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就在曹操想吃下兖州,却怕把舌头烫着,左右为难的时候,谋士董昭献计道:“今天子陷于王琦之手,诸侯纷争不断。主公欲成就霸业,唯有移驾瑕丘,兴义兵以诛暴乱。愿主公行非常之事,建非常之功。”

曹操道:“此孤本志也,然刘岱据有兖州,闻其兵多,焉为易事?”

董昭道:“岱虽有兖州,但既少党援,为人寡虑,何须多虑?况且,兵多不足患,多而不精,无须顾虑。”

曹操道:“虽然如此,当何以取兖州?”

董昭道:“请主公提雷霆大军,急击瑕丘,以刘岱之能,焉能抗主公雄师?则兖州一战可平矣。然后,主公可伪天子诏令,既可乱刘岱军心,又能下安黎民,使兖州归心于主公。”

曹操道:“公仁此计甚善,翼佐之功,超世无畴。”

、董董昭道:“方今群奸凶猾,四海未宁,主公当目光长远,图谋大计,昭愿为羽翼。” 星_

曹操沉吟了一会儿,道:“公仁,兖州境内,还有元伟在东郡、孟卓在陈留国、允诚在济北国,这几路诸侯,孤该当如何应对?”

董昭道:“这些人更不足惧,主公可遣使前往,晓以利害,彼等定会观望变化。一旦主公掌握兖州,则立刻追随主公。对待此三人,请主公缓慢图之,不必急于求成。”

曹操采纳了董昭的计策,紧锣密鼓地开始了作战准备,下定决心要一战平定整个兖州。

在兖州,除了兖州牧刘岱的势力以外,名义上隶属于刘岱,但实际上和曹操一样完全独立的,还有东郡太守乔瑁、陈留国相张邈、济北国相鲍信等几路人马。曹操要想控制整个兖州,这些诸侯的态度也至关重要。

因此,为了铺平统一兖州的道路,曹操先派出手下谋士,出访这三路诸侯,希望能把他们拉到身边,以免扩大打击面。

刘晔、满宠、董昭三人,奉命出访。很快,他们就先后返回,结果比曹操希望看到的还要好。

乔瑁、张邈、鲍信自从参加关东军讨伐董卓,返回各自的领地以后,都蛰伏起来,不闻郡外闲事。不过,这三位能在乱世中占据一席之地,虽然无法再进一步,但也算得上个人物,怎么说眼光还是有的。他们深知,虽然暂时还算太平,但毕竟身处更强大的势力的夹缝之中,自己的实力既然不足以与之相抗衡,就必须选择一个靠山,好更长久地享受荣华富贵。

王琦虽然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是对于乔瑁之流,却没有放在眼里,不是很重视。况且,他们怎么说也位于兖州境内,身为丞相的王琦,也不便把手伸得太长,直接去招揽兖州境内的太守、国相。因此,张邈等人即便要归附王琦,也不得门径。

既然无法投靠王琦,那可以依靠的,首选现任兖州牧刘岱。但是,以刘岱的个人能为,大家也看得出来,根本无法在乱世中长久保住兖州,早晚会被别人吞并。因此,跟着刘岱混,恐怕也难以善终。

在曹操的使臣登门之前,这三位实际上也有和曹操结盟或者归顺曹操的意思,但是,他们的魄力实在是差点,总是觉得自己和曹操都是同等级别的官员,不好意思放下架子先向曹操伸出手去。如今,曹操主动来联络他们,提出的条件还算优厚,让他们心动不已。

要是曹操直截了当地让三位臣服于自己,恐怕难免弄巧成拙,引起他们的反感,就算他们不帮着刘岱,恐怕也难免给刘岱通风报信。正因为曹操听从了董昭的建议,不急着要求三位太守一起行动,而是恳请他们作壁上观,等到战局明朗化之后,再做抉择不迟。。

这种建议,对张邈等百利而无一害,如果曹操获胜,就可以顺水推舟,跟着新任的曹使君打天下。如果曹操败在刘岱手下,则不妨落井下石。这样的条件,谁要是不答应,谁才是傻瓜。

董昭等返回定陶后,曹操解除了后顾之忧,这才放下心来。曹操奖赏了三位使臣,随即下令全军备战,准备闪击刘岱。

兖州治所瑕丘位于兖州中部的山阳郡境内,山阳郡正好和济阴郡毗邻。不过,曹军要想攻打瑕丘,需要先通过山阳郡治所昌邑一带的防线。而且,兖州任城郡的地理位置很独特,好像嵌入山阳郡似的,被山阳郡的辖地在西、南、东三面围了起来。一般说来,曹操要提兵攻打瑕丘,或者绕过任城郡,或者直接通过任城郡,杀向瑕丘。

此外,谋士满宠还提出了一条捷径,就是取道大野泽,通过山阳郡西部地区和东平郡北部地区,直接抵达瑕丘。如果走水路,需要大量的船只。要是船只数量不足以运送士卒,也可以一部分士兵走水路,另一部分沿着大野泽岸边行军。这条路的好处显而易见,就是可以直接把主力部队投入对瑕丘的作战。但是,远途奔袭的难处也同样明显,就是对于后勤保障的要求非常高,而且,在行军途中,需要注意保密性,才能达到突然袭击的目的。

曹操并没有小心翼翼地备战,而是毫不掩饰地做准备,只不过,除了有限的高级将领以外,绝大多数官兵得到的消息,是要再次讨伐陶谦,占领徐州。刘岱当然也在济阴郡设有细作,他们送回瑕丘的情报,无一例外地显示曹操要继续对徐州用兵,曹操的动作虽大,还是成功地欺瞒了刘岱,让刘岱没有针对曹操加强防范。

对于刚刚回到兖州的曹军来说,确实可以说随时可以重新出兵。但是,由于这次对徐州用兵没能取胜,曹军上下,军心浮动,士气更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因此,曹操召集各级文臣武将,让他们集中力量做士兵的思想工作,千方百计提高士气。当然了,光靠虚的是绝对不行的,普通官兵更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经济鼓励。为了奖励士卒,曹操不但把库底子都翻出来发放,更对官兵们许下诺言,一旦在战斗中立功,立下战功的将士,无论地位还是金钱,一律从优奖赏。

不过,曹操还是遇到了难处,就是官兵们对得到手的实惠很感兴趣,但是,除了盼望加官进爵,建功立业的年轻军官们,对于曹操的许诺却普遍兴趣不大。曹操已经囊内空虚,发现钱实在困难,万般无奈之下,曹操也只好去打定陶城中大户的主意,去向他们借钱。

不料,这些大户们虽然有钱,但却缺少糜竺、糜芳兄弟那样的政治目光,肯把穿在肋条骨上的钱拿来做政治投资,大多数人都舍不得把钱借给曹操。曹操虽然小有收获,但和巨大的支出相比,缺口还是难以填平。

曹操一气之下,狠下心来,放权给总管钱粮的任峻,让他或绑架富户,或登门强索,无论如何,弄到钱就是首功一件。为了配合任峻完成任务,军中所有面貌狰狞、出言凶恶的将领随便任峻调动。

虽然曹操的敛财行动很快就泄露了消息,但由于任峻只对确实有钱的真正大户下手,并不是逢人就抢,因此,并没有在定陶城内引起轩然大波。反之,人类的恶劣根性却体现无遗,那些没有被任峻看中的中小规模富户,知道自己安然无恙以后,就放下心来,开始为那些比自己有钱的人被敲诈勒索而感到幸灾乐祸。

任峻并没有辜负曹操的希望,源源不断地把钱运到曹操的兵营,分发给曹军官兵。这些钱虽然还不能说很多,但却完全能够证明曹操有能力兑现自己的承诺。而且,还没有出兵,赏金已经到手,一旦获胜,奖赏当然更多。

于是,曹军上下官兵人等,在曹操绘制的升官发财的美妙蓝图的感召下,士气迅速恢复,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建立功勋。

虽然在徐州一战中,曹军损失惨重,减员不少,但是,人数虽少,但这些剩下的战士们,大多数经受过战场的血腥洗礼,战斗力个个不弱。凭现有士卒的数量,要去攻打冀州,对付王琦虽然还不行,但对付刘岱,还真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作者按:董昭字公仁,济阴定陶人也。袁绍以为参军事,后来跟随张杨,并由张杨推荐给曹操,官拜议郎,后迁符节令。董昭在曹操手下,多次献良策于曹操,每每为曹操采纳。在平定韩暹、杨奉的战斗中,董昭出谋划策,立下大功,被任命为冀州牧。平定袁绍后,以昭为谏议大夫。平定袁尚后,封千秋亭侯,转拜司空军祭酒。后曹操受魏公、魏王之号,皆昭所创。

曹丕即位后,董昭历任将作大匠、大鸿胪,侍中、太常、光禄大夫、给事中、太仆,司徒等职,先后受封右乡侯、成都乡侯,邑千户。昭年八十一薨,谥定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