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十一章斩翅行动(十五)

酒盏花枝 收藏 2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三人回到鲁拜特,在贾米尔那租了三头上好的骆驼,当然,也是记在亚提尔的账上。贾米尔推荐的三头骆驼果然是四蹄踏风,两侧生云,再加上谢罗特三人自幼都是骑着骆驼长大的,这三头骆驼的奔跑能力在他们三人胯下发挥到了极致,不到一个小时,三人便穿越了沙伊边境。

一路向南,沙伊边境的旷野冷冷清清的,只有一轮臃肿的月亮一路跟随着三人,洒下一阵阵挥之不去的杀气。旷野中,不时传来一声声狼嚎,听得人浑身发寒。

谢罗特感觉自己胯下的骆驼喘息越来越沉重,心中默念着,兄弟们,坚持住,坚持住,再挺一个小时我们就到了。

但骆驼终究没能按谢罗特的心愿坚持下来,两腿一软,向前一个跟头翻出。幸亏谢罗特从小是骑着骆驼长大的,在骆驼前翻一刹那,从骆驼背上跳起,因此没有摔到自己,而自己的骆驼则瘫软在地上,口吐白沫,不停地喘着粗气。

萨乌和费希尔见到谢罗特的骆驼摔倒了,也停下骆驼掉头走了过来,等走到谢罗特的骆驼身旁,萨乌和费希尔的骆驼也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谢罗特动情地摸了摸骆驼的头,站起身,对萨乌使了个眼色,萨乌向三只骆驼行了一个大礼,然后掏出自己的67式7.62毫米微声手枪,对准三只骆驼的头部各开了一枪。

费希尔和谢罗特也对着三头骆驼行了一个大礼,这三头骆驼毕竟是为自己而心力交瘁的,如果将它们留在旷野上,不用多久肯定会成为狼群折磨的对象,一颗子弹倒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我们快走吧!”谢罗特说道。此时他们距离杰拉米德4946机场已不到五十公里,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已容不得他们再去想放弃,他们只能按既定的目标前进。此时此刻,绝对是杰拉米德4946机场最繁忙、防守最空虚的时候,一旦错过了今天晚上,等美军忙完了手中的事,腾出手来整顿机场防务,他们三人再想靠近美军机场那就几乎不可能了。

三人的想法此时一模一样,快速插入美军机场,力争破坏美军战机。

于是,黑夜中,三个黑影像三头草原狼一样玩命地向前奔着。

但跑了不到十分钟,四面八方突然射过十几道强光手电的光柱,就像是从地狱里猛然照过来的一样,刺得三人眼睛都睁不开。

“不许动!放下武器!举起手来!”对方说的是纯正的阿拉伯语。

从声音中可以听出,对方不下二十人,谢罗特低声对萨乌和费希尔叮嘱道:“不要慌,是沙特边防部队。我们一口咬定是伊拉克商人就没事了!”

谢罗特、萨乌和费希尔把随身携带的手枪扔在地上,顺从地举起了双手。对方的强光手电陆续关掉了几个,三个着阿拉伯服饰的人跑过来捡起了谢罗特等人的枪。

趁着眼前的光线减弱,谢罗特注意到,对方一共有三十多人,将自己和费希尔他们围成了一个标准的圈,他们每人都拿着一杆AK47冲锋枪对着谢罗特三人。谢罗特倒吸了一口凉气,幸亏萨乌没有凭借自己的本事主动开枪,否则自己这帮人死了都还不知道中了几枪。

“各位亲爱的阿拉伯兄弟,我们是伊拉克的商人,和你们一样都是真主的信徒!”谢罗特打出了一张亲情牌,希望借此来打消对方对自己的敌意。

但对方没有回答谢罗特的话,又有三个阿拉伯人跑过来将谢罗特三人的手背在身后用手铐铐住,然后又用一块黑布蒙住了三人的眼睛。紧接着,谢罗特感觉有人推着自己,将自己推上了一辆车,然后就听见了汽车的发动声。谢罗特听出来了,这是一辆美制的悍马吉普。

约摸过了十分钟后,车停了,谢罗特等人又被粗暴地推下车,拽着扯着拉进了一个地方,随后三人都听到了一声“呯”地关门声和感觉到一阵阵热浪袭来。

“坐下!”一个阿拉伯人大声叫道,又有两只大手在谢罗特肩头用力向后一推,谢罗特等人重心不稳,小腿后退时后膝却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一屁股坐了下去。原来身后有一个椅子。

又有人解开谢罗特的手铐,将谢罗特的两手铐在椅子的扶手上,扯开了谢罗特眼上的黑布。

谢罗特这才知道,自己和萨乌、费希尔此刻都在一个囚室里,萨乌、费希尔也和自己一样,都牢牢地铐在一张笨重的椅子上。面前是一帮凶神恶煞的沙特人,屋子里生着一个火炉子,里面烧着烙铁,墙上挂着皮鞭、铁链之类的刑具。谢罗特想到了亚提尔在组建伊拉克铁骑师的时候反复要他们记住的一句话:“真主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谢罗特已经下定决心,一口咬定是伊拉克的商人,不管受多大的酷刑,决不透露亚提尔的半个字。谢罗特扭头看了看身边的萨乌和费希尔,他们也是一脸坚毅平静的神色。

一个沙特人从火炉里拔出一根烧红的烙铁,举到自己面前,“扑”地冲红光四射的铁块啐了一口,铁块顿时“丝”地一声冒起一团白雾。持烙铁的沙特人将通红的烙铁在谢罗特面前不到三厘米的地方晃来晃去,热气炙烤得谢罗特脸上生疼。

“说,你们是不是伊拉克的反美抵抗组织!”持烙铁的沙特人一边在谢罗特脸上晃着烙铁一边问道。

谢罗特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们是,伊拉克的商人,和你们一样,也都是,真主的信徒,不是什么抵抗组织。我们,我们只不过是到你们沙特来做几笔生意赚几个小钱。”

持烙铁的沙特人把脸凑上前盯着谢罗特的眼睛看了好一会,谢罗特想到韩晋说过,说谎的人眼睛会持续闪烁粉红色的光芒,竟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持烙铁的沙特人冷笑一声:“哼!不承认?”说着一指费希尔,对周围的人命令道:“拉出去,毙了!”

费希尔吓了一跳,心想有这么审犯人的吗?人家没招却要枪毙自己,这些沙特人是不是都吃错药了!

几个沙特人跑上前打开费希尔椅上的手铐,七手八脚地将费希尔往门外推。费希尔不停大叫着:“我不是抵抗组织,我是伊拉克商人!你们抓错了!抓错了!”

谢罗特也急得在椅子上摇来摇去:“我们真的是伊拉克商人!你们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有话好说啊!真主的子民从不自相残杀!”

但对方没有理会谢罗特的哀求,谢罗特和萨乌听见门外“嗒嗒嗒”响了三枪AK47的枪声以后,就再也听不到费希尔的声音了。谢罗特和萨乌感觉心如刀绞。

“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没耐性的。”持烙铁的沙特人将烙铁又重新插回炉中,坐在一张椅子上对谢罗特说道。

谢罗特牙一咬:“我们,就是伊拉克商人,你不管怎么问,这就是事实。”

“还嘴硬,佩服佩服!”坐在椅子上的沙特人抬起右手“啪”地打了一个响指,又有两个沙特人扑向萨乌。

谢罗特和萨乌一瞬间都明白了怎么回事。

“不!”谢罗特用力在椅子上一挣扎,椅子朝着萨乌的方向倒下。“你们放开他,要杀就杀我好了,你们这帮真主的垃圾!”

萨乌担心谢罗特会慌不择言说漏嘴,急忙打断谢罗特的话:“不要说了,我们不仅是个商人,还是一个男人,别象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的!”

谢罗特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沙特人将萨乌推出了门外。门外传来萨乌的一声疾呼:“伊拉克万岁!”然后又是“嗒嗒嗒”响了三枪AK47。

两个沙特人走过到,将倒在地上的谢罗特扶起。此时的谢罗特已是泪流满面,眼中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人世间的生离死别太快了,一转眼间,两个朝夕相处的好战友好兄弟就没了,更让谢罗特寒心的是,他们没有死在战场上,却倒在了阿拉伯兄弟的枪口之下。如果当初自己不要求亲自袭击美军,如果自己炸了机场后不擅自行动,如果自己不带他们到沙特来,如果如果,他们就绝对不会作如此无谓的牺牲啊!错误全都是自己犯下的,却让两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白白送死。此时此刻,谢罗特心中浑身哆嗦着,百感交集,有伤心,有自责,有愤怒,有杀气。

“说吧,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依然是那个声音,而且就在自己前方,谢罗特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个声音,但谢罗特眼前一片朦胧,看不到任何东西。

“我,日,你,妈!”谢罗特的声音很小,但却一字一顿。

对方不知是没听清楚还是没料到谢罗特会说这么一句话,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日你妈!”谢罗特大吼一声,仿佛要把自己的喉咙撕破一样。只听“咔嚓”一声,谢罗特竟将铐在自己身上的椅子扯成两半,站起身饿狼一样向前扑去。谢罗特也不知自己抱住了谁,反正抱住以后凑上去就是一口。

谢罗特就听见耳边有人杀猪似地惨叫起来,又有十几只大手扳自己的手指、抱住自己的腰和腿妄图把自己和对方分开。

谢罗特的手很快就被扳开了,但牙齿却紧紧地闭合着,绝不松口。

最终,沙特人还是把谢罗特拉开了,只是拉开的时候谢罗特也并没有松口,只听到“哧拉”一声响,而咬住的东西还在嘴里。谢罗特把口中的东西用力嚼了嚼,是一块棉布,还带着血腥味。

沙特人手忙脚乱地将谢罗特按在萨乌坐过的椅子上,用七八根麻绳将谢罗特从脚跟到脖子反复在绕在椅子上,直绕得像个木乃伊的半成品,让谢罗特哪怕手指尖想挪动一下都不可能。

谢罗特的眼睛逐渐清晰了,他看见正对面的一个沙特人肩部的衣服缺了好大一块,正用纱布按着,纱布上还有血迹。

谢罗特顿时心中觉得一阵痛快,总算给费希尔和萨乌出了一口气。经此一搏,谢罗特知道对方断然不会放过自己,自己也已经报定了必死之心,谢罗特心一横,冲对方吼道:“老子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就是伊拉克铁骑师的谢罗特,鲁拜特的机场就是我们炸的!这笔账铁骑师迟早要跟你们算的,你们就走着瞧吧!你们要杀就杀,别想再从我这套出一个字。”

“终于认了!”那个受伤的阿拉伯人从腰间抽出一把军用匕首,冲着谢罗特冷冷走来,刀尖映着屋内的炉火一闪一闪的。谢罗特盯着刀尖,眼前竟不自觉地浮现出自己和老婆儿女嬉戏的景象。

亲爱的!我来了!

谢罗特微笑着抬头看着对方将军用匕首高高举起,“噌”地一声划过自己的胸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