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个像妹妹de师姐

gengyang11 收藏 5 177
导读:[原创]那个像妹妹de师姐

认识师姐还要从我刚上研究生说起。去学校报道一进校门就看到那个“X导师新生接待处”的牌牌,心想,这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哪个师兄或师姐做的古董。师姐就坐在那个牌牌边上一脸的怒气,想必她那时的心情和我一年后发出,“TMD,偏偏让我这么多不一般!”的感叹时差不多吧。当时感觉这个牌牌旁边的女人除了黑再没有其他的评价,莫非尼泊尔留学来的?以至于我用英语问她,X导师的报道处是这吗时糟到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同时遭到用汉语对我的警告:新生不要这么拽!还过来怪我,大家都是本土的研究生,你干吗打扮成尼泊尔人的样子?当然这句话只是在心里说说。

和师姐熟了一后发现她也不像印象中的那么丑,除了黑以外似乎没什么长相上的缺点了,身材细长苗条,面庞清秀纤丽(排除颜色干扰以后),举止闲雅文静(除了对我是粗暴的),气质大方脱俊,还透出点青春活力。

除了每天少不了的互相数落外,师姐对我还是挺好的,除了会买早餐给我以外,偶尔还会给她的小师弟洗两件衣服,当然我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沙其玛啊肉夹馍啊,反正都还算比较廉价的,女孩子喜欢的东东。师姐其实没有我大,只因为早我一年投在“老板”门下,所以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师姐,师姐也有不像师姐的时候,每次触到师姐的内心痛楚的时候,她就变成了最难哄的小妹妹,仿佛只有用她的泪水淹死你,才能平息她内心的痛。每到碰到这个时候我总是逃离现场,现在想起来总觉得有那么点失男子汉气概。在高兴的时候她会会搀着我逛街,疯狂的时候她也会和我来个拥抱,每次有这样的疯狂时,前面在《焦头烂额的学生日子》提到的师妹就会一个人走的很快或者很慢。

一次师姐电脑中招,就跑到我房间(我自己一个房间,因为我这年导师只招了偶一个学生)赖在我的电脑上不走,扬言我要赶她走就去“老板”那说我非礼她,木办法就由她了,我旁边喝我的咖啡,随那个小妖精师姐折腾去吧。看毛新宇的《爷爷,毛泽东》正感动时,被那个疯子一样的师姐, 残酷的打回现实, 打回那个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我的寝室。“0点半了你个猪也不提醒我你说我怎么回去,你说吧你对我有什么非法的企图”(我们寝室23:30锁门),我敢对她有企图吗?是你叫着嚷着赖在我的电脑旁不走,有非法企图的人到底是谁?还有待大家的思考。当然我没和她争执这些,争执起来我也不会赢,因为:一、留女生在男寝本来就是违反校规的。二、师姐一旦黔驴技穷时喜欢使用暴力,而且拿起什么是什么,这里可不像实验室,我这里有臂力器、哑铃还有我捡回来的一节钢管,一旦动粗我势必大败。三、电脑已经被霸占了一晚上了,我可不想床也被霸占,所以我不争执。我迅速的躺我的小床上虽不及宾馆的宽大舒服,那也比坐凳子上舒服。师姐拼命的拉我,她那小块头哪能拉的动这么大吨位,见这招不好使,她就索性也往床上挤,这下可把我给镇住了,到底要不要让给她呢?去TMD反正我也吃不了亏挤就挤,安静下来以后,怎么都睡不着,何况这么近距离的和女人睡在一张床上,我像师姐也没睡着吧,我开始找话打破这种尴尬。

“你就不怕我把你……啊?”

“你敢吗?”

“看我敢不敢,看我敢不敢!”我坐起作张牙舞爪状,十手指在师姐某个部位的一段距离前比画着。

“要不要我出去买付熊胆给你啊?”说完她转过身面朝墙壁,一个晚上都不在说话。

整个晚上我想很多,想师姐要涨破衣服的胸脯,想师姐莲藕一样的大腿以,想那虽然没有羊脂白玉但看上弹性十足的肌肤……我也也想自己为什么这么龌龊,为什么连师姐都要YY……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是师姐把我踢醒的,疯子似的问我有没有动过她,有没有对她有什么想法,我哪里敢说有。

那以后我和师姐还和以前一样,只是比以前亲密的很多,这种亲密不是想象中那种恋人间的亲密,师姐说我是她的闺房好友,师姐什么话都对我说,比如她看到哪个小伙子帅了、哪个老师有外遇了、哪个老师骚扰她了、什么时候月经肚子痛了,以至于有段时间我怀疑自己的性别!师姐还是会偶尔的睡我的寝室,只是睡在一块时少了很多想法,就像两个儿时的玩伴只有打闹和嬉笑。

师姐通过论文答辩的时候是我心情最不好的时候,就好像自己的肢体要被手术刀拿掉一样的难受。师姐也看出我的失落,经常约我出去“咖啡”,记得师姐曾经问我喜欢她吗?我说是的,而且还爱,就像是爱我的家庭成员一样,不参杂其他的喜欢。师姐说她也是这样,她也怀疑过这种爱,是不是平常男女之间的那种爱,最后发现不是!其实这样我感觉挺不错的!最后我们把这种喜欢定义为,铁哥们之间的友谊。

师姐离开学校的那天,天没有下雨,可能上天认为哥们分开不应该太深沉吧。师姐趴在我的肩膀上肆无忌惮的哭,哭的我的眼泪也陪她一起落下。站台是个类似于巫婆一类的东西,有站台就会有离别,我开始讨厌这个,让我熟悉也给我带来很多回家时愉快的站台!

师姐说我上了火车以后我们谁都不哭好吗?不要让我去相信以后我再找不到你这样的哥们!就算以后没有了,我们还是好哥们,不会因为某一列火车而变成路人或陌生!我看着火车开走,竟然连一句离别的话都没说。

后来老板是这样评价我和师姐的:你和你师姐在演义和挑战着异性友谊的极限。尽管动作有些亲密,但是我们在一起有你想不到的纯洁。当时师姐的话是这样说的:我们是一对没有性别的好友,我们在一起就没有了性别。我早已经认同这样的观点,我和师姐挑战异性的极限的友谊一直演义到现在,我感觉师姐就像我的妹妹,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妹妹。

每每回想起和师姐的往事都是满脸的眼泪,远方的师姐,请记得这里还有一个年龄比你大的师弟!

“我和师姐演义和挑战了异性友谊的极限”.让我用这句套用老板的话结束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