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九节 混沌初开

妖刀 收藏 0 36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十九节 混沌初开


第十九节 混沌初开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十九节混沌初开

问题在深思的时候,往往会越想越乱。而在不经意的时候,又会豁然开朗!所以,我想了一会,想不出什么结果,便作罢了。

回过头来,向山顶走去。也许,再搂着吴琼睡一个革命的回笼觉,也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想一想,只是在搂着吴琼的时候,要是另外两个丫头已经醒了,那吴琼定然会害羞不愿意再让我搂着睡觉了吧。

那两个丫头,会不会也有点喜欢我呢……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一点点,会吗?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恩,她们有情吗?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沉吟着,忽然停下了脚步。

东边?西边?无情?有情?

我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边,那里,已经有一点发白。但再一看看我们的头顶,仍然是黑压压的乌云,暴雨仍然象瓢泼一般,雷电交加,仍然象是没完没了!

不应该呀!怎么会连接下这样的暴雨一天多时间呢?

东边日出西边雨?会不会,暴雨都下到我们宿营的这座山上来了呢?

我的神识慢慢地向外延伸出去,但是在黑山,这种探视的能力,似乎受到了限制。尽管我的灵力,已经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但仍然不能探测到大雨中五百米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但我却能依稀地感觉到。似乎。真的是离我们的宿营地越近,雨下地就越大,风就越猛。而雷电就越强烈!而在另外一个几乎与我们身处的这个山脉平等的一条山脉上。雨水就很少!

难道?我们运气差?或者这是偶然地,还是有人在控制着这乌云,让它们尽飘在我们地头顶上呢?

或者,那个世外高人,能呼风唤雨?……

想了一会儿,我把神识重新探寻了我们的宿营地。三个丫头,在山洞时仍睡得很香。

转过身,索性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的神识指引自己的道路。我在暴雨中开始向山谷猛跑,有时。是拉着一条藤萝,有时是在树枝上弹跳一下,有时候,只是用脚在地面上裸露出来的石头上轻轻一点……一种浑然天成的运动节奏,让我自己感到非常的快意!

我就象电影里的人猿一样,在这盛夏的丛林里,顶风冒雨,但却仍然挥洒自如!

原来,那些在地面上看得非常讨厌地挡在路上的藤萝,根本就不在是障碍了,而只是我前进路上的装饰了!只要我从它边上一晃而过,我们相安无事!那么,它一点也不会捆扰着,一点也不会阻碍我!我就象在那些青枝绿叶上的水珠或者只是经过的风!……所以,再也不用象前两天来时那样的披荆砍棘,历经千难万难才走不太远的路。

我只花了十几分钟时间,便又从接近山顶的地方,跑到了山谷里,然后,沿着山谷,一路奔跑跳跃,很快就转过了一个山角,到了另外两条山脉的山谷之中。

这边的雨果然小了许多。

再沿着山谷,想外狂跑了几十分钟,已经只是一点点蒙蒙小雨了!

再跑几分钟的时间,只觉得全身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简直要收不住自己的脚步一般,象是要从这些苍翠欲滴的植物中,一路跑下去,一直跑出这大山一样!

慢慢地,进入到一片晴朗的夜空之下。空气清香,有着雷雨过后一切都清洗过的清爽怡人。

我的脚步慢慢减了下来,最后,两脚一错,停在了一颗大树伸展到地上的枝条上。

原来身心溶入到外面的世界的感觉是这样的美妙!

原来这个世界,和我一样有着它的心跳的节奏。而且,只要我和它一起共鸣,那么,一切可以和谐的象一支欢乐的乐曲一般!

正这样想的时候,耳边就真的听到了一阵笛子的声音,而且,声音悠扬,是一首脍炙人口的“梅花三弄”!

笛声并不华丽,却也不凄恻,恰如其分的勾勒出了梅花傲雪凛寒的高洁之气。

情不自禁地向笛声走了过去。

这笛声,始终如一,就象在自己的耳边慢慢地响着,不刺耳,但却听的很清楚。

但它其实在离我二里远的山涧之外。我慢慢地走了十分钟,转过一个山角,面前豁然开朗,竟然是一个数平方公里大小的山谷,果然象一个世外桃源一般。山谷里开满了鲜花,空气里,始终有着一点淡淡的清香,不浓也不淡,而且,一直能让你的嗅觉感受着这样的一种香气,而不会疲劳。

吹笛子的人,坐在荷花池边,象是非常的专心,没有看到我的到来一样。我也不打扰他,只是静静的等这他把这一曲吹完——他肯定知道我来了,而且,我也不知道他这一曲梅花三斗,到底能吹多少时间?

又过了一会儿,笛声慢慢地低了下去,浅的象水面上的波纹,慢慢地感觉不到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他慢慢地站起身来,转向了我。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我顺口答道。是的,在这荒山野岭,有人知道才怪!

他看了看我,然后,点了点有,说:“你很聪明,而且,很运气!”

“……”我没有回答。想了想,补充了一下说:“也许是托你您地福吧。利见贵人!但你一直在阻止我见到你么?”

他面无表情。沉默了几分钟,他又说:“你练成了混沌初开?不错不错!你的天赋确实要比所有人都要好……因为你的运气,我再不见你。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你以后会明白的!”

“混沌初开?”我不解的问。

“恩,就是你看到地石碑上上记录的那个功法。”他淡然道。

“混沌初开……”我没有想到,原来自己把它看成星图的一块石碑,原来是一个功法。我轻声把自己的误解告诉了他。不知不觉中。觉得自己对他要信赖有加!

“这也没有什么,也算不上是什么误解。”他仍然用一种淡漠地语气,对我说。

然后,他便用一种平和的眼神,看了我许久,才讲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愉快?觉得自己和这世界是一体的?”

“是呀!”我很快回答道。比如刚才在山谷中奔的时候,我便觉得一种与世界溶成一体,那种感觉真的非常美妙。

“我在偶尔地练习混沌初开后,也有了那种感觉,混沌。恩就是世界是一团气。万事万物没有区别!体现它的统一性。而初开,却是差异性开始有点萌芽!所以,在充分体现他的同一性的时候,差异性也开始有点萌芽!所以,在充分体现它的同一性的时候,差异性也开始呈现出来。你只刚入门,所以,只体味到同一性……再练一练吧,是个好东西!”他随意的说道,象是自言自语一样。

“你……非常熟悉这个?……”我问道。其实是废话一句。

“二千多年前,我就会了。”他淡淡地说。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当,而只是点了点头,说:“很长的时间呀。”然后,象是想起什么似的,问他:“我有几个朋友,对她们的身世很好奇,你……知道吗?”

“三个?都要知道吗?”他淡淡地问。

我点了点头。

他看了看我,然后,转过头,看了看天边那一弯冷冷藏室清清地上弦月,说:“就是三千个,其实也都一样!她们并不特别,和混沌初开一样,同一性是最根本的……恩,那个叫吴琼的,、她,确实和我有一些关系,但她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是克隆出来的。她有她的父母,但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要是你非说那就是克隆,也许可以这样说吧,但现在,还没有到说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还小呢,等她再成熟一点,再过二十多年吧,让她再来找我,我告诉她一切事情……就这样?”

就想他说的就是最好的答案一样,我象被催眠了一般,深信不疑。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

“其他两个,钟武?她的情况,和你想象的差不多,钟武和吴琼,并非姐妹,但身世有些类似,她的问题,和另一个与我差不多的人有关系。但是要再过三十年……也让她来这里吧。另外一个,其实是我女儿!”他淡然道。

“你的女儿?”我这一次才有一点儿意外。

“是的!”他淡淡地说:“她不是你说的妖族的妖王的亲生女儿,他只是养父,只是我托他把她带大!”

“为什么你不把她带在身边,或者教她一些什么?”我轻声问道。

“世界的同一性!并没有什么差别的。”他的声音低了一点,有了一丝温情,缓缓地说:“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而且,她既然出生在这个时代里,那她当然是和这个时代的人在一起,是最好的了。”

我一想,恩,他要是二千多岁,不错,确实是把女儿放在我们这些年纪差不多的人一起,女儿会活的开心一点。

“可是,她似乎知道自己不是妖王亲生的……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安排?”我问。

“没有安排!”他说:“也许本来就已经安排好了!她有她自己的命运!”

停了一停,他又说:“当然,我也不会完全的撒手不管她……你要适当的照顾她一下——你做的一切都有回报!”

他说的很轻易,但却非常奇怪地让我并不反感。可能是他的语气使然。

我点了点头。再回过头来,问吴琼和钟武的事情的细节。

他指了指天空,说:“这与时间和空间的概念有关系。比如说,你对天上的那一颗星星了解多少?你了解那星星多少,你就对时间和空间的感念了解多少!所以,我解释了也没有什么效果。”

我不说话,并不知道要问什么好。似乎什么都要问,但似乎,自己又什么都知道似的只是说不出来。

“我要走了。平常心!世界的同一性!让那三个丫头,不要再找了。身世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谜底会自然的解开,要找,让她们找自己喜欢的生活吧!”他说。

“我怎么称呼你?”我问他。

“秦天!”他看着我。走了。

没有等我回过味来,他又回来,看了看我,说:“时间与空间,我是可以突破的——这是秘密,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一点不同,所以,我想走的话,你马上就看不到我了。我回来,只是告诉你一下,除了那三个丫头外,你……也要投入到生活里去!你现在修炼的东西,离开这个时代的生活,就一点意义都没有!要把你的修炼,溶到生活里去,生活也是修炼——同一性!混沌初开!记住了么?不要害怕,也不要想的太多!”

简单的说完这几句,他,秦天,忽然消失了。

混沌初开!

我在那片荷塘边,出神地呆了一会儿。

然后,如梦出醒一样。

荷塘象是虚幻一样,在我面前,慢慢地隐去。四周,重新成了一片绿树成林的山谷,鲜花都消失了,但仍然有一种淡淡的香气,飘荡在山谷里。

时间?空间?

我真的不懂。

我什么时候,也能突破这时空呢?

靠“混沌初开”行吗?还是靠别的什么?

为什么我见到的人越来越多,却一个比一个神秘又高明呢。

简直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而我的技艺,会不会成为一个屠龙的法术,就算练成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呢——所以,刚才神秘人秦天,要特意告诉我,生活也是修炼?

想了半天,还是慢慢地走回宿营地。这时候,雨已经慢慢地收了。

三个小女人,都站在山洞外,焦急地四下张望。

见我回来,难得一见的是三个小女人,一齐向我张开了灿烂的笑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