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73.上海大亨

fishdb328 收藏 12 345
导读: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73.上海大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5月的黄浦江边,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虽然没有下雨,可是雨季的上海天空常常有赶不走的乌云。尽管乌云压顶,那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依然全无知觉地闪烁着,透过江边微弱的雾气,展现出一个仿佛迷幻中纸醉金迷的世界。

1928年的上海大亨杜月生正是他人生的高峰,从上海最贫穷的十六铺的外来小子,到今天已经是首屈一指的上海大亨。作为上海滩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杜月生已经和委员长有着千丝万屡的联系。杜月生站在黄浦江边,看向自己初来上海时居住的十六铺。十六铺的居民区里那些低矮的房子,不,应该是窝棚,那里有他在上海最值得记忆的拼搏经历。

随着委员长将国家机器的重心放在反g问题上,忙于内斗的国家机器对外显得那么无力,倭人在上海的行事已经越来越嚣张跋扈,其亡我中华之心已经昭然若揭。其实要说国家大事关一个黑社会什么事?原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1928年的上海滩却不同,各国为了保证自己在中国的利益,在这个中国经济和商业的中心都需要一只在暗处的力量,为体面文明的帝国主义列强做一些不体面的事情。杜月生在英、法和委员长之间左右逢源,而张六福作为倭国的代言人最近在上海风头越来越强劲。杜月生的行事风格冷酷、凶残、狠辣在道上是出了名的。不过张六福自从成为倭国在上海的代言人之后搞出来的绑架、暗杀事件比起杜月生只多不少,倭人提供的武器和炸弹差不多都够那家伙装备一个团的了。说实在的他张六福的装备绝对比民国一个地方团的配备强上很多倍。混黑道的就是这样,这个世界没有法纪、不讲正义,在这里只有手段、只看实力,根本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老大都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杜月生贩毒、走私、开妓院什么伤天害理都做,可是杜老板就是和同样什么都做的倭人不搭线,这一点道上都清楚。洛辉和包汉文在那个时代的电视剧中就听过这个上海教父的名字,也知道他和倭人的敌对关系。

“生哥,有人投了帖子想找你!”杜月生的亲信智囊翁殊文递过一张拜帖。

虽然现在已经上上海大亨了,可是杜老板原本认识的字就不多,虽然慢慢地有了地位之后渐渐地也学会了认字,可是他还是觉得看字很辛苦,用手将帖子挡了回去:“是谁?”

“是南洋那个南华共和国的人!”

“那个商人?”

“不是的老板!是两个叫洛辉和包汉文的人。”

“洛辉、包汉文.....”杜月生对这两个名字很陌生,陷入了思考!”

“生哥,这两个是南华的军人!”翁殊文提醒到。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

“生哥!南华在几个月前跟荷兰打过一次,洛辉就是当时的陆军指挥官。这个包汉文据说是当时出计谋战胜荷兰人的参谋官之一。”

“哦!”杜月生再次惊讶,因为他并不知道翁殊文所说的事情,但是作为中国人他还是对战胜长毛的华人十分感兴趣。“他们找我什么事情?”

“这....”翁殊文看了看左右的兄弟,虽然这些人都跟随杜月生多年,但是君不秘则失国,臣不秘则失身。

老板的规矩保镖们都很清楚,翁殊文在青帮中的地位也很高。所以在杜月生没有反对的情况下那些保镖自觉地退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他们希望能够联合咱们对付张六福和倭人。”翁殊文依然压着声音说话。

“联合!怎么联合?”

“这.....”

“他们人呢?”杜月生也反应过来,没见面自然不会把计划说出来。“请他们进来!”

“是。”翁殊文退出门外去。

杜月生感觉有些奇怪南华共和国他也听说过,只不过最近一直忙于和张六福明争暗斗很多事情都还不是很清楚。但是他还是知道这个新兴的国家和M、Y、F关系很好,得到这些强国的支持。而且最近还帮倭国人防治了疫病,也正因为如此杜月生很奇怪,他们既然要帮助倭人又为什么要联合自己对付倭人。表面上来说显然他们不可能对付倭人,是一个阴谋,可是作为一个国家会制定一个这样的阴谋吗?显然不可能,其中必定另有隐情。杜月生虽然是一个黑道教父自有他的本事,但是这个人并没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也正因为如此很多民族大义他心里有,但是却想不明白,不是很明确。就比如倭人,他开始只是和倭人支持的黑帮有冲突从而产生仇恨,对倭人在上海霸道的行事手段让他更加看不顺眼,直到翁殊文跟了他,他才明白倭人要亡我中华,和倭人合作就是要做汉奸。黑道上的人确实没有什么文化,但是没有文化的黑道人却最重“忠”、“义”,杜月生虽然也不是什么忠义之人但是也知道岳飞和关二爷。随着在生意和地盘上和倭人不断加剧的摩擦,杜月生也是一个血性之人心里的恨意自然是不用说。

“生哥!他们来了!”翁殊文知道杜月生在等他连门都没有敲就直接进了房间。

“请他们进来!”

洛辉和包汉文对杜月生其人一直很期待,他们都想知道这个旧上海的黑道大哥是个什么人物。

“两位请坐!”

“杜先生请!”

“两位的来意殊文已经和我说了,我和倭人不对眼这个全上海都知道。但是我也知道南华在倭国的什么专家团到现在还没有离开东京!我很想知道你们既然要联合我对付倭人,却为什么要帮他们。”没有什么文化而聪明异常的人经常都是这样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地开门见山然后用他们最擅长地察言观色来判断对方是敌是友。此时杜月生眼中突然精光一闪厉声呵斥:“你们有什么阴谋?”就死死地看着洛辉等待他的回答。

洛辉是一个军人,军人的作风就是行得正、站得直、铮铮铁骨,他们本来就是满怀诚意地来寻求合作的靠眼神想吓到一个共和国的军人实在有些可笑。所以洛辉一点都不胆怯,不卑不亢地看着杜月生的眼睛!

“杜先生是怀疑我们的诚意?”

杜月生没有说话,这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他的呵斥吓那些地方小军阀,满清遗老遗少还差不多,对上真正的军人没有一点用处,这一点他明白。但是他察言观色的本领却是一绝,有些时候你也许不害怕,但是说谎的人会自然地避开对方的眼神。就是很多意志坚强没有一丝惧怕的人在掩饰自己行动的时候也会有少许的破绽。不如用笑声来掩饰自己,又或者做出虚假的表情,但是无论怎么做那都是非自然的表情,不管多高明的人要控制自己表情的时候就不能保持脸部肌肉的放松,比如装出来的微笑皱纹就会浅很多。杜月生当然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他有的却是自己长期观察得到的经验,从这些经验中他可以明确地判断洛辉不是敌人。杜月生为了观察对方脸部细微的表情所以盯着洛辉良久不出声,得到答案之后杜月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我想要一个能够接受的合理解释!”

说到口齿伶俐包汉文要比洛辉出色的多。

“杜先生,对我们帮助倭人很看不惯吧?”包汉文找了句废话接上口。

“我想你还是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比较好,我不是很有时间。”

显然杜老板有很强的自信,他的思维不是那么容易跟着别人去转的。

“其实原因也没什么!也可以说是为了杜老板!”包汉文决定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引起对方的注意达到让对方跟着自己思维转的目的。

“哦?”作为一个聪明人杜月生对这样不明不百的话有很强的好奇心:“那就说说吧!”

“我们帮助倭人防治疫病最重要的目的不是为了帮助倭人,而是为了帮助国人。倭人一直想要灭亡我中华,他们在中国的侨民和商业机构可以说不计其数。如果疫病在倭国爆发他们的政府还是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疫病的传播的,倭人在疫病爆发之后5天只能就开始用军队对疫病人群进行隔离。从这一点可以证明,疫病对倭人的打击一定会有一个限度,但是如果时间一长这种疫病被传播到国内,杜老板想想就是上海这样的国内最发达的城市能够抵挡这种疫病的袭击吗?这一点杜老板一定有自己的答案,而我们为了防止疫病在倭国失去控制而流入国内才帮助他们的。”包汉文作着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架势却不再说了,一会才接着说:“不知道这样的解释杜老板是不是满意?”

“我很满意!”虽然后面的话还没有说但是对聪明人来说就这样已经足够了:“只是我杜某人虽然自任可以在上海滩呼风唤雨却还不认为我比你们的国家机器还要强大,不知道所谓的合作我需要做什么?连你们都做不到?”

“想必杜先生也知道,我们组织了一个商人联合会,虽然我们没有在公众场合明确表示过这个商业联盟是个反倭组织,不过我想以杜先生在上海的神通一定知道了。”

杜月生没有说话,抽了口烟微笑着点头表示默认。

“我们想请杜先生帮忙的就是想请杜先生在得到。倭人要对这些商人不利的时候能够把消息告诉我们,当然能够在关键的时候出手挽救他们的话我们更是感激不尽。”

“哦!这是我要做的!现在我想知道我能得到什么?”

“200支m1911手枪和20000发子弹不知道杜先生满意吗?”

“哈哈!哈哈!我杜月生纵横上海十余年,虽然我现在有人缺枪,但是我也不认为多了200支手就和倭人对上有什么胜算。”

“杜先生真是快人快语,不知道加上张六福的命怎么样?”包汉文再次拿出了自己的筹码。杜月生虽然和倭人不搭线可是真要他为了和倭人对上而冒着失去荣华富贵的危险他还是要好好考虑的。

“你们真有这本事?”开玩笑他想做到张六福不是一天两天了,哪有那么容易。

“我们可以证明给杜先生看!不知道能不能把杜先生手上的杯子拿来一用?您只要放在右手边的茶几上就可以了。”

杜月生疑惑地看着包汉文和洛辉,实在想不清楚其中的玄机。

“好!看看你们能有什么本事!”说着就把杯子放在了右手边的茶几上。

包汉文拿起杯子觉得离杜月生太近,被碎玻璃伤到就不好说了。就拿着被子放到了落地玻璃墙处的办公桌上,然后对着落地玻璃外的大街上比画了一个请的姿势就让开了。

远处饭店天台拿着狙击步枪看着瞄准镜的战士正觉得无聊就得到了指示,显得有些兴奋。而杜月生的办公室在5秒后听见“乒”的一声杯子和落地玻璃墙上的一块玻璃同时被击碎。

枪林弹雨过来的杜月生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那种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只有m国才能生产,而且就是m国的的瞄准镜也不能在那么远看清楚这里。杜月生显然想的有些歪了,在他自己的行事作风中如果这种合作的意象自己提出来别人不答应他一定会灭口,所以他认为这是南华共和国在向他示威,很明显下张六福就是这么容易杀他杜月生也是一样。他也有想过把这两个家伙抓起来,可是他知道什么死亡威胁对这样的军人没有用。而且他自己分析出来的威胁毕竟没有得到确认,也没有什么丢面子的。

“好我承认你们的能力,不过我还是不能答应!因为张六福这种人杀了一个还有第二个根本杀不完。对我来说意义不大。”

“不知道杜先生想要什么?”

“我也不知道!现在要钱我有,要女人我也有!”杜月生沉思了片刻:“我想要一条退路!”这话一出口所有人有很奇怪。“我杜某人有自知之明,我很清楚我不可能永远是上海滩的老大,‘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总有一天我也会被取代!我希望那个时候你们能够提供给我一个安享余生的地方。”说着竟有说不尽的沧桑。

怀着忐忑心情的洛辉和包汉文相视一笑,“好,我们答应你!”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