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时彭德怀缘何三次动怒?

arima130528 收藏 0 41
导读:抗美援朝时彭德怀缘何三次动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联合日报


拍案大骂梁兴初

为了打好出国作战第一仗,彭德怀要第38军于1950年10月31日晚或11月1日拂晓前攻占军隅里,向新安州突击,截断进占云山、泰川美军退路并同另三个军对敌实施全歼。但是第38军军长梁兴初接到彭德怀10月30日晚的命令后,没能立即率部出动,第二天才开始发起攻击;而且在前进途中,又和沿途零散敌人恋战,打打停停,结果又耽误了一天时间。当他们比预定时间晚两天即11月2日赶到军隅里地区时,美军凭借先进的侦察设备早已发现了志愿军的作战意图,开始全线向南撤退,攻击线上的志愿军战士们虽英勇作战,但两只脚撵不上快速逃跑的机械化美军,致使彭德怀入朝第一仗的作战计划没能很好实现。


11月13日,志愿军党委召开了党委扩大会议。党委副书记邓华总结中讲到这次战役由于第38军对敌情估计过高不敢大胆穿插,致使敌人乘机逃跑的情况时,彭德怀怒气冲冲地站起来,用手掌猛地向桌子一击,只听“啪”的一声响,震得桌上的东西都跳动起来。在座的将领们全都吓了一大跳,会场顷刻鸦雀无声。大家的视线都紧张地集中在彭德怀阴云密布的脸上。


寂静中,彭德怀吼道:“梁兴初!你真是胆大包天,竟敢违抗军令,你38军为什么不敢大胆攻击敌人?为什么那样慢慢腾腾地前进?为什么不根据志司(志愿军司令部,下同)命令插到敌人后面去?你说!你们为什么不敢插?听说你梁兴初是员虎将,我看你不过是个鼠将。一个美军黑人团就把你给吓坏了?我看你就是临战怯阵!就是贻误战机!就是违抗军令!这是犯罪的行为!我彭德怀别的本事没有,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


彭德怀气得两手都在微微颤抖,而梁兴初也是面色难看,两腿肌肉都在抽动。梁兴初吞吞吐吐地想解释一下,彭德怀又是一声怒斥:“你还说什么,还强调什么理由!这次如果38军按司令部的命令插下去,肯定会消灭敌人两三个师,结果只消灭敌人1.5万人,没有达到预想的战果,这简直是犯罪,你就是右倾!”


彭德怀的这一次发怒对各军震动很大,在紧接着进行的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打得很成功,歼灭美军3.6万人,特别是38军以果敢坚决的行动堵住了美军的退路,打得英勇顽强,使南逃北援之敌无法会合,在整个战役中起了关键性作用。


为军需怒震居仁堂


志愿军经三次战役后,伤亡较多,兵员一时补充不上,而后方供应线又长达数百里,在美机不停的攻击下,后勤供应出现严重问题,志愿军处于极端困难的境地,几乎无法继续作战。彭德怀决心立即返回北京面见毛泽东尽快解决。


1951年2月24日,军委扩大会议在中南海居仁堂总参谋部会议厅开始。彭德怀首先介绍了志愿军在朝鲜前线作战中物资、生活、兵员等各方面存在的严重困难,他希望国内不论军队和地方都要全力支援。当会议讨论到具体问题如何落实时,有些干部强调国内机构刚刚建立,许多问题一时还难以解决。彭德怀本来就对苏联拒绝提供必需的空军、高炮部队的援助恼火,在这内部会议上却又出现这种强调困难的情况,立刻火冒三丈。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吼声在居仁堂回荡:“这也困难,那也困难,我看就是你们爱国,难道志愿军战士们都是猪?他们不知道爱国?你们去前线看一看,战士们吃的什么,穿的什么!现在第一线部队的艰苦程度甚至超过长征时期,伤亡了那么多战士,他们为谁牺牲?为谁流血?现在既没有飞机,高射火炮又很少,后方供应运输条件根本没保障,武器、弹药、吃的、穿的,经常在途中被敌机炸毁,战士们除了死在战场上的,还有饿死的、冻死的,他们都是年轻的娃娃呀!难道国内就不能克服困难吗?”


彭德怀的发怒,令居仁堂里气氛肃然。此后,北京等许多大城市的干部群众昼夜为志愿军赶制炒面,迅速送往朝鲜,暂解了志愿军的断粮之苦。以后随着条件的改善,国内的支援工作逐渐走上了正轨。


痛心疾首骂韦杰


1951年4月,志愿军发动了第五次战役。根据美军的作战特点,彭德怀于5月22日电令各兵团后撤时要留一个师至一个军的兵力,采取逐步后撤、节节阻击的战术,杀伤消耗敌人,掩护主力转移。


在后撤过程中,第3兵团所属的第60军在北汉江南岸,遭到美军特遣部队的割裂,处于三面受敌的不利态势。5月25日该军位置偏后的第180师抢渡过北汉江后,又被美军机械化部队隔离在汉江以北,同军部失去了联系。彭德怀得到报告后,立即电令第3兵团速派第60军第18l师和第179师前去救援。但第3兵团司令部在后撤转移途中,又遭敌机轰炸,一度与所属各军失去联系。第60军军长韦杰虽知第180师处于困境之中,却对派部队救援不积极,措施也很不力,虽有支援的动作,但因为力度过小,无法产生效果。结果该师数千人没有突围出来,造成了志愿军入朝参战以来的最严重的损失。


总结这次战役经验教训的会议上,彭德怀在讲到第180师受损失情况时,非常气愤地让第60军军长韦杰站起来,怒气冲冲地高喊:“韦杰,你这个军长是怎么当的?你像个军长的样子吗?志司命令部队后撤时,你们不研究具体措施和方案,而是照转电报,为什么不把各师安排好?你们那个180师,是可以突围出来的嘛!你们为什么说他们被包围了?敌人的坦克汽车就是沿公路从180师前面过去了,敌人并没有发现,他们中间也没有敌人,后面也没敌人,部队完全可以利用晚上突围出来嘛!哪有这样惊慌失措地把电台砸掉,把密码烧掉的?像你这样的指挥员就是该杀头!”


幸而新到任的志愿军副司令陈赓出来解围,他慢慢站起来说:“彭总,大家肚子都饿了,该吃饭了吧。”彭德怀看了陈赓一眼,紧绷着脸,仍是气冲冲地站在那里,停了一会说:“好吧,吃饭!”这次会议就这样结束了。事后不久,第60军军长韦杰被撤职,第180师师长郑其贵、副师长段龙章均受到军法惩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