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十四章 诱导美国外交

lovedxy2003 收藏 8 68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十四章 诱导美国外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十四章 诱导美国外交

1945年11月,国民党特务开始在蒋管区大肆抓捕GCD员,对他们进行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地下斗争中的同志时刻有被逮捕、被杀害的危险。延安也针锋相对地采取了对策,对解放区内的GMD特务组织加以清扫。国共两党从在报纸上大打口水仗开始,到在各自的控制区内取缔对方机构(抗战时设立)、驱逐和抓捕对方党员,到大规模大范围交火,国共之间火药味越来越浓重,中国北部是硝烟弥漫,全面内战的征兆已经越来越明显。签订的《双十协定》和“建立一个包括各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新民主主义联合政府”设想真正成了纸上的东西,残酷的事实让那些还抱有幻想的人都认识到内战的爆发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

眼看国共双方都在摩拳擦掌地准备开打,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有点慌神了。他在重庆和延安之间来回地飞,极力游说双方停下来,通过谈判解决分歧。不过他的游说似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国共两方还是继续进行战争,在东北、华北和华东打的不可开交。国共之间的冲突越来越明显,司徒雷登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已经力不从心。

司徒雷登站在窗户前,想起了两天前刘云来拜访自己的那个晚上。对在日军偷袭珍珠港之前将自己从北平“绑架”到绥远的刘云,司徒雷登一直心存感激。想起燕京大学里那些没来得及撤出人员的悲惨遭遇,司徒雷登还是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刘云将自己弄离北平,真不敢想像落到日本人手里会有什么后果。

那天晚上刘云来拜访自己的时候时间已经非常的晚,那时他因为“十.十三事件”站在风口浪尖,大概是不想被人看见吧!

两人寒暄了起来,谈了中美两国渊源流长友好关系,抗战中美国对中国抗战所做出的贡献,美国和延安在抗战时愉快的合作等话题。刘云深夜来找自己,肯定不是来谈中国之见源远流长的友好关系,司徒雷登一时间也猜不到刘云想说什么,就陪他耗下去。

扯了半天中美友好关系,刘云终于将话题引到了正题上:“先生,听说马歇尔将军在下月就要来华调停?”

司徒雷登有点狐疑,问刘云是怎么知道的?

刘云没有回答原因,感叹道:“如今国共内战迫在眉睫,马歇尔将军此次来华调停恐怕也将无功而返啊!”

司徒雷登听出了刘云话外有话,问道:“刘,你想对我说什么?”

刘云笑了笑,他今天来拜访司徒雷登的目的就是“诱导美国的外交政策”的。

“先生,您对中国内战的结局,是什么看法?”

“中国的内战?”司徒雷登沉吟了一下,“现在还不好说,虽然GCD在抗战之后有长足的发展,但是现在你们的实力对比和十一年前(1934年)并没有多大变化……结局真的很那预测……”

“先生,您这几年在蒋管区和我们延安的控制区都生活的时间都不短,相信您应该非常清楚这其中的差别。对于国共内战的结局,我敢肯定,最后赢的是我们。”

“刘,你为什么怎么肯定?”

“国民党过于固执地相信他们的优势,忽略了他们的弱点,我们又非常了解他们的实际弱点。先生,相信这几个月重庆的所作所为您已经有所了解,看看他们在抗战胜利后都干了些什么?看看政治、军事和经济接收中的表现,国家在经历战火之后,依旧满目疮痍、哀鸿遍野,当权这如此以国事呈私欲……”史实如此:例如抗战胜利后,沦陷区伪币的实值和国统区法币的价值差不多。但国民政府对伪币的简直规定的太低,一纸命令之下,沦陷区的人民顿时就变成赤贫了,而携来大批法币的接收人员则立刻暴富。诸如此类的故事,简直不胜枚举。想起平津“十.十三事件”横遭兵祸的居民,被胡乱扣以汉奸帽子的工厂工人和技师,刘云愤然道:“国民党政权如果不瓦解,当真无天理了!”

“刘,你太激动了。”司徒雷登也知道刘云在北平的“遭遇”,“这些我都略有耳闻。但是,刘,你到底想说什么?”

“先生,内战的结局是延安取得胜利,但是以现在美国‘一边倒’外交政策……先生,延安不想失去美国这样的朋友。”

刘云的意思已经非常的清楚了,司徒雷登岂会听不出来。

“刘,你说这些是不是太早了。马歇尔将军马上就要来中国调停国共冲突,内战是否会爆发还很难说呢!”

任何人都看的出来国共内战已经不可避免,司徒雷登这么说显然是故意的。

“让延安和重庆合并他们的部队并精简,然后美国才会在此基础上提供的经济援助。”刘云反问道:“就凭借区区十亿美元就想阻止中国内战?先生,您认为马歇尔将军的调停会成功吗?想要消除中国内战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延安在一个立宪政府中参与政治和军事的双重领导,让两个互相抗衡的政党在联合政府中各自有个代表……先生,您认为延安和重庆会心甘情愿地交出自己手中的军队吗?”

司徒雷登沉思,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即使马歇尔将军亲自来华调停,内战也始终不可避免……”刘云顿了一下,“先生应该全面地考虑内战爆发后的格局……延安希望成为美国的朋友,而不希望成为美国的敌人。”

司徒雷登点头到:“刘,我很赞同你的想法。我在绥远呆了三个月,又在延安呆了半年。延安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看到了中国发展的希望。尽管许多研究中国问题专家都认为延安是中国未来发展的希望,但希望毕竟只是希望,离现实毕竟还有一段距离。况且,事实也说明了你们也只是一种希望,你对内战结局的预测很难让人信服……”

刘云知道司徒雷登所谓的事实是指最近延安在和重庆的斗争中“节节败退”。先是因为外蒙古问题而让蒋军进驻东北,然后蒋军又包围黄河以南解放区,强迫延安北撤南方八省的军队,在蒋傅冲突中保持中立。接着延安又在为解救中原解放区而发动对徐州郑州的牵制攻击中杀羽而归,被迫撤出了平津……

在近半月国共斗争中,谁占上风自然是不言而喻。难得见到国民党在和GCD的斗争中占据上风,原来那些力主中国国内和平,成立联合政府的国会议员们纷纷将筹码压到了蒋介石这边。因此许多的国会议员都发表见解,要求政府调整华府的中国政策,全面倒向国民党。毕竟与已经“赤化”的延安比起来,重庆政权更符合他们的胃口。而且,与延安比起来,重庆能够给予美国更多的额外特权。

“先生,您知道我为什么怎么自信吗?”

司徒雷登笑着道:“还不是因为你是GCD员,你们的信仰里不就有你们会取得最终胜利的信条吗?”

刘云正色道:“先生,不仅仅因为我是GCD员,我自始自终都相信延安将取得最终的胜利。国民党是孙中山先生一手创办起来的,他的追随者都是些城里人,他们出身商人,是一战以前成长起来的人物。延安的领导人大多数来自于农业区,他们来自社会底层,知道老百姓和民间的疾苦,他们在战时和战后将成为完全不同的领导人。孙中山先生他们那一代注定只能完成共和革命的前半断,革命的后半段将由我们年轻一辈的GCD人完成。先生,您学习过历史,知道凡是处于新生阶段的事物,他最大的优势和活力就是能在面临逆境的是能因事制宜度进行变革和灵活地执行,了解自己短处和缺点,发挥自己的长处,针对对手的弱点进行攻击,所以能最终击败对手。现在重庆只不过是在表面上占了上风,如果先生就根据此表面现象就下这样怀疑我对内战结局的判断的话,我认为是极不明智的。”

刘云又说道:“在GCD成立之初,我们就主张消灭万恶的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消灭阶级差别,废除资本主义私有制。后来为了联合孙中山先生,我们去掉了其中的废除资本主义、消灭阶级的纲领。后来第一次国共内战爆发,我们打土豪、分田地,每手一切地主的土地,实行阶级专政。抗战爆发后,我们放弃了没收土地阶级的政策,改为减租减息,地主可以保留土地,可以收取经过消减后的地租,同时有权参加地方选举。在政治上,我们实行三三制,GCD站三分之一,另外国民党和无党派人士占了三分之一,让他们充分参与到根据地的建设中,自愿支持中国GCD……”

听了刘云演讲GCD政策的演变,司徒雷登笑了起来,说:“刘,你为我讲解GCD的政策,不是想把我发展成为GCD员吧?”

“先生您说笑了。我说怎么多,只是想向先生透露一个消息,延安的政策是会变的,延安希望成为美国的朋友。”

“刘,你似乎忘了最重要的一点。”

“先生,您所指的最重要的一点是……”

司徒雷登沉声说道:“延安的政策会变,我相信,但是你忽略掉了这其中变化的原因。延安的政策之所以会变,是因为他们想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坚持下来,想在斗争中发展壮大,因此他们需要争取更多的盟友,团结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甚至不惜违背自己所制定的纲领。但是,你想过没有,一旦GCD取得国家政权,恶劣的外部作用已经对他们没有了约束,他们就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和既定的纲领进行理想的变革。苏联就是一个很好的列子,看看我们美利坚在二战中对不遗余力地对苏联进行支援,你看看他现在怎么回报美国?我是一个美国人,追求和维护美利坚的利益在我心中是至高无上的目标,美利坚既然要投资,肯定要投资在有回报的基础上,尽管有可能得到的回报微乎其微……”

“先生,追求和维护本国的利益是人类的本能,但这并不与延安想成为美国的朋友有任何冲突之处。”

“延安想成为美国的朋友。同样,美国也希望成为延安的朋友。但是,这些都代表你们党的观点,还是你个人的看法?”

“先生,您这个问题可把我问倒了,我现在只能以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来答复您。不过请您相信,延安是真心想做美国的朋友的。”

“周(周副主席)已经和我谈过多次,我相信延安的诚意。”司徒雷登像是忽然决定了什么,对刘云说道:“刘,延安会有和美国合作的基础和机会……”

送走了刘云,司徒雷登立刻拿起笔,给即将来华调停的马歇尔写了一封信。

“致马歇尔将军阁下:

…………中国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躁动的火药桶,随时都可能发生爆炸。不幸的是,火药桶的引线不掌握在美利坚的手里。我们能做的,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将这条引线稍微加长一点而已。中国现在局势发展成这样,已经基本上可以宣布美利坚的协调政策失败了。

中国的内战即将爆发,战争将决定亚洲今后几十年的新格局,我们必须应利用局势的发展。美利坚要保护自己在亚洲的利益、抑制苏联在亚洲的扩张,我们不能错过现在这个可以对中国国内局势产生深远影响的机会。国民党和GCD之间的斗争,其实就是中国要走什么道路建设什么国家的斗争。我很难想像一个主张消灭万恶的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党能和一个热衷搞独裁恐怖统治的政党能站在一起。将军,请恕我的直白。对将军您即将亲自来中国调节国共和谈,以期中国内政问题地以用政治的途径解决,我本人并不抱很大的期望。

对中国的现状,相信在中国呆了多年的我比从报告获取有关中国消息的您更有发言权。据我所知,中国革命的领导人在掌权之前就已经广泛地接触和了解美国人和美国方式,现在他们也在努力和我们搞好关系,我们不能失去这次机会。中国人民需要和平,美利坚在华的利益需要中国和平。美国应该广泛利用她巨大的威望和力量对局势产生影响,让GCD在和谈中获得好处,这样才不至于招致延安对美国的反感和厌恶。

内战的结局,无非是一方胜利,另一方倒下,不可能存在第三种可能。无论结局是那一种,美利坚必须摒弃在国共两党之间“和稀泥”和支持国民党的外交政策。对杜勒斯(美国国会议员,反共分子)先生宣称的延安是苏联一手导演的阴谋,但这个阴谋在十一年前(指1934年红军长征)和三个月前(中苏哈尔滨战争)已经证明了他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司徒雷登放下了手中的笔,扭了扭发酸的手腕。作为赫尔利的继任者,司徒雷登的政治才华,特别是对远东政治局势的了解,对促进国共两党和谈,最终组建联合政府,显然是毋庸置疑的。不然,他本人也不会得到杜鲁门总统和马歇尔将军的鼎力的支持。

在信的结尾,司徒雷登写道:“因此,美国政府必须对我们现行的外交政策进行调整,美利坚不应该将黄油只涂在国民党一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