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夏荣光 二.自豪吧! 55.怎样讨回债务[一]

7821144 收藏 0 0
导读:新华夏荣光 二.自豪吧! 55.怎样讨回债务[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8/


暂且放下攻倭之战容后慢述,驯化这条疯狗一时半会说不完,还是先把解放军其他部队的行动表述过再讲驯狗细节为好.

可以说七月二十七日的华国政府宣言为解放军打足了气势加以指引了方向.此前,某些官兵行为的确未经考虑,确有不周之处.可二十七日后不同了,中央已给军队点起了一盏明灯.

解放军要干什么?

战争中是国家的拳头,讨债时能成为国家的手.反是官兵们自己谦虚起来,可能更习惯做拳头,也可能华国人客气惯了.所以,解放军认为只是先给国家打打先手,先追回部分本钱,其他本利还要由专业人士完成.

谁知谦虚了没几天,债是越讨越上瘾了.人民的力量是无穷得,解放军就来自于人民,是几百万人民精英分子组成.追债得主意越来越多,越来越妙.那要求提地,那事儿干地越来越没治了.精英就是精英,所要求决不过分,绝对和理,又绝对不好完成,至少要很长时间完成,甚至根本完不成.事做地不说惊天动地,却堪称震撼人心.

到军队撤回国时,哪里是讨回部分本钱,应说是大部分,竟连利息也追回了很大部分.使外交部门也心不甘情不愿却很钦佩得说:"抛开技巧性,艺术性和礼节性而言,特殊情况下的军人谈判比外交官有效得多.他们威严而有气势,行事干净利落,直指中心.特别是我国军人,既不拖泥带水,也不提无理无据要求.决不失大国风范又有利必争,完全是主人公气度,绝无持强凌弱."

又该遗憾了,因为历史不知道第一个追债高手是哪位英豪.为此,各部队有很长时间得争论.据说,最早追回地是清康熙时康亲王用过地翡翠鼻烟壶.可是,是谁追回却又不得而知了.而且,这个据说反对者众多.本人才疏学浅,又懒得细究,就不多说了.

真正清楚得第一件该称为大事得记录,是在2010年七月十二日,远在二十七日的中央指示之前.但此记录中讨回地不是实物,其实更该说是还什么.还什么呢?耻辱,民族的耻辱.

那是在意利大LM练脚法的海军陆战队.潮志强在2008年参军前是位历史系大学生,对清末历史极其熟悉,当知道所在部队将打到近代侵略扩张策源地的欧洲时,心怀大慰得带了一张老照片在身上.老照片上记录着几个八国联军军官于太和殿内,坐着皇帝的龙椅趾高气扬得情形.

这代表了什么?那是极端耻辱.是的,当时坐在龙椅上那个满清皇帝毫不值得尊重,但那是华国自己的事.在封建时代,这不值得尊重得皇帝是华国人的代表.所以,潮志强觉得,这个债务一定要讨回来,这个耻辱一定要还回去.

看了老照片的战友们无一例外,立即统一了想法.排长更直接了当得说出了个人认识:当年那八个国家的总统府,总理府,或者国王坐地位子,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坐一屁股.今天,就从意利大开始.和打霉国的部队联系一下,虽然柏宫应该叫黑宫了,可椭圆办公室里那把椅子怎么也要知道它是能转还是固定.老照片上的侵略军就是来自霉国,不在他们总统座位上坐一下对不起祖宗.

但这等过瘾得讨债还耻之举不可能由一个排官兵完成,此想法被全军贯彻实施,陆战队只是先知先觉,将第一第二抢到了手.自从他们理直气壮得冲进意利大总统府,在总统办公室翘过了二郎腿后,消息立刻传遍全军,传遍全球,各路解放军谁不奋勇当先.陆战队借先想先行之利,一窝蜂般杀进当年匈奥帝国,今其一部分的奥利地把第二名抢到手,本想再接再厉杀入D国,将前三名独占.这时有消息传来,西路远征军一支尖刀部队全由战斗装甲组成,并有空中火力随时支持,长驱直入上千公里后,端枪架炮参观了克林姆里宫,正朝圣德比堡杀去,陆战队独揽前三名的梦想已经破产了.

其实,按先前顺序来说,第四个将老大位置临时让出来,由解放军官兵爽一把的该是D国或F国.可不仅是普通官兵,就是战区司令部也等不及一步步来.七月二十七日中央政府声明后,司令部一声令下,空降部队出动,在陆军和海军陆战队高举军旗,军靴踏上D国与F国时,近代最大得战争贩子阴国上空飘落着空降兵的伞花.

阴国人毕竟做了不少年世界霸主,虽然瘦了,太阳也落山上百年了,骨子里还剩了些傲气.一个多月没遭到攻击的解放军受到了[很不友好]得枪炮声欢迎.空降兵尚在空中,就被密集得弹雨照顾着,不时听到"哎呦,打地老子好疼,他妈的"等咒骂声.

空降捕捞生气了吗?

没有,不但不生气,反而特别高兴.给人打了还高兴?是啊!就是高兴.

只要稍微知道一点近代史的华国人,哪个不想痛殴阴国鬼子一顿.再加上解放军个多月来没着没落得.战场上,士兵熬过了最初得恐惧感,哪个不是一身杀气.可敌人都虾米了,要不是军纪严明,指不定要出多少为国雪耻得私人.嗯,不是指不定,而是肯定少不了.

哈哈,阴国竟然开火阻挡解放军[解放水深火热中得阴国人民],正好给了解放军一次大规模军事打击地理由,这是一个热切期盼多久得理由啊!!

于是,空降兵甚至还没落地,战斗轰炸机群就赶来了.烈火浓烟开始为阴国不怎么好得空气质量添砖加瓦,空降部队落地后,战斗都不激烈了.在空军的炸弹爆炸声中,阴军要么撒丫子不知跑哪儿去了,要么老老实实举手投降,能听见一些投降军人嘴里叽哩咕噜大骂着上层人物,说什么不把下层官兵当人.

解放军懒得细究为什么,敌人既抗之,解放军当然打之.随后赶来的空天母舰更不管这一套,将战斗装甲全部投放下来.好不容易盼来仗打,还不一鼓作气齐用力,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万分感谢阴国人给了好机会.

阴国人真那么勇敢无畏吗?

狗屁,真无畏也不装一个多月哑吧了.之所以大着胆子朝解放军空降兵开了惹来大祸得几枪,完全是国家特性使然.做过几百年老大,残余傲气是其一.其二是阴国人不像F国人那么散漫自由,一向将国家投降不太当回事.当然,阴国人也投降,二战时,东南亚阴军临时统帅温赖特就是著名事例.只是阴国人比F国人要坚强些,也不像D国人那样过于严谨.虽然D国出过海特勒那样不顾一切得狂人.阴国人就是觉得被人打上门来,领土上不抵抗一下说不过去.可阴国人不能说不严谨,知道抵抗是找死,所以,想表达态度后再放弃抵抗,说出去也好听也更有面子不是.但事实结果是,阴国人不但没得到面子,而是面子丢尽,在战后还被各国嘲讽了上百年.

解放军对阴国打击了几小时后,首相大人被国王陛下臭骂一顿,不但不觉得冤枉,还跑没人处再狠狠得抽了自己俩耳光.心中发誓,如果还有机会领导阴国,一定教育阴国人要实事求是,重新做人.什么绅士风度!什么贵族身份!把它丢进LD最古老得下水道.为了所谓的绅士的身份和勇敢,阴国得到了比预想大一百倍,不......一千倍的损失.解放军正憋了一肚子火儿,满身力气没处撒.除了开始听到阴军发出几声响,剩下竟全是解放军弄出来.

不但首相先生为自己耳根一软,没制止阴军行为而损失惨重在后悔莫及,曼斯砌特的罗杰斯爵士更后悔得哭天抢地,比首相大人更早发誓,把狗屁绅士派头丢进下水道.

那天,解放军进驻曼斯砌特,按惯例发布了夜间戒严令.本是战争期间的常识性行为,而且解放军军纪严明,只要入夜后老实呆家里,解放军不可能找非武装人员麻烦.

可著名收藏家罗杰斯爵士不服气.堂堂大阴帝国爵士,怎能给黄种野蛮人得戒严令吓住呢!不行,为了贵族得尊严,要走出去.何况,的确有点事需要办理,不是什么大事,总算个理由.最主要得是,罗杰斯知道,只要不偷偷摸摸和贼一样,光明正大得出门,解放军或许不准,却不至于用枪对付他.想法一点都不错,但却说错做错了,等待他的只能是后悔莫及了.

罗杰斯刚一出门,就碰见了一队巡逻官兵.罗杰斯也没放在心上,既然早晚都可能被看见,就不再乎那里打交道.解放军军纪之严明在全世界哪里都有名望.无需猜测,如果是倭国疯狗咬进阴国,不要说罗杰斯爵士,就是罗杰斯亲王也不敢在戒严时出门.所以,罗杰斯心里将解放军形容为黄种野蛮人,不过是白种猪对自己比较耀眼颜色的骄傲与狂妄,心里知道解放军是一支值得尊敬得军队,包括还没横扫天下得从前.

罗杰斯没等解放军巡逻官兵问话就停下脚步,自信满满得在豪华汽车前等着解放军上前质询.一位解放军上士走来,拿着即时翻译器问:"对不起,这位先生,现在已经戒严了,您不能随意乱走,否则我军不能保证您的人身安全."

"可这是大阴帝国的城市,我有权力到任何地方.是的,贵军的确是今天的强者,可我听说城市警察系统没被摧毁,我的安全自有最优秀得警员负责,无需贵军操心."

罗杰斯自以为有气势有尊严得回答,令巡逻官兵恼火了.TMD,戴顶礼帽,拿根黑棍儿,就充大尾巴狼啊!

上士的回应不客气起来:"我军是不想令一个大城市陷入混乱,这完全是解放军的仁义之举.阴国肯定该受到惩罚,可惩罚不该波及每个阴国人身上.虽然,你们国家该受惩罚的个人肯定少不了.比如你,很可能就算一个......说什么你的安全自有最优秀警员保护!不客气得说,我虽只是个上士,命令等级肯定高过这城市的警察局长.他最多只敢劝告你,可我现在就命令,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别找麻烦,听见没有?......绅士!"

强硬得命令令罗杰斯开始了抗议:"我要控告你们,使用极端不礼貌行为限制一个大阴帝国终身爵士的自由.我有重要事务要在今天处理,你们无理耽搁了重要事务,是要承担责任得."

罗杰斯的抗议本来没什么,可他.....不该说自己是个爵士.解放军上士叫张保华,家乡在一个偏远山区,因信息闭塞等原因,认识上还[落后]一步.虽然服役五年多了,可想法很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痕迹.一听罗杰斯自称是爵士,脑子里立刻想起了榨取剩余劳动力的资本家.而且本来就对这家伙的趾高气扬不满.

其实,战士们都对阴国本土有爵位的人不感冒.这类人说其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可能有些过分,可说他们满口自由正义,一肚子巧取豪夺,绝大多数实至名归.一句话自然而然从张上士嘴里蹦出来,思想虽有些老,名词却比较新:"我们是执行军事任务,不可能为私事承担责任.可我怀疑你于此时出门并如此急切,有可能对我军不利.先生,对不起,为了我军安全负责,要求对你的住宅进行搜查,请配合!"

罗杰斯真慌了,不知怎么得罪了几个大爷.早知如此,给他几个胆子也不抗议了.他哪不知道,惹恼几个军人真不是几句抗议,而是不该将一直骄傲得爵位显摆出来.但现在就是知道错在哪儿,也来不及后悔了,这队解放军已冲进了罗杰斯家里.

罗杰斯当然没对解放军有不利作为.想对解放军不利得阴国人占总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但勇敢得拿鸡蛋和石头比硬度,不知有没有千分之一?身家万贯得著名收藏家罗杰斯先生绝不在千分之一中.所以,罗杰斯开始懊恼,吃饱了撑坏了,非要证明自己的不凡干嘛!

好在他还知道进退,不敢自以为是了,收起了惹来麻烦得绅士派头,换成一副恳求口吻:"几位先生,我为所说错得话致以诚恳道歉.请听我说,罗杰斯,一个收藏家,几乎是世界上最文明得职业.我绝对是清白得,不会怕接受搜查.只请你们搜查时,注意别打坏了珍贵得藏品."

哎,罗杰斯不知道又说错了,比煊耀爵士身份错误更大.爵士身份和狂妄只是令几个军人想吓吓他,他的身份其实一钱不值.可罗杰斯自以为很体面得职业,使他注定要失去什么.话音未落时,一个解放军战士转过头来,笑容可掬得问道:"您刚才说什么?您是一个收藏家,是吗?"

"哦!是的是的,我是个收藏家,难道您也喜欢收藏吗?那太好了!那就无需担心了,不是吗?"罗杰斯摆出最[潇洒]得姿势,终于完美表现了一下绅士风度.

"当然,我的确喜欢收藏.如您所言,几乎是世界上最文明得职业,拥有如此文明职业的阴国爵士怎可能对我军不利呢!我想,搜查是不需要了,但我想参观一下您的收藏好吗?罗杰斯先生."

这些对话令其他战士停下了脚步.家境富有得段瑞是连里公认最聪明得战士,鬼点子向来多.他这么客气得与令人讨厌得二百五阴国贵族彬彬有礼,又是想到了什么妙计?战友们也不出声,静等着段瑞最终是干什么,一定要配合默契.

对段瑞的要求,罗杰斯极不愿意,可事已至此,不愿意有用吗?这军爷毕竟是很客气得提出要求,很给绅士面子.就是凶神恶煞得硬闯,罗杰斯还能怎么样?干脆光棍儿点,只能怪自己多事多嘴.

于是,罗杰斯那轻易不让人进入,规模很大得收藏室为几个陌生军人打开了.著名收藏家不是徒有虚名,藏品真不少.收藏室打开之前,罗杰斯做好了直面解放军以来最实在得打算:既然没事找倒霉,就要自己收拾.只要不太过分,可以忍痛送几件藏品,早将这些瘟神送走.

可怜哪!做好了打落牙齿和血吞准备地罗杰斯再次想错了.他以为是忍痛割爱,可几件藏品怎可能打发走[瘟神]呢!解放军军纪严明,难道竟然抢人家东西?

错了!不是抢,是回收.明白吗,怪只怪罗杰斯爵士收藏地文物不对.

确有收藏经验得段瑞当先走进收藏室,当眼看见一件精美瓷器,立在托架上比人还高得五彩花瓶.到此,段瑞不想再隐藏意图,脸上的微笑消失了,语气还是彬彬有礼,但已冷冰冰了:"罗杰斯先生,您这里与大阴博物馆一样,当门就是一件华国文物.我是华国人,而且是军人,队此感到深深得耻辱,也庆幸少花工夫.只是这里藏品的确很多,需要文物专家来鉴别才好."

罗杰斯聪明不聪明,无法下结论,但再不明白段瑞的意思肯定笨死了.天旋地转后终于定下神的罗杰斯大喊起来:"不,你们这些强盗,这是我的东西,绝不允许任何人拿走.我要控告......控告......"

罗杰斯声嘶力竭刚喊完,段瑞已小心谨慎得拿起一个青铜鼎问:"你的东西?或许.或许是你出钱买来,可这决不代表就是你的.或许,我该告诉你,你或许因是一阴国人而骄傲.可今天,你必须要为是一个阴国人而悲哀.华国人最讲究平衡,事实上我国是正确得.这个世界,这个宇宙,都需要平衡.简单点说,每有永远好,也没有永远坏.

肯定得说,即便都是买来地,你的藏品也大部分是赃物.是阴国国家流氓行为偷取和掠夺地赃物.这类物品的买卖绝大部分不可能公开.完全可以说,你根本就不是收藏家,而是一个窝赃犯.当然,你可以证明不是,请拿出这里所有收藏的购买证据.不不不,你想说什么?我能肯定你拿不出来,或者说大部分证明拿不出来."

罗杰斯当然拿不出所有证据,当他毫无绅士风度得坐在地上,看着解放军派文物专家过来将藏品一件件仔细鉴定后,是华国所有即包装上车运走.最后,一位中校军官给了一张盖了解放军后勤部大印的收条,并说了这样一段话:"或许,你的确花了很多钱才买到这些文物,那将很遗憾.请尽量收集购买这些文物的证明,你的国家将为曾经的强盗行径给你个人造成地损失负责,我国也会为各国人民的私人损失与所在国家协商.我想,只要你努力了,会收回一定损失.无需继续为此伤心.我国中央政府已宣布,任何债务都要连本代利归还,我们可没要私人付利息呢!"

罗杰斯当然不可能因几句话就止住伤心气愤.于是,自言自语着说了最后一句错话:"臭狗屎,哪来什么证明?那可是我家传珍藏啊!"

这话又被最后出来,眼尖耳利得段瑞听到了.二话没说,段瑞一把抢过罗杰斯漫不经心捏在手里的收条,先朝正往外走地中校叫了一声:"程副主任,等会儿再走,这家伙还有问题."然后斜视着罗杰斯:"哼哼,没想到,那么多文物都是家传啊.这么说来就简单了,你祖上是侵华军人,要么华国文物怎可能是一个阴国人家传.说明你家是一个强盗世家,天生不要脸,还好意思拿收条.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说就你这熊样儿怎么还是爵士,原来祖上是畜牲出身!"

而程副主任证实了这些文物的确是罗杰斯的曾祖父百多年前连抢带偷从华国带回阴国.话就比段瑞小战士严重多了:"现在正式通知你,罗杰斯先生,我军保留对你进一步调查得权力甚至自由.我们怀疑你还隐藏着更多我国文物,你的住宅将时刻受到我军监控,收藏室中所有物品不能有任何移动,马上我们要对此进行一次彻底搜查."

罗杰斯,瘫软在了地上......

多年后的罗杰斯知道,在阴国,私人[归还]华国文物数量与价值排名中,自己不过排在几十位.就是说在阴国,罗杰斯流氓世家只是中等个儿而已,比他家流氓得多了.头号还债大王自然是阴国王室.话说回来,阴国整个国家都是流氓,个人流氓算不了什么.一百多年前,他们头号流氓还是个女人呢!

但私人归还文物终究不算什么.就说首相大人,虽然个人没多少华国债务好还,可他是国家代表啊!要为国家还债奔忙算帐啊!可债务令首相大人越算越惊心.后来,虽还是不露声色的,可心里却在骂祖国的确是强盗,怎么抢来那么多东西!不要说利息了,本钱根本还不清啊!先人们.你们真TMD是猪脑,穷凶极恶过瘾了,后世子孙却原样给人先打一顿,再连本带利还帐.不知道抢地越多还地越多吗?真TM以为有上帝天天保佑着阴国啊!就是真有神,也不只有上帝.人家东方玉皇大帝,太上老君一大帮呢!

而[可恨]得华国人,债我们慢慢还,或者......或者干脆再发善心,算了?可华国人分毫不让了,有理由有证据更有力量,既赖不了也不敢赖.而解放军也太狠了,竟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