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二十节 方向

妖刀 收藏 0 5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二十节 方向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二十节方向

“雨过天晴了!”我说到。

三个小女人都看着我,谁也没有先说话。

“睡得都好吗?是不是在等着我回来做饭给你们吃呀?”我再问。

“你倒哪里去了?让人好担心!”吴琼像是有一丝委屈地说。

“我不会有事情呀!你对我还不放心么?乖,我们今天把好吃的东西,都拿出来,做一顿丰盛的早餐吧!要是你们为我受惊吓了,我来给你们压一压惊!”我说到。

三个小女人都撅着嘴,特别是钟武,似乎刚刚学会撒娇一样,做的特别的明显。

但等我再山洞外生好火,把雨水烧沸,给他们每人冲了一杯牛奶,然后,在她们手心里放上一块烤得温热松软的面包而且面包里有一片香喷喷的腊肉的时候,她们的脸色,都变得好看起来。

我自己也非常享受地喝了一口牛奶,看了看东边的日出,咬着面包,似乎,这是人世间最好的美味佳肴。

“吃晚饭,我们往里走么?”无情工作问道。

“嗯,也许我们不向前走了吧。”我嘴里咬着面包,含糊其词地说。

“为什么不走了?”无情公主问。

“这个……我们带的东西不够吃地……”我想等她们吃晚饭再说那事情。

“……”她们都各怀心事。

于是。面包的味道就不拿么香了。

等到用完餐,把东西收拾好,我背着大包,把她们带上了山顶。一轮红日。正从东方升起。把这雨后的群山,照耀得格外养眼。

我身边的三个丫头,更是一身地红艳——女人。最美地肤色。不是纯白,而是这种有一点点玫红的色彩,才显得又健康,又美丽和性感迷人眼目。

在我现在的眼睛里,这丫头和这朝阳照耀下地世界,一样地美丽动人,这大概就是那位世外高人秦天说的——世界统一性吧。

我把身上背着的包,轻轻放下。然后,眼光把她们逐一扫了一遍。然后,对她们说:“我已经知道问题的一点点答案了——我已经见过那个世外高人了,就在你们等着我的时候!”

三个女人。谁也没有说话了,而是都紧张地看着我。

想了想,我说:“其实,我就是——我就死你们的父亲,你们的丈夫,你们的儿子……”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自己的手臂,已经被吴琼拧了一下——不知道这丫头什么时候跟谁学会了这一招或者天生就会。

“哎哟!”我夸张地大叫一声,然后嬉笑着说:“干啥子呀?我只不过活跃一下气氛罢了,你看看你们一张张小脸,绷得那样紧做什么?”

三个丫头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地紧张,都似笑非笑地给了我一个表情。

“坐下来说吧!”说着,我把脚一挑,身边的背包,落在了她们地身边。而我自己盘腿,坐在了地上。看着她们僵着身子,慢慢坐在了背包上。

“我只见到他几分钟的时间。他像是能控制人的心神一样,让我没有办法多问什么。我问你们的身世,他只告诉我一点:你们都是正常人,就算和别人的一点差别。而且,你们的命运,已经有了安排,要是你们还想知道答案,他让你,吴琼,二十年后来这里找他,而钟武,三十年后,来这里找他。至于,小青,你父亲另有其人,你猜道他是谁了吗?”我问道。

无情公主,呆了一呆,然后说:“难道真的是他?”

我不管吴琼河钟武复杂的表情,只对无情公主说:“他说你是!而且,他说他一直关心着你,但你有自己的命运!他说你不用找他的,而且要找你致敬喜欢的生活。”

转过脸来,我对吴琼说:“你也一样,他说一切会顺其自然的出现答案的,你也不用去寻找,而只需要找你自己喜欢的生活就可以了。”

顿了一顿,我转脸对钟武说:“你也一样!”

……

三个将信将疑,又问了我非常多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答案。后来,我把她们带到了那个空旷的山谷里。山谷里平静得像海底一样。鲜花已经不在,荷塘也消失了,只有这原始森林里一片苍翠欲滴,除了似乎空气里还残存着一丝丝莫名的香气。

怅然若失地呆了一会儿。终于大家都觉得没有必要再向前去了。

回去就快了。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步出了山。

谁的话都不多,大家都沉默着。

等到我把越野车开出几十米之外时,忽然有一点恍惚——我真的回来过吗?我真的见过谁了吗?这样一想,就觉得自己丹田里真气一动,在霎那之间,又一次经历了混沌初开的一个过程,提醒我,那仍然是事实。

等回到旅馆里洗干净,躺在洁白的床单上,和吴琼一次次地爬上身体的快乐巅峰之后,我们相互拥抱着。

吴琼再次把我经历过的事情问了一遍。

我便又原原本本的回答了一遍。

吴琼问我,那个秦天,真的说——三千个也是一样吗?

我回答是的。

吴琼问我她和别的女人一样吗?

我告诉她他非常的特别,她给我的生命带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里了。而且。她给我的快乐是……

忽然,我觉得自己没有语言能表达这样的感觉。

我想到了其他的女人。

秦天说,三千个,就算是三千个女人也都一样!但我生命里的每一个女人为什么都千差万别?

我想去看一看和小玲。也想去看一看霸王花和叶芝甚至是安娜。在我怀里还抱着吴琼地时候。难道。这就是秦天说地一样?

正在胡思乱想的事后,房间的电话响了。

是钟武打来地。她想见一见我们。

于是,我们便把房间收拾好。等她们进来地时候。已经是衣衫整齐一本正经。象是一对圣人一般,和他们从面对面坐着。

讨论的主题是下一步怎么办?

结果是:钟武跟我们回省城去。无情公主,本来也想跟着我们走但她看我那眼睛盯着她看,便泄了气。说她还是回去看一看她的爸爸。

我本来想对她说你也应该去看一看天一道长了。但话到嘴边,还是没有接着说。总是觉得自己管的事情越少越好。

其实,最后,连钟武,也让我们打发走了——让她回去安排一下她帮里的事情。因为,如果可能给她帮助的话。要让她象人世间蒸发一般,消失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行!而且。比如说注入血液这种事情,并非万无一失……最后,她们记下我们的隐私地址,钟武和无情公主一起走了。

我和吴琼回家。

吴琼的假期也快到了。

她又她自己的事业,而且,那是她非常自信而且有兴趣的领域,所以,我也没有留她,只是在一起地最后几天里,我俩都格外的珍惜。每天都带着孩子玩得开开心心。晚上孩子由保姆带着,而我和吴琼或者嬉水,或者……总之,一切可能性的欢乐,我们都品尝了一遍。

所以,等她真的要走的时候,我简直有那么一丝怅然若失。

吴琼走的时候,对我说:“我对你的是爱!而不是占有。我不在的时候,你是自由的!也许,你应该去一下加过,去看一看小丽和小玲……当然,也许,你应该等到钟武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说。”

我问她,对自己的身世,还有什么想法么?

吴琼摇了摇头,说:“我这几天也会去想。顺其自然吧,二十年后就会知道了,现在,想也没有用吧。我还是把自己喜欢做的研究,在这二十年时间里,做点成果出来。”

我点了点头——一到城市里,一谈到她自己的研究领域,她就又变得聪明和高明起来。我想了想,还是告诉她:“也许,有些东西,并不仅仅依赖于试验的实证,或者,你自己的心,也有一定的能动性……”

吴琼点了点头,说她会注意的……

我开车送她去单位。到她研究院所在的城市里,又住了一晚上。

她住的是专家们住的楼,一个人,一个小别墅,非常的干净,而且,有专门人打扫提供服务。

于是,我便在那里住了一晚上,享受了一下……

等我在回到自己的家的时候,一个人安静下来,在深夜里,盘腿坐了下来的时候,千万事情,一齐涌上心头。

但目前的事情,却是自己如何开创自己的事业!

也许,吴琼说的是对的。我并不需要多少钱。事实上,我还是一个潜在的富翁……比如说,我上次在异国的水牢里,捡到的一小袋子宝石,估计任意卖它一颗,能够我吃喝玩乐几年的时间的。

那么,我做什么呢?

有什么可以挽救我们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大事情等我去做吗?显然不可能。

生活就是修炼,秦天如是说。

那么,我的生活,总要有一个职业吧!我选择什么职业比较好呢?

黑社会我不到万不得已,那是坚决不会不做的。

做警察,或者也有希望吧,但关系却不行……

我忽然想到了警校的那位校长——要是我去找他,能不能通过他的关系,进警校做教官呢?至少,我可以做射击教官呀!

一想,自己还能在大学的教室里教一群未来的警察(当然,还有漂亮的女警察了),真有点热血沸腾。

不过,有很长时间,没有和他联系了,也不知道他还是不是党校的校长,或者,他是不是退休了呢?

这个,估计,要先找美女教官问一问。上一次,那个李青医生,不也说美女教官在找我吗?我就先找她问一问吧。

打电话显得没有诚意了。也许,我应该带一打黄玫瑰亲自去她的家里去找她,问一问她找我有什么事情,然后,再顺便问一问,那个校长大人还在不在职,他能不能把我这个退伍军人招揽进警校做讲师?或者,警校里需要我这种人么?再不行,我做党校的保卫人员也行呀……

忽然,有了一个生活目标,不由得开心了许多。

觉也睡不着了。

索性不睡觉了。想起以前的花天酒地,不知道那个曾经和我一起混过数多时间的胡富贵中校,现在又在哪里呢?真是想找一个能一起喝酒的人都没有了!想起自己自己在部队里,与一群热血沸腾的汉子们在一起嬉笑怒骂,又是何等的快意!自己也应该再找几个男人做朋友了。

等到了酒吧坐下的时候,刚落坐,身子还没有坐稳,只觉得,一只纤手,已经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不由得一惊——我先前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难道,自己的灵觉,不再有效了?

回头一看,竟然是黑寡妇李青医生。

心理才稍稍有那么一点安心。

她本来就有一点诡异,所以,悄声无息地到我身边,我感觉不到,也不算反常——只是提示了我的灵觉,有它的不足之处。需要修补。

“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睡觉?”我眉头一挑,问她。

“少废话!你不也是没有躺在床上吗?请我喝两杯吧!”李青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边。

这让我有一点惊诧——女人要是对你没有太多的感觉的话或者还害羞,多半会做到你的对面去,和你保持一段距离。而要是坐到你身边,这个问题就复杂了!至少说,她对你全无戒心。而她,一个黑寡妇,酒意熏然地坐到我身边,其意更是不说自现。

“喝什么?”我问她?

“……”她飞快地点了几种酒,一看就是常来这里的熟客,而且,她点的都是烈酒。

“来四份!”我吩咐旁边的招待。那处招待向我狠抛了几个媚眼,才去安排我们点的酒水。

“丫头!你怎么常泡在这地方?”我好心问她。

“嗯呐?不泡这里,难道天天往你家跑?”李青一只手托着自己酒红的脸支在桌子上,一只手,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