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二十一节 夺命医生

妖刀 收藏 1 137


第二十一节 夺命医生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二十一节夺命医生

她的眼睛里的情欲,一点都不掩藏,而是直截了当地看着我,似乎在等我的回应,而且,简直就是希望我立刻就回应她。

这反倒把我吓住了。

赶紧转移话题。我问她:“你现在还在外科吗?我记得你上次说你很忙的呀,你这么晚,不回去休息,明天要是遇上紧急的手术怎么办?”

“有就有呗!我就会得了!就算我一夜不睡,我照样可以边着做三四个大手术的!”李青非常自信的说。

“不会吧!人命关天的大事情,怎么能如此……”我说。

李青端起一杯酒,一口把近二两的烈酒干掉了。然后,用手拍了拍我的脸说:“罗唆!我说行就行嘛……做手术是件让人兴奋的事情,不会困的。”

“兴奋?”我暗暗吃惊,原来,做大手术,还上人兴奋。

“是呀,你想一想……”李青一讲起手术来,真的象酒醒了一般,神采飞扬:“一个家伙,横躺在你面前的手术台上,盖着一块兰布,嗯,等你去救他的小命,这难道不酷?手术室的那兰布,就像黎明前的天空一样,有着静静的蓝色。而等我锋利的手术刀,悄无声息地划开他们的肚皮的时候,血一下子涌了出来。那颜色在无影灯的照耀下,闪着象红宝石一样的迷人漂亮……”

“得!”我打断她的话说:“别再形容了,我还要喝酒呢!我倒不觉得你这有什么特别也不认为有什么好值得骄傲!而且,你救好人。同时。你也得救坏人,不是吗?要是有一个强奸犯,得了阑尾炎。你一样会为他做手术。是不是?”

“嘿嘿,我当然有办法!要是这种人落在我的手上,哼,那他就倒八辈子的霉了!别说这种坏人,就算那家伙嚣张一点或者他家人狂妄一点,我都叫他们吃不完兜着走!我只消在做手术的时候,在某些地方,捏一捏,等到麻药的药效过后。他就发现自己不行了,或者。过了十天半个月,会突然心脏病发作,一命呜呼哀哉拉拉拉了!”说完,李青得意地笑了起来,简直有点手舞足蹈了!

“你……竟然是个杀人医生!”我大吃一惊!

“什么叫杀人医生?我是这在救人嘛!”她看着我,竟然一脸的妩媚。

“有你这么救人的吗?”我问。

“你这人真是的,那你要人家怎么做?救人又不行,杀坏蛋你又不高兴……杀坏人不就是救好人吗?”说着,她咕噜,又喝了一大杯酒。

我一看,她再喝不去,还不知道要说什么话出来,这些话,我听了不要紧,要是别人听了,那可就糟糕了!于是,抢在她前面,两手交替,张开嘴,转瞬之间,便反桌子上剩下的七八杯酒一扫而光。饶是我有酒量,这转瞬之间,喝不这斤半的烈性白酒,也觉得有一点吃不消了。

“这么小气,和我一个妇道人家抢酒喝……小二,把我刚才点的酒再来两份!”李青瞪了我一眼说。

“别……别再喝了!”我劝他。

“难得这么开心,不喝酒还有什么事情做?请我去跳舞还是去唱歌?”李青问。

我一听,坏了,她今天是不会放过我了。算了,还是喝酒,大不了,把她喝醉,然后,再把她送回家去——我又不是没有送过。

于是,又两份烈酒,八个玻璃杯,放到了我们的面前。

“要不,我们猜拳吧?那种简装的——五,十,十五,二十的那种?”我建议道。

“行!你说什么都行!”李青说着,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抛了过来,让我搞不清楚她是真醉还是假醉。

基本上,带有一点赌博色彩的游戏,我都能赢或者基本上能赢!

所以,李青,一杯接一杯,转眼之间,八杯酒都让她一个人喝完了。她输得非常的不服气!

“还要再来吗?”我带着一丝奸笑问她。

“再来!我就不信不能赢你!”李青已经有一点迷糊了。

“小二!”我学着李青刚才的叫法,又叫来了八杯烈酒。

再猜枚行令,还是她一杯接一杯地,不到十分钟,八杯酒,都让她一个人喝了下去。

不仅仅是她喝得迷糊了,而且,她已经愤怒起来!

“你,你作弊!你出老千”李青的小脸挂不住了,非常生气地怒视着我,喝完了第十六杯酒后,她忽然清醒过来似的。

我也暗暗有些担心:光这十六杯酒,一杯怎么也有一两半呀!她一个女人,能有多大的酒量?要不行,等会我直接把她送到医院去得了!而且,这猜拳这玩意儿,要说我出千,其实也算是——我每次都会晚出那么十分之一秒,但就这十分之一秒,已经足够我的反应的了!我已经能从她出拳的手势上猜到她要出的数字又能从她的口型猜出她要喊出的数字,然后,我只消一变自己的手势,便每次都赢她!而她,纯粹是靠运气——哪里有什么运气?真正的赌博都是靠技术的!

“没有呀!”我说:“是你运气差罢了!”

李青怒眉一竖,已经坐不住了,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指着我说:“你放P!你才运气差呢!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出老千了!”

周围的人一齐看着我们。

不由得非常的尴介。我也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火了——干啥子老是赢这个丫头呢?自己至少也应该输几把让她高兴高兴!

心里理亏。嘴上便温柔了许多。温言相劝,想让李青平静下来。

但李青的酒显然喝得多了。也许我要是更厉害一点,说不定她就被镇住了,一听我说话软软的。她更来劲了。索性指着我大骂,说我欺负她。

越说越生气,似乎要把生平所受的委屈都要撒在我的身上。

那个尴尬呀!

一个酒吧的人都侧目以视。甚至有好事的人打了报警电话——还以为我非礼了李青呢!

我硬着头皮。上去想抱一抱她,让她平静下来——我这时候宁愿看到一个性欲勃发的女人也不想看到一个狂暴的女人了!

但刚一抱她,立刻就被她一个耳光扇了出来。

顿时,酒吧里一片嘘声,更是作实了我非礼的罪名。

我真想丢下她溜之大吉,但一想,她还是个朋友,她这人也不算坏,甚至还能说是一个是一个良心不错的小女人……而且她喝醉了。还是自己把她灌得这么不醒人事的,于是。只好让店小二泡一杯糖水,我亲自端着,劝她喝,想让她醒醒酒。

谁知道她什么话都开始骂。骂了一会儿,忽然向我猛冲过来,竟然是一个要命的招式。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周围的无聊和酒徒来顿时兴奋起来。

我身子一闪,让过她的拳头。

李青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我不得不又抢上去扶她一把。

担心她让我拧伤,不得不用自己的臂弯,承受她的体重,这让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我把她抱怀里呢!

李青刚一站稳,顿时,冲我就是一拳,象是恶虎掏心!但却绝对不是黑虎掏心。

我哭笑不得。身子一闪,退了六步出去。

李青哪里肯这过我?简直和我就是苦大仇深!

一招接着一招,虽然是歪歪扭扭,但却招招都是要命的意图。我也不明白这丫头是真醉还是想要我的命,所以,只好闪来躲去,而且,有时候,还要停下来,反身去扶她一把不让她猛地摔倒在地上。

就这样狼狈不堪地她攻我躲地过了几分钟时间,警察来了。

一个女警,还有二个男警察,是110的人。

一进来,她们就喝令我站着不要动。

我脚步一停,顿时,李青的拳头,已经逼近了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