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八篇 奢望和平 第一章 对外政策

yuertou 收藏 46 40
导读:华夏春秋 第十八篇 奢望和平 第一章 对外政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尼古拉等在会议室旁边的一间小休息厅中,心情很是烦躁不安,从他一接到这个使命之后,就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如果不是职责让他必须这么做的话,他会选择逃避,做一名旁观者,而不是一名参与者。

作为一名大使,尼古拉觉得自己很渺小,渺小到只能听别人的指挥,还得看别人的脸色办事。但是作为一名大使,他也知道自己不仅仅代表个人,还代表着国家,是国家的形象,也是国家的代言人,所以,即使是在这种尴尬的场合,他仍然保持着很讲究的穿着,很礼貌的举止。只是,在这样的地方,代表实力的并不是外表,而是真实的实力,但是他代表的国家却没有实力,即使在幽雅的外表,都无法为他争取到一点好处。

国内战乱的消息仍然频频传来,而且都是坏消息,掌握在政府手中的那点军队,根本就无法对抗叛国将领科克率领的精锐部队,而且听说在这些叛军的背后,还有美国在为他们提供情报支持,甚至美国已经偷偷把一万多套步兵装备送到了科克的手中。虽然尼古拉有点怀疑这些情报的来源,但是作为一名政府官员,也是一名深深希望祖国能够强大的国人,他不能不在这个时候为政府服务,为祖国卖力了。所以,他坐到了现在这个尴尬的地方,即使是忍受着内心的煎熬,他也必须要忍受下来,只有忍过这道难关,才能够为祖国争取到更多的利益,让祖国度过这段艰难的时期。

每过几分钟,尼古拉都会向那扇关着的门看一眼,虽然频频回头,却只偶尔看到拿着文件,或者是饮料的秘书匆忙的进进出出,没人向他这边看一眼,更没有他等待的大人物出来,这让尼古拉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就像是在街边乞讨的乞丐一样,盼望着有人能给他施舍一点,但是这样的人久久没有出现。

房间内,气氛更为紧张,那些在激烈讨论着的官员与将领们一点都不比外面的哈国大使尼古拉轻松,因为他们不但在决定别人的命运,还将决定中国的命运。

周国辉点着一支香烟,靠在椅子上,有点惊奇的看着那些还在喋喋不休的政府官员,心里真不清楚他们这时候还有心情进行长篇大论。在他这名军人的眼中,现在是连行动都觉得时间不够了,现在是用行动来证明自己态度的时候了,还讨论什么啊!

“大家都安静,安静一下吧!”何永兴皱着眉头制止了所有人的私下讨论,“现在我们必须马上做出决定,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看还是请谈部长再给我们大家将情况介绍一遍吧!”

谈步声应声站了起来,看了眼下面那些才停止议论的官员,将已经做过一次的汇报又重复了一次,没有遗漏一点细节问题。早在2天之前,谈步声就在紧急召开的军委会议上做过同样的报告,而在这两天之中,他们的预测已经变成了事实,而新的情报也送了回来。所以谈步声仅仅在上次报告中加入了新的成分,同时将预测变成了事实性的阐述,即使是这样,他也对自己做的这次报告感到了很大的压力,因为这不仅仅是关系到中国的一次报告,也直接关系到了另外一个国家,关系到了中国的对外政策,甚至关系到了世界局势的发展与走向。

“很感谢谈部长给我们做的精彩报告!”何永兴点头示意谈步声坐下之后,目光在房间中扫了一圈,“现在,大家也都知道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充足了,那大家有什么意见,就尽快提出来吧!”

周国辉嘴角动了动,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发言。在2天前的会议上,虽然军委已经批准了在国内进行军事调动,将快速反应部队部署到了西部地区,重装甲部队也已经在前往西部地区的途中。但是这仅仅是一个暂时的决定,而要让军队出国执行任务,而且还是在另外一个国家执行类似于美国世界警察般的行动,这就不仅仅是军委能够决定的了。所以,也就召开了今天的会议,出了军委的原版人马都出席了之外,政府部长级以上的高级官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以及候补委员,还有各地方军区的主要负责人,人大的主要代表都出席了这次的会议。显然这是一个可以代表中国,代表全中国人民做出重大决定的一次会议了。

会议室内的气氛沉默着,没人想先发言,因为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发表意见的问题,这还将影响到中央做出的绝后决定,甚至会直接影响到中国最后的对外政策,那可是将要产生几十年的影响,对十数亿中国人都将带来巨大变化的决定,而仅仅一个人的意见,是起不到多少作用的。

“既然大家都不说,那我先说说我的意见!”何永兴皱着眉头,对这些官员在关键的时刻当缩头乌龟感到很不满意,看了一眼王一林,好象在担心今后王一林的工作能否顺利一样,这才开口继续说道,“对于这次突然出现的变化,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对外秘密工作出现了失误。”谈步声动了动身体,就想起来解释,却被何永兴阻止了:“但是,对于我们的情报工作人员,相信大家应该都很满意,而这样巨大的变化,也并不在我们的计划之中。任何工作都有危险,所以我们并不应该指责我们的情报工作人员,他们已经努力了。所以,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们必须做出正确的,迅速的,有效的反应,在帮助哈国的同时,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在为朋友出力的同时,也是在为自己赢得更多的发展与生存空间!”

何永兴的话顿了一下,虽然还没有说到重点,但是很多人都已经听出了他的意见来。周国辉坐在那,脸上没有显示出一点内心的活动。其实他并不为何永兴的态度感到担心,因为在这之前的那次会议上,何永兴的态度就很明确了,最后是因为另外的军委委员不赞成就这么贸然的行动,所以最后的决定才提交到了这次扩大会议上来。周国辉担心的是另外两个人的意见,所以他的目光也移到了那两个人的身上。

“其实现在的情况也已经很明显了,谈部长的话,大家也都听到了,我们还能够迟疑不决吗?”何永兴没有注意到周国辉的神色变化,而是继续着他的讲话,“如果我们放过这次的机会,暂且不说我们失去了一次控制中亚新能源输出地的机会,也失去了进军中东,为我们获得更好的能源保证的机会。即使我们能够找到别的方法获得安全的石油产地,但是,我们不介入,美国迟早会介入,到时候,哈国将成为另外一个伊拉克,成为另外一个阿富汗。而只要美国对哈国的渗透与控制完成,那么就有把刀顶在我们的屁股上,今后我们还可以安心的发展,安心的寻找到另外的安全通道吗?所以,我个人认为,现在我们必须要马上行动,帮助哈国镇压叛军,恢复哈国秩序!”

“也许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吧!”政协主席风柏杨似乎不担心何永兴的态度,而他正是周国辉担心的一个人,他的态度也一点都没有改变,在军委会议上,他就是这个样子了,“如果我们仅仅是为了帮助哈国恢复秩序的话,恐怕并不需要在西部地区部署那么多的军队,同时还在派遣更多的军队过去吧!而在我们共和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发动过一次侵略战争。我看,这次我们只需要资助哈国政府军,最多派遣军事教官,就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了,还需要派遣那么多的军队过去吗?”

何永兴横了一眼风柏杨,对这位耿直到近乎大胆的政协委员长表现出了一点不满。如果说他反对这样的行动,那在军委的会议上表明自己的态度也就够了吧。现在还搬到这样的会议上来,显然就是在与自己做对了。那是应该在我离职之前,把这个政协委员长给换点,不然以后肯定会为新的政府制造麻烦!何永兴笑着点了点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目光也转到了周国辉的身上。

看着这位即将成为过去时的元首有点诡异的笑了下,周国辉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是这时候他是没有时间来把握住那种感觉的,因为他必须要起来支持何永兴,也是他自己。现在何永兴是不可能再发表反对意见,不然那就成了打击民主,限制别人的意见了。所以,反驳风柏杨的这个艰巨任务,就落到了周国辉的头上。

“我不知道风委员长有多少军事常识,同时我也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政治常识,所以,我只认为,风委员长的那席话,有着很大的错误,而我也仅仅从军事方面发表我自己的意见!”周国辉站了起来,先是表明了自己的切入点,这才继续道,“从我们现在掌握的哈国国内局势来看,哈国政府军因为准备不充分,以及在实力上的巨大差距,已经处于很被动的地位了。如果我们能够提前半个月行动的话,那么风委员长的意见确实很正确,那也是我们利用最小的投入获取最大的利益的办法,只需要派遣军事教官,同时将武器装备送到哈国政府军的手中,那么就可以改变哈国的局势了。但是现在看来,这显然是不可能达到我们目的的意见了。首先,现在叛军已经控制了哈国南部人口密集地区,同时已经向东前进,准备要封锁哈国与我国的边境地区,切断哈国政府与我们的地面联系。如果我们仅仅是派遣军事教官的话,那用什么来保证地面通道的安全,也就是说,恐怕在哈国政府军还没有能够挽回颓势之前,我们就已经无法把武器送到哈国政府军的手中了!”

周国辉顿了下,目光在一脸愤然的风柏杨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又继续道:“另外,哈国叛军显然得到了美国的秘密支持,从现在的情况上来判断,哈国叛军至少得到了美国的情报支持。虽然我们还没有接到美国将重型装备送给那些叛军的消息,但是显然美国已经将大量的轻武器,以及弹药送到了哈国叛军的手中,这已经严重的影响到本已经双方已经不平衡的实力对比。照此情况发展下去,只要哈国叛军攻占了首都卡拉干达,甚至没有攻占首都,他们只需要控制哈国的大部分国境,那么就会组建一个非法政府,对美国发出邀请。显然,美国正等待着这个消息,只要哈国叛军一成立非法政府,那么美国肯定立即会承认这个政府,即使美国不承认,也会将大批重武器源源不断的送到哈国叛军的手中,到时候,为了加快叛军取得胜利的速度,美国甚至还会秘密派遣自己的军队参战。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能够指望那些哈国政府军能够获胜吗?所以,我的意见,也是代表我们军方的意见,我们现在应该马上行动,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我们的铁拳粉碎哈国叛军的梦想,恢复哈国政府对全国的控制,帮助哈国恢复民主自由的制度!”

听着周国辉的发言,王一林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在上次的会议上,他并没有完全表明自己的态度,因为当时的情况并没有完全明朗化,而他又是一个极为稳重的人,所以并不希望采取过早的行动,想等到情况明确之后,再开始行动,那也不迟。正因为他上次会议上的那种态度,所以周国辉也将他当做了第二个需要关心的对象。只是现在看来,王一林也应该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听完周国辉上将的发言,风柏杨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虽然周国辉的话并不明显,但是谁都能听出来,上将是在说委员长没有军事常识,妄想用让步来换取利益。但是利益真的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话,如果真那么容易到手的话,恐怕就不需要让步了吧!风柏杨虽然心里有点气愤,但是那也是事实,他确实没有多少军事知识,而他能够参加军委会议,也只因为他是中央常委委员,是为了让军委里有更多的声音,好让做出的决定更客观。而现在看来,风柏杨的意见已经失去了生存力,被周国辉这么一番猛批送进了死亡名单。而风柏杨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对上将那种委婉的批评很不满意吧!

“听了周上将的话,我很有启发,我也想说说我自己的看法!”王一林站了起来,现在他必须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了,不然无法让那些观望着他的官员发表意见,“对现在哈国国内发生的巨大变化,确实不能怪我们的情报工作人员。从我们很早以前掌握的情报中,我们就知道,叛军首领科克中将早就与美国在勾结,密谋策划政变,推翻现在哈国的合法民选政府。同时,从我们现在掌握的情报,以及找到的证据上也能够看出来,科克将军不但一直在做着叛国的事情,同时也在幕后秘密支持那些恐怖组织,发动对我们的恐怖袭击。所以,这次时间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即使现在问题不爆发,也将在不久的未来爆发。而从这两点来看,我们就应该做出正确的反应来,在控制哈国国内局势的同时,也必须要抓住科克中将,将他送上正义的法庭,同时保护好我们的利益!”

大家都小心的听着王一林的讲话,这并不是完全因为他的意见有多重要,以及他那还不明朗的态度,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王一林已经是铁定了的下一界国家元首。虽然他现在还是履行着国务院总理的职务,那国家副主席与中国共产党中央副书记的头衔更多的只是一个身份的代表。但是,没人会怀疑他的王一林辉煌的未来,也没人会怀疑王一林成为国家下一任元首的事实。所以,王一林的意见并不仅仅代表着对这次事件的态度,而是代表着中国未来两界政府的对外政策!

“其实我的意见在上次的军委会议上并没有完全表示清楚,但是我现在认为,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们再不能犹豫了!”王一林喝了口水,稍微顿了下,缓了口气,才继续道,“其实,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路,已经无法让我们做出选择了,而我们能够决定的只是以什么样的手段,以及需要投入的力量问题。所以,从我个人的意见出发,我赞成何永兴主席与周国辉上将的提议,我们必须赶紧采取措施!”周国辉偷偷的高兴了一下,虽然先前担心这两人的意见,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一个已经表示支持自己了,那也是个不错的结果,但是他的高兴还没有结束,王一林又说了下去:“但是,这并不表示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放手去做,我们必须要照顾到国家的根本利益,必须要控制行动的规模,以及行动的强度。所以,在这之前,我希望大家还是先听听我们政府官员的意见,再做出决定吧!”

王一林又无情的把平衡的天平摆到了平衡的位置上。其实这次的会议已经在考验王一林的驾御能力了,作为未来国家元首的接班人,他必须要懂得以最正确,最全面的方法来处理问题,特别是这种涉及到了国家重大利益的问题,任何的疏漏都将造成巨大的损失,而且是现在中国不能承受的损失。所以,只能在全面了解了情况之后,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来。而王一林在坐下的时候,向旁边的副总理兼外长关爱华点了点头,示意他先就外交方面的问题给大家做一次详细的解释。

“这次我们情报部门的同事可真是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让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关爱华笑了下,让紧张的气氛稍微放松了一先,他那过人的外交能力也在这个内部会议上表现了出来,“从2天零15个小时之前,哈国发生了重大的变故之后,我们外交部门就紧张的行动了起来。现在出了我们已经表示出严重关切哈国国内局势的变化之外,美国,俄罗斯以及欧洲国家都表示出了相同的态度,相信他们也在做着准备,在必要的时候使用自己的力量,来干预哈国国内局势。而就在12个小时之前,当叛军进攻到距离卡拉干达不足100公里的时候,哈国政府发来了紧急请求,希望我们能够向他们提供迅速的,有力的帮助,协助哈国政府,平定叛乱,恢复国内局势。而现在哈国大使就等在外面,等待着我们的答复。而在昨天的联合国安理会上,因为美国的阻挠,虽然最后没有通过谴责哈国叛乱份子的提案,但是出了美国之外,大部分的国家都强烈谴责了哈国叛乱份子。所以,即使没有得到安理会的授权,但是美国也已经有了先例,在大部分国家的支持,或者不反对的情况下,我们进行恢复哈国国内秩序的行动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困难。所以,现在我们在外交方面已经没有了太大的困难,只要合适的控制行动的规模与烈度,相信我们能够获得大多数国家的支持!”

关爱华笑着坐了下来,但是他的心情却一点都不平静。在他的印象中,这是一次让他觉得压力最大的报告,一次让他汗流浃背的报告,即使是在与美国政府就日本问题谈判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沉重的感觉。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报告,因为中国的外交情况对局势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而他的话,将对很多人的决定产生巨大的影响。

“看来我们的外交情况一片大好啊!”何永兴笑了起来。他心里非常清楚,这并不是中国的外交环境改善了,也不是那些国家改变了对中国的态度,而是因为中国的实力更强大了,而中国说的话也就更有力量,所以才会获得这么好的国际环境了。

王一林笑着看看这位得力的助手,正是因为有关爱华帮着他处理国际上的事务,所以这位忙碌的总理才能够把主要的精力集中到国内的发展上来。可以说,在政府这么多的高级官员之中,关爱华是王一林最得意的,也是最重要的助手了。看到关爱华悄悄的擦了下手背上的汗水,王一林笑了下,示意做好准备的国防部长田利强发言。这位是才就任两年多的新的国防部长,是在史冷星之后,将国防部从新代入正常轨道,并且重塑国防部形象,恢复国防部职能的一位精干的文职国防部长。

“在军队方面,我们一直在与总参以及军委的同志紧密合作,相信我们的解放军战士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从上台之后,田利强时刻不忘恢复国防部的地位,所以在这个场合,他也不放过这个宝贵的机会,“早在两年之前,我们就开始军队的改革,而在上半年的解放战争中,我们的改革成果得到了检验,当然也暴露出了相关的问题来。在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深化改革之后,我们也需要一次机会来检验我军队的战斗力,而且也需要证明我们的军队改革是不是走对了方向。所以,这次是一次机会,也是锻炼我们共和国军队的一次重要的机遇!”

田利强并没有说得太深入,也没有说过多的观点,毕竟国防部本身就与军队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自己的意见太强烈,那就显示出军队有干预政治的意图,这反而会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田利强也只是点到为止,说完就坐了下来,但是仍然显得有点忐忑不安。

周国辉对这位经常合作的国防部长的表现很满意,他也知道田利群能够在百般困境之中让国防部慢慢的恢复了往日的地位,这就不是个简单的人。而坐在首席的何永兴对军队的积极性显然也很满意,在国家艰难的时期,军队就是支撑起民族的脊梁,是国家与人民的依靠,即使有再大的困难,军队都必须要保持高昂的战斗积极性,这样才能够尽到他们的职责,完成对祖国,对人民的承诺。

“现在大家对我们的军队与外交环境都有点了解了,那我就对国内的经济情况再做一次分析吧!”王一林本想自己来做这个汇报的,但是经济部部长程钱主动站了起来,有点向这位未来的国家元首讨好的意思,“现在国内的经济已经开始好转,而且在国家经济转型的过程中,我们也已经取得了巨大的发展与进步。但是,我们现在还是在转型时期,也就是一个充满了挑战,也充满了危险的时期,如果稍微有所不慎的话,那后果将极为严重。而为了国家长久的发展考虑,我们又不得不寻求更安全的能源产地,并且保护我们的能源运输线路。所以,即使有再大的困难,我们都会支持这次行动。但是我希望军队的同志在制订行动计划的时候,充分的考虑到现在国内的实际情况,做出符合我们能力的计划来,不要盲目的扩大行动规模,激化矛盾,我们应该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不是扩大问题,加重问题的严重性!”

王一林赞赏的看了程钱一眼。虽然在政府工作中,王一林自己就主要抓的是经济方面的工作,程钱这位名义上的部长,很多时候都充当起了总理的助手,甚至是打下手的智能。但是很明显,程钱还是很有能力的,至少知道在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他那番并不激烈的话,不但表示出了对军委意见的支持,同时也强调了政府的困难,可以说是恰到好处,不过也不差。

接着,另外几名部长也发表了他们的意见,但是比起前面这三位,那些人虽然也是部长,但是他们意见的影响力就要弱多了。

“看来我们政府的工作做得还不错嘛,每为部长的工作都很到位!”何永兴笑了起来,虽然没有明着表扬王一林,但是这更是对王一林的肯定,没有总理的领导,这些部长又能做好工作吗?

“既然政府的意见已经明确了,那我们也就应该做出决定了!”周国辉这时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但是他也担心夜长梦多,所以还是赶快定下结论,这样才能彻底的放松。

何永兴点了点头,正要宣布决定的时候,突然在眼角的余光中看到坐在一起的风柏杨正在与耿闽低声的说着悄悄话。何永兴眉头一皱:“耿主席,如果你有什么意见的话,何不拿出来与大家讨论讨论,我们也希望听听人大的意见!”

耿闽一愣,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被何永兴看到了,站起来犹豫了一下,虽然风柏杨看他的眼神充满了中充满了期待,但是耿闽在愣了一会之后,还是摇了摇头:“我没有什么意见,我尊重军委与大家的决定!”

“那就好,我看就这么决定吧!”何永兴笑着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对这个见风使舵的人大主席产生了很不好是感觉,可以说是很厌烦。

“等一下,我还有个意见!”王一林也一直在观察耿闽的表现,这时候他突然站了起来,“虽然,这是一次突发事件,但是为了保证这样的行动有法律的依据与保证,我提议,必须为我们这类似的行动拟订相应的法律!”

周国辉正在喝水,一哽,差点把水给喷了出来,还真是飞来横祸,眼看着都要煮熟的鸭子,突然一下长出了翅膀,就要飞走了。

“我看这次不行了吧!”何永兴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这次时间上太紧迫了,如果要在人大上获得通过,要等到一个月后的全体代表大会,在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考虑个折中的办法呢?”

“这个我也不反对,而且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在法律方面,我们确实应该做得更好一点!”王一林瞟了一眼坐在那,一脸茫然与尴尬的耿闽,继续道,“现在我们可以动用元首特别命令来执行这次任务,也就只需要人大常务委员会议通过就可以立为临时法案。而在一个月之后,我们在提交相关的,更完备的法案到人大全体会议上审议。所以,并不会对我们这次的行动产生多大的影响!”

何永兴与周国辉一看到王一林瞟向耿闽的眼神,同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两人都点头同意了下来,而这时候决定也已经无法改变了,大概在这个会场上,只有两人不很高兴吧!


会议室外,尼古拉已经丢掉了第二个空烟盒,他已经戒烟两年了,但是在这个情况与环境下,他找不到别的能够让自己坐下来耐心等待的东西,就只能靠着烟,来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已经记不起是多少次向那扇还关着的门看过去了,门还是关着的,尼古拉失望的扭过头来,拆开了新的一包烟,正准备给自己点上,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开门时那熟悉的声音。虽然已经无数次的失望,但是尼古拉还是一叼着烟,转过了头来。

这次他没有再失望,当他看到王一林与一批政府官员,特别是那名他非常熟悉的能干的中国外长走出来的时候,忘记了自己嘴上还叼着一根烟,就这么急匆匆的迎了上去。

“总理阁下,你们有决定了吗?”尼古拉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样子很不礼貌,赶紧取下了嘴上的香烟,尴尬的揣到了包里。

“呵呵,我们先回国务院再谈吧!”王一林笑了笑,并没有为尼古拉的不礼貌举止感到不舒服,毕竟别人也焦虑的等了几个小时,说完就拉着尼古拉的手,向停在大门外,已经打开了车门的轿车走去。

尼古拉开始还有点担心,但是看到王一林嘴角处流露出来的自信的笑容,他那颗悬了好久的心也放了下来,看中国总理的样子,次的决定应该不会很坏,至少对国内的局势有着很大的帮助吧!


对这次会议的重要性,在后世已经没有多少争议了,大家都知道这是一次改变中国已经奉行了数十年对外政策地次会议。而且在后来,甚至还有很多历史学家在研究着这次会议对中国未来发展所起到的影响。

这绝对不是一次对外行动的会议,决定的也不是这一次的行动,更不是一个地区性大国的命运的会议。这是代表了中国对外政策大转弯,彻底颠覆了中国对外方针的一次会议。当中国以这种新的对外政策来面对世界时,必然对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改变了在个狭小地球的发展方向!

从此刻开始,在世界上,不仅仅只存在美国一个世界警察了。当中国决定将自己的军队派到哈国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中国的军队也成了世界警察的一部分。虽然这只是个起步,也只能算是一个小的地区警察,但是从此开始,中国与美国对全球势力的争夺就正式开始了!而在苏联接替近20年之后,美国遇到了他最大的一个对手,受到了最大的一次挑战。而且,这次的对手绝对不是一个卤莽的对手,而是一个更厉害,也更有战略计划的对手,美国的麻烦要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