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二十四节 清理垃圾

妖刀 收藏 1 69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二十四节 清理垃圾


第二十四节 清理垃圾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二十四节清理垃圾

回到了省城(这样叫生硬,以后我叫省城为月光城了)。

晚上,我把叶小曼和两个保姆及三个孩子都叫到一起吃了一顿晚餐。钟武也喜欢那三个孩子不得了。

晚饭后,叶小曼刚走,钟武便问我她是不是也能做那三个孩子的干妈。

我笑了笑,看着她说:“这要看你的表现了!”

“呸!……”钟武红着脸说:“什么表现?”

“我是这些孩子的干爹呀!是他们的老爸,你说你要怎么表现?”我调笑她。

“呸!你骗人!那个叶小曼和你最多只是朋友罢了。那她怎么能做那三个孩子的干妈?”钟武非常认真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和叶小曼是一般朋友?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我床上的朋友?难道你看出来我是处男了不成?”我再逗她。

“死远远去!你还处男呢……”钟武有点急了。然后她说:“你说说,到底要怎样?”

我看她着急,便不再逗她。毕竟我还欠她人情没有还呢。便正色道:“事实上,这事情取决于三个孩子喜不喜欢你、和你亲进不亲近。你挺会讨人喜欢的,但这三个孩子也是心灵手巧的种子。所以,你要发自内心的和他们亲近。那样,才能真正地让他们和你亲近。你明白吗?恕我直言。你嘛,外热内冷,我担心你不能和孩子非常非常亲近地相处——要是那样,我就不会同意你做三个孩子的干妈。这不是玩笑,这对三个孩子一生来说都很重要。而且,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孩子的干妈多了,对孩子来说反而不好,还不如一个专心的干妈好。不是吗?我说得够坦白了吧!”

钟武一下子就沉默下来。过了很久,才缓缓点了点头。

“我说话是不是太直接了?”我问她。

“也不是!”钟武面无表情地说:“朋友之间,这样的坦诚也算是难得了,这说明你对我没有什么防备之心。谢谢你这样对我。”

“沮丧时总会明显感到孤独的重量

多渴望懂得的人给些温暖、借个肩膀

很高兴一路上我们的默契那么长

穿过风又绕个弯心还连着

像往常一样”

我轻轻的哼唱了一下——她在路上唱过的歌儿。

钟武清浅的一笑,然后说:“不错,你的歌声很特别!”

特别?特别难听——大概。

沉默了一会儿。我直接问她:“是做朋友——还是做情人?”

钟武一愣,她压根没有想到我会用这种更直接的方式问她。她一时之间方寸大乱。

过了几秒钟,红晕才在她的脸上扩散开来。

又过了几分钟,她才将视线迎上我的眼睛。

她认真地看着我,似乎想表达什么。最后才正色道:“我跟你说过,我只跟人交易,不合人结盟的。要是你觉得我做你的情人比较好,那也未尝不可!但我希望我们是朋友。你帮我,我感谢你!我也会全力帮你。我希望你是我的盟友,也是第一次这样希望与其他人结盟,希望你能理解。”

我哈哈了一下说:“好的!我们是盟友……哦,不,是盟友,这样更好听一点。”

……

关系确定下来,方向感就有了。就不用像以前那样和女人交往时那样的瞎猜和胡思乱想了。

这样不是太好听,但也不失为一个方法。重要的是,我不再有性情去向与女人调情了,总觉得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去做一般。

接下来,我便和钟武说起住的地方改造的事情。

钟武也基本上赞成我的设想。不仅如此,她还提了不少建设性的意见。特别是她提到,要在那个做学习室的房间里摆一张床,也起一个客房的作用。现在,她打算就住在那边。

我对她的意见表示了尊重。事实上,我对装修房子也不太在行,基本上是纸上谈兵。

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里,钟武开始张罗着替我装修房子。

我算是见识了她的组织才能了!

第一天,钟武便拉我去找了两家装修设计单位,把意图说了,让他们第二天把图纸给做出来。转身,她又拉着我去找了四个装修的队伍,把施工的事搞得停停当当!

第二天,钟武已经拉我上街把所有要买的家具、电器和各种装修材料拍板定了下来。

第三天,钟武便安排她在月光城的四名手下,按单子把所有要买的东西都买齐了放在地下室里。而且,那四个装修队伍,一套房子里两个,开始叮叮当当地动工了!而钟武又派了另外两个手下,非常凶恶地驻守在那两套房子里盯着装修队伍干活。那四个装修队伍一见这架势,叫苦不迭——怎么若上了这些凶神恶煞的人。于是,只希望工程早点结束。所以,加班加点地做,还不敢偷工减料——那还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本来,要我张罗,两个月也做不完的事情——只用了一个星期便开始有样子了。

而钟武除了前两天和我一起上街定东西和偶尔去看一下施工进度,便整天和孩子们泡在一起,害得我也只好陪着跟孩子们一起玩。

我问过那两个保姆兼家庭老师,孩子一天认几个字?

她们非常骄傲地说:孩子一天能认四五个字呢!

我听了,马上告诉她们——这很不够,你们要把孩子当成千年难遇的天才对待!每天只认四五个字太少了,你们要试着让孩子每天认二十个字。而且,中文和英文要同时教他们!

怎么可能!两个女生同时叫了起来。

我严肃地告诉她们,必须按我说的去做!一天二十个中英文,这是最低限的数字!至于他们能不能记住,先不要管他们,但一定要教一遍。周一到周五,天天如此;周六周日,以复习以前学习过得为主;要是可能的话,就再教二十个中英文的生字!

等我提完了要求,一个女生都不说话了,这也是非专业老师的好处——要是师范毕业的老师,肯定不乐意了,立刻会说出这样做不好的九十九条理由。而这两个女生就算不愿意,却也会按我的意见去做。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个星期后,三个小家伙已经适应了一天二十个中英文字词的学习方式,学习效果突飞猛进。我又告诉那两个女生,可以在一周后增加到三十个,但控制他们一天的学习时间在两个小时内,其它时间,可以带孩子们出去玩儿。

钟武很疑惑。问我从哪里找了这三个宝贝,才四岁的孩子怎么就这么厉害?这不是天才是什么?

我告诉她,就是天才也要有好的教育方法,才能发挥他们的资质与天赋出来。

钟武又问,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了?他们都还只是孩子呀!每天要他们学习那么多的东西?

我也不确定应该怎样管理这些孩子。事实上,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让他们平常的过一生、还是要让他们去做所谓的“精英”!

我与他们交流起来似乎有默契,但又似乎只是一种亲热——说不出来的感觉。

但我也想知道,一个人,作为一个人的潜力,到底有多大?所以,我最后还是趋于把三个孩子身上的重担压得紧一点儿。

等到那两间房子装修好了,我便和三个孩子以及两个家教女生和钟武挤在一个房间里。而那负责替我们装修房子的四个队伍,一起挤进了原先三个孩子住的房间开始装修……

等他们把三个孩子住的房间装修好了,那另外两间装修过的房子已经没有装修的异味了。所以,我们便分别搬进那两间房子里——真是很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