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就是忙着和自然界交换能量么,吐故纳新,协调平衡,抱阴守阳,摄气炼神,解读这个文本,常使人不胜唏嘘,哭也不是,笑亦徒然。在物质世界里踉跄蹒跚的人类,一直在寻求能量的摄取,对能量交换人类本性中有一种无言名状的敬畏感和神秘感。庙宇中的祭典、教堂中的牧歌、禅房中的经声、道观中的诵解,无一不透晰出对能量的崇拜。面对能量的深奥繁杂,跻身于眼花缭乱的生活飞旋之中,苦于食物的短缺,人类几千年来只能以低水平的标准来维持种族的生存与繁衍,觅索着精神与物质的鼓腹,困苦中滋生着若许希冀,无奈里透露几许追求,“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于是便有了酒这种能量物。

酒实在是一种不可思议的食物,它使人产生一种轻飘飘的感觉,一种腾飞的欲望,壮阳壮胆壮行程。人生路上,很多时候人们只能合规合矩有条有理地过日子,而酒使他们暂时地把潜意识里的反叛精神得以释放,“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挣脱了对时间的意识,袒露自我,未尚不是人生的一道风景,一种真实况味的流露。对酒这种能量物,我是敬畏的,因为它与生死、与梦境、与情爱、与美丑、与忧乐、与人生的存在式有着奇奇怪怪的瓜葛,破译不了,潜入酒文化,往往才发现它包含着太多思想、视野和境界的深度和广度,且是有极大的联想性,可以使你海阔天空的遨游,与异质的思维碰撞,产生辉煌,如李白斗酒诗百篇,武松打虎一分酒一分力的传说,然酒也会使人失德误事,它能轻易地把人的自知自制以及理智诸类构筑的轶序扰乱,就象编码语言的错位和变形,展现出另一种看似真实可靠,实是虚妄无疑的东西,毫不设防者便败下阵来,即便如刘伶醉酒,一醉数月,人也终须回到现实,追悔酒中的失检。前不久听到朋友讲了个笑话,说是某领导中午饮酒后赶到精神文明大会作报告,酒水糊涂间将讲话中“孔繁森的精神还活着”一句中“精神”两字漏读了,读成了“孔繁森还活着”,会场一片议论,秘书走到他身边说:“说精神,精神。”某领导抬头看看会标,恍然大悟:“对,孔繁森还活得挺精神呢”。全场大哗。这当然是笑话,但酒后此类笑话确是不少。如何避免此类情况,窃以为中午不饮酒便是个底线,不误工作,出笑话不在大庭广众,即可避却许多尴尬。人总是要面子的,而人的心理也总是脆弱的,譬如人高兴时会笑得发狂,中举的范进是也,人愤怒时会猝死,三国的周瑜是也,何必为饮酒时间不对而穷折腾、瞎胡闹呢,弄得众人议论,家庭不和呢?

对酒,叫我说什么好呢,还不如什么也别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