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二十二节 讨还旧债

妖刀 收藏 1 15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二十二节 讨还旧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二十二节 讨还旧债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二十二节讨还旧债

好事多磨?还是我现在还没有到去见美女教官的时间?

我刚一踏进家的楼下的第一个楼梯台阶,就感觉到自己的房间里坐着一个女人,忽然之间,有了一种迷惑,想了一会,才明白她是谁。

她是石春芳!

她正泪眼婆娑地坐在我房间的桌子前哭呢!

见我进屋,她慌忙站起来,显得手忙脚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都大姑娘了,还哭鼻子!”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又给她换了一杯白兰地,让她平静下来。

也许她是平静下来了,但我却隐隐有一些不安——丁总走的时候曾经给我说过,要我有空的时候关照一下石春芳,但我却把这事情给忘记了,真是该死!

果然,石春芳一开口就说:“小玲让我来找你的,她说不用和你客气……让我直接把你的门打开,在你的房间里等你。”

我点了点头,说:“咱们是一家人,你什么都别担心!有什么事情,哥替你挡着!”这话一说出口,不由得自己的气势有了一点汹汹的味道,如同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般。

“我被人家追杀……”石春芳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什么?”我这倒是吃了一惊。怎么说石春芳也是奇门的人,怎么会这样?奇门败落到这种地步了么?难道就没有人管?“你……奇门不管么?”

“师父走了以后,我们那一门,受人排挤……平日里,常受武超群他们一支的气。所以,我就算死了,也不会去求他们的!”石春芳抽抽泣泣的,但这话却说的无比地坚决。

这倒让我暗生敬意,没有想到这丫头如此地烈性。我以前一直还以为她很软弱呢!

“是什么人瞎了它的狗眼,胆子这么大?”我问石春芳。

细说之下,原来果不出我所料,丁总在走的时候,她一手创办的小公司,就由石春芳打理。而石春芳根本就不是经营地材料,支持了半年多时间后,开始出现亏损。紧接着一时心急不慎,又被一个骗子骗了一下,几百万的服装让那个骗子拉走了,一分钱的货款都没拿回来。而以她的力量,连骗子都找不到,更别说把那货款追回来。她自己又想去把钱追回来,好给工厂继续生产,但事实上,一下子少了几百万的流动资金,她那样的小工厂,哪里还能转得动?所以,没有办法,她忙里出错,从地下钱庄借了一些钱,再苦苦支持了几个月,工厂还是最后停产了。工厂一停产,外面的其他货款就更难回收了……最后,工厂虽然没有被宣布破产,事实上比破产还要糟糕!人家欠她的钱她要不回来,而她欠别人的钱——那钱是通过地下钱庄借来的——人家天天追在她的屁股后面索要,再要不到,便开始扬言要把她给剁了……实在没有办法,她只好打越洋电话告诉了丁总。丁总不在,小玲接的电话。小玲说先不对丁总说,免得她老人家不安心,让石春芳先来找我看看有没有办法……

我心里热热的,原来,小玲一直这样的高看我!一旦有事情,先想起来的是我!!!

我于是把事情问个仔细。

巧得很,石春芳第一次和那个骗子见面的地方,是钟武的译帮总舵的所在地,那个城市我也去过。而那个地下钱庄……我倒是没有发现自己和它们有什么联系。想一想,还是给钟武打了个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然后把电话给了石春芳,让她把那个骗子的特征给描述了一下,请钟武给查一查这个该死的骗子是谁,要是发现它,给我看着,我马上去找他!钟武爽快地答应了,而且她告诉我,很快她会先到省城找我的。我热烈欢迎。

放下电话,石春芳疑惑地问,这样行吗?我想了想,说,也许吧!

那个地下钱庄,我想自己去解决它!既然它不仁,我就不义,干脆来个黑吃黑——我先去抢了它,然后再用抢来的钱,还了石春芳借的债。

这样一想,没有一点的犹豫,立刻就去办这个事情。

先是上街买了一个手机——那时候手机好贵的,我一直犹豫没有买,现在买了一个,好和钟武保持联系。

然后,和石春芳一起到了C城,让石春芳指给我看那个钱庄在什么地方,谁是老板,谁是打手等等。

我盯着那个钱庄,那是一间外表看起来非常普通的一个小门面房,门口甚至还有一个卖香烟的小摊子,估计是他们望风的!而这个门面房后面有一个防盗门……

看了两天,真是惊叹不已——原来地下钱庄的生意竟然如此地好!简直就是人来人往!看过后,也就基本上明白了它们是怎么运作的了,什么人做什么的,钱什么时候取出来,什么时候那钱庄会有人……

第三天晚上,他们要收工的时候,我从后门走进了那家地下钱庄。因为我刚才见到两个打手押着一个拎着个厚实的皮包的人走进了那间地下钱庄。

一看有人进去,他们都愣了一下。我并不出声——我要保持自己脸皮上化过妆的表情,也不会让他们有机会记住我的声音。

房间里一共有四个打手,两个数钱的,还有一个大概是来还债的,另外一个可能是老板。

很快,两个打手迎了上来。

我视若不见,在接近他们的时候,两拳齐出,只半秒钟时间,便把那两个打手放倒在他上,连吭也没有吭一声就昏了过去。

另外两个打手,忙着从怀里向外掏家伙,我一语不发,板着脸上去又是避无可避的两拳,顿时那两个打手也倒了下去。剩下的几个人,目瞪口呆,一定想不到他们一直依赖的保护者会这样地弱不禁风!

我也不答话,上前把那只已经打开的皮包拿过来一看,果然,里面满是大钞。一叠是十万,里面三十叠,也不多,才三百万。

我目光一扫,然后手一伸,把墙上一幅图像取了下来,后面顿时露出一只保险箱。

旁若无人一般,我随手从自己的身上取出几支别针,然后三弄两开摸,便又把保险箱打开了。里面钱并不多,倒是有几件珠宝——这东西最好从不要沾边的,如果你的路子不是非常野地话——洪流帮主曾经告诫过我,所以,我也不拿珠宝,而只是把里面的现金取了出来,又得了一百多万!

四百多万的钱,要让一般人背,都会累要命!但我提它在手里,并不比提一只苹果重多少。等我要打开那只防盗后门的锁的时候,身后的三个店员才开始要呼救。我猛一回头,瞪了他们一眼,顿时让他们禁了声!

出了门之后,我再砰地一声把他们的防盗门关上,骑上一辆摩托车,绝尘而去。到了宾馆附近,把车子一弃,然后换了一辆不显眼的普桑,把车开到了宾馆里,带着石春芳,直返省城。

石春芳在车后座,紧张地问:“得手了么?”一脸的期盼。

我指了指那只包,她才敢把它打开,一看那么多的钱,简直要把她兴奋死了!就像忍不住要扑上来拥抱我一般。

“你欠他们多少钱?”我问。

石春芳说:“我借了他们一百万……但他们现在找我追要本利两百万……”

“什么?这么多呀?”我随口问了一句,心里想,这些家伙,真是吃人不吐骨头。但转念一想,自己刚才的行径,并不比他们光彩到哪里去,他们放这高利贷还有个成本,而我这抢劫——事实如此我不想美化他——才是成本最低的如果不被抓住的话。

石春芳点了点头。

“那你当初也是知道的?那你为什么还要借?”我问。

“那些工人发不出工资来……我着急嘛!”石春芳涨红了脸说。

“那你还欠工人的工资吗?”我问。

“嗯,还差他们几十万工资没有发出来……”石春芳小声地回答,然后问我,“这钱……”

“好吧,你可以用这个钱来发他们的工资。”我回答她,心里想,这丫头嘴厉害其实心地还是挺厚道的,这时候了还想着给她的工人发工资。想了想,我又说:“但现在不行!你想,现在你就发,那不就是说你抢到了一笔钱吗?那真是不打自招呢!……这样吧,我有几个朋友,也是搞布匹服装的,我给你联系一下,看一看,让她出面,把你这个工厂搞成一个外商投资的服装公司。这样,你不仅能照顾你的那些工人,还不会让人有一丝一毫的怀疑……不过,恕我直言,你心地太厚道,在没有人给你撑腰拿主意的情况下,不太适合这商场的血淋淋的阵势。”

石春芳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是的,但怎么办呢?师父把这个工厂交给我,我又不忍放弃它。而且工厂里的工人,其实都在指望着这一点工资吃饭……”

我点了点头,说:“我再想一下,要不行,你只占生产和行营,我让其他人来管。这样,分红和老工人的生活都能照顾得上了。”

石春芳喜道:“好呀,你快和你的朋友联系一下。这一年多时间,要把我累死了!”

我笑了笑,然后换了石春芳开车,在车上就开始给霸王花打电话。

我先是问了问她的情况。她还是单身,安娜也没有什么变化,仍然花天酒地的,不知道一年时间糟蹋了多少中国处男……

我问她经营情况好么,她说前所未有的好,现在公司的规模扩大了许多倍,形势一片大好。而且她说她和安娜简直是黄金组合,一外一内,市场都好得不得了!现在,都开始愁生产能力地提高了!

我于是对她说,一个朋友的服装加工厂,有点困难。要是不行,你看能不能把它接过去?

霸王花顿了一下,说好。但马上问我,是不是因为这个事情我才打电话给她的?

我说,是我害羞嘛,要是没有任何事情,我还不好意思给她打电话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