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二十九节 如梦初醒

妖刀 收藏 0 20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二十九节 如梦初醒


第二十九节 如梦初醒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二十九节如梦初醒

有一天早晨,我坐在自己的面馆里,吃了一碗火辣辣的羊肉拉面之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外面,正是暴雨如注。

我站起身来,忽然想到:我这都是在瞎忙呀?难道我想要自己十全十美?难道我想把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做一遍?难道我想得到全世界所以美女的爱?

就象一下子明白过来一般,如梦初醒。

而醒过来之后,我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去一次加国,看一看小丽,还有小玲和丁总。我和她们分开的太久了。

我悄悄地去了,和谁都没有打招呼。只在要上飞机之前,打了个电话给小玲,让她要是有空的话,去机场接我一下。至于钟武,她说吴琼对她说,她的基因检测很费事情,现在送到M国去了,还要再等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有结果。我隐隐觉得,这其中可能有问题,但却也一直没有问吴琼,免得她觉得我不信任她——特别是这中间夹着另外一个美人儿。所以,还是等我从加国回来以后再安排她的事情吧。

和小玲见面之后,当然先是各怀心事,然后,慢慢地恢复亲热,那自不必说。

小玲和丁总她们住的地方是一个大城市的郊区别墅,很干净漂亮,

小丽仍然躺在床上,我去的时候,丁总正陪着小丽,在一个阳光房间里晒着太阳。屋顶的阳光板,把火热的太阳光,过虑得象春光一样的柔和。光线照在小丽的脸上,她仍然像睡着了一样。她就像刚刚在花园里荡完了秋千然后,回到房间小睡片刻一般。丝毫没有因为长时间地躺在床上而肤色苍白,她身上的肌肤反而在显的格外的洁白的同时,有着另外一种非常奇怪的光泽,象是渗着一种淡淡的红润,又象有一点点微微的桔黄。宛若是特意花了一点点怡人地淡妆一样——每次看到她。都觉得她变得更美了。

我抬头再看丁总地时候,她倒没有看得出来老,还是和初次见她那样,显得很精神。而且,嘴角挂着一丝非常动人的微笑,似乎象一个慈善的天使一般。

我们寒暄了半天,谈了谈小丽的病情。

“她这丫头,似乎是她自己不愿意醒来一般!”丁总说。象是自我安慰。又象是在责怪自己淘气的丫头。

我笑了笑,说:“由她吧。只要她愿意,我们就照顾她。她喜欢什么,我们就顺着她。小丽,有你这样的母亲。就有福了……“

……

然后,我又把自己知道的奇门的事情以及她留下来的工厂的摆布以及工厂工人的安排等等情况,都慢慢地说给她们听。

他们不住地点头。

等我说到了自己在月光城里,自己控制了城市的西区,把以前的二伙难以控制的家伙们清除了,她们也没有觉得奇怪,也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出了丁总小声提醒我,要做得干净一点之外。

在我说到事情要由自己控制的时候。我发现小玲似乎欲言又止。

我也没有说什么。

其实要说的话很多很多。

我最想知道的是丁总她对我和奇门是什么态度?

丁总说的很含糊其辞。绕来绕去的意思还是说:顺其自然吧。要是有能力,就帮自己的兄弟们多做一点事情。不然,就让一让,任由武超群折腾去吧——至少目前,他还能让奇门的兄弟得一点实惠,至于以后,到时候再说吧……

我后来想,也许,丁总得态度,是奇门大多数人的态度。谁也不能否认,事实上,武林里的这些帮会,都在没落。也许,也没有真正地兴起过,有过的只是传说——有可能吗?在封建主义的重压下,侠义行之难也!但现世,尤其是这样。也许,武超群这样的企业化经营,怎么说呢,也许打的方向还算对吧。但这样发展的只是奇门的躯体,而奇门的灵魂,要不可避免地萎缩了。也许,在现实的重压下,谁也不知道哪种对敌是对的……

聊着聊着,慢慢地气氛就变得亲切起来。

吃完了饭,丁总问我是想去看一看这个城市的美丽夜景?还是好好地休息一下?

我选择休息一下。我想在小丽的身边多坐一会儿。

所以,等我洗完澡之后,穿着松软的睡衣,回到小丽身边的时候,心里只觉得暖和和的。

甚至有一点点的耳热心跳。就象初次见到她的时候一样。

也许是看得久了,所以,越来越觉得自己身边得这个女孩儿更显得迷人了,特别是就算现在她睡在这里,微微上翘得嘴唇,仍然显得野性十足,似乎,在下一妙钟,她就能从床上跳起来,搂着我的脖子,狂吻,而下面得手,可能却是猛地戳在我的腰间,让我疼痛难忍,然后,她会跳到一边,纵声大笑……

四周静悄悄地。丁总和小玲说到超市去买点东西去了……我知道她们是给我一个和小丽单独呆在一起的时间。大家都是过来人,知道我们会需要什么,所以,也都相互体谅体谅入微。

我在小丽的床前看了她一会儿,禁不住吻了她。而小丽,仍然非常的平静,除了白生生的小脸上,除了我的口水之外,涂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我的手禁不住,往小丽的衣服下面去。小丽的肌肤,有一点淡淡的凉意,而且她的躯体上结了一层淡淡的霜一样的光泽——让我担心她会在我的抚摸之下,化成一粒晶莹剔透的水珠或者在我的手心里蒸发成了一片缭绕的水汽……但事实并不会,所以,我慢慢地解开小丽的衣服的时候,她胸前的两粒自信的蓓蕾已经傲然挺立在她那又在不知不觉中饱满了很多的胸膛上。

我的舌头和嘴唇……

我的手指和脸庞……

甚至,我想用自己的每一寸肌肤,轻轻地在她的胸前慢慢地擦过,感觉她的那种光滑和柔软,体会她的可爱和销魂。

我把她的躯体看了又看,将她的肌肤,吻了又吻,吮了又吮。连她的每一缕毛发,都在自己的手指直接滤了无数次……

最后,我才慢慢地把她轻轻悄悄地从床上抱起拉。

小丽的头,扬在我的手臂上,一头乌黑的秀发,像瀑布一样,洒在我的手臂上。

她的身体,不自觉地像一张弓一样地张开。

而我,现在,就是那个射手。

拉弓,上弦……

我要射出的是一枚一箭穿过两颗心的快乐之箭,不是射向谁,而是射向整个世界,也射中我们自己……

小丽会在这枚柔情之箭之下,惊醒过来吗?

我蓦然又觉醒过来——自己做的事情,带有太多的功利目的,不够自然。

我们要做的,只是顺其自然,至于其他的,上帝会安排!

我只是去做,竭尽全力!全心全意!至于结果,全听命运的摆布。

小丽如果真的醒来,那是意外的惊喜,是命运的恩赐。

如果她仍然喜欢沉睡不愿醒来,那也是上帝的旨意!我在这过程里付出的真心,体味到小丽身体的福泽,享受我们之间的一起快乐——难道,这不也是命运的恩赐吗?

我明白了这一点。

我抱着怀里的小丽,做得更是仔细和尽心。

也更放松,也更享受。

再一次发现自己不再是超人,而只是命运洪流里的一粒沙子之后,那种轻松于猛醒后的快意,让这一次的欢爱,美不胜收。

而小丽,却象是无知无觉一样,除了红晕遍布她的全身,除了她的额头,满是细密的汗水,除了,她秘处在颠峰时自做主张的节律性的收缩……

躺在她的身边,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却无人倾诉。

但我却又明白,这就是恰好!!!

有时候,就这样,用做爱,把自己和自己的爱人,联系在一起,让我们于其他人有所区别。我们是能亲近的,别人永远都没有机会。

这就是情人们在这个世界上的盟约么?

等到小丽身上的汗水慢慢地风干之后,我轻轻替她把被子盖好。

要出门的时候,我又回来了。

我要做给谁看?要表示自己的无辜于清白?要显示自己正义于无比的光荣,一贯的正确伟大?

回过身来,我脱了衣服,反身钻进了毯子里,抱着小丽清凉的身体,听着她渐渐安稳的呼吸声,心里顿时安静下来。

就这样,我抱着她,慢慢睡得香甜。

似乎,小玲和丁总回来后可能会看过我们,但却没有打扰我们——而对这种没有威胁的探试,我的灵觉,已经慢慢地习惯并且能把这种动静忽略了。

所以,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有着前所未有的舒畅。

刚一起身,门就被推开了,

“睡得还好吗?”小玲问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