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八章 重逢(上)

angryfox 收藏 8 10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当一颗石子投入水中的时候,中心溅起一串水花,波纹则向周围散去,在远处化为平静,远处的平静也许就是叶江明无法改变的国共分裂,军阀混战,而近处的涟漪则是1927年的诺贝尔生理以及医学奖,由于叶江明发明青霉素的伟大贡献,拯救了成千上万被细菌感染面临死亡的生命,他被授予了诺贝尔生理以及医学奖,而发明奎宁拯救无数疟疾患者生命的姚雷格不得不在未来的诺贝尔奖名单中寻找他的位置(另一个时空中历史上的1927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

诺贝尔奖是当时的一件盛事,金钱对于每年通过生产药品和操纵纽约股市获得上亿美元收入的叶江明并不在乎,他所在意的是他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华夏国人,这将为他在华人世界的影响力增加重重的一个砝码,使得他们从此为中华民族的再次腾飞树立信心。

出国前,南阳著名华侨陈嘉庚专门从新加坡赶到泉州为他送行,并送上“华人楷模“烫金匾一张。陈嘉庚是南洋著名华侨领袖,厦门集美人,这一年54岁,陈嘉庚可是说是华夏国近代最为爱国的华侨商人之一,事业有成之后,他将全部的心血投入在家乡的教育事业上,在家乡建立了两所学校,厦门大学,集美学校(有男女小学、男子师范及中学、水产航海、商业、女子中学、农林、幼稚师范、国学专门,共九校,另设幼稚园、医院、图书馆、科学馆、美术馆、教育推广部,统称集美学校)。最多时,陈嘉庚对于这两所学校的投资达到他个人资产的四分之三。陈嘉庚对于叶江明的学识和管理才能非常佩服,为此在晋江投资建设了全华夏国最大的一座橡胶加工厂,原料直接从新加坡、马来西亚一带陈嘉庚自己的橡胶园运输过来。这一年陈嘉庚在东南亚的生意异常萧条,用于维持厦大、集美两所学校运转的钱主要来自于他和叶江明、卢作孚投资的远洋运输公司和这所在晋江新建成的橡胶加工厂,航运业陈嘉庚早年就有所涉足,因轮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击沉而退出这个行业,所以对这个行业是驾轻就熟,卢作孚则是一位年轻的实业家,1926年在重庆创办了民生公司,从事航运业,慕名来到晋江,这间远洋运输公司,卢作孚所占股份最小,却因为才华出众,被代表叶江明任命为太平洋远洋运输公司总经理。太平洋远洋运输公司有着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晋江建设所需的材料、机器、人员、采办的军火物资绝大部分都由他负责运输,所以发展迅速,获利丰厚也并不奇怪。在叶江明的设想中,将来东得克萨斯油田的石油,澳大利亚的矿产也都惠交给太平洋远洋运输公司,目前的规模实在还是太小了,只有像卢作孚这样年轻、实干的实业家才能实现太平洋远洋运输公司的跨越性发展,作为董事长叶江明放权给卢作孚公司的一应具体经营细节都由卢作孚决断,他充分相信这个历史上富有盛名的航运实业家的才干。

陈嘉庚惊叹于叶江明于自己和卢作孚的信任,晋江乃至泉州的经济高速发展,叶江明经济实力数百倍于陈嘉庚固然是个原因,叶江明的观念也与当时的华夏国人甚至陈嘉庚所认识的外国人有所不同,有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的办法实施起来却总能收到最好的效果,对于时局以及经济的预言无一不准,这位漂泊在海外大半辈子的南洋第一华侨也不禁感叹叶江明“于中西两学融会贯通,实乃中华百年难遇之奇才。“

叶江明剿灭陈国辉得以控制厦门之后,陈嘉庚与叶江明的关系更加密切了,叶江明建议陈嘉庚投资汽车配件行业得到了陈嘉庚的赞同和实施,厦大的图书馆在得到叶江明的资助后,一度暂停的工程也得以继续。

叶江明和陈嘉庚谈到他这次去瑞典领奖的目的,“金钱于本人实乃身外之物,此次领奖目的之一乃中华民族近百年来倍受列强欺凌,根本在于政治黑暗、科技落后,此奖乃世界科技界巨奖,愿能激励中华民族奋发崛起,重现世界强国之风采。目的之二是世界大战已结束多年,此去盼能访问欧洲新锐人物,学习其政治思想,广结善缘,他日这些新锐人物或可成为未来华夏国之强援。“

陈嘉庚赞叹道:“弟虑及深远,兄所不能及也。自北伐以来,捷报频传,本以为中华一统指日可待,民族兴旺一扫百年之耻辱万众可期。不料时局动荡,非常人所料,北伐军攻克武汉、南昌、南京之后,国民党内部斗争不止,先有宁汉分流又有蒋公下野,孙总理之遗训已经被这些党国大员抛之脑后,骄奢淫逸之风渐显,争权夺利之势已明。地方分裂,党派斗争,民不聊生,神州未来之命运令人忧虑,时局动荡之时,厦门、泉州已成华夏国东南净土,大局有待老弟主持,应早去早回,免生意外。“

叶江明望着已经到了知天命之年的陈嘉庚,这位南洋巨富,生活异常简朴,用自己的财富和精力全身心的关心着祖国,实在是自己学习的楷模。这番话中陈嘉庚对自己的关切之意,溢于言表,令人感动,连忙回答道

“军阀混战之际,若求自保,武装为第一要务,十一军与小弟交情深厚,不致于立即生变,自取得十一军预备师番号之后,已经将军队扩编一倍,装备美国最新生产的勃郎宁重机枪,轻机枪、自动步枪以及汤普森冲锋枪,火炮亦有60、82毫米迫击炮,76、105毫米加农炮、76、105、122、155毫米榴弹炮,现在为防人注意,故不对外宣传,其真实火力超过国民革命军一个师,自保应不成问题。“

陈嘉庚这才放下心来,两个人一直谈到深夜,第二天一早,叶江明就乘坐专用客轮,离开了晋江。这艘专用客轮,不同于几个月前叶江明乘坐的近海客轮,排水量达到6000吨,适合远洋航行,采用燃油,最快航速达到28节。客轮驶出晋江港后,一路保持高速,穿过马六甲海峡,通过苏伊士运河,然后在意大利换乘飞机,经过德国,这才到了北欧小国瑞典。每一年世界科学界都将目光聚焦于瑞典,获得诺贝尔奖是科学家们毕生的梦想,很多科学家的理论都需得到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充分验证,因此当他们发表论文的时候是翩翩少年,高举诺贝尔奖获奖证书的已经是白发苍苍,回想起一辈子的在科学道路上的历程更感慨万千。像叶江明这样不满30岁,就获得了如此崇高的荣誉,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诺贝尔奖历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是华人物理学家李政道,获奖时年仅31岁)。剽窃了后来科学家的成果,而获得如此巨大的荣誉,实在让叶江明感到有愧。

瑞典皇家科学院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是全世界科学家的一场盛会,从瑞典皇室手中接过获奖证书的叶江明,望着领奖台下那些曾经是自己偶像的著名科学家,内心的激动让他无法组织好获奖感想的词句

“大家知道科学的力量在于延续,有了华夏国的火药才有诺贝尔先生发明的乳化炸药,有了牛顿力学才有量子力学的发现,我们每一步都延续着前辈科学家的脚步。我只想总结一句,青霉素的发现是一个历史的偶然(改变时空,才有了青霉素的提前面世,不是偶然吗?),科学不断前进的脚步却绝非偶然!”

场下先是一阵沉寂,然后就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闪光灯不停地闪着,让叶江明的眼睛差点暂时失明。这张叶江明高举获奖证书和奖金的照片很快漂洋过海,几乎刊登于所有世界知名报纸之上。

结束了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叶江明的专用客轮此时也从意大利赶到了瑞典,离开了瑞典,

叶江明的第一站来到了德国,叶氏集团在欧洲大国都设有办事处,负责发送货物,不过显然轮不到办事处献殷情,套着世界知名企业家、科学家光环的叶江明受到了德国政府贵宾般的欢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割让领土、赔付巨额赔款、限制军备,日耳曼人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曾经称霸欧洲大陆的日耳曼人在这样的时刻比其他各国人有着更强的自尊心,叶江明把离开瑞典之后的第一站设为德国,显然满足了德国人的这种虚荣心。德国政府的公共卫生部长部长亲自来到码头欢迎叶江明,兴登堡总统甚至为这位最年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专门安排了欢迎晚宴,叶江明访问的新闻被刊登在德国发行量最大的几家报纸的头版上,有的报纸整个一版只刊登了叶江明的巨幅照片,下面写着“拯救成千上万生命的人!“。当地的华侨也为叶江明组织了一场欢迎活动,他们包下了柏林闹市区的一间咖啡馆,邀请叶江明发表演讲。

叶江明到德国的目的是想见到当时还是德国政坛不起眼的小人物—希特勒,德国在未来的十余年中一直和华夏国保持着特殊的友谊(其中一方面的因素世界上的钨砂主要产自华夏国,钨是一种极为重要的战略资源;一战之后德国割地赔款,在欧洲失去了他的声音,也无暇顾及远东,华夏国虽是一战战胜国,巴黎和会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同病相怜想必也是一方面;华夏国人对于德国的态度比英法甚至美国更为友好,德国接收了很多华夏国留学生,包括一些国民革命军的高级将领),直到全面抗战爆发之后,还是有大量德国的军火涌进华夏国,在国民党正规军的编制中,早有德械师(只装备了德军轻武器,其火炮比德军轻型步兵师还有较大的差距)一说。根据历史。德国和日本是二次世界大战中最不协调的两个盟友,当日军进攻上海(八一三)时,德械师是国民党抵抗力量的中坚,蒋介石有着庞大的德国顾问团,南京上海附近的国防防线得到了德国专家的指点。日本也不买德国的帐,试想一下,如果日本在德国进攻苏联的时候投入关东军进攻苏联的远东地区,整个苏军的抵抗将迅速崩溃,莫斯科保卫战中有相当的兵力是从远东抽调的,或者日本海军的联合舰队能够协助德国海军,英伦三岛恐怕难逃被登录的命运。对于这两个面和心不和的未来盟友,叶江明考虑到如果能够尽早和希特勒建立联系,象征性的提供支持,未来就有可能争取到德国,进一步孤立日本,最低限度是可以获得德国的军火,说实话,很多书都告诉叶江明,德国军火的质量远远优于美国,当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德国的武器以及战术思想都是世界领先的。

所以,叶江明的演讲多少有些不经意,讲话稿已经被用过很多次,就在这不经意间,他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他的心中不禁一惊,因为这张熟悉的面孔曾经是国民革命政府的最高层决策人物之一,他就是曾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的邓演DA,汪精卫宣布清党之后,邓演DA从华夏国消失了,有的消息说他去了苏联,又有人持否定的观点,总之,这样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突然离开了他的政治舞台。叶江明很快发现邓演DA的目光中充满着迷惘,心思早根本不在叶江明的演讲上,好奇让叶江明无法专注于演讲,照本宣科草草结束了这次演讲。邓演DA为什么会来到德国?又为什么会来这里听自己演讲?叶江明忍不住好奇,想了解个究竟。

邓演DA和蒋光鼐十分交好,在广州期间叶江明和邓演DA见过几面,不是特别熟悉,当然即使再不熟悉,叶江明也多少知道一些邓演DA的经历。邓演DA,字择生,出生于1895年,祖籍广东惠州永湖。他家祖辈务农,并以永湖和淡水间船运作为农闲时的副业,家境清贫。他的父亲邓镜仁,生于1864年,光绪年间读书应试,考取了秀才。邓镜仁热心教育事业,亲手在家乡创办了鹿颈小学,并曾任香港大埔墟崇德学校的校董。1905年起,他还先后在惠阳淡水墟祟雅学堂和惠州城一些学校任教。1921年曾赴日本游历,考察教育。邓镜仁为人豁达豪爽,中年时结识了家在淡水的华夏国同盟会会员邓铿,1920年.得到邓铿的推荐,到海南岛詹县当过短期的县长。邓镜仁同情孙中山的民主革命,支持邓演DA走向革命道路。1925年当军阀陈炯明盘踞惠阳一带时,邓镜仁携家室到香港避难,后来把家安在香港。1905年,邓演DA跟随父亲在淡水墟小学上学,后于1909年进入广东陆军小学同年加入同盟会,后来先后在武昌陆军第二预备学校以及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学习,1920年应邓铿急召,加入孙中山领导的粤军。先后任少校编练参谋,营长,粤军第一师第三团团长。1924年,邓演DA29岁,受孙中山先生委派任黄埔军校筹备处七人委员会委员,黄埔军校教育长,1926年他担任黄埔军校教育长,国民党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之后指挥北伐,在1927年3月的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和主席团成员、中央农民部部长,并被任命为中央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主征。在武汉国民政府内,他同情共产党,与汪精卫意见相左,汪精卫决定清党后,邓演DA愤尔辞去所有职务,一度在政坛上销声匿迹。

能在德国的柏林见到邓演DA,叶江明感到十分意外,以往的邓演DA意气风发,精神抖擞,是国民政府内的活跃人物,现在的他却意志消沉,神情萎靡,很难想象他曾经站在国民政府的最高领导层中。叶江明在发言之时,邓演DA四下旁顾,几次欲离开,叶江明的演讲刚一结束,就吩咐身边的汤普森,盯住邓演DA行踪,回来向他报告。演讲结束,周围热情的华人将叶江明围了个水泄不通,从个人的私生活一直到科学领域,都是他们关注的对象,叶江明避重就轻,回答着这些热情的“粉丝”提出的各种问题,半个小时后,在乔治和几个随从的抱歉声中,叶江明才摆脱粉丝,上了汽车。刚上车,就看到汤普森一路小跑过来,上了汽车,迫不及待的说道

“刚才那个人就在拐弯处五百米的一个啤酒馆中喝酒。“

他们的汽车在柏林花了十分钟时间,绕了一个圈,甩开了新闻记者和华人崇拜者,来到汤普森说的那家小酒馆,叶江明下了车,借助玻璃窗中透出的啤酒馆中昏暗的灯光,看见酒馆中只有三五个人,邓演DA则一个人坐着神情中带着几分忧郁几分无奈,一边喝着啤酒,一边低着头,叶江明推开酒馆的门,拉过一把凳子,直接坐到了邓演DA的对面

邓演DA先是吃了一惊,随即表情恢复到似乎要与尘世隔绝的状态,并没有与叶江明说话

“择生兄,别来无恙,他乡遇故友,实在是难得啊!“

邓演DA还是没有回答,只顾喝着啤酒,停了五六分钟后,他长叹了一口气,低沉着声音说道

“国民革命失败了!“

“先生寄理想于国民革命,寄理想于北伐大业,实际上不过是将全副希望寄托于建在沙滩上的高楼大厦,所以希望破灭,并不奇怪。

叶江明知道此时邓演DA此时并不容易听取别人的见解,所以一开口就一针见血,邓演DA先是一惊,随即辩解道

“国民革命的基础建筑在广大人民群众之上,怎可说是高楼建于沙滩之上。可恨的是蒋介石、汪精卫背叛革命,若是孙总理、廖先生依然在世,高举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旗帜,一定不会是今天这个局面。“

“先生还是执迷不悟,即使孙总理在世,国民革命失败的命运恐怕也难以避免。华夏国自从1840年以来,被洋舰巨炮轰开国门,才发现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如今的华夏国,缺乏现代的工业,农民也处于封闭的状态,科学落后于世界近百年,在这样一个重病患者的肌体上,想要靠一场军事行动就能够富强华夏国,怎不是空中楼阁呢?国民政府为了加速北伐进程,联合很多地方势力,一旦北伐完成,要想建立国家统一的武装,就不得不与这些地方势力发生冲突,分裂不可避免。共产党目前还没有自己独立的政治主张,很多是照搬苏联的一套,包括鼓励官兵分裂,用消灭肉体的办法消灭阶级,怎不会引起矛盾激化,盲目的迷信俄国,充当俄国人的工具,甚至要整个国民政府服从第三国际的指挥,如此放弃民族利益,孙总理在世更不会同意的。如果先生为了中华民族而忧心忡忡,就应该有所反思,抛弃政党的偏见,为民族为国家做一些实事。“

邓演DA刚开始还想反驳,后来叶江明所说也和他的主张相同,从华夏国离开后,他第一步先来到莫斯科,不过他对于共产国际要求他放弃民族自主的主张并不同意,而从暴力上消灭地主阶级的主张也与孙总理采用赎买解决地主阶级的主张相背,几次争论之下,他负气离开莫斯科,来到柏林,自觉无力挽回国民革命,精神异常消沉。同住的一个华人听说叶江明来到柏林,今晚将他强拉过来散心。巧的是叶江明不仅认出了他,还追到酒馆中,听叶江明说出的这一番道理,邓演DA心中的很多问题都得到了解释,心情也平静了许多

“叶先生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依叶先生所见,华夏国未来的政局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国民政府要求削夺地方势力的军权,必然引起地方与中央之间的斗争,不过地方势力自身也矛盾重重,他们将在几次大战后求得妥协,国民政府将完成形势上的统一,共产党的武装力量会利用国民政府内部斗争之际发展他们的武装力量,不过盲目照搬苏联的一套,会让他们不久就受到沉重的打击,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

“那么什么是最主要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