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12.决战时刻.

7821144 收藏 10 44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12.决战时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挺起了腰杆子得翁同龢令E使气急败坏,挥舞着拳头大喊着要开战,叫嚣着将使清国如何如何.翁同龢却只感到好笑.

"......您可以不要脸,但要看清是面对谁.弱者会因害怕而觉得您强大凶悍,可清国已有资格成为E国对手.您不为如此无耻感到丢脸,我却觉得好笑.当然,您的嗓门儿的确很大,佩服!但请您到大街上去喊吧,别在这儿丢脸了......"

当日,翁同龢到大书房汇报谈判经过结果,我大笑着赞叹师傅骂得好,然后发出了两份加急手令.第一分要抢在E使之前送达黑龙江将军,命其做好应对E军挑衅得准备.第二份则送往新疆石达开部,准备好与E国小打一仗.不是瞧不起E国军事实力,但它只能在新疆边界支持一些叛乱组织,最多派小股部队骚扰骚扰.虽说欧洲国家大多侵略性极强,就像YF不可能敢与清国全力拼命一样,E国不可能忽视欧洲根本.

然后,内务府大臣被传到.相信抗战军民会为了京城不失而血战,但城外的行宫或高官私邸也能安然无恙吗?现实怎有那么乐观!所以,一切可移动地珍宝都要妥善安置,至于那些华美得建筑,只有摇头叹息得份儿.

吩咐完这些事,真.....真该睡觉了.那就睡好了,决斗之前,需要养精蓄锐.

YF两国的战争经验不可谓不丰富,完全知道错过了拉拢E国的最佳时机.事实上,即便在最佳时机拉住E国,YF也只希望E国仅起牵制作用,而且以E国人习性也喜欢背后下黑手.所以,不管怎么样,YF都是对清战争的主力.时机的好与坏,均不能影响YF联军率先发起进攻.而且,这已成为一场政治性战争,不打倒清国主战派,远东或者整个亚洲利益都无法保证.

九月二十七日下午四点,北方正是秋高气爽.但表面沉寂,内里暗潮汹涌得天津前线,隆隆炮声在预料之中响起.炮火准备过后,YF官兵蜂拥而出,尽量排起整齐得队形攻击前进.确实,解放军的堑壕防御战术很难做到厚重.决战,YF希望以自己习惯得方式进行.

是的!堑壕战在防御上无法厚重,但却有灵活机动,防御层层迭迭得优势.而且,解放军不怕打消耗战,为了身后的首都,也必须敢于用生命与敌人对耗.

YF联军拼命进攻,最早一批到溏沽的军人已被困一年半,算上头几个月对峙则将近两年了.长时间以来,战斗始终以特种战为主,双方均是稍沾即止,稍战即退.到了这次大战开始,不说YF联军被憋坏了,内心里更傲气全无.

如维尔金森少将在进攻前,似鼓励也似提醒部下:"大Y帝国军队肯定还比解放军强,但对手兵力更多,而且顽强.是的!解放军毫无疑问,是我们的对手了,不再是从前那支一触即溃得垃圾军队.那就让我们尊重对手吧!拿出所有气势来,用最强悍得本色打败解放军,军人需要这样得尊重!我们的司令官已是来自王室的威斯特法伦上将,上将阁下保证,我们的身后将有不少于四万后续部队.超过八万大军,而清国首都离这里不过一百二十英里.大Y帝国的将士们,排起整齐得队伍,吹响号角,前进吧!"

YF联军调集了包括东南亚在内,三分之二以上的海上运输力量,而且放弃了对广东的攻势,转为在香港之前宽两百公里,纵深一百多公里的广东沿海防御.同时,对广西和云南的攻势也大大收缩,仅在边界线上与解放军相持.总体兵力分布是:香港暨广东沿海防御三万八千YF联军.广西边境两万八千F军.云南边界二万三千Y军.三地其它兵力和所有机动部队,加天津前线四万多联军,将近十二万兵力,集中进攻清国京城和安庆军工基地.其中,进攻清都的兵力是八万五千.而进攻安庆的YF联军则超出了陈玉成预测,达到了三万三千人.

此前两个月,对广东的攻势仅是YF联军部分军队的拼命之举,以此表达对广东的重视.其实,除了部分海军与解放军台湾部队争夺海港控制权外,其它舰只全部去护送大批运兵船,将陆军从海上绕过台湾.因为调兵规模太大,以YF的海运能力也只能分两次,但这并不影响战略部署,本来就是要进攻两个相隔千里以上得政军要地.第一批四万兵力送往天津前线,稍后得第二批三万三千军队则在上海登陆,在舰队掩护下顺江而上,以进攻安庆.两支YF联军约定,对安庆的进攻比天津晚六天,以便将苏鲁两省解放军调往京城.即是说,YF联军对安庆的重视程度并不差于京城,只在于他们兵力不足,只能将兵力更多集中在政治意义重要得多的京津.也即是说,YF的劫掠战略,必要要靠政治和军事的胜利来维持了.

回到溏沽前线.

并不是所有四万多敌军都在向天津进攻,其实万余YF联军在进行清除并巩固登陆场的战役.

进攻天津的敌军是直指目标,不管解放军怎么以命换命,怎样被削萝卜般少了一层又一层,顽固得保持着整体队形压向天津.

而另一万多敌军为了保证登陆场安全,与数量相当得解放军岸线部队杀地天昏地暗,战况更比另一路部队残酷得多.战斗开始前,戈尔中将命令:"至少为了能安安稳稳得回家,去把那群地老鼠一个个挖出来......"但戈尔中将明白现实,所以,低声加了一句:"不要指望炮火支援,像英雄一样面对面博斗吧!"

可是,坑道里的解放军有那么容易消灭吗?凭什么能将YF联军牢牢困在溏沽?

两年前的解放军,训练与战斗经验均不足,可以说各方面都不如对手,只能靠人数优势.但随时间推移,双方战斗力差距越来越小.近战起来实力相当,解放军还稍处下风.要是夜战加近战,YF联军已不敢尝试了.

海岸线边的战斗打到夜幕降临,黑暗得掩护使解放军将劣势板了回来.双方军人都没去想,自己没多少机会再见到明天得太阳,不论是侵略还是反侵略,做为军人,在此时此刻,都忘记了走上战场前的恐惧,只为各自目标拼杀.

天津,刚刚点起灯火的战区司令部,左宗棠毫无表情得坐着,微眯双眼面对着溏沽方向,耳中听到隐隐得炮声.身边,作战参谋忙忙碌碌,门外,传令兵催马来来去去.

"左帅,是守天津还是守海岸线,您该做出决定了!"第十师参谋长焦震急匆匆冲进司令部.十师师长鲍超为人粗豪,正在前线指挥作战.师参谋长和师长差不多一个脾气,又在战斗中,对大帅也敢大喊大叫着打听消息.

左宗棠抬起头,却没说话.溏沽海岸线和天津,两地都不是定要固守,也绝不能轻言放弃.焦震站在师参谋长的位置上,更多考虑战术性得眼前.而左宗棠至于要考虑整个京津的战略局势.思考良久才反问着:"我什么时候说过守哪里弃哪里了么?"

"可您近月来,只对众将说,大战若至,定在溏沽和天津打出威风来.可YF联军即是拼命,也不敢拿四万多人与我军拼个同归于尽,其定有援军啊!末将愚钝,请左帅指点."

"YF岂止有援军,且不少于数万之众,否则怎敢与我军如此决战,敌军是要打入京城啊!其目的对任何人均一说即明,逼走监国王万岁,镇压主战派,最后拆散解放军,使大清恢复到五年前那般.用监国王万岁之语气说,这是代表最高利益得政治目的,以便长久在我国予取予夺.不然,YF怎会如此拼命?其有几个二十万大军与大清拼命?你明白了吗?"

"左帅令旗所指,末将死命向前!"

"传令鲍超,第十师弛援溏沽前线."

"那天津......"

"天津要守,但不是死守,多一个师少一个师区别不大.溏沽要守,也不是死守,却必须增援.一切为了京城不失.YF能估计到,大批援军抵达京城大慨需时半个月,可敌军将领不至于以半个月做打算,定然希望半个月之内攻占京城.天津守军不能死守一地,但你焦震乃高级将领,应知道我军虽战斗力猛增,但军器装备程度远不如YF联军,最多只能面对五万敌军.超过五万,天津和溏沽都难守住.可我军无论如何不能让敌军在七天内过廊坊,因而,只能在敌军志在必得之天津与溏沽岸线与其对耗.这是一场混战,命令不可能传达到各部,各师各团临机决断吧.....哎,本帅想,你们师到时,海岸线原守军可能已拼光了,YF援军该于今夜登陆.而第十师,将与敌援军绞杀于一处,上至师长,下至任一士卒,均可能再回不来......"

"左帅放心,哪里都一样马革裹尸,既从军就该有此觉悟!末将去了,左帅保重!"

"此战,谁都要提刀上马,本帅也难例外.去吧!"

七天,左宗棠给了天津守军七天的任务.七天内,天津可以丢,敌军可以建起登陆场,但决不能直接威胁京城.七天,是最低目标.可是,一支有荣誉感得部队,会以主帅最基本得要求为目的吗?

不会!否则,何以来日纵横天下.

当夜七点左右,第十师正在赶赴溏沽海岸战场,YF舰队护送着大批运兵船抵达溏沽沿海,突然间亮起地灯光,就像在海上制造了一个城市.但是,海岸上的血战使YF援军迟迟无法登陆.临时联合舰队司令斯特伦中将奉劝援军司令杜克中将:如果不想遭受更多损失,最好是等解放军被消灭后再登陆.....

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性格狠毒却不能不说杰出得杜克中将问斯特伦:"斯特伦将军,您觉得岸上的我军顺利消灭对手吗?"

"不得不承认,杜克中将,您对解放军一样很熟悉了,我对他们已没有一点骄傲.因为,解放军足可以获得尊重....."

"是的!我承认您的话.岸上的战斗,即便我军取胜,也不可能剩下多少,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等待下去?"

"杜克将军,我明白您的意思,但那是否......太残忍!"

"国家利益重于一切,而这一战关系到大Y帝国整个东方利益.十天,我们只有十天,十天里不能占领北京,对手援军就会源源不断得赶到.拼数量,我们永远拼不过清国,可现在,必须拼下去.如果不能战胜清国,就是印度这个最稳妥得基地怕也不稳了!"

"杜克中将阁下,您是威斯特法伦上将之外,联军第二指挥官,海军对这场战役只起到协助作用,将遵守您的命令......"

"谢谢!斯特伦中将,那我命令您,所有舰炮开火,覆盖海岸线交战区,并护送陆军登陆....."稍侯半刻又说:"希望......希望能在北京见到您,斯特伦中将!"

"当然!我有同样得希望!"

1865年9月27日晚8点稍过,YF集中在溏沽沿海的六十多艘军舰一齐开炮,爆炸声和烈火浓烟转眼间笼罩了十几平方公里的正面海岸线,不论敌我,通通置于炮火覆盖之下.大半个钟头的猛烈炮击之后,预定登陆区域几乎寂静无声,均已阵亡过半得解放军和YF联军几乎全军覆没.此役,准备肃清登陆场的YF联军一万一千军人只剩下不足两千.一万三千解放军海岸沿线部队只剩下一个零头.双方一半伤亡来自YF舰队的炮火.

九点,YF援军开始登陆,六百余在炮火中幸存得解放军官兵向登陆敌军发起了自杀性攻击,十几分钟后全部牺牲,此后,登陆YF军队再未遇规模化抵抗.九点半,杜克中将离开了斯特伦中将的旗舰,不久踏上陆地,并想即刻率领四万援军与威斯特法伦上将指挥得只剩三万兵力的部队合攻天津,却被鲍超的第十师拦在了天津和溏沽之间......

杜克中将刚一离开,斯特伦中将的小亲戚,十九岁的勤务兵考雷小心翼翼得问将军:"司令官先生,您......你觉得我们能打下北京吗?"

"你没信心吗?小考雷."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听听您的判断.或许......不该问这些."考雷局促不安得回答着.

曾经狂热得殖民主义者,但在两年的战争中越来越现实得斯特伦中将继续反问:"说说你的想法......说吧!没关系,就我们俩."

"将军,在您身边三年了,这场战争也看了两年,所以......我想,控怕很难!"

"孩子,你说的对,很难.或许能打下北京,但呢又怎么样呢?真得能消灭恶魔载镔吗?解放军已是一支优秀得,有信仰得军队,即便被一时拆散,但只要恶魔载镔,或密斯曾密斯左这样有威望得人,有任何一个在,一支杰出军队立刻会汇聚起来.清国有能力不停得打下去,而我们,根本经不起长期战争......

我不知道,上层为什么坚持认为能够战胜已觉醒得清国.或许,我是一个纯粹得军人,始终不明白政治是个什么东西.但我知道,利益的获取要比付出有盈余.但是,陷入清国这个巨大得泥潭中,即便利益比付出大,我们也得不偿失.因为,那同样需要投入巨大得力量,可事实上,大Y帝国虽有着更广泛得利益,力量却决不强于奋起得清国.与清国拼力量,全球利益怎么维护?

"那......将军觉得怎么办最好?"

"我个人觉得,大Y帝国更应该用心经营东南亚,甚至于可与清国共享东南亚利益......可是,此战如果失利,强盛起来地清国会任由家门口被别人占据吗?"

"将军是说,如果我们胜利了,结局也很难预料.如果我们败了,清国也不会就此为止吗?"

"孩子,你很聪明!是的,就是这样.你知道恶魔载镔的称号是怎么来地.那样一个人,有可能肃清国土之乱就罢手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