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莫斯科,红场,权力与地位的象征,从沙俄时代起,这里就已经是俄罗斯的中心了,而在苏俄时代,这更代表着整个东方阵营的中心。但是,在苏联解体之后,红场也慢慢冷落了下来,最后甚至沦落到为一名西方的歌手当MTV拍摄场的地步!当然,俄罗斯已经恢复了元气,并且作为世界四个超级大国之一,拥有着崇高的国际地位,红场的重要性也在逐渐恢复了。但是,在发生了莫斯科火车站的爆炸事件之后,红场上的游客明显少了很多,连全俄罗斯的游客都少了很多!

一辆中国产的70年版红旗轿车驶下了磁力悬浮高架路,该为了地面行驶,朝克里姆林宫方向快速驶去。车子挂的是外国驻俄使馆的牌照,车内坐着的正是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黄诚贤。

但是已经54岁了,按照新的外交部规定,驻外大使级别的使节只需要工作到55岁,然后就可以回国获得一个比较轻松的职位,再干上15年,就可以拿着一笔丰厚的退休金享受安静的生活了。所以,对黄诚贤来说,他的驻外使节工作已经不会太久了,但是这一段时间中,大使的心情并不是很好,中俄之间的矛盾加剧,让他这个大使很尴尬,而更让黄诚贤有点不满的是,作为中国在俄罗斯的最高全权代表,他竟然对国内的对俄政策一点都不了解!当然,他也知道作为一个大使,他是不可能了解得太多的,但是至少应该透露一点吧,好让他这个大使当得更得心应手一点!而今天,他已经是一周以来第三次被俄罗斯总统请去了,这不是个好兆头,熟悉外交史的黄诚贤知道,历史上每当出现这种事的时候,总会有大的事情要发生了!

车子很快就进了克里姆林宫,看门的警卫只检查了一下大使秘书递出去的证件就迅速的放行了。从表面上看起来,克里姆林宫的警卫并不是很严,但这绝对是一种假象,一种用来迷惑任何想潜入克里姆林宫的间谍的假象。黄诚贤清楚的记得,在12年前,他还是大使馆一等秘书的时候,一位国内来的安全人员就曾经打过克里姆林宫的主意,但是最后的行动也不了了之了,而主要的原因就是克里姆林宫的安全防卫太为严密了,根本就没有漏洞可以钻!

轿车稳当当的停在了这座沙俄时期修建的宫殿外面,一名穿着侍应生服饰,但实际上是一位警卫的年轻人迅速的过来给大使拉开了车门。黄诚贤轻轻的抖了一下外套,外面下着鹅毛般的大雪,好象俄罗斯人都不惧怕寒冷一样。当然,大使更清楚,克里姆林宫内的所有人其实都是货真价实的军人,而在他们冷酷的外表下面,隐藏着的是干掉一切胆敢冒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的入侵者的浓浓杀机!

俄罗斯总统莫西纳夫是一位精力旺盛的人,虽然他已经有三个孙子孙女了,但是每天早上7点差5分,他就会准时的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开始一天新的工作,而直到晚上7点过10分,他才最后一个离开这座宫殿,结束一天的工作。当然,这只是他正常的工作安排,如果遇到了突发事件的话,总统总会第一个赶到,然后安排手下的政府官员迅速的行动起来。而今天,虽然时间已经过了7点15分,但是莫西纳夫没有一丝要离开的意思,他要会见一个重要的客人。

“黄先生,请坐,请坐,随便点,就当着是自己家里好了!”莫西纳夫的表现就如同每一个斯拉夫家庭的主人一般好客。“科西金,去帮大使先生准备点吃的,顺便给我也准备一点!”莫西纳夫支走了秘书之后,才走到了办公室门边的酒橱旁边。“黄先生,来点伏特加,还是要红酒或者香槟?我这有一瓶法国里昂02年产的正宗的葡萄酒,是法国总统上次送给我的,02年可是里昂的葡萄大丰收年,那一年的葡萄酒现在全世界的存货不超过100瓶了!”

“总统先生,你太客气了,就要点葡萄酒吧!”黄诚贤赶紧说了出来,他太熟悉这个脾气怪异的俄罗斯总统了,每当他表现得这么热情好客的时候,都表示着接下来将要发生非常尴尬的事情。

“大使先生,我很感谢你能够在百忙之中抽时间到我这里来坐一坐!”莫西纳夫把盛了小半杯如同鲜血一般的葡萄酒的杯子很小心的放到了黄诚贤的面前。“当然,我也不想耽搁大使先生宝贵的时间,那么,我们就进入正题吧,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讲,应该叫直话直说吧!”

黄诚贤尴尬的笑了下,他搞不清楚莫西纳夫有没有到中国学过变脸的本事,他那张脸确实是说变就变,开始还热情万分,而现在则完全冷淡了下来。“好吧,不知道总统阁下这次找我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带为通报吗?”

“不,不,不!黄先生,你这就完全搞错了,其实我并不是需要您帮我通报什么事情,我只是想搞清楚一件事情!”莫西纳夫耸了下肩膀,从桌子上的盒子里抽了一根正宗的古巴原产雪茄出来。“我只是想知道,现在我们的远东地区,以及蒙古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需要让我们两个朋友之间闹得这么不可开交呢?”

“喀嚓”莫西纳夫剪断了雪茄的头,黄诚贤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这个俄罗斯总统的小把戏是很多的,这早在他当上总统之前就很出名了,当时他的好几个政治对手就被莫西纳夫用一些小把戏给搞下了台。当然,黄诚贤是经验丰富的外交人员,他并不会被莫西纳夫的这些小玩意给吓着了。“总统阁下,这个问题,我想你应该使用热线电话直接给我国的元首联系。说实话,我也才收到了一份国内来的电报,我们的元首也希望能够知道贵国的军队到底在干什么!”

“哦,贵国元首难道也搞不清楚那边正在发生的事情吗?那这可真奇怪了,两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竟然连一场发生在双方边境地区的冲突都不清楚!”

“总统阁下,我国元首不是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不清楚贵国为什么要这么做!”黄诚贤作为大使,首要任务就是不能辱节。“现在,贵国的数万军队驻扎在我国境内,而我们并没有向贵国发出这方面的邀请。当然,贵国对犹太人的非人道镇压与迫害,那是属于贵国的内政问题,虽然有意见,但是也仅仅是意见。但是,现在贵国的军队驻扎在我们的蒙古特别行政区境内,而且还肆意屠杀牧民,这已经对我们构成了实质性的侵略行动。而我们一再做出忍让的行动,就是希望贵国能够清楚,在我们双方爆发一场战争,对我们双方都没有一丝的好处,非常明显的,这只会给那些窥视着我们的国家做出贡献!因此,我国元首也希望总统阁下能够仔细的,认真的考虑现在的局势,做出正确的判断与行动来化解我们双方的冲突,而不是让冲突再继续扩大!”

莫西纳夫突然淡淡的笑了起来,他从黄诚贤的这番话里至少体会到了一点意思,即中国不希望冲突扩大!虽然,作为一个驻外使节,黄诚贤不可能对中国的重大国策有太多的了解,但是他要开展自己的工作,就会有一定的了解。而从这位大使身上透露出来的信号说明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中国还不想让这次擦边走火的冲突演变为一场战争了。那么,这也就很好解释中国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开始全面的主动进攻了。而中国在东北与西北地区部署的兵力不过20万,就算加上在蒙古地区的兵力也只有30万左右。这些兵力用来防御是充足的,但是要想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战略进攻,那却绝对不可能!再综合现在中国大使这种表面上看起来很强硬,实际上没有多少底气的言辞,就再也不难理解中国现在的真实意图了!

黄诚贤一口气说完了之后,心脏也在剧烈的跳动着。实际上,他并不知道国内此时对俄态度的基本政策,而是凭着一名外交官的根本职责在维护国家的名誉与权力。说白了,一名驻外使节,最根本的职责就是在正当的场合维护自己祖国的尊严,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就绝对不是一名优秀的外交官。而干了几十年的涉外工作,黄诚贤当然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虽然有点过激了,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这是他的本质工作,即使与国家的战略政策有所出入,他也是在尽一位使节应该尽到的职责!

“黄先生,我非常佩服你作为一名外交官所具备的优秀素质,而我也有幸能够在年轻的时候为国家做出同样的贡献!”黄诚贤非常清楚莫西纳夫也是搞外交出身的,说实话,在这半个世纪以来,为了适应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几乎每个超级大国的元首或者政府首脑都是搞外交出身的,欧洲连续5任轮值总统就全是外交家,而美国总统虽然一般没有当过政府的行政官员,但是其国务卿却几乎都有着丰厚的外交资历,俄罗斯自然也不例外,连中国也不例外,从林娜开始,中国的国家元首就几乎都是外交家出身了。“当然,大使先生,如果您能够帮我向贵国元首传达我的真诚邀请,希望贵国元首能够在适当的时候,最好是最近的一段时间内访问我国的话,那我就不胜感激了!”

黄诚贤一愣,这莫西纳夫真是属狗的,说变脸就变脸,开始还剑拔弩张,而现在则露出了一副好朋友的表情来。当然,黄诚贤也不是吃素的,马上就堆起了一脸的笑容。“总统阁下,你的盛情邀请我一定会传到的,相信我们的元首知道了之后,会非常的高兴,也非常乐意在阁下的邀请下访问莫斯科!”

回到了大使馆之后,黄诚贤立即通过专用的秘密安全线路跟国内汇报了这次与俄罗斯总统的会谈情况,他几乎一字不漏的整个过程都复述了下来。这时候,他才稍微安下心来,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并没有做错什么。

中国,国家元首官邸。

从新的行政首都建成了之后,国家元首官邸就成为了中国新的权力象征。这不是一栋很大的房子,就算是连上周围的花园,面积也只有20来亩。元首官邸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名字,实际上,他不但是国家元首的家,是国家元首生活与日常工作的地方,同时这里还有一整套的办公机构,提供给元首的幕僚使用,比如负责元首外交与经济方面直接顾问的几名工作人员就在这里办公。当然,这里自然还少不了一套极为周全的安全系统,光是配备的元首警卫队的人员就超过了50人!

“鲁将军,我说过的,黄诚贤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当初我任命他为驻俄大使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他是个有着外交家血统的人,而且是一个非常遵守外交原则的人,在遇到现在的情况时,他会做出让我们满意的反应来!”

鲁毅点了点头,看着李佩霖有点兴奋的样子,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鲁毅是非常佩服李佩霖在外交上的才华以及用人上的准确目光的。其实光是这点,就足以让他成为一个优秀的国家元首了,但是相对来讲,李佩霖还缺少了一点东西,就是沉着与稳重。当然,这不是大的缺陷,至少在外人面前,李佩霖做得还很到位,只有在绝对可以信任的人面前,李佩霖才不会太过于重视这方面的事情。

“主席,那你对俄罗斯总统的邀请有什么看法呢?”鲁毅对外交方面的事情不是很熟悉,至少他在这方面的目光没有李佩霖准确。

“这不过是这个老狐狸给我们下的套而已,认为我们会上他的当,那就完全错了!”李佩霖点上了根烟,他平时很少抽烟。“说白了,现在莫西纳夫已经认为我们不会在短时间内动手了,所以他已经放松了警惕。而他还想隐藏自己的一个意图,但是这手玩得太过火了一点,他的狐狸尾巴也就露了出来!”

鲁毅皱了下眉头,他有点搞不清楚这些外交家是怎么通过对方的一点点言辞就判断出对方的真实意图的,看来这门学问并不好学!

“其实已经非常明显了,莫西纳夫正在做动手的准备!”李佩霖靠到了身后的椅子上,“从整个局势上来讲,现在俄罗斯在远东地区的兵力超过了120万,而我们部署在北部地区的兵力也就30多万,虽然我们的部队掌握有质量上的优势,但是在莫西纳夫看来,这种质量上的领先是无法完全消除数量上的差距的。当然,他并没有发现,我们在二线地区配备了至少50万的兵力。所以,他会动手的,他肯定会主动动手,希望战火在我们的领土上燃烧,而不是去烧尽俄罗斯的财富!”

鲁毅点了点头,其实他也认识到了这一点。“莫西纳夫不是笨蛋,他也肯定认识到了这场战争的必然性,只要我们双方不在蒙古与犹太人的问题上做出实质性的让步,战争就无法避免。而作为一个国家的总统,他不会希望战争在自己国家的领土上进行。所以,现在他是想麻痹我们,让我们认为可以通过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等到他们的军队做好了进攻准备的话,那么就会立即对我们展开进攻。而主席,你会到莫斯科去吗?”

“呵呵,你说呢?”李佩霖神秘的笑了下,“好了,先不说这个问题,我们的进攻准备做得怎么样了?”

“情报收集工作已经完成了95%,就这几天,将完成所有的情报搜集工作!”鲁毅现在的工作是协调军情局与总参谋部双方之间工作的负责人,“但是,昨天跟总理通了一次电话,现在经济方面的准备工作并没有到位,大概还需要1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完成秘密动员。军事方面的准备工作到是已经到位了,所有部队都已经完成了动员,虽然还没有开始集结,但是在进攻发起之前12小时,就能够保证所有的部队完成集结行动。二线部队的调动也已经到位,并且进入了战备状态。现在我们等待的就是经济方面的准备工作了!”

“这个老吴,做事总是比人家慢半拍!”李佩霖皱了下眉头,“还好,总算是在我们的计划之中!”

“是啊,一切都还在计划之中,而且总理的速度已经不慢了,他需要考虑的事情比我们这些军人需要考虑的问题要复杂很多。所以,总理那边需要时间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再加上保密方面的因素,总理现在的进度已经相当快了!”

“鲁将军,我也知道总理是个负责的人,但是现在是大敌当前,我们不能有半点马虎。对了,俄罗斯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呢?他们的战争准备进行得如何,如果莫西纳夫真要向我们发动进攻的话,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开始呢?”

“主席,俄罗斯那边的情况,我们到是不用太担心了,就算莫西纳夫此时有这个心,他也没这个力!”鲁毅笑了起来,他不是看不起俄罗斯军队,他知道俄罗斯军队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几支有战斗力的军队之一,但是他确实是看不起俄罗斯的军事机制,反应速度太慢了!“现在,犹太人抵抗组织的活动范围几乎到了俄罗斯的每一个角落,莫斯科火车站被炸的事件,让俄罗斯的军事调动出现了巨大的问题,也显露出了俄罗斯在军事安全方面存在的严重缺陷。另外,为了镇压各地出现的抵抗组织,俄罗斯必须要将兵力分散到每一个少数民族聚居点去。因此,俄罗斯现在能够向这边调遣的兵力是非常有限的。他们那100多万部队不但要镇压犹太人抵抗组织,还要保护重要的军事与政府机构,另外还要支撑起他们在蒙古地区的军事行动。这么一分下来,俄罗斯根本就拿不出多余的兵力来向我们发动进攻了。以他们现在的准备速度,能不能在半年之内完成战前工作都存在巨大的疑问!”

“但是我们不应该放松警惕,历史已经告诉我们,任何小看了俄罗斯的人都将遭到惨痛的失败!”李佩霖的神色显得很严肃,“从你的分析上来看,现在制肘俄罗斯的最大问题其实就是犹太人抵抗组织的破坏行动。所以,俄罗斯要想把有限的兵力集中起来,就必须要尽快瓦解这个在俄境内肆虐纵横的组织了?”

“正是这样,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俄罗斯方面最近会有一次大的行动,一次针对犹太人抵抗组织的大规模行动!”

“看来,我们又要帮上这些犹太人一把了,他们的战斗也是很不容易的!”

“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向其提供直接的援助,谁让我们属于两个不同的人种呢?”鲁毅尴尬的笑了下,“我们唯一能够做到就只有尽量的搜集情报,然后向他们发出警告,以及向他们提供我们能够搞到的一切武器。当然,这些都不是我们自己的武器,我们不会给俄罗斯留下任何借口的!只是,现在我们还没有准确的情报,所以无法准确的知道俄罗斯将在什么时候展开他们的大规模行动。我们会继续努力的,但是我们要不要让犹太人抵抗组织稍微降低一点行动的频率呢?”

李佩霖想了一会:“我看,这件事还是让以色列流亡政府自己拿主意吧,你把相关的情报提供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决定是继续行动,还是降低行动的规模!”

“好吧,这事我等下就安排人去做。现在,我想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呵呵,鲁将军难道还没有看明白吗?俄罗斯我是不会去的,只有笨蛋才回在这个时候去莫斯科。当然,莫西纳夫那边我是会先把他钓住的,反正外交方面的来往讲求的是礼节,来回折腾几次,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我们的准备工作一完成,等到行动一开始,要不了多久,莫西纳夫恐怕就要主动到这里来见我吧!”

“主席,这个问题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了一点,如果一个月之内我们都没有答复的话,莫西纳夫难道不会生疑?”鲁毅低着头思考了一会,然后身子向李佩霖靠近了一点,小声的说到,“主席,我看我们不如这样做……”

听完鲁毅的话,李佩霖突然笑了起来,他发现,自己一直小看了这位已经年过70的老将军了。“这主意不错,我怎么没有想到呢!鲁将军,情报方面的策应工作就由你安排,我负责外交方面的,这场戏我们一定要演好了,让莫西纳夫那小子看得高兴,而往了本!”

鲁毅带着一个满意的答案离开了元首官邸,接着,一场大规模的情报行动开始了。而效果,直到20天之后,才开始显露了出来。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彼得罗夫同志,你的汇报确实很精彩,但是你确信这些情报都是可靠的吗?”

俄罗斯情报部门的头子,军事情报局4处,即负责涉外情报搜集工作的这个部门的负责人彼得罗夫很认真的点了下头,神色显得一丝不苟的样子。“总统,这些情报都是我们的特工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搞来的,都属于中国的最高国家机密,为此,我们还损失了三个优秀的特工人员,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这些宝贵的情报,所以,我们绝对应该相信这些情报的真实性!”

莫西纳夫笑着点了下头:“彼得罗夫同志,你们的工作确实很出色,我并不是不信任你们的工作,但是你也知道,此事关系重大,所以我们需要确切的保证!”总统顿了下,话锋一转:“好了,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中国方面在一线部署的兵力不足30万,而且他们还没有进行战争之前的经济动员,另外,其国家政治也没有纳入战争轨道,他们的主要兵力仍然分散在各个地区。也就是说,中国方面没有打算主动进攻,那我们呢?朱可夫同志,我们的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总统阁下,我们的军队正在向远东地区赶去,但是你也知道,现在我们遇到的麻烦有多大,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情况并不理想!”朱可夫的先辈可是俄罗斯的民族英雄,而作为俄罗斯最高武装力量统帅部的参谋长,他一直以自己的那个在卫国战争中功勋彪炳的先辈为自己的偶像。“我们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更多的兵力与投入,我们还需要时间,宝贵的时间!”

“好吧,我会给你时间,但是我希望在一个月之后得到满意的答复!”莫西纳夫的神色变了一点,让人不寒而战。“现在,鲁西奇同志,你们安全部门的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才能够让我们国内的局势平静下来呢?”

鲁西奇是俄罗斯内务部队的参谋长,因为内务部队并没有设司令官,所以他是实际上的最高指挥官了。“总统阁下,我们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现在就等待一个最佳的时机,我向您保证,两周之内,我们会交出一个让你满意的答案的!”

“很好,那么,现在还是让我们看一看中国那边的情况吧!”莫西纳夫的神色好了一点,内务部队虽然在这些年来一直不受重视,但是在上次的车臣战争之后,国内安全重新成为了政府关注的重点,所以内务部队的情况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中国的国家元首开始给我打来了热线电话,他表示很乐意访问莫斯科,通过与我之间进行的两国元首最高级别的对话来消除我们双方的分歧与误会。当然,大家都知道,这只是走走过场而已,我们不可能接受中国现在的态度,以及中国在蒙古与犹太人问题上的所作所为。但是,从各种迹象来看,中国方面确实没有打算要主动进攻,所以,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一个让俄罗斯在东方站稳脚跟,让我们从新获得东方世界霸权的一个机会。虽然,我们不寻求与中国之间的一场全面战争,但是我们不会避免用一场局部战争来解决问题!所以,我们应该尽快的做好战争的准备工作,同时,我们也要尽量的麻痹中国人,让他们放松警惕!而现在,仅仅是一个开始!好了,久诺夫同志,把实况转播传过来吧,让我们看看这位中国国家元首到底想要干什么!”

普里马科夫是总统府负责翻译的一名普通员工,说实话,他对这些高级官员的性格是非常了解的,作为总统府的资深中文实时翻译人员,普里马科夫在总统府已经干了3年了,此时他的工作就是为这些高级官员翻译中国的电视现场直播。这是中国国家元首的一篇重要的全国电视讲话。当然,中国的通信卫星已经把电视信号发送到了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就连设在南极点附近的中国科学考察站也能够收到信号。当然,俄罗斯的总统与政府的高级官员都来看这次的电视直播,很明显,中国元首这次的电视讲话内容非常重要!

会议室内的那些俄罗斯官员的脸色几乎都变了样,出了愤怒之外,还有着难以捉摸的一种表情。显然,这中国元首的讲话内容确实很不一般,至少让这些处事不乱的高级官员都变色了!

“总统阁下,难道这就是你说的关于中国不会主动发起战争的事情吗?”电视直播还没有结束,朱可夫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是啊,这简直就是宣战书,中国会与我们保持和平吗?”

“中国已经宣告将向我们发动全面进攻了,这是战争宣言,我们应该立即反击!”

“对,我们要立即主动进攻,将中国军队的进攻消灭在中国的领土上!”

……

跟着,别的官员也开始起哄了。莫西纳夫挥了挥手,制止了这些人无秩序的发言。“各位,还是先听我把话讲完吧。这事,中国元首已经跟我说过了,这是他安抚国内情绪的一次讲话,并不针对我们。当然,各位应该很清楚外交方面的原则。我们应该知道,中国现在没有战略进攻的能力,他那点兵力,防守都还不够,还进攻?所以,各位完全不用担心,那只是他们对内的一套宣言,为的是研制住国内的反对声音,为其出访莫斯科做好准备。所以,我们完全可以不相信中国元首的这番讲话!当做是看了一出闹剧吧!”

房间内慢慢的安静了下来,虽然有的人已经相信了总统的话,事实是摆在那里的,中国如果有实力进攻的话,恐怕战争早就爆发了。另外,中国的动员也没有展开,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与另外一个超级大国打一场大规模的局部战争,中国的损失将会非常惨重,甚至会因为主动挑起战争而引发一场让中国丢掉数十年积累成果大败亡!但是,仍然有人不是很相信莫西纳夫的解释。中国的综合国力是摆在那里的,一个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实力,世界上最强大的科学力量,以及世界上最强大的人力资源,并且控制了世界上最丰富资源的国家绝对不是那么一个简单的国家的。而且,了解中国的人都应该很清楚,中国以前经历过的数次大规模战争都是在对方预料不到的情况下发生的,而且最终,都是中国获得了胜利。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独特的政治结构,让其拥有比别的很多国家都要快快的反应速度。特别是在大规模战争期间,中国甚至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做出决定性的改变,把所有的力量使用到战争中来!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遭到中国主动进攻,而俄罗斯又没有做好防御准备的话,恐怕俄罗斯输掉的将不仅仅是远东地区这么简单了!

“好了,各位,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我们的军队必须要在2周之内做好进攻准备,第二梯队的进攻部队必须加快转运速度。我不希望在2周之后,我们仍然束手无策,我也不希望我们在蒙古的那些军队仍然得不到强有力的支援。大家都赶快行动吧,我们将掀起俄罗斯历史上的新篇章!”

莫西纳夫的讲话是鼓舞人心的,在他看来,俄罗斯在即将到来的这场战争中已经获得了一半的胜利,至少对他来讲,现在中国在前沿部署的那边兵力是无法阻止俄罗斯的进攻部队的,只要第一轮突袭成功,那么这场战争基本上就已经胜利了。当然,这位自认为已经掌握了中国战略基调的俄罗斯总统并没有认识到,就在他宣布休会的时候,第一批中国部队已经进入了进攻阵地,战争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