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三十节 暴风骤雨

妖刀 收藏 1 69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三十节 暴风骤雨


第三十节 暴风骤雨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三十节暴风骤雨

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可是,我却在她的面前,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身边(身上还有那个女人的余香),而这个女人,却是她的姐妹,而且,她还要强颜欢笑。

于是我觉得自己非常的荒唐,也亏欠她太多。虽然我们一直都知道事情会这样,从她和我没有亲密的拥抱在一起之前就知道。

胡小玲!

我可怜的小女孩……

胡小玲,你会不会对我恨之入骨?

胡小玲,你知道我的愧疚吗?

胡小玲,你知道我的迷惘吗?

胡小玲,你若是听得到我心里反复的低声问你,你能原谅我给你的太少,而掠夺的太多吗?

……

我的女孩是不是多了一点,显得乱七八糟?

就像一只盘子里放了太多的调羹,而显得不够和谐。不仅如此,还会偶尔碰得叮当作响。

不管这只盘子是不是够大,不管那些调羹是不是都精致而美轮美奂……

爱情,我越来越不懂了。

比如说,唐明皇后宫有着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估计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美佳人。但这个老头儿,却偏偏喜欢上了他的儿媳妇杨玉环,而且千方百计的搞上了手,然后,又爱得死去活来——至少,我们听说的都是这样的。这故事广为传诵而且还有诗为证等等——那么,这个爱情的典范对于另外那些在皇宫里慢慢的消磨了青春的容颜,摇着团扇,看着流星,百无聊赖的慢慢的在苦熬里小脸慢慢变黄一点一点的死去的其他女人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以及不计其数的宫女们来说,唐明皇和杨玉环这样感天动地的爱情,对她们来说,是不是残忍了一点?对于他的儿子她的前夫来说,是不是过于难堪?而对于他们自己来说,会不会在ML里各自想象或者回想起他的儿子她的前夫在ML时的表现?明皇在床上是不是象他的儿子一样勇猛或者只能靠着某个术士的一剂子草药勉强维持那么三五分钟(他那样的老人估计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吧,能进去就不错了)而让玉环不甚满意却敢怒而不敢言?又及,若是杨玉环被唐明皇吊死之后,当唐明皇在他庄严瑰丽的皇宫里,搂着另外的女人性交,换了一个又一个的时候,他对杨玉环的思念是不是有些假?

……

总之,这伟大的浪漫爱情,是不是有点假?

总之,这传奇的唯美主义,是不是太过虚伪?

……

而我这样啰嗦的说三道四,是不是仅仅在为自己对爱情的不忠找个借口?

在这刹那之间,我知道了,其实,这些天来,困扰我的事情不是自己要去做什么事业,不是要去为杀人而忏悔或者是为金钱而操劳。

爱情!

是爱情让我半梦半醒,是爱情让我焦头烂额。

如果,我也是在封建时代里的皇帝,比如说唐明皇,那我肯定也会以为自己就是天!而女人,如果我不爱她,那她就是草芥!

如果,我是奴隶制时代的奴隶主,我也会对自己的女奴挥动皮鞭而觉得理所当然。

无知者无畏!

我偏偏是个怯懦而又花心的年轻人,还偏偏知道,我与别人,其实是平等的!

我和周围的人,无论贵贱,无论男女老幼美丑什么肤色什么……我们都是平等的!

我希望别人对我好,别人一样这样希望着。

我希望自己艳遇不断,别人一样梦想着……

而我得到的,其实,正是别人失去的……

我在花天酒地的时候,小玲在做什么?她会芳心另有所属吗?她会放纵吗?有些事情,我永远不会知道,也难为情去察听……

难道我希望她一直在孤寂中等我?

有时候,我甚至希望,小玲给我的爱是我抢来的——而不是她心甘情愿的给予。这样,我心里说不定会更安稳一些……

“干嘛?这样看着我?”小玲不会知道我心里的挣扎,她只是用她水灵灵的杏眼,撒娇似的横了我一眼,还用她的小手,轻轻地推了推我的胸口:“你的时差调整过来了么?”

她要不问,我差点就忽略了这事情。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

“要不,今天,我带你到湖滨市中心(假设那个大都市叫湖滨市)去转一转?”小玲问我。

“丁……师父呢?”我问她。

“哦,师父去教堂了!”小玲毫不迟疑的说。

“教堂?师父她……皈依基督了?”我奇怪的问。

“嗯,都有半年时间了,每到礼拜时,她都风雨无阻的去教堂。上个月飓风过境,她还不受影响的去教堂呢。”小玲解释说。

“哦?她……祈祷什么?”我问。

小玲的手指轻轻地捻了一会儿,说:“不知道,但她的精神状况明显比以前好多了……甚至,我也想皈依基督呢!”

这更让我一惊。奇门的精神研究的季节之使,竟然皈依了基督,而一个节气使,难道也要投身到都会里,做一个行善的修女么?

“你?为什么?”我迟疑的问。

“什么为什么?不为什么!”小玲快速的说。

然后,说:“我们去厨房吃饭,还是请你到街上去吃点风味的小吃?”

我想了想,说:“还是尝一尝你的手艺吧!师父做的早餐就特别的香。小玲,你的厨艺应该也非常的棒吧,是么?”

小玲叹了一口气说:“就算是很棒又怎么样?人家又不会嫁给你……”

我尴尬的扬了扬眉头,说:“世事难料呀!虽然你是天堂里的女神,但我这个穷小子,说不定哪天也有福气娶你呢。让你不乖,到时候,哼,天天脱你裤子打屁屁……”

一张口就说露了嘴。

想起当初刚开始修习“如意神功”的时候,天天和她和石春芳在一起磨嘴皮子。一种颤若蝉翼的温情,刹时之间,便象有无数只脚的虫子,在睡梦中看过了自己的幸福赤裸着的身体一样,象清风,象热流,象寒霜的呼吸,更象小玲最初的两只温热的小手,慢慢地滑过我的后脊梁骨一样……

“你看你!”小玲的手轻轻地打了我一下。说:“才见人家第二天,就说这些轻薄的话……”看似嗔怪,但谁都看得出来,她是满心欢喜——如果有人在一边看的话。

是的,我要和她更亲热一点。

如果,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短,那么,我们就要让这短促的见面的时光,每一寸都装饰着快乐与欢喜的黄金与钻石。

“好吧!我们上街去吃当地的小吃吧!晚上回来的时候,再吃你的……”我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

小玲的脸顿时红了,但却再也没有和我斗嘴。

她是个大姑娘了。

她转过脸去,跑出了房间,去准备车子了。

小玲与一般的丫头们有一点不同。她永远都不会让我等待,要做什么事情,总是自己先准备了,然后,再一本正经地,漫不经心地来,象是无意之间,随口说出来——事实上,她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我一答应,我们立刻就能出发,而不会象其他的女人一样,又是换衣服,又是换裙子,生怕衣服不能把自己装饰得美丽无比。

而小玲,却永远都相信,只要我觉得她是漂亮的,那么,她就是漂亮的!她只要稍稍装饰一下,只要我满意就行了,她似乎永远都只为我而容——而我,并不喜欢繁华的装饰,何况小玲本来就很青春美貌!……

上了车,本来我要开车的,小玲说她才熟悉路。我也就让她开车了。而我,坐在一边上,手却不知不觉地放在了小玲的腿上。

“你……还是那样的讨厌!”小玲嚷怨着,似怒还喜。

“没有爱,哪里有讨厌?你一般不会讨厌一条从你远处跳过的狗或者天边飞过的一只麻雀,对不对?”我的嘴皮子,在爱人的身边,禁不住变得麻利起来。在小玲的身边,除了一些愧疚,我从来都没有压力,总有一种非常快乐的轻松感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