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三十一节 剃刀边缘

妖刀 收藏 1 46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三十一节 剃刀边缘


第三十一节 剃刀边缘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三十一节剃刀边缘

湖滨市是个非常漂亮的国际大都市。

尽管我心里有事情,但仍然让我有了一些兴奋。这是我第一次到异邦,真让我大开眼界。我带了点钱,但那些大的专卖店里的衣物的奢华,还是让我有些日瞪口呆——这一件衣服要多少钱呀?简直够穷人一家三代所才人吃一辈子的……

建筑物,风土人情以及各色人种带着各种各样的神情与自己擦身而过的时候,带给自己的感觉,却是绝对是异常的新鲜。

觉得一切,都象是在从各个方面启发我什么东西——我的心就宛如春雨后的土地一般,要萌发出无数的嫩芽……

等到我一边看,一边为小玲挑了几件不太贵的衣服之后,又替丁总和小丽每人买了两套衣服。

小玲说不要乱花钱了。

她越是这样说,就越让我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又在一家珠宝店,买了一条珍珠项链和一枚钻石戒指送给她。

这一次简单的转一转,一不小心,就花了我钱包里一半的钱——我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带的钱够多的呢!

小玲走了这么多的路,有一点累了。

等到我们拎着大包小包,在一家咖啡馆里坐下来的时候,相视一笑。两人已经亲密无间了。

喝了两杯咖啡,心里的欲望一直向上窜动。真是想立刻就去找一间宾馆,开个房间……

但周围的人都坐得基本端正,非常绅士的在一起聊天什么的,我也就没有太放肆的去搂抱小玲或者手脚乱放等等——可不能给国人丢脸呀!注意形象。

两人谈起一些事情,非常的投机。于是,我又告诉她。自己在中亚的时候,曾经在一间密室里,“捡”了一包宝石。估计光是那大颗的钻石,就能称得上价值连城。但要想正常的带出来,估计不太可能。我让小玲留意一下做珠宝生意的大腕。

小玲答应了,但似乎不太相信我说的。是呀,一包珠宝钻石——那值多少钱?别人都捡不到,结果让我一番巧遇,捡了回来?

我也不多解释,只是告诉她,我们是一家人,等到宝石出手之后,我们也在湖边,盖一个更大的别墅!等到我的三个义子十岁的时候,我把他们都送过来读书,让他们都开拓一下眼界!

小玲听我讲那三个孩子的事情,非常好奇,巴不得我立刻就把三个聪明的小家伙送过来。

我告诉她,孩子嘛,先要让他们把自己祖国的语言以及做人处事的学问做好,那样,他们才是一个真正的有自己的文化与国家情感的人,早早过来的话,他们也许会尝到更多的东西,但三个孩子便没有一种深沉的乡情与对祖国的归属感了,那样不好!

小玲也只是说说,转而,问我其他的事情。

我一边和小玲说话,一边,却开动多心经的功夫,把今天所有转过的大街小巷的每一个细节都回想了一遍。哪里是重要的路口,哪里的人流量比较大,哪里有警察在巡逻,哪里有警察局,哪里的公司门厅里有保安,哪里的路口有监控的摄像镜头等等……另外一个心思,在暗暗的盘算着,要是自己和那个眼镜蛇王打起来的话,应该如何利用地形,在哪里布防?在哪里设陷阱?在哪里扔手雷过去,用多少度的抛角……

小玲非常惬意的听着我胡吹。

多心经她也是会的,不知道她在和我聊得热烈的时候,她另外的心思,会在想着什么东西?

也许,我这样想太贪婪了。她也有她自己的秘密,有她不允许别人触摸的地方。我还是替她守护着她心里最隐私最温柔的地方比较好。

吹了老半天,她接着带我到她认为我应该看一看的地方四处走一走。

她的手,一直牵着我的手,象是害怕我走丢了一样。象是担心她的手只要一松,我便象个的孩子,瞬间在人群里再也找不到了。

我任由她轻轻的捏着我的手,跟着她,听着她讲解她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各式各样的城市的典故,听她介绍哪里的东西好,哪里的商品便宜,哪里的小吃味道足,而哪里的酒店档次惊人……

我用心听着,也不妨碍自己把各个街区,当成自己想象中的战场,在和自己突击队里的兄弟在这个城市里左冲右突,在哪里埋几颗防步兵的地雷,又在哪里,架一个防坦克的阵地,在哪里,布一个狙击点,又从哪里的下水道里进攻或者溜之大吉。

我整个成了双面人了。一面,和小玲卿卿我我,柔情无限蜜意无穷,另一面,却在和自己的兄弟,在假设的战斗里浴血奋战,要把那个所谓的“眼镜蛇王”的爪牙们一一收拾,最后,把“眼镜蛇王”一枪爆头。

我渐渐的发现自己同一个时刻里,想两件事情的习惯,已经养成了,好像,到现在多心经里的一心多用,才真正的并行无碍——以前,同时进行的几件事情,其实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相关性。

等到了黄昏的时候,我们才驱车回家,感觉就象小两口儿,周未一起上了一次街,买了点生话用品,然后愉快地在天黑前回家。

但小玲越是接近我们在郊区的别墅,她就越沉默,等到下了车,她让我先屋。

我迟疑了一下,听从了她的安排。

但她又很快从我的身后追赶了上来。

丁总在小丽的房间里,正在低声的吟诵着《旧约》。

我想进去和她打一个招呼。小玲阻止了我。她说师父在诵经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

这还治其人之身让我一愣。

本来,对宗教,我是没有偏见的,而且,也没有觉得佛经比基督一门要正确伟大光荣。或者,也不认为佛经不如本土的道教等等。

但丁总,一个奇门的精神领袖,却义无反顾的投向到基督教之中去了,这让我觉得有些……说不出来。

那么,我平常,时时为自己不能为奇门作贡献或者没有去实践奇门的大义而不安,是不是有些做作了呢?是不是,我把有些问题想歪了?

晚餐的时候,我本来想问一下丁总自己的疑问,但话到嘴边,还是留住了。也许,我自己去想,自己去体味出来的东西,对自己更有启发性。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已然是一个基督徒,她那样虔诚的向基督祈祷是我亲耳所闻,那么,她的立场,一定也受影响。我怀疑,她的建议,是不是还适合我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也许我向她请教,她勉强说一些,要是她偏偏用基督的大义,来教导我。那么,我是听她的话来以示尊敬?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按自己的想法去生活?

既然如此,我还不如潇洒的按自己的方式,去处理自己遇到的事情,也许会绕弯路,也许会有许多的挫折,但这是我自己的生活,毕竟还是要我自己来作主才好!

所以,等两杯鲜红的葡萄酒慢慢的掠过我的舌尖,在我的胸腔里燃烧起来后,我恢夏了自己的自信心。

小玲在桌子下踢了踢我。

我转过头去看她。

小玲小脸一红,悄悄的说:“没有什么,只是觉得你奇怪的变漂亮了……”

自信的人都是漂亮的,这道理我知道。

但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人,不太合适。要是她说我神采飞扬什么的,也许我更乐意的虚荣一下。

不过,小玲能这样说,她已经尽力了。她永远都是这样的朴实无华,从来没有什么花巧的言语来对付我,所以,我也不用在和她聊天的时候,考虑什么庄严华丽的措词——只要表达我们的意思就行了,越是简单的词,越不容易引起我们的歧义——这样更好,这也是我最喜欢的方式。所以,虚荣没有虚荣得成,但心里却是受用无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