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 第二部:职途飞扬 第十一章:初入深圳

渡梦河 收藏 2 32
导读:裸奔 第二部:职途飞扬 第十一章:初入深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周飞和胡亮下了车就看到马路对面临街一溜烟排开了四五家“职介所”,他们要去的那个“职介所”在正中间,二楼挂了一个巨大的长幅广告牌,看起来算是这四五家“职介所”中最大也最有实力的一家了。

这一排“职介所”门前窄窄的人行道上,全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那些背着包的,拿着文件袋的,从他们疲倦与无奈的表情判断,应该都是穿棱在各个“职介所”找工作的人。夹杂在这些行色匆匆的求职人中间,一些小商小贩就地铺上一块破布卖些纸笔和水果零食,声嘶力竭地叫卖着。哪些玩牌和套铅笔的摊子前面,一群托儿咋咋唬唬地招呼着面前围着的一群看热闹的人,赶紧投注。看着这乱哄哄的一切,周飞皱起眉头,茫然不知所措。胡亮毕竟是个混过江湖,走过大码头的人,对这一切不屑一顾,拉着周飞横冲直闯的挤开人群,径直走向那个“职介所”。

这个“职介所”规模很大,广告牌上号称是深圳关外最大的“人才交流中心”。这一天恰逢周三,是上了规模的“职介所”举行现场招聘的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现场招聘接近尾声,不断有人从楼梯上往下涌,周飞和胡亮费了好大劲才挤上了二楼。

胡亮在咨询窗口跟那个穿着套装的小姑娘扯了半天,也没搞清楚那个所谓的“陆总”在什么地方。两个人正在郁闷的时候,过来一个保安,周飞顺手就拉住了他,问道:“阿SIR,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陆总,是安徽人?”

那个保安上下打量了一下周飞,回答道:你是从安徽过来找工作的?

胡亮很机灵,赶紧抢先回答道:“是的,兄弟也是安徽人?”

保安点点头道:“嗯,你们要找的可是天江的陆军?”

周飞忙不迭的说:“是啊,是啊,我们是陆总的朋友!”

那个保安很不屑的笑笑,然后拿过胡亮摆在地上的行李箱反问道:“陆总?哈哈,走吧,我带你们去找他!”

保安带着两个人上了三楼,然后又七转八弯的到了一个小隔间门外,房门上赫然写着“安徽省劳动厅驻深圳龙岗办事处”。这“办事处”的隔壁就是厕所,明显是个“万人坑”,散发着浓烈的骚味。保安推开门,房间里的木制沙发上坐着两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歪头看着周飞和胡亮进门,赶紧站了起来,眼睛一亮,脸上马上堆起了很不自然的笑容。小个子眼镜,走过来异常热情的一边要帮助周飞提背包,一边问道:“从安徽过来的?”

周飞点点头说:“是的,我们是天江的!”

站在小个子后面的那个,很夸张的大声道:“啊哟,老乡来了!”冲上去就无比亲热的搂着胡亮的肩膀,然后用手指指小个子道:“我们两都是天江的!”

小个子附和道:“是啊,是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胡亮看到这两人的样子,问道:“你们也是来找工作的?”

小个子笑道:“我们是帮你们找工作的!”

周飞看着这两个矫情的老乡很不舒服,放下行李淡淡的问了句:“你们哪个是陆总?”

刚刚搂着胡亮的那个眼镜,仿佛意犹未尽地放开双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道:“陆总啊?他可是个大忙人,一早就送人去布吉了。”

正在倒水的小个子,很牛气的偏过头说道:“找我们一样啊,我们都是跟陆总一起的!”

周飞不以为然的顺口道:“我们是天江那个职介所陈总介绍来的,让我们直接找陆总的!”

两个眼镜对视了一下,显然是都有点不高兴,个头大的那个莫名奇妙的酸溜溜地小声咕噜道:“牛逼,这年头,是个人都带总!”

周飞听出了话音,估摸着这两个小子跟那个“陆总”是一路不合调的人,为了共同地利益,打着一面旗子,对外穿一条裤子,私下里却各干各个的勾当。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周飞被迫常常跟这些搞劳务输出的组织和个人打交道,他把这类有组织无纪律的散兵游勇统统称作 “人贩子”!

周飞是个直筒子,脸上挂不住事。而胡亮是个见过世面的人,比周飞精得多,喜乐不形于色。他也看出了这里面的门道,但他装着没听见,打起了哈哈:“老乡肯定干的不错,帮我们介绍个好工作吧?”

胡亮这句话显然让两个年轻人听起来很受用,小个子立马换上了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很自豪的吹嘘道:“一年经过我们手的人有好几万,有的现在已经在工厂里做主管、经理了,你们到那些老乡那里打听打听去,哪个被我们推荐的,现在不拿好几千块钱一个月?”

周飞差点被这小子的牛逼逗乐出了声,心想:“狗日的,你才多大?吹牛也不打草稿!”

胡亮还是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等小个子一说完,赶紧竖起了大拇指摇了摇很崇拜的一本正径道:“厉害!你们为深圳建设作出了巨大地贡献!”

周飞忍不住也跟着讥讽道:“咦?怎么没见你们出去送人啊?”

个大点的眼镜,把周飞和胡亮当作了傻子,站起来拍了一下小个子的肩膀哈哈大笑道:“送人是陆总才干的事,我们只要打打电话,安排一下就好了!”

胡亮依旧无比崇敬的感慨道:“怪不得看你们很清闲,原来这么爽啊?”

小个子愈发变得无厘头,小母牛翻跟头,一个牛逼接着一个牛逼,故意唬起脸朝个大点的那个同伴眨巴眨巴眼睛摆起了资格:“我们当年也跟你们一样,屌是屌,蛋是蛋,光着屁股来深圳的,最穷的时候两个人三天只吃了两包方便面,在天桥下睡了好几天,哪有你们现在这么幸福,能遇到我们?”

大个眼镜,听小个子瞎掰,强忍着笑,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总结道:“现在好了,白天没鸟事,晚上鸟事多!”

周飞听着两个人左一句右一句的,虽然明知天上牛在飞,但这两个看上去怎么也要比自己小几岁的人,这般肆无顾忌的海吹,事业上肯定是小有所成。想想自己空有一腔抱负,到这来被几个自得意满地小子当作傻逼在忽悠,心里很不是滋味。

几个人东拉西扯了好久,两个一心要做周飞和胡亮生命中的贵人的年轻人,决口不问周飞和胡亮的情况,仿佛他们是专门赶了几千里路过来听他们吹牛的。胡亮终于忍不住问道:“老乡,什么时候安排我们去见工啊?”

小个子这才闭上了嘴巴,翻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用商量地口吻说道:“快中午了,我们先去吃个饭吧?陆总估计一点钟左右就回来了,下午还是让他帮你们安排吧?”

胡亮故意问道:“你们安排不是一样吗?”

小个子歪起头看着天花板,作沉思状,然后转回头很无奈的说道:“还是陆总安排吧,估计那个陈胖子给他打过电话了,我们插手不太好!”

周飞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不好意思开口附和着出去吃饭,又怕话多了,这两个小子又挪不动腿,只好保持着沉默。

大个眼镜也觉着没趣了,催促道:“走吧,吃饭!”

胡亮很客气的说:“你们去吃吧?我们现在还不饿!”

小个子拉起胡亮道:“第一次见面,给个面子,一起吃个饭吧!”

胡亮没再坚持,一行四人下了楼找了个快餐店坐了下来,周飞心想:“这两小子也忒扣了点,牛皮吹那么大,就请我们来吃快餐!”

快餐是五块钱一份的,小个子还例外叫了一份“冬瓜排骨汤”,几个人埋着头呼哧呼哧的几分钟就吃得干干净净,周飞起初还想在他们面前装装斯文,也好证明自己并不是个土老冒,可是,看到这两个小子一端了快餐盒,就像刚从大牢里放出来的一样,拼着命儿扒拉,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等到经过专业训练,素以吃饭速度快著称的特种兵周飞放下快餐盒,准备喝点汤的时候,一大碗“冬瓜骨头汤”早就底儿朝天了。吃完饭,周飞和胡亮等了好久,这两小子一人嘴里叨了根牙签,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剔着牙,丝毫没有要去埋单的意思。几个人枯坐着,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心里各怀鬼胎。大个眼镜看这两个不长眼的老乡压根就没有要掏钱的样子,就叫了一声服务员,然后作势掏钱包要付钱,这时候周飞反而觉得有点过意不去,顺口说了声:“我来付吧?”

两小子已经盼了好久,听周飞这么一说,小个子赶紧说道:“就给他们一次机会吧?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装模作样要掏钱的小子赶紧缩回了伸向口袋里的手,笑道:“好吧,谢谢了啊,改天请你们去对面的海鲜楼吃大餐!”

付完钱,胡亮找了个借口说要去买点东西,让那两个小子先回去了。等他们走远了,胡亮挪过头对站在一边郁闷的周飞说道:“就你这个傻逼嘴巴快,老子准备就跟他们耗着,看到底谁狠!”

周飞苦笑道:“狗日地,我还心为他们是请我们吃饭呢?”

胡亮很老成的回答道:“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早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鸟!回头找了工作,我们俩再把钱算清楚吧?”

周飞道:“我们俩还算个屁啊?我请你吃不行吗?”

胡亮一本正径的说道:“那不行,亲兄弟明算帐,咱们现在都是穷人,等你发达了,请我吃大餐吧!”

这一顿饭无异于给周飞上了一堂生动的课,先是那两个所谓的“老乡”,接着是自己身边这个兄弟,让他感慨良多。可惜后来的日子,周飞还是没有汲取教训,被对手、被同事甚至被自己的朋友骗了无数次。熟悉周飞性格的朋友常常说他:“你小子心太软,这个世界在你的眼里就没有坏人!”当然,因为这样的性格,周飞也结交了很多后来在他危难的时候帮助过他的朋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