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来的诗

看《李卫辞官》,不经意听乾隆吟弄不知谁的两句诗,很有味道,又懒得挖地三尺,干脆给他续个油尾巴,复制一回‘山海门’。至于原创吗,看来斑竹也是囊中羞涩,就不打标记了。


卧斋残荷潇潇雨


疑是民间疾苦声


恨无东海金如意


怎赶南湖洗腥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