了国都里的打架王,领着一群比我大的混混,天天把他们按照部队的那一套练着玩,谁不练就揍谁一顿,练的好的给两个小钱,没想到人越来越多,很多穷人的孩子都喜欢跟着我混,不知不觉间,我成了国都里混混的老大,手底下竟然有了三百多个比我大的多的小弟,连一些正规的护城兵见了我都有点害怕,不是怕我的什么身份,而是被我的手下经常的揍的鼻青脸肿。

只是混天老头的一些法术,我是一样也用不出来,天天在脑子里背着那些咒语,就是没什么大用,不过他的地魔火炎我却有了小小的一点成就,运起心法时,掌心里也能冒出一个小小的火团,几年下来,我的书法练的非常不错,在国都也有了小小的名气。

现在已经是安平十五年,在这个还算有点民主的国度里,我到是没感觉到什么特别的,只是对他们那些抓来的奴隶有点看法。

童年的我,感觉最大的幸福就是我家的那群丫环奴仆,没事我就装出很纯真的样子,抱抱着个,搂楼那个,还经常半夜爬进我的丫环小青姐的被窝里,一双小手熟练的在她白晰的身体上乱摸着,弄的她混身发软,要不是我的身体还小,早就把她就地正法了。

背地里她们都叫我‘色少’,有几个大胆的没事还勾引一下本少爷,直到十四岁,我连续几天的把几个漂亮的丫环破身后,才没人再敢勾引我了,老妈翠花气的哎声叹气,老爸却高兴的不得了,直夸我比他年青的时侯强,以后家族的兴旺就要靠我了,到是忘了说,这里绝对是个重男轻女的社会。

这一天,老爸兴冲冲的跑进了门。

“小杰,快点换身衣服,今天国主宴请本地的商贾名士,我带你去长长见识,穿整齐点,别给我丢了脸。”老爸一脸兴奋的说道。

“叫我也去?不会吧,我可不想去那种地方。”我不情愿的说道。

“少给我多嘴,车马以在门外等着了,你给我快点。”看来那个年代谁家要是有个象点样的儿子,都想拿出来虚荣一下。

我也不再多说,换好衣服,跟着老爸直奔国都里最大的府地---国政园。

这次国主为了安抚这群商贾名士,宴会是在一个不大的花园里举办,国政园的宅地就是不一样。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一种江南特有的风格,虽然是早春,却也绿色昂然,也有不少花儿开放,使我的思想一下子回到了过去。

不知不觉和老爸走散了,光顾着的欣赏院里的景色,我一个人走到了一坐静静的花园中。

也许是今天的来宾太多,大家都在前院忙来忙去,谁也没有注意到士杰的到来,几个公公护卫见我还算个孩子,也没管我,鬼使神差的我竟然走到了一个偏院里。

“嘻嘻,诗雨姐姐,你又输了。”

一阵少女的嘻笑声传入了耳中。

“凤怡妹妹,是你耍赖啊,不算不算。”只见两位十三四岁的少女在花丛中你追我赶。两人一个身穿红色小袄,一个披着一件白色披风,象两只蝴蝶一样来回的在花丛中穿梭。

“大胆的奴才,敢偷看本小姐玩耍。谁叫你进后花圆来的。”看到士杰,穿红袄的少女生气的翘着小嘴。

什么???奴才。可把我气的七窍生烟,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叫呢。

“臭丫头,敢叫本少爷奴才?看我不打你的屁股。”说完我装腔作势的举起了右手。

“啊,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看我不叫人把你的腿打断。”说完红袄少女向后院跑去。

“哼,敢欺负我妹妹,你别跑。”穿白色披风的少女说完,向我抓来。

我双手一抱,把少女抱个正着,一股处女的体香扑面而来,看着怀里的小美女,我不禁色心大起,用手在他的小屁股上捏了一把。

“啊,你个坏蛋,快放开我,不然来了人非打死你不可。”少女的脸色一片彤红,挣扎着说道。

哈哈,小丫头长的挺可爱,我不禁想搞点恶作剧,吓吓她也好。

“听那丫头叫你诗雨,呵呵,人如其名,真是不错。来,叫哥哥香一个。”说完我“吧即”亲了少女一下。只见叫诗雨的少女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一副吃惊的样子。

一股香气自诗雨的身上传来,突然一种久为了的冲动由然而生。

忽然想起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一句诗词,随口吟了出来。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哦,这可是个男女受受不亲的年代,她们可不是我家的丫环。士杰一个冷战,如果那丫头真的叫人来,叫他们看到,还不把我扔进河里喂王八。

想到这里,赶紧对怀里的少女说:“哥哥今天有正事,不和你玩了,下次再来香你吧。”说完,做了一个鬼脸,放开了少女,撒腿向来路跑去,叫诗雨的少女呆呆的站在那里。


来到了前院,人多的象是赶庙会。

“站住,你个兔崽仔,往哪跑。”只听着身后一声怒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