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七十七章

日蚀 收藏 18 5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26日晚11点,长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原日本驻长领事馆)

武滕信义大将没有休息。

旧白俄时代阴冷的花岗岩外墙、枝状水晶大吊灯、红黑色柚木墙格使得整个建筑与东方清净甜俗的建筑格调格格不入。让人觉得那样阴森、空旷、无助。

武滕信义将军照例对这种高寒民族风格的空间感觉很不感冒,甚至对他的前任——本庄繁中将对司令部内部精心的改造也不便恭维。自从去年8月就任以来就觉得总是不得劲。直到聪明的总务参谋把他的官邸和秘密作战室悄悄移到西侧南营警备司令部附近,那有一幢日式商馆。在新的指挥部落成以前(坐落在现长春市新民广场西北侧,建于1933年,建筑面积15276平方米)把它布置的跟京都富市町的感觉一样,武滕信义将军才多少找到点感觉。

武滕信义大将将于7月离任,把司令官的宝座让给那个浑身散发着鱼腥味的、曾任台湾军司令的鹿儿岛渔民菱刈隆大将。短短的任期本来那个完美的句号已经落笔划上一半。

和室里,与青铜色带着磨砂玳瑁罩子吊灯座不同轴旋转的吊扇轻轻转动着,为几位高级将领调制茶道的艺伎有些惶惶然。她们当然不敢奢望平时亲昵暧昧的调笑捏弄。在貌似平静、正襟危坐的几位将领对面,她们的背后,和室的趟门全部打开,参谋部的官佐们在与装饰幽雅的和室极不协调的宽大作战室里忙碌着。

武滕信义大将端坐在矮桌前,面沉似水,双手拢在宽大的和服手肘处,闷闷地思忖。几个将官都没敢太出声。中下级参谋官佐们不时在趟门处探头鞠躬,第14师团师团长松木中将就会亲自起身过去接过电报纸看看,才把它呈给武滕。

武滕通常用两个胖胖的指头拈过来浏览一下,就随手放在桌面上。桌面上已经积起厚厚的一叠。

这些都是战况汇报,总司令部的命令刚刚已经发出,他们暂时只能焦急地等待进一步的进展。

趟门外,作战室的军官们忙碌地在巨大的南满热察地图上标注着红、蓝、黑色的小旗和箭头,电讯课收发部里官佐们紧张地收发编译着电文。

任何无端的猜测都是多余的,从各方面的情况来源充分表明:丰宁、沽源、康保同时遭到冯玉祥的察省民众联军的猛烈进攻,驻守沽源、康保的张海鹏部队(伪军)一触即溃。不少竟马上掉转枪口加入联军攻击起皇军来了,当初扫荡察北时可不见他们这么积极,支那人真是不能相信的。尤其是联军进攻丰宁的强度之大是骇人的,完全不是支那军一贯的风格(已经有潜伏的谍报人员证实进攻丰宁的正是冯玉祥军部队的精华)。完全是现代机械化军团的作战风格,进攻猛烈而周密,至少有2个重炮旅团参与这次会战。炮火准备的密度令人咋舌,进攻部队装备之精良同样令人费解。

种种迹象显示,必须考虑有西方势力在幕后策划这次会战的可能性。

用心良苦啊!武滕端起茶盏品了口茶,脸上的肌肉不自觉的跳动了两下。

皇军动用了5万部队参与此次意在试探支那政府反抗决心的热河作战(支那称为“长城决战”),应该说,前期的计划完成的较为顺利。5万英勇善战的皇军打垮了30万支那军,虽然也出现了类似“喜峰口战役”那样所谓“自明治大帝建军60年来陆军最大耻辱”的惨胜,但毕竟还是胜利了。不仅探明了支那政府怯懦的对外政策,而且签定了极利于帝国利益的《塘沽协定》。正当皇军将士们准备唱着凯歌返回关外时。卑劣的冯玉祥军——不、冯玉祥绝没有这个实力,应该说冯玉祥军在某个卑劣的西方国家资助下乘机发动进攻,妄图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哈!恐怕连三岁的小孩也猜得出谁是幕后的真凶!皇军在满洲和华北的胜利到底踩痛了谁的尾巴,惹红了谁的眼睛?!又是谁想利用察省民主联军这支装备拙劣、连支那政府也不承认的乌合之众试探皇军的战力,并醉翁之意不在酒地想挑动关东军向察省热河增兵。一旦支那政府支撑不住寻求国际调解,列强照例干打雷不下雨的作壁上观时,又是谁可以借助调解之名趁关东军南下满洲空虚近水楼台挥兵南下,鲸吞帝国在东北的利益?哈哈!好一付精明的算盘哪!简直天衣无缝。可惜呀、可惜,碰到的是我武滕信义。一番心机恐怕要尽付东流了。

可悲的是军部大本营至今没有一点反应,武滕在东京的同好不无遗憾的告知,大本营现在连开会的人还没聚齐呢!官僚!

有鉴于此危险微妙的局面,武滕信义毫不犹豫地果断下令驻热河的第6师团原地戒备,前出至滦县的部队紧急后撤与第6师团汇合。茂木骑兵旅团全部回缩至多伦,与第6师团形成严密的三角防守支撑。

“青木君,南满前进机场何时能恢复使用?”

“这个嘛?——”关东军航空兵部队长青木洋介大佐眉头皱的楚楚可怜。

“两个机场损毁严重,设施全毁,跑道布满地雷,恢复使用恐怕与重建工程相若,意义实在——”青木愧疚地再三向武滕请罪。

“啊——是这样,明白了。”武滕信义理解地点点头,确实不能责怪青木,苏——不、某国的手段太毒辣了。据目击者称,装备双发动机的轻型轰炸机(当时只有轰炸机装双发动机),性能极其优良,残忍的炸毁了整个机场,上百名毫无防备的航空和地勤人员阵亡。

“阁下,”面目蛮野的第10师团师团长广赖中将向前跪爬半步。

“热河局势紧张,第8师团恐怕陷入重围,如不及时解救,万一造成严重损失,难免给帝国陆军的声誉带来恶劣影响,请阁下定夺。”

“广赖将军所言极是,”武滕信义谦和耐心地解释道:

“这个问题我早已考虑过了,”第8师团是为了顺利解决华北作战经过各种混成部队加强的超级师团,他很相信经验丰富的西义师团长的能力,这是支装备精良、士气如虹、屡创奇迹的部队。要说因为轻敌暂时陷入困境是有可能的,但是说什么灾难性后果恐怕太夸张了。支那地方武装只凭着一点俄式装备,想要歼灭常备第8师团,只能说明敌人幼稚,必然回碰的头破血流,敌人的疯狂进攻只能再次用累累横尸证明皇军的无上战斗力。武滕信义的推断不是盲目臆测,而是根据多年军事经验分析的客观结果。

“广赖君要相信西义将军和第8师团将士的能力,目前全局微妙,我们不可贸然调遣兵力造成漏洞,现在在满洲皇军的数量您是很清楚的。”

“可是……”

武滕罕见的微笑了一下,摆摆手:

“对支那这样拥有广大国民的国家来说,策略是很重要的,要知道我们还有一个具有共同敌人的‘盟友’。”

“啊?”

“对,共同防范赤化的‘盟友’。而且我们还有〈塘沽协定〉可以用来施压。” 武滕信义接着道:

“我已命令第8师团步步为营,稳住阵脚,缠住冯玉祥的精锐。使其不得脱身,而我们的‘盟友’会消灭瓦解其大量装备拙劣的部队。我们正可以趁这个时机请求军部向满洲增兵,不用多久,恐怕第8师团的围就不援自解了,而且……嘿嘿。”

“哦——,司令官阁下的意思是——”虽然对这个解释的正确性半信半疑,可一时广赖中将倒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

一道强烈的闪光突然将整个室内照如白昼,接踵而来的剧烈爆炸将惊恐茫然的人们震成了傻子,室内灯火瞬间全灭。几个离窗口最近的下级军官被气浪冲的横飞起来,迸裂的玻璃碎片象霰弹一样在屋内横扫,男女恐怖的尖叫声仿佛世界末日。房间象8级地震一样晃个不停,小桌上的茶具咯嗒嗒滑向桌子边沿。

几个将领惊慌的四处张望,武滕信义双目精光大盛,两只毛茸茸的粗壮大手猛地摁住桌子两边。

“怎么回事?”

一个满脸是血的中佐奔了进来,颤抖着哭腔顾不礼节:

“阁下——,司令部被炸了——”

“什么——”

“是、是、阁下,爆炸威力强大,半边楼体全部被炸塌了,”

“啊?”武滕信义挺直的腰板有点发虚,他刚刚派人去请在司令部兢兢业业工作的参谋长小笠原中将。

“那么,小笠原阁下呢?”

中佐哭倒于地:

“小笠原阁下没有出来,呜呜——”

“阁下,”另一个衣衫不整的少佐惊慌失措地跑了进来:

“阁下,电讯设备全部烧毁了,”

“——?”

“是,全部被突然的强大电流烧毁了——”

——

“山鹰二号,请回话。”

“山鹰二号收到,山鹰一号请回话。”

“小番茄已经卸货,请回话。”

“山鹰一号,目标照射确认完毕。”

“山鹰二号,任务结束,可以返航,完毕。”

高空,风轻云淡,浓厚的云层遮盖了地面目标爆出的巨大火团。云彩被月光镶了美丽的银边,两架苏-27从棉花团一样的云朵间轻盈的穿出,灵活的压舵转翼,在皎洁的月光下机翼边缘划过柔和的银光。

为搭载那颗2000磅的红头“小番茄”完成这艰难的长途奔袭任务,他们必须两次冒险从慢悠悠的运-8改装加油机的受油口夜间加油。如果一旦不能捕捉到那个在空中飘飘忽忽的夜光笼形受油口,他们只能按照备选方案飞到黄海跳伞,把宝贵的苏-27战机一头栽进海里。

就为了干掉关东军司令,也不知道值不值得。

而在遥远的三百门机场,两架轰-6也正在准备载重起飞。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