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八节 神奇石碑

妖刀 收藏 1 15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十八节 神奇石碑


第十八节 神奇石碑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十八节神奇石碑

当我把吴琼再一次搂在怀里,把手伸进她单薄的衣衫,轻轻抚摩她光滑的肌肤的时候,不禁想:前几天夜里,她梦到了五彩斑斓的蛇,结果,真的在今天,我无疑看到了五彩的蛇。这是偶然的?还是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或者,吴琼的梦,有着某种预见性?而且,可以提前几天之久?

在这样一个风雨之夜,她还会再梦到什么?我们的行程里,还会再次遇见她所梦见的事物吗?

外面是风声雨声雷暴声,而山洞里,虽然,、睡着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但我却一点点成就感都没有,相反,反而觉得自己责任重大。是的,我要把她们安全的带出去,也许,这才是最重要的。想要冒险,下次,我一个人来就行了。要想见一见那个世外高人,那么,也只要我一个人来就行了。人多了,反而不方便。

没有等到她们都睡着,我已经下了决心,明天,天一亮,只要是雨停下来,我就立刻带她们回头,一路走出这黑山,事情总有它真相大白的一天,我这样的急于求成,不太好,而且,我完全可以自己来打探,然后,把我所知道的东西告诉她们就行了,而不用这样夸张地带三个美女同行。这样带着三个美女出来冒险。除了虚荣,完全是不正确的。

这一夜,我没有和吴琼那个。但谁也没有睡好。

等到天亮,暴雨仍然在哗哗地下着。真有一点没完没了的架势。

等到几个人。草草吃了点早餐之后,便无事可做了。

这时候,就显示出钟武的与众不同了。

无情公主人性。只说她自己喜欢说的。而且,也只听她自己喜欢听地,要是别人说点什么她不感兴趣地东西,她便完全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甚至,跳出来打断你的讲话……

吴琼,不大讲话。而且,讲话都带有研究性质,某一件事情。一旦要让她说出个结论来,那简直是一锤定音!她早已可以把论据、论证与结论联系起来了。如果,你要和她辩论,那你会发现,她早已把所有的进退之路都封死了,你不管怎么想,只要她几句话一说,那你就得回到她的思路上去,而按她的思路,结果,肯定是最终会让你无话可说——她说的是唯一的结论!

而钟武,可能真的是做帮主的料子。几乎看不出来她特别喜欢什么或者不喜欢什么,似乎,只要是你喜欢的,她都喜欢,你讨厌的,她似乎也能跟着皱眉头……

无情公主,就不说了。以前一直有一种错觉——吴琼和钟武简直就是相似地不能再相似的姐妹花!但只要在一起相处几天,她们之间的差别立刻就显示出来了。吴琼外冷内热,而钟武,是外热!虽然她这样言笑晏晏地和我们说话,谁知道她心里是不是非常的不屑呢——幸好,我们都还有让她不得不佩服的东西,不然话,只怕她心里更是瞧不起,把我们看的扁扁的……

所以,钟武,天生是个政治家也许,而吴琼,却天生是个科学家——至少我的印象是这样子的。我会想——这与她们的经历有关系呢?还是与她们的宿命有关系呢或者按吴琼的理论和她们的基因以及基因里的记忆有关?

我一边和她们扯东扯西,一边不时的看着外面的天色。

早餐吃完吃午餐,午餐吃完吃晚餐。一直到天黑,外面的雨竟然连绵不断,一点点停下的迹象也没有。

幸好是下雨。可以接一些雨水,不用到处找水源了……我这样的想着。

什么?和美女在一起呆了一天,有没有想把她们一起收了?

恩,不满你说,还真这样想呢!不然的话,太不方便了!同处一室。

人有性别,而要是相互之间,没有到亲密的可以相互填补或者亲密无间的地步的话,性别真是个麻烦事情!

我已经淋了四此雨了——让她们在山洞里“方便”!

而我,只能不方便了,在外面……

每次象落汤鸡一样的回到山洞里的时候,我都想,恩,要是这三个丫头,都是偶的妻妾,恩,那我就不用这样狼狈了!恩甚至可以把她们的小裤子脱了,端到洞口去,替她们把了……

不过,这样想,有点狼狈,而且,为了这个,把女人恩,那个了,也未免太过实用主义了。没有爱的性,是不道德的吧……

所以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什么进展也没有除了更了解无情公主的老爸和那个传说中的世外高人的东西之外。另外一个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我和钟武和无情公主更熟悉了。而且,无情公主对我的敌意渐渐地消除了,我叫她一声“小青”,她也就随口答应了……

但这一切,还是进展的太慢了。

但是吴琼一点都不急了,她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显得特别恰然。所以在晚上和我钻进一个睡袋里的时候,看我的眼神格外的温柔,甚至,第一次,把手,慢慢的伸进了我的裤子里,把什么东西,慢慢地捏在手里,然后,轻轻地握着。

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种体贴入微的亲密……

其实,有时候,这种亲密,比做爱更享受的……

第五天的五更时候,我醒了过来。外面,仍然是一阵紧过一阵地大雨的声音。间或一道闪电或者是惊雷……

我缓缓地把吴琼从自己的怀里放了出来,暴风雨的声音,把我起床的声音掩盖掉了,所以。她没有醒。不过睡的也不深。歪过头去看了看钟武和无情公主,却头靠这头,睡的正香呢。

这两个丫头。到底亲密到什么程度呢?亲吻?拥抱。相互抚摩?摩擦?……

等我悄悄地钻出山洞,抬起头,让雨水冲洗了一下自己的脸,然后,又方便了一下后,我环顾了一下,这四面无穷无尽的雨幕,把四周盖的严严实实地。

我忽然想:在这大雨之中,这黑山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为什么不去四周看一看呢???也许,真相,就在着暴风雨之中呢!以前不是有传说。龙起降的时候,都有暴风雨么?……

我回过头来,看了看三个熟睡的小女人,想了想,还是拿了那支霰弹枪和一支猎枪,然后,溜出了山洞,什么雨具也没有穿,仅着一件单薄的T恤和一条牛仔裤,便顺着山谷想下走——雷暴天气当然不能顺着山脊走了!

我的目标,是前天看到的那块石碑。无情公主不是说那块石碑象是墓碑么?或许,所说的墓地,就在附近也有可能。也许,我们已经接近最靠近真相的地方了也是可能的。

慢慢地在微微一点晨光里,顶着瓢泼大雨,慢慢地走向了那快曾经到过的山地。

不错!无情公主说的是对的,这山脉的走向确实给人的感觉是在不停的变幻。比如,上次,我们经过的时候,感觉它是西南东北走向的。但这时候,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山脉是东西走向。但着并不要紧对于我来说。我的印象完全是根据地形在自己心里的记忆想匹配后,再安排自己的行走路线,跟方向的关系不是太大——我早就吃过自己太相信自己的主观判断的亏了,基本上到了这种复杂地地形的时候,我都不再相信自己的方向感了,而是依靠完全的地形匹配。

等到我再一次摸到了那个石碑前的时候,惊奇地发现,那块石碑上的字,似乎不在是以前的那些字了,经过雨水浸泡过的青苔,把字与字之间的间隙都填平了,所以,似乎,这一块石碑,呈现出一个非常一个完整的图案——它是一个大的椭圆型,里面套着许许多多的小的椭圆形的小圈圈——它完全象是一个我在科技馆里看到过的星图一般!

我借着这清晨的暴雨里微微的光线和一闪而过的雷电,把这块石碑看了又看,只到自己完全有把握凭记忆能把它完整地复制出来。

想了想,我决定再到那个五彩之蛇钻出的山洞看一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

那个山洞的边缘,看了一会儿,只觉得头晕目眩。只能借着闪电的光亮,看到一个无限深的黑洞,仿佛这个世界正在源源不断地向这个黑洞里堕落一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