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二卷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归乡无期,君是谁家春闺梦里人。 第二十章 偶遇中国谈判团

guoxiuwen 收藏 0 0
导读:我的军队 第二卷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归乡无期,君是谁家春闺梦里人。 第二十章 偶遇中国谈判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7/


一队挂着某个不知名的国家国旗的豪华车队静悄悄的停在了德国国防部的办公大楼前,一个英俊的东方男子优雅的迈出了车厢。他随意的抖了抖衣服,抬头看了看不断有人进出的大楼,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这里蛮热闹的,我们进去以后就不会怕沉闷了!”说着一口流利的德语的东方男子正是李云风。

站在他旁边的02翻了翻白眼,“老板,你进去后恐怕会更热闹。本来没有什么事,你也会弄出些事来。”

李云风全当没看见神之战士一脸苟同的神色,仍旧快步向大门走去。比尔和查理忙抢在李云风的前面,替他拉开了大门。

恰好这时有一队人也想出来,两伙人撞个正着。李云风也愣住了,走在前的是一个长相英俊的亚裔年轻人,二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卖相颇为不错,只是一脸阴沉,仿佛所有人都欠他钱一般,身上也是一股纨绔子弟的乖张之气。

李云风皱了下眉头,他对这种人一向没什么好感,不过他再仔细一看别的人,就露出了笑容。那个人身后站着几个满头花白的老人,脸上都架着一副眼镜,怀中抱着一堆文件资料,一看就是教授工程师之类的文人。真正让李云风笑出来的是他们身上挂着中国的国徽,碰见老乡怎么能不开心呢。

李云风可不是不懂礼貌的愣小子,在家时天天“五讲四美三热爱”,尊老爱幼的觉悟还是有的。忙轻轻的闪在一边,想让他们先走。

那个一脸阴沉的年轻人,见他让出了路,竟然二话不说,径直的走了出来。脸上一点谢意都欠奉,仿佛别人给他让路是天经地义一般。

后面的几个老人纷纷皱起了眉头,一脸不满的神色。转头冲李云风礼貌的一笑,用流利的英语说了一句,“谢谢!”,随后几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也露出了谄媚的笑容,点了几下头。

李云风脾气好,并不代表其他人脾气都好。比尔三人教养不错,没有直接露出什么不满的脸色。神之战士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他们本来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一看有人这么不懂规矩,自然要略施薄惩,死死像雕塑一样站在原地巍然不动。

那个年轻人愣了一下,用英语叫道:“闪开!”

神之战士瞧也不瞧他一眼,都看向了李云风。刹时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了李云风身上,李云风顿时有些尴尬,看我干什么,你们这不是成心给我找麻烦吗。

飞快的用普通话吼道:“都他……唔,怎么这么不懂礼貌,都让开。”

这话本没什么毛病,不过听在有些人耳里就不那么是滋味了,那个年轻人脸色立刻变的铁青,眼中闪过一丝阴毒,恨恨的走了。

几个老教授般模样的人露出惊讶的神色,“你是中国人?”

李云风微微一鞠躬,“如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们可以找我。都是炎黄子孙,用不着客气。”

几位老人神色马上变成赞许,好小子,一看就知道年少有为。懂得谦虚谨慎,有礼有节,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想着想着看向李云风的眼神变的愈发欣赏。

这时一个上将急匆匆的走过,看见这里似乎发生什么事,抬头瞥了一眼。忽然看见李云风在那里,不由惊喜的叫道:“公爵先生!”

李云风疑惑的看向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否认识他。比尔低声提醒了一句,“施奈德上将,国防部副部长,他是老公爵的朋友。”

李云风立刻变的满面春风,向那对中国人告辞一声后,高兴的迎了上去,“施奈德将军,您好吗?我爷爷可是十分想念你啊!”

施奈德一脸慈祥,“你是他孙子吧,长这么大了。你爷爷还好吗?我可是十分怀念他的葡萄酒。走,我们为什么部进去说,堵在门口可不好。”

李云风微笑的跟着施奈德进了大楼之前,冲01使了个眼色。01会意的点了点头,朝两个勾了一下手指,耳语了几句,立时几个神之战士悄悄的跟着那一队中国人而去。

李云风假装不经意的问了一句,“这帮中国人来这干什么?”

施奈德耸了耸肩,顺嘴就说了出来。“还能干什么,来谈判采购装备。军火不能卖,没说不能卖其他的,那帮政客平时看着精明,其实都是一群缺心眼。对华武器禁运对德国没半点好处,反倒便宜了美国,不然一年该由多少定单啊!”随即醒悟过来,伸手一个暴栗,笑骂道:“你这小子,比你爷爷还狡猾,竟然套我的话。不该打听的别乱打听,说说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可别说什么专门来探望之类的鬼话。”

李云风马上换上伤心欲绝的表情,“施奈德老爷爷,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来看您纯粹是出于一个晚辈对长辈的爱戴和关心。您这样说分明是怀疑我的诚意,我太伤心了!”

先不说李云风巧舌如簧,施奈德还恰巧赶上了马屁跳楼大甩卖,拍的他是云里雾里,被一顶接一顶的高帽砸的晕头转向。李云风好久没有这么厚脸皮过,自然有些技痒,逮着这个绝好的施展才华的场合,免不了要过过瘾,只说的天花乱坠,把施奈德夸的天上没有。地上仅有,功勋卓著,用兵如神。仿佛克劳茨在世,隆美尔重生一般。好象要是施奈德在早生几十年,第三帝国现在就会依然屹立不倒。全然不顾比尔等人已经乌黑的表情,就连施奈德也被他说的面面相觑,这小子怎么胡说八道啊!

且说中国谈判团和德国人谈了一上午,费了好大劲也没什么成果,一个个都十分郁闷。这时异变突生,谈判团的车队正行驶在公路上时,一辆大卡车突然从旁边横向撞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车猛的一刹车,将车身一横,堪堪的避了过去。但是惯性使然,还是撞在了大卡车的侧面。

立时整个车队停了下来,带队保镖经验丰富,猛的大吼道:“别停车,倒回去。”司机忙重新发动车子,向后急退。车子刚动,几颗子弹就击中了车子,好在车身防弹只留下了几个白斑,倒也没什么大碍。

车队掉过车头,急忙就往旁边小巷里钻。司机慌不择路,开进一个窄路上,宽度也只能容一个车子通过。几个保镖大吃一惊,叫道:“倒回去!”

这时已经晚了,车队尾部后面被两侧建筑物仍下来的杂物挡住了去路,保镖齐齐叫声苦也。上了人家的圈套,这回吾命休已。

车里的人神色各异,保镖紧张的摸出了枪将几个老人压在座位下面,用身体挡住他们,几个老人死活不从,异口同声的说:“都老骨头一把了,死了也就死了,活这么大岁数为国捐躯也够本了,你们还年轻不能让你们挡子弹!”说的保镖哭笑不得,“老爷子,都什么时候了,您几位还说这个。您几个可比我们重要,您几位就当是为国保身吧,别防碍我们工作。”

那个年轻人脸色也吓的惨白,直叫救我,只不过没人理他就是了,由此可以看出他的人缘是多么的好。几个随行的官员浑身直哆嗦还强装镇定,有人喃喃自语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可等了半天却没什么动静,保镖疑惑的互相看了一眼,下来两个人想查看一番。忽然“扑通通”几声两边楼上,跳下来不少人,饶是他们久经战阵也吓了一跳。仔细一看,他们不是跳下来的,而是被人扔下来的。

每个尸体手上都抓着把冲锋枪,看来他们就是埋伏的人,想将谈判团一网打尽。只不过好象出了些意外,杀人者反倒被人杀了,而且身上没有枪伤,都是被人空手捏死的,看的众人咋舌不已。到底是谁干的呢?

疑惑归疑惑,保镖们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急忙搬开杂物,准备撤退。刚搬开东西,就看见几个黑衣人悠闲的站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保镖立刻认出了这些人,这不正是在国防部碰见的那伙认吗?

领头的05拎起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扔了过来,“一共三十六个,我们打死了三十四个,给你们留下一个活口,我们带走一个。”

保镖惊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眼看05他们就要走远,领头的一个中年保镖急忙叫了一声,“多谢了,兄弟!”

05头也不回,潇洒的挥挥手,“不客气,谁他妈的让我们老板是中国人来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