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三十二章 青龙峡谷

独孤雄 收藏 0 10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三十二章 青龙峡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这次追踪独孤雄他们的日本浪人一共是十个,其余的正在血洗青龙客栈。忍者杀人从不留活口,哪怕只是听见风声的路人也绝不放过,这也正是大人物找日本浪人杀独孤雄他们的原因。忍者不但保密工作做得好,而且凶残亡命,不成功便自杀。

忍者们由于人地生疏,在峡谷里七弯八拐地摸了半天,才找到这里。

独孤雄对苦菜花和刘方道:“我把他们引回去。你们在半个时辰后没有动静就立刻骑上驴马朝雁门关方向跑,不要回头。我随后就来找你们。”苦菜花和刘方张嘴想说什么,独孤雄已经提起金枪闪身消失在夜色中。

半晌,只听远处传来两声惨叫,想是日本忍者遭到独孤雄的突然袭击,已经有两人受创。苦菜花对日本忍者神出鬼没的追击潜藏功夫早有耳闻,不料独孤雄竟然能提着百来斤重的金枪接近忍者而不让他们发觉,轻身功夫也是匪夷所思。

善于鬼鬼祟祟偷袭别人的日本忍者突然遭袭,似是受了奇耻大辱,十来个人立刻“八嘎、八嘎”地嚷着将独孤雄团团包围。如此一来忍者们却中了独孤雄的计,因为独孤雄所忌惮的就是忍者们大把大把的乱扔暗器,现在他们把独孤雄包围,如果发暗器的话,黑暗里势必会伤到他们自己人。独孤雄顿时心安不少。

月色昏黄,星光微亮。独孤雄只见眼前一片雪白,寒风袭来,六七把忍刀已经毒蛇一般钻了过来。忍刀比浪人们使用的长刀短而凶悍。独孤雄不敢怠慢,将枪团团一抡,忽而高高跃起抨挞,时而落地缠圈拦拿。

忍者的刀法虽然诡异凶狠,怎耐黑夜之中多人攻击一人,施展开来多有不便,不及独孤雄长枪既可刺扎又可当棍劈扫便当好用。忍者们躲闪不及,又一个被拦腰打倒,另一个被金枪扎进胸口倒地身亡。

独孤雄的目的是把忍者们引开,所以不想再和他们纠缠下去。呼哨一声,跳出圈外,哈哈大笑道:“偷儿疯子一样的忍者小乌龟们,不怕死就来追你家爷爷!”说完提枪向青龙客栈方向飞跑而去。

忍者们哪里吃过这样大亏,受过如此侮辱?个个气得七窍生烟、鼻血喷涌,嘴里叽里呱啦乱吼着向独孤雄急追过去。就连刚才被独孤雄袭击挑伤肩胯的两个受伤忍者也双眼喷火一瘸一拐地向独孤雄蹿去,声声要把他剥皮抽筋!

苦菜花和刘方耳听独孤雄哈哈笑着引开忍者们渐渐远去。峡谷里顿时死一般寂静下来,苦菜花能听见刘方急促地呼吸声;刘方也能数清苦菜花“砰砰”的心跳。俩人都在黑暗里躬腰竖耳听着外面的动静,瞪着对方不敢说话。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左右,苦菜花突然伸直身子长出了口气道:“哎哟,可把老娘给憋死了。”刘方站直身子道:“也不知道大哥能不能对付得了日本忍者?”苦菜花第一眼看见刘方就知道她女的,见她如此担心独孤雄,心里很是不快。酸溜溜道:“喔唷唷。还没过门就大哥大哥地叫上了,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如漆似胶的黏糊呢。”

刘方怒道:“你不要满嘴乱说好不好。他是我的结拜大哥,关你什么事?”苦菜花咂嘴道:“他几时又和你结拜了?我告诉你,我和他斩鸡头喝血酒结拜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刘方跺脚转身道:“我和你说不清楚,我要去前面等大哥。”说完就领着大麻袋走出石屋向远处拴驴马的草地走去。苦菜花在后面嚷道:“哎,你还没讲清楚呢你和独孤雄到底怎么回事?为何转身就走,没有礼貌的丫头!”

独孤雄找到刘方她们时已经天光大亮。原来她们躲进了一大片青色阴冷的石崖,石崖下面有几间被人废弃的石房子。白石片做瓦,白石头砌墙。放眼望去,眼前雪白一片,摄入心魄,真如梦境相似。

石房子前面是诗韵碧染的溪水,枫叶铺红的小路。刘方和苦菜花就躲在一间白色的石头房子里。

独孤雄气喘吁吁走到石屋跟前道:“他娘的小日本乌龟,真是比兔子他爹还跑得快,好不容易才甩脱他们。”苦菜花乐道:“连兔子他爹都追不上你,如此说来你岂不是兔子他爷爷?”

刘方瞪了苦菜花一眼过去拉着独孤雄的袖子道:“你不知道人家多担心你。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苦菜花连唾几口唾沫咂嘴道:“哎唷唷,听得我牙巴骨都要酸掉,真是肉麻死了。”刘方不理他,自顾去独孤雄身上摘草拍灰。

独孤雄道:“我是谁?堂堂独孤王爷的后人,真正的海底蛟龙、陆上猛虎,区区几个小日本乌龟怎么奈何得了我?”话音刚落,十几个忍者出现在溪水对面,跳起身一扬手,一片金光闪闪的暗器扑面撒来。独孤雄急忙抱住刘方往地下一滚滚进了石头房子里。苦菜花眼疾腿快,抱着足球腾空越起,躲过忍者的飞镖。忍者们大叫着跳过溪水,看看到了近前,苦菜花把龙鳞旋风球凌空踢射过去,足球在两个忍者头上“砰砰”撞了两下弹回,立时将一忍者鼻梁打碎、一忍者的耳朵刮烂。忍者们怒吼着撒出飞镖,苦菜花接球在手,就地一滚,滚进石房子。忍者们的飞镖全部钉在的上。

苦菜花站起身看着外面地上密密麻麻的飞镖吐舌道:“好险啊,老娘差点就变成刺猬!”正在此时,忍者从外面扔进几个冒着黄烟的东西,独孤雄叫道:“不好,是软骨迷烟。大家闭住气不要呼吸。”独孤雄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两块布,一块递给苦菜花,一块递给刘方,让她们捂住口鼻。

然后拖起金枪在手沉声道:“快走。”径直向屋里走去。刘方和苦菜花把布紧罩住口鼻,紧跟在独孤雄身后。独孤雄来到石屋后墙前站定,双手紧握金枪在手,运足气力,冷哼一声将金枪朝白色的石墙捅去,只听得轰隆声响,坚硬厚重无比的石头墙应声穿了个大窟窿。

独孤雄提抢带头跨出石房子,石房子后有个高耸的大石,石下是一片荒废的菜地。

三人到大石头下面藏好,独孤雄看看不见了大麻袋,嘴里道:“糟糕,我们的驴马还在外面呢。”苦菜花撇嘴道:“老命眼看就要没了,还挂念你的毛驴。”忽然听见屋外有人惨叫连连,有个忍者呻吟道:“快杀了这条恶狗!”显然是大麻袋袭击得手。独孤雄满脸欣慰,笑道:“好麻袋。咬得好。”接着就听见挥动兵器追杀大麻袋的声音不绝于耳。

须臾,只见大麻袋摇头翘尾地飞跑回来。刘方惊喜地过去把它抱在怀里。忽然外面的忍者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接着就听见撬曳声,撞击声。原先独孤雄他们藏身的石房子就开始振动,石头掉地碰撞声不绝。随后就是震天般的巨响,浓烟滚滚,尘土飞扬,石房子轰然垮塌,变做白地。苦菜花悚然一惊道:“他奶奶的小日本乌龟,要是老娘还在石房子里面岂不是要被压成肉饼!”

接着就听见忍者们在灰尘后面哇哇哇地欢呼。显然忍者以为独孤雄他们已经葬身在石堆下面了。独孤雄哈哈大笑道:“喝夜壶的小乌龟们,你爷爷还没死呢,想放鞭炮庆祝还早着呢!”对面的忍者们立刻像泄气的皮球,半天没了声响。

独孤雄他们也守在大石头下面严阵以待,谨防忍者突然袭击。

过了一炷香时间,大麻袋突然收起长舌头停住喘息,竖起耳朵静听片刻,接着伏在地上侧耳贴地听了听,猛然跳起头看看独孤雄冲地狂吠。独孤雄微微冷笑,喝退大麻袋,示意刘方和苦菜花跟着后退出丈外。自己握枪在手后退几步站好,眼睛盯住大麻袋吠叫的地方。

须臾,只见他们原来站立的地上土块松动裂开,接着俩个黑影如闪电般从地里破土急射上来。独孤雄大喝一声,手中金枪稍一抖动,刘方和苦菜花只觉得眼前闪出一条金线,瞬间而没,俩个日本忍者的咽喉已经分别被扎通了个血窟窿,哼都没哼就倒在地上腿脚僵直死去。

独孤雄用金枪小心拨拨地上躺着的忍者尸体,苦菜花大咧咧上去在忍者身上一人踢了一脚道:“人都死了,你还怕什么?小孩子挑蛇玩似的!”说完在忍者身上搜出手里剑、撒菱、忍刀、吹矢、忍杖、手甲钩等叮铃当啷一大堆东西,苦菜花吐舌道:“这些小乌龟,身上藏的东西都可以开杂货铺了。”刘方惊道:“这些忍者可真厉害,身上揣着像铃铛一样易响的东西蹦跳起来还可以不发出半点声响,真是难为他们。”

独孤雄拾起几件看了看道:“怪不得他们的暗器老是放不完,我在引他们回青龙客栈的时候差点中镖。”苦菜花听到青龙客栈几个字,这才想起自己在青龙客栈里的财主兄弟们,马上站起身问道:“我的那帮弟兄们还活着么?”

独孤雄避开苦菜花的眼睛叹气道:“我跑到那里时,客栈已经烧做白地,只怕他们早已经壮烈……”苦菜花眼圈立刻变红,欲哭无泪。独孤雄接过苦菜花手里的暗器袋子掂了掂道:“他们的暗器已经放得差不多,我想办法引诱他们把所有的暗器放完,我们就不怕他们了。”

说着扒光俩个死忍者的衣服。刘方捂住眼睛转身怒道:“你干什么?”独孤雄嬉笑道:“来不而不往非礼也。昨天他们用飞镖射了我一晚上,今天也应该让他们尝尝被镖射的滋味。”说完提起一具尸体向忍者们高高丢了过去,嘴里高喊道:“小日本乌龟,你爷爷的盖世深功打过来了,接招啊!”

忍者们藏在石头后面,见高飞来一件白晃晃的东西,一时间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于是纷纷抓出暗器天女散花一般向尸体射去。还不等忍者们喘气,独孤雄又抬起一具扔了出去。独孤雄只听嗤嗤钝响,眼看俩具忍者尸体变成刺猬,当下咳嗽几声大声训斥道:“你们忍者难道练的是专门残杀同胞的技能么?睁大你们的狗眼好好看看,被你们射杀的究竟是什么人?”忍者定眼睛看时,地上像刺猬一样的俩具五短尸体,分明是自己的同伙!于是叽里咕噜狂吼乱骂,咬牙哭嚎,如丧考妣。接着就高举忍者刀冲向独孤雄他们。

独孤雄笑着对苦菜花道:“我现在也要让小倭奴尝尝被暗器打的滋味。”刘方奇道:“可是我不会用暗器啊。”独孤雄抄起一块碗大石头甩出将冲在最前面忍者的脸打开了花,笑道:“地上到处都是暗器,犯不着用小乌龟那下三滥的东西。”刘方大悟,拾起块石头朝忍者砸去,可是她哪里有独孤雄的神力?扔不到日本人不说,即使扔到了也毫无力道,砸在忍者们身上也象挠痒一般,不起作用。

苦菜花大喊一声:“小倭奴们,不想要命的尽管上来,老娘这里有石头馒头招待你们。”说完拣起地上的石头急速向忍者们打去。忍者躲闪不及,被砸得头破血流,嗷嗷叫着掏出暗器朝独孤雄他们撒去。几把下去,暗器用光,于是学着独孤雄他们的样子拣起石头朝他们扔去。忍者们人多手快,大小石头猛然间如同飞蝗般涌向独孤雄他们藏身的大石下面,独孤雄急忙拉着刘方躲到一边。苦菜花躲闪不及,胸口被挨了一石,退到独孤雄身边,揉着胸口瞪住独孤雄喃喃骂道:“重色轻友的臭小子,忘了当初老娘是怎么背你这个酒醉鬼的?”独孤雄苦笑道:“我又不是千手观音,怎么能一下救俩人?”


苦菜花余怒未消,指着外面的忍者怒道:“早知道他们的暗器就要放光,就不该先用带头石头打他们,现在反倒提醒了他们也学着用石头来砸咱们,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挑起的!”刘方白了她一眼道:“你以为日本人个个都是猪头?即使我们不用,他们也一样会用的。”

说话间,忍者们纷纷走上前来朝独孤雄们扔石头。独孤雄大怒道:“狗养的小乌龟,玩石头都玩上瘾了,不给你们点厉害你们不知道小锅是铁铸的!”

碗大的石头如飞蝗般飞击过来。独孤雄既要躲闪石头,还要保护刘方,手忙脚乱。情形甚为窘迫。忽听得忍者们惨叫连声:“哎哟,我的腰。”“哎哟我的胯。”“杀死这条恶驴。”“活剐了它!”

原来是楚霸王在忍者背后偷袭,几个忍者被踢得满地打滚。独孤雄叫了声:“楚霸王。”驴子嘶叫着往他们这边飞跑过来。忍者恨楚霸王入骨,见驴子跑到了前方,纷纷将飞石对准楚霸王屁股击射。独孤雄见状焦急,高喊道:“楚霸王快回去,危险!”可是驴怎么会听懂人话?依旧我行我素。埋头向前冲。忍者的飞石如见血的苍蝇,瞄准楚霸王的身子就要打落,只见楚霸王头也不回身,将两个后踢不停蹬起,竟然把飞来的石头全部踢回去,准确无误地砸在杀手身上,有大半忍者不打得头破血流、惨叫连连。于是忍者们的石头攻势大为减弱。

独孤雄大喜,手握银枪飞身而起,半空中将枪尖对准投石的忍者直刺而进,忍者大慌,想要逃跑躲避可是为时已晚。说时迟那时快,独孤雄枪到人到,只听惨叫声起处,几个忍者立刻到地死去,剩下的转身待跑,手不留情,枪尖透心而出,乌呼哀哉了!

第一卷 千里雁门关写作完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