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9章合格一兵 3

ZONGJIE 收藏 0 23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9章合格一兵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炮兵班是操作火炮的最基本单位,一个炮兵班共同操作一门火炮。班长为全班指挥员,也叫炮长。副炮长协助炮长工作,通常兼任瞄准手,多由副班长承担。刘铁柱当了三炮手,负责装填弹丸。大口径火炮一般配有五个以上炮手协同操作,各司其职,从开炮栓、送弹、装填、装药,互相配合必须严密。

刘铁柱要跟着炮班学习操炮技术。

“我正愁有力气没处使呢。”

“打仗不能光凭力气。”我忧心忡忡地说。

我军历史上第一个正规的炮兵部队——八路军炮兵团,成立于1938年1月,诞生在抗日烽火之中。第二年,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炮兵连,在黄土岭战斗中,击毙了日军名将之花,第二混成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使我们的炮兵威慑敌胆。

可时至今日,大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刚入伍的新兵,仍需了解和掌握沿用已久的传统坐标计算方法,我真的不理解,又不能说出来。

“我们的实际状况简直太落后了。一旦发生战争,被动挨打的将是我们。”

刘铁柱说:“你有所不知,其实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刚出生的时候,全军炮兵就已经开展快速反应训练改革了,内容主要包括组织战斗快、兵力机动快、展开撤出快、战斗保障快、火力反应快和打得准这六个方面,也即所谓的五快一准。并开发出简易的指挥系统,利用激光、电子、通信等先进技术,集情报、指挥、通信控制于一体,实现了从认定目标到火炮显示装定诸元全过程的自动化和半自动化,火力反应时间由原来的5-6分钟,缩小到1分钟以内。”

如此说,我军炮兵早已实现了数字化?

“那为什么还要求我们练习手工作业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直接装备最先进的武器,一步到位该多好。”

刘铁柱认真做着分析,试图说服我。“装备再先进,要靠人来操作吧。如果在实战中,先进的指挥系统遭到破坏瘫痪,难道我们就不打炮了,束手待毙吗?咱们现在从事的是炮兵基础训练,就好比入伍必须先经过新兵集训一样。再者说,上新装备,那是要大把花国库里面银子的。”

王辉挑选了无线通信兵,是炮兵部队里最轻松的。估计这小子疏通关系又破费不少家里的银子。就这,他还不知足呢。

“都说紧步兵,慢炮兵,稀稀拉拉坦克兵。可怎么也比不上机关兵。”

军营里新兵和老兵之间存在天然壁垒,不容易沟通。同年兵当中,也是老乡之间联系最密切。我们三个没事就聚在一起,营房大楼东面僻静的角落是我们碰头的地点。

马亮一有空闲,就往一班跑。他当了计算兵,也叫图板手。估计连长见他瘦弱,个子又小,故做此安排。小家伙机灵,数学基础扎实。

“我们四个完全可以组成一支炮兵部队了。”我说。

“得了吧。步兵苦,炮兵忙。”王辉边说边给大家发烟。“最享福的要算后勤兵。”

我不接烟,反问他:“你到部队里享福来了?”

“反正不想再遭罪。”王辉点着烟。“新兵连的苦早吃够了。”

刘铁柱揭露他:“你要是吃着苦了,那钱不都白花了?别以为没人知道你在新兵连的表现。要不是仗着你钱冲,就靠偷奸取巧耍滑头,说不定吃多少亏呢。”

“我凭什么吃亏。四班就不必提了,从班长往上,新兵连哪一个头没被我摆平?”

马亮问:“我们冯连也……”

“你们一连长除外,他太一本正经了。”王辉说:“虽说冯志强原则性强,我还是挺敬重他。只不过在他手下当兵,不一定自在。信不信,我现在要想去那个连,随时都可以。不瞒各位,我老爸正托人往回调我呢。”

王辉打算调回我们的家乡所在的省会城市去。

“跨军区调动,必须经过师以上单位批准。”王辉有些夸耀。

“当兵在哪里不一样?”刘铁柱说。

“这你就不懂了。家和部队离得近,回家方便。不然,两年之内别想在家过年。”

“你不担心被人砍了?”我揶揄道。

“谁敢哪,我现在是军人,连警察都不用在意。”王辉扔掉烟蒂:“差点忘了,我们排长的家属今天要来,我得过去帮着收拾一下房间。改天再会,我先走一步。”

王辉急匆匆走了。马亮也说要回去向他们班长请教“推盘”的方法。刘铁柱似乎求之不得,见我也有离开的意思,用眼神挽留我。

“小丽不同意做掉孩子。”

原来小丽收到刘铁柱寄去的钱,来信一再追问这些钱的真正来源。刘铁柱打电话说明情况,小丽就是不肯动用分文。经刘铁柱一再劝说,才答应先还清同事的债务,余下的留着用来给刘铁柱的父亲治病。

“家里老人打针吃药,她一个没过门的媳妇,还想要孩子,你说这……万一部队知道了,会会不处分我?”

“她为什么这样做呢?”

“为了和我处对象,她跟家里也闹得挺僵。我当兵,小丽支持,也知道家里脱离不开。但我爸怕连累小丽,不同意她住在我们家。”

想象不出,小丽到底属于哪种类型的女孩子,但象她这样肯为感情付出的估计不多。

“她以前总说,如今有点本事的男人,大多花心。她能跟我好,图得是安全感。她让我在部队安心当兵,可是,你说我能安下心来吗?”

“这事要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啊,恐怕你这兵也当到头了。再给她打电话,无论如何得做通她的工作。大家都年轻,还有机会。”

刘铁柱象吃了颗定心丸:“那钱……”

“我又不急着用。你什么时候还都可以,不还也行。”

刘铁柱激动地靠近我:“海涛,你真的比亲兄弟还亲。”

“我们都姓刘,本来就是亲兄弟。”

刘铁柱和我分手时,仍有些忧心忡忡。记得王辉曾说过,找女朋友等于给自己找麻烦。我不由得想到小娜。她得知我下连当炮兵,写信时说:“老公,快回家来吧,我让你在家当炮兵,拿我当靶子,随便你打。”

唉,这小丫头,要学坏呀。我得查问一下,是不是跟圆圆去过网吧了。网络上的不良信息、图文无处不在,拦都拦不住。

诱惑太大。

一回到班里,我立即铺开纸,提笔写信。封信之前,我将一个由我亲手投掷的手榴弹拉环装进去,委托小娜给妈妈送去,做为我从军纪念。妈妈善于察言观色,见到小娜,可以从细微之处发现小娜的变化。

我不希望小娜在我退伍之前出现任何事。


每个炮兵连都有一个指挥排,排内分为侦察班、有线通信班和无线通信班。

战时,炮兵连长率领指挥排前出,到能够观察敌人目标的地方,建立隐蔽的侦察所。侦察班里又有分主观测手和副观测手,以及计算兵。

炮兵侦察兵的观测作用举足轻重。但是,即使在前沿近敌观察弹着点,也不能仅凭肉眼观察测量。我们有专门的装备重要观测器材——炮队镜。它是一种潜望式光学仪器,由两个单目镜筒组成,以前又称之为剪形镜。炮队镜上有方向测角机构,高低测角机构,使用时组装在一副三脚架上。观测手通过炮队镜,运用三角几何原理,观察战场、搜索目标、侦测地形。从而测定目标的距离、方向角、高低角、磁方位角等。过去,因为炮队镜两个镜筒象兔子耳朵一样伸展,又要注意隐蔽,所以观测手又被“兔子兵”。

计算兵利用计算盘、炮兵计算器,得出敌人目标和我方炮阵地坐标,计算出我方火炮需要的方位角、仰角等数据,这些数据被称为射击诸元。然后无线或有线通信班把射击诸元及连长发出的射击命令报告给我方炮阵地,由副连长组织实施火炮射击。

总之,炮兵射击,是一个复杂严密的过程,需要多个技术兵种协同配合。在射击时,影响炮火精确打击的因素也多,诸如气压、风向、湿度、地形、计算精度、瞄准手的动作误差、装药误差等等。侦查兵从观察、计算诸元到试射,然后转入效力射。要连续不断地观测,边打边修正偏差,去粗取精,为火炮指示目标,校正射击,直到最后准确命中,摧毁目标。

林浩东受陈清指派,教我炮队镜的使用。他个头和我相差不多,但比我魁梧,粗手大脚的,说话也冲。他来自太行山区,入伍之前去过最繁华的地方就是家乡的县城。当兵之后,接触的人多了,他大眼界开,打定主意,不肯再回乡下去。但他对城市兵有一种本能的抵触情绪。

“哎,新兵蛋子,我只说一次,你可得听好了。”林浩东的态度冷漠,而且不够友好。

毕竟他要教我学习实用技能。我心怀感激,笑着应对,。“班长,我叫刘海涛。”

在部队,“班长”是用的最多、最频繁的一个称呼。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新兵见老兵,开口叫班长没毛病。老兵尽管不是班长,也乐得受用。

林浩东不耐烦地支起炮队镜:“我不管你叫什么,在我面前,你就是个新兵蛋子。”

为了尽快学到知识,我忍耐着:“班长,叫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你能记住我,认真指导我就行。”

林浩东停下手,敌视地看我。“嗬,敢跟我斗嘴?活得不耐烦了,想找不自在?”

我瞪着林浩东,不再言语。部队里的年青人,个个血气方刚,争强好胜。论年龄,林浩东未必有我大。若论资历,他是上等兵,而我仅是个入伍才四个月的列兵。在我面前,他要摆老兵架子,属于正常行为,我可以理解。但他的态度过于生硬,带着火药味,这种莫名敌意让人难以接受。若真动起手来,不见得他就占上风。

“班长,我们……”

“你想说什么?”林浩东几乎吼着问。

陈清听到我们争执,忙走过来:“林浩东,干什么呢?”

“新兵蛋子,一点不虚心。”

陈清板着脸看我,似乎争端由我挑起。

我只好对陈清说:“班长,他歧视新兵。”

林浩东辩白:“我……”

我说:“大家都是解放军战士,地位平等。什么叫新兵蛋子?你刚摆脱这个称呼几天?”

“反了你,敢……”林浩东挥舞着拳头扑过来。

陈清拦住林浩东,及时制止住他:“刘海涛说的没错。你才当几天老兵?就这么在新战友面前显摆?还副班长呢,就这觉悟?你走吧,不用你教了。”

林浩东一步三回头,气呼呼地走了。

陈清留下来亲自指点我操作炮队镜。

“刘海涛,我也叫过你新兵蛋子啊。”

“性质不同,你叫让人感觉亲切。”我说。“话从林浩东说出来,谁听了都不舒服。再说,我又没招惹他。我们都是战友关系,一旦打起仗来,要并肩作战的。是吧,班长?所以,互相之间应当团结,起码要和平共处。”

“有道理。过后我找林浩东。都老兵了,还不如新兵的觉悟。”陈清说:“你别跟他计较,他这个人不坏,就是好面子。”

不知过后陈清是如何跟林浩东谈的,林浩东表面上让步,但内心对我充满忿怒。在陈清面前,他收敛。一旦陈清远离视线,他便斜着眼挑衅地上下打量我,其用意不言自明:小子,有本事就过来单挑。我不可能因为他影响纪律,一概装做看不见。其他老兵察觉到我们之间的矛盾,多数站在林浩东一边。我于是尽量避开老兵,集体行动时,也和保持距离,免得引发不必要的冲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