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生存 第一部 孤岛惊魂 第二十四章 凶案再起(下)

脆弱的芦苇 收藏 1 19
导读:野外生存 第一部 孤岛惊魂 第二十四章 凶案再起(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


“黄sir!出大事了!”骆华探长一把推开黄岗办公室的门,急声道。

黄岗和李若兰正在里面讨论案情,闻声矍然一惊。


“东区汇龙街地下铁发生爆炸、枪击事件。一伙歹徒向列车投掷炸弹并和警方发生激烈枪战,现场死伤惨烈,初步估计伤亡人数超过两百人,其中还有八名警员和十多名无辜行人中弹身亡。”


“什么人干的?”黄岗猛地站起,惊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据东区的弟兄讲,他们在歹徒中发现了黑狼巴比的身影!”骆华沉声道。


“快!”李若兰一把抓住黄岗的手腕,叫道:“我们去抄巴比的老窝!”


黄岗、李若兰和骆华带着大队人马急急赶往黑狼巴比的地下赌场,大队警车呼啸着从街上飞驰而过。一到中田街,骆华立即开始布置,将整条街围得水泄不通。


黄岗、李若兰和骆华亲自带着得力探员直冲入黑狼巴比的地下室,发现里面早已人去屋空。往常喧嚣、污浊的地下赌场内只剩下一张张桌子,屋里变得空荡荡的。


骆华道:“这里一定是刚刚才撤走的,空气里还留着热气。”


李若兰道:“我们仔细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留下的。”


众探员开始在赌场内搜索起来。李若兰认真扫视屋内的每一个角落,慢慢从外间走入里面的一间小屋子。从这里面的摆设来看,是一间办公室,一张老板桌放在中央,不过上面空空的,四周的墙壁上也空无一物。李若兰轻轻拉开办公桌中间的抽屉,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清空了,再看其他的抽屉全都空空如也。


李若兰弯下腰,伏在地上往桌子下面看去。见地上好像有张纸片,摸出来一看,却是一张照片。上面一个男子面色狰狞叼着香烟,穿着越战时期的军服,身后背着一柄冲锋枪,照片上的背景是一片丛林。


正思忖之间,黄岗走了进来。李若兰将照片递给黄岗道:“认识上面是什么人吗?”


黄岗接过来立时一怔,道:“这个人就是黑狼巴比!”


众人在赌场内找了许久,并未找到其他任何有用的东西,当下骆华挥手令手下收队。各人纷纷上了车,开始离开现场,忽听得“轰”的一声巨响,黑狼巴比的地下赌场发生猛烈爆炸,整个楼都被震塌了。泥土、瓦砾向四面激射出去。


黄岗和骆华等人都不由一惊,冷汗差点出来,众人如果再晚走几分钟,恐怕都要葬身在乱石堆中了。


回到警署,黄岗、李若兰和骆华聚在一处讨论案情。


骆华道:“炸弹一定是埋在地下,不然我们肯定会发现。”


黄岗道:“赌场里的人刚撤走不久,炸弹一定早已埋下。从赌场撤退的情况来看,并不慌乱。很显然这是一次有组织的行动,黑狼巴比定是计谋已久。”


李若兰蹙眉道:“问题是,黑狼巴比为什么这么做?他到底要干什么?如果地铁爆炸那件事真的是他做的,对他有什么好处?”


黄岗点点头道,“不错,从以往的记录来看,黑狼巴比一直经营着这家地下赌场,并无什么其他的犯罪行动,更不涉及恐怖行为。他这次搞出这么大的恐怖事件,一定有什么缘由。”


骆华道:“东区的那件恐怖袭击肯定是黑狼巴比做的了,那边已传来消息,黑狼巴比的手下有十多个被打死了。”


黄岗问道:“有活口吗?”


骆华摇摇头:“没有,全都死了,仅黑狼巴比一人逃掉了,东区已派出大批警力参与追捕,我们的人也参加了。”


李若兰思忖着,缓缓道:“黑狼巴比突然搞了这么一起恐怖袭击事件,又把自己的老巢炸了,这无异于自杀行为。是什么促使他这么做?难道……”


黄岗眼中一亮,道:“你是说,他是授命于什么人?”


李若兰点点头道:“我怀疑这段时间接连发生的几起恐怖事件都有关联,一定还有我们尚未发现的某个组织存在。”


骆华道:“还有陈凯量也不寻常,我总觉得此人是我们的一块心病。”


黄岗沉吟道:“虽然并无证据表明陈凯量和几起恐怖袭击有直接的联系,但凭我的直觉,我发现几起案子中都有陈的影子。此人神智不清后突然变得如此诡异,实在令我不安。”


李若兰道:“不错,陈凯量绝对是个可疑人物,从圣约瑟大教堂的事件来看,他极有可能是一连串事件漩涡的中心,而且在他的手上尚有一份我们并不知情的2009计划!”


黄岗挥拳用力一击,道:“为今之计,我们要全力追捕陈凯量,同时严密监控所有地下组织的任何动静!”


李若兰道:“局势再恶化下去,恐怕会动摇民心,对破案不利。我们一定要尽早找到线索,探明案件究竟。”


※ ※ ※ ※ ※ ※ ※ ※


一条脏乱不堪,阴暗黝深的小巷内,陈凯量孤独地走着。他将头脸紧紧藏在衣服中,双手插在袋中,默默的想着心事。


“嘿!好人儿,你寂寞吗?”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脸上抹得像鬼一样的街女像蛇一样缠住了陈凯量,腻声问道。


陈凯量阴冷着脸,恍若未闻,缓缓走了过去。


“呸!穷小子!去死吧!”街女向陈凯量的背影伸出中指,轻蔑地骂道。


走过大半条街,陈凯量在一处房屋的楼梯口停了下来。抬头望去,上面的牌上写着“百祥旅馆”四个字。陈凯量慢慢转进去,上了二楼。走过阴暗的楼梯,来到208号房前,取出钥匙开了门进去,随即门便被紧紧地关上了。


倒在房间的床上,陈凯量又感觉到一股无来由地头痛。这一阵子常常头疼,脑中一阵恍惚,思绪开始纷乱起来。


“凯量!”一个美丽的女子哽咽着,充满担心地看着自己,“你要尽快好起来啊!”


这个人是谁?眼神那么忧郁?为什么自己一见到她就会心跳不已?她是那么熟悉,为什么自己就想不起来呢?


“滋--”火光一闪,一个女子关切的脸庞出现在自己面前:“陈,你没事吧?”这女人又是谁?这个地方……啊,怎么像是自己生活了很久的地方?黑暗、潮湿的山洞,难道自己曾有过穴居的经历?


……


“不好了!”一个卫兵模样的男子冲了进来,惊慌地叫道:“实验出意外了……”


一大群人慌乱地跑了出来,自己在人群中拼命地跑着。突然“轰”地一声,一股大力从背后袭来,自己一下子被推向空中,狠狠栽倒在地上,脸上、身上被划出那么多口子,火辣辣地疼。头昏沉得厉害,脑中很乱,啊,头上流血了……天空中浓烟滚滚,到处都是火光。很多人死了,还有很多人在哭喊。“陈长官!快跑啊!”几个卫兵跌跌撞撞地跑过来,簇拥着脑中昏昏的自己跑向丛林。


啊,奔跑,拼命地奔跑,树影急速地向后闪动,只听到自己的喘息声是那么清晰、那么惊心动魄。


“陈长官!这里安全了!”


“华德和里奇两位长官呢?”


“……他们在实验中不幸牺牲了……”


“大岛教授呢?还有幸子小姐逃出来没有?”


“他们在另外的一条船上。”


“我们现在是去哪里?”


“前往2号岛屿!”


“船上一共有多少人?”


“一百一十八名,有十五名重伤员,三十六名轻伤员……”


“好的,我现在命令你们,将重伤员全部集中在医疗室救治,轻伤员分入各舱室参与……啊,啊!我的头,头……”


“陈长官!陈长官!你怎么了?陈……陈长官晕倒了……”


……


舱室内,两个卫兵端着食物走了进来。


“陈长官好点了吗?”


“伤势稳定了,可是好像神智不清,一直处在半昏迷半清醒之中。”一名护士模样的女子答道。


“……有什么办法令他早点好起来吗?已经好几天了……”


“船上药品不足呵……”


“是吗,今晚我们会在港城市停靠补给,到时候上去搞点药吧……”


……


港城市?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是自己多年前到过的地方吗?为什么一提道港城自己的脑中就出现了一间房屋?青青的草地、明亮的窗户玻璃,屋中端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子,低着头静静地沉思。啊,是那个女子?那个美丽的眼中充满忧郁的,深情款款的女子,那个自己极为熟悉,又极为陌生的女子,她,她是谁?为什么她的面容在我脑中这么清晰?港城、女子……一定和自己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我要去,我一定要去……这是我的宿命……我的答案啊……


……


陈凯量的脑中急剧搅动起了,他不由“啊”地一声惨叫,抱着脑袋滚落到地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