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二十九 逐鹿(5)

netflyhawk 收藏 1 19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二十九 逐鹿(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都看看,大家都先看看。”看着工作人员将材料交到这些人手里,王飞慢慢的道。这是一次紧急召开的特别的会议,人民军中军以上的高级将领以及任柱和王宝坤都出席了。只看了一会,聂士成第一个叫了出来:“呸,狗屁条约!”众人纷纷对这内容加以鞭挞。王飞止住他们,又等了一会,这些高级将领们陆陆续续抬起头来,王飞才道:“我知道,现在把大家都召集起来有些人想不通。特别是有些人,在我做出暂时和清军主动作战的命令后,心里十分的想不通。也有些人说闲话,当然不是说大家,是说我。什么王飞害怕了,王飞胆怯了,王飞要投靠满清皇帝了,说什么的都有,是不是?”

这话说出来谁敢接?一个个大摇其头,表明坚决没有这种事情。王飞也不管他们的回答,继续道:“还有些人心里也许在想,现在各地的斗争形势这么好,你把我们都叫过来做什么呀?还不止让我们过来,你们当中,有好几个人的军里的特种兵也一锅让我给端来了,是不是心里心疼呀?”

“没有”,“没有”,“哪里话?”“服从命令,总司令让干啥就干啥。”这些高级将领们连忙说开了。

“我看不见得哟。”王飞道:“要是我,我心里有什么想法,就一定会说出来。不要以为我们人民军的力量稍微强大了点,我们的根据地稍微多了一点,我王飞就和以前不一样了,就听不进别的意见了。你们有什么意见,现在可以说出来呀,我们是在讨论嘛,我什么时候搞过一言堂呀?”

说完,他就看着在座的几位,不说话了。王宝堂抬头见几人你看我,我看你,王飞又坐在那里不说话,分明是要这几人表态了,刚想说,想想王飞的话,又不说了。王飞做出暂时停止和清兵主动作战的决定后,他是想不开的,多次向王飞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还拉着任柱一同说了次,没想到王飞突然召集起来召开了这么一个会议,也不事先打个招呼要讨论什么,一开始就给看几个条约的大概,不知王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是不开口的好。他探寻性的把目光投向霍山,可是霍山却只是一本正经的坐着,低头看着材料,面上什么也看不出来。他也低下头来继续翻看材料了。

刘铭传等了一会,见没有人说话,聂士成倒是想说,嘴张了几张,却没有说出话来。任柱,王宝坤,这两个人资历还是要差一点,这时候更是不说话。他这些年历练已久,不想冷了场,霍山和王宝堂两人不说,要是自己再不开口,可就……可是怎么开这个口呢?虽然王飞和自己乃是八拜之交,兄弟之义,而王飞对自己也一直非常信任,从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独当一面的地位上,他是非常感激王飞对自己的知遇之恩的。可现在毕竟两人的地位不同,王飞作为总司令,人民军中的最高领导人,自己说话还是不能太直白了,也不能顺着他的话向下接茬,王飞这么说,肯定是心里非常不满的,王飞的这些说辞,看来肯定有所出呀。说实在的,王飞刚开始下了这个命令时,他也颇为不解,后来一想,却不由为王飞的这个决定而拍手叫绝。

刘铭传咳嗽了一下,道:“司令员,我看这些材料,虽然是个大概,可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知道,这绝对是祸国殃民的卖国的协议。咱先看这个《瑷珲条约》,这黑龙江将军奕山分明是在卖国嘛。黑龙江一直是我们的内河,按照这个条约一来,这不就变成了我们和俄罗斯的界河了嘛。条约中说,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的土地划归俄国,这分明就是强割强占嘛。外兴安岭一直是我们和俄罗斯的分界线嘛。这样一来,我们要丢失多少国土呀。”

王飞道:“60多万平方公里。还有,大家看,条约中说,在瑷珲对岸精奇哩江以南的一小块地区(后称江东六十四屯)仍可以保留中国方面的永久居住和管辖权;乌苏哩江以东的中国领土划为中俄“共管”;知道这所谓的中俄共管地是多少吗?40万平方公里。还有你看,黑龙江和乌苏哩江,此后亦准俄国行船,别国不得航行。知道这两条河嘛?省三说得对呀,这两条河本来就是我们的内河,现在好,按照这个狗屁条约,只准俄国行船,别国不得航行。这是哪里跟哪里嘛。”

刘铭传道:“司令员,这个条约看,是黑龙江将军奕山和俄国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两人签定的,难道清廷准许他的地方大员就能签定这样的协定?”

王飞道:“从内线传来的消息,咸丰皇帝还是非常不满的,拒不承认这个条约,还给奕山以处分。但也仅仅是处分而已。大家再看,这《天津条约》,先是中俄之间签定的。英法联军入侵,俄国以调停为名,和清钦差大臣桂良、花沙纳与俄国驻华公使普提雅廷在天津签订的。共十二款。我们先看这主要内容:(1)俄国得 在上海、宁波、福州、厦门、广州、台湾(台南)、琼州等七处口岸通商,若他国再有在沿海增开口岸,准俄国一律照办;(2)俄国得在中国各通 商口岸设立领事官,并派兵船在这些口岸停泊;(3)俄国东正教教士得入内地自由传教;(4)中俄两国派员查勘“从前未经定明边界”;(5)日后中国若给予其他国家以通商等特权,俄国得一律享受。还有和美国签定的这个条约,也是桂良、花沙纳与美国公使列卫廉在天津签订的,你们看看主要内容:(1)清政府倘准 许其他国家公使驻北京,应准美国一律照办;(2)增开潮州、台湾(台南)为通商口岸(后来开埠时潮州口岸设在汕头);(3)耶稣教教士得自由 传教;(4)扩大片面的最惠国待遇,即:清政府给其他国家的特权,“无论关涉船只海面、通商贸易、政事交往等事情”,美国得“一体均沾”; (5)确定领事裁判权。还有桂良、花沙纳与英国额尔金天津签订的这个条约,共五十六款,另外附有一个补充条款,他的主要内容我也表出来了,(1)英国公 使得住北京,并在通商各口设领事官;增开牛庄、登州、台湾(台南)、潮州、琼州、汉口、九江、南京、镇江为通商口岸((2)耶稣教、天主教教士得自由传教;(3)英国人得住内地游历、通商;(4)英国商船 可以在长江各口往来;(5)中英两国派员在上海举行会议,修改关税税则;(6)中国给英国赔款银四百万两;(7)确定领事裁判权和片面的最惠国待遇。补充条约共十款,还有一个《海关税则》。你们看英国人的胃口,海关聘用英人;海关对进出口货一律按时价值百抽五征税;洋货运销内地,只纳子口税百分之二点五,不再纳厘金税;允许鸦 片进口,每百斤纳进口税三十两。中国的海关呀,倒由他英国人来管理了?另外看看这两个钦差大臣和法国签定的条约,也是除了条约以外另有一贯补充条款,出了以前几个条约列出来的项目外,法国人还规定,法国兵船可以在中国各通商口岸停泊,另外给法国赔款银二百万两。我之所以让大家先看这几个条约,并一起再着重说出来,就是让大家来想一想,这样卖国的朝廷,这样软弱的朝廷, 我们不推翻他,我们哪里还有活路?我们哪里还有反身的日子?”

“当然,你们可能要问,既然我们要推翻他,为什么你还要下令不要主动去和清军作战呀?为什么呀,就是因为现在英法联军正在侵略我们的国家。而我们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清廷,寄希望于清廷中的主战派。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去和侵略者直接去作战呀。我们是造反的,清廷的皇帝不会乖乖的让我们开到他的心脏上去。而我们要过去,疲师远征,两面为敌,只能是葬送我们自己。”

“所以,我说,要给清廷一个抵抗外侮的有利环境,让清廷能一心一意的和侵略军作战。所以我们暂时就不要主动招惹他们了。我们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做好我们根据地的建设嘛。可以静下心来做做实业,壮大我们的力量嘛。我们不主动去打他们,并不是说我们就由着他来打我们呀。而且,我们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做好准备。”

“我们队伍里的有些个别人,心里转不过这个弯来呀。就一门心思想着打仗,打敌人,脑子里缺乏全局意识呀。这个全局的意识,不是仅仅是我们人民军的全局,还有全国的这么一个全局。不要忘了,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呀。从我做团练开始,我就一直告诉大家,我们不是哪个皇帝的子民,也不是哪个朝廷的附庸,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们要昂首挺胸做我们自己的主人。我们只有一个国家,这个国家就是中国。她不是清朝,不是明朝,不是历代上出现的各个朝代。从三皇五帝开始,我们的祖先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朝代更替是一个自然现象,可不论朝代怎么更替,我们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我们骨子里流淌着的热血,从我们的祖先开始,它就属于黄河,属于长江,属于我们这片大地上的山山水水凝聚起来的灵气,它属于华夏,属于中国。中国是什么,她就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母亲呀。母亲用它富饶的沃土养育了我们,他默默的承载着我们,看着我们成长,看着我们一辈又一辈的在她的胸怀里繁衍生息,奋斗不止。可是,到了今天,我们的母亲遭到了外敌的侵凌,我们怎么办?我们难道要为了内斗而不管我们母亲的死活吗?我以前曾经跟你们说过,在大海的那一边,也有一片辽阔的国土,在那片辽阔的国土上,也是祖祖辈辈生活着一群黄皮肤的人,西方人给他们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印第安人。印第安人,他们非常勤劳,他们非常聪明,他们非常善良,他们也创造了非常灿烂的文明。可是,现在,他们的文明之花凋残了,他们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了发言权,没有了生存权,他们被当作牲口一样的任意屠杀,他们被成群的赶到所谓的保留地里面去等待整个种族的灭亡。做这些的是什么人?就是现在来侵略我们的西洋人,英国人,法国人,还有什么西班牙人,葡萄牙人等等。难道我们就愿意我们自己也去重蹈印第安人的覆辙吗?我们就愿意这样吗?”

“所以我们必须要和清军暂时脱离战争的状态,好让他们能够专心的来抵御外侮。当然,他们不会轻易的相信我们,但是有识之士会分得清轻重缓急的。你们看,这僧王,是一个明白人呀。朝廷三番五次的下令,咸丰帝也今日一个诏书,明日一个口谕,他是怎么做的?嗯?他抗命了,他违抗皇命了。别忘了,他是一个忠君忠到了极点的蒙古人,为来皇帝,让他拿出自己的性命来他都愿意,可是在这个时候,他手握重兵,有没有主动向我们人民军主动发起进攻?他是用自己的行为来表明他的态度的。就凭这一点,我王飞佩服他。在国家大义面前,他做出了他能做出的正确选择。”

“可是,我们还是不能亲上前线呀,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等着清廷。他现在的两个钦差大臣,那是主和派的代表人物。他们签定了这样的条约,肯定会在朝廷当中引起争议,清廷他肯定还会有所动作的。所以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人物,就是稳定我们根据地,壮大我们自己的力量。”

“当然,我们也不是把所有的愿望都放在清廷的身上。我们也要做好一切的准备。这次把你们都召集到这里,就是为我们做准备的。让你们把特种兵部队都给我带过来,也是有目的的。我们不能指望这所谓的朝廷,就需要我们来亲自动手呀。今天我们会议的主题,其实也是一个我们今后发展方向的主题。我们要讨论的,是军队部署重新做一些调整的问题。我的一见,一二三军,要从目前的驻地转移,这个调整比较大。一二三军要至少选出一半以上精兵强兵,秘密北上部署。当然你们三个军情况不一样,但是总得来说,最少的军,一半以上也少不了三四万人嘛。当地的力量当然也不能消弱,还是要抓紧地方部队转正的工作的。这一次,霍山要下到部队去,重新整合一军和二军留下的部队,组成成一个新的集团军,就叫做四军好了。王宝堂和刘铭传,你们要各带不少于三万的人马,抓紧北上。聂士成,你的三军,在苏北只留下一个师,交给王副军长,其余的要秘密前出。你们这三个军在半年之内都要运动到北京的周边。”

“至于任柱,你留在河南,但是你部的两个旅,要配给二军,跟随二军行动。左宝贵今天没有让他来,他这个师也要加强给一军。王宝坤的独立一师要和王宝龙、刘俊生的两个师整合,组建第五军,仍然总部直属,目标是直隶,下面我们来讨论一下。如果都没有意见,走,和我一起去看看我们这几年搞出来的新玩意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