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七节 世外高人

妖刀 收藏 0 23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十七节 世外高人


第十七节 世外高人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十七节世外高人

暴风雨说来就来了。外面的雨点象沙子一样,沙沙地落在石头上,声音挺大。

钟武柔声问无情公主:“他说的是真的吗?你们家族养蛇么?”

无情公主象是要哭出来一样,过了半天,才缓缓地点了点头。

钟武继续问她:“那么,黑山是你家族……放牧的牧场么?”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的!”无情公主委屈得象是要哭出来一样。

“那么,是怎么一回事情?”钟武轻轻地抚了抚无情公主的头发。眼睛看着我,似乎在问我,我是怎么知道的?

无情公主恨恨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不是我……想欺骗你。这是我们家族的一个秘密……”

“哦?”钟武轻轻地搂着无情公主,但却没有说这既然是你家族的秘密你就别说了。

无情公主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吴琼,最后,把脸转向钟武,说:“这个黑山,里面住着一个世外高人……我也只是听我的父亲说过。去年的时候,我们家族曾经按他的指示,送过一批……一批五彩蛇来黑山过……”

“哦?就是今天我们见过的那一窝么?……那你来过黑山么?”钟武的声音,简直有一点媚惑。

无情公主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们家族送来地蛇只有几十条,这种蛇并不好找的……它有剧毒的,而且,非常的娇气。根本不容易养活。所以。就算找到几十条,也花了我们家族许多功夫的,真想不到。黑山竟然有这么多……我没有来过黑山!我们家族。只有我父亲每年来这里一两次。”

“哦?那……谁把五彩蛇送来的呢?又送给谁呢?伯父没有对你说过吗?小青?”钟武原来一直叫无情公主小青。

无情公主咬了咬嘴唇,说:“只要把五彩蛇送到黑山的地界内,把这些蛇放生后就不用管它们了。我们家族的人就回去了,据说,这些蛇,就自动听从那位高人地安排了……我父亲,也是偶然地一次误潼阳收费站这座黑山后,偶尔见到那位世外高人,因为有几句话谈得投机。所以,后来。每年,都会被允许见他一两面罢了。”

我们一听,都面面相觑。原来五彩蛇竟然是听人指挥的!而且,名震一时的妖族的家主,竟然对一位世外高人如此的恭敬……

钟武继续柔声问:“那么,伯父算是这位高人的徒弟么?不然怎么知道需要把蛇放过来呢,是不是?这位高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无情公主摇了摇头,说:“听我父亲对我说,他也只是碰巧遇上这位高人的,据说,他……不知道究竟年纪有多大。而且,法力无边……你知道,我们家族的功夫,并不靠蛮力,而是借助于心灵控制的方法,所以,和那位法力无边地高人谈得来吧——我父亲是这样说的……反正,我父亲对他敬重得不得了,好象提这个人地事情的时候,都是极其恭敬……据说,这黑山里的一草一木,都听这位世外高人的指挥的。而且,只要父亲一到黑山边上,那位高人就知道我父亲来了。这时候,我父亲只要在山脚等十几分钟,就会有一只小鹿来带他进山的……是的,是小鹿,传说中神仙身边的鹿,就是那一种!”

无情公主说到这里,似乎想停下,但是四顾一看,却见我们三人都正看着她,丝毫也没有想她停下来的意思,于是,她咬了咬牙,皱着眉头,说了下去:“偶尔,这位高人,会教我父亲一招半式的,都让父亲高兴一两个月的时间……但父亲并不是这位高人的徒弟,那高人知识偶尔高兴了,才出手指点父亲一下的……”

“那位高人住在哪里呢?你父亲每次在哪里见到他?是在哪一座山上?不会就是我们现在脚下的这一座山吧?”钟武再一次轻声问无情公主。

“不知道……我父亲说,每一次来,路线都不一样,感觉这黑山里的每一座山,似乎都是活的一样,也许今天是横着躺在太阳下,但到了晚上,却发现它是竖着,躺卧在月亮之下……”无情公主说道。

“怎么会呢?难道从空中航拍绘制的地图是假的?人能走,动物会跑,鸟能飞……山怎么可能动?”我出言反驳道。

“恩。就你手里的地图,我父亲闭着眼睛也能很快画一幅出来。你也许不知道吧,黑山的地图,在历史上,从有地图开始,历史上一共有七个版本,但都是大同小异。你手里经常拿出来看的地图,只是其中的一个版本。我见过一款军用地图,比你这一张详细五十倍!但我父亲一进黑山,仍然摸不着头脑。似乎,每一座山都在改变……”无情公主不屑地说。

“那,这位世外高人,住的地方在何处?是山顶还是山脉或者是山脚下呢?有什么特征吗?还是居无定所?他只有一个人吗?还是有一群人住在一起?”钟武再一次柔声问道。

“恩,听我父亲说,这位世外高人,是很孤单的一个人,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的影子出现过。他常住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在一个象从天而降的大石头上一样的圆形房子里,非常的怪异,另外一个地方,是一个古墓一样的建筑物……但奇怪的是,有时,那个圆房子。有时是在上顶,有时在山腰,有时候,却是在山谷里……”无情公主解释说。

“所以。刚才。你说那块石碑象是墓碑?那圆房子不会是飞船吧?”我再问了一句。

“我……不是有意要骗你们。只不过……”无情公主说不下去了。

钟武轻轻柔了柔无情公主地长发,说:“恩,我当然知道你不说有你原因,你不用解释了。我只是想知道。以你父亲的面子,是不是就带有风险,在黑山,你也不会有事情呢?”

无情公主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父亲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要是事情象你们这样随便一想就能想出来,他又何苦经常自己一去研究这其中的奥妙?飞船?你以为我父亲就不知道飞船是什么样子?……其实,我并不是我父亲亲生的,所以。估计那个世外高人也不会知道我是谁。虽然我父亲从来没有说过我不是他亲生的这件事情,而且。也一直从小溺爱我,但我却非常偶然到从刀的一本笔记里,知道了这件事情。后来我一直装做不知道……但是我心里却非常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着说着,无情公主忽然可怜巴巴的哭了出来。

我们三人再一次面面想觑。特别是我,心里想——嗳,怎么又来了一个?难道这一位也是生事不明?但这丫头,显然不象钟武那样地发育不全——我在火车上,曾经教训过她的,眼见为实嘛!为什么一件事情,似乎要显露出一点真相,而另外一件事情,又不明不白地出现呢?真让人头痛。是不是这丫头以后的生世之迷,也要我来帮她解开呢?

或者,她的生世之迷的答案,就写在黑山呢?所以她才会跟着来?……

一时之间,只有山洞外雷电交加的暴风雨的声音,一阵紧似一阵。

钟武无限体贴的搂着无情公主。

真是不敢想象。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正常了。要是有必要,也许,我也要回家做个亲子鉴定才好。

过了很久,我才说:“好吧……小——青(我套了一下钟武的叫法),你是不是怀疑自己的身世也和这黑山有关,甚至和那位世外高人有那么一点关系呢?”

无情公主点了点头,说:“我真想知道,但我又不敢问父亲,怕他伤心……可是……”说着,又小声哭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却不以为然——你怎么不怕天一道长伤心呢?你做了她那么长时间的乖徒弟,还不是说走就走?哪里见过你有一丝的不安或者忏悔?

另外,也许大家的心理都再想:这个世外高人,到底高到什么程度呢?为什么妖族的妖王学他的一招半式,就能高兴一两个呢?他真的这样的高明吗?……

又过了好一会儿,还是钟武,小声的问:“看来,还是小青你对这里比较熟悉,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

无情公主似乎想了半天,才说:“等!我们一直在这里等下去。我想,我们进山,那么那位高人一定知道我们来了。他不想见我们……所以,我们什么动物都看不到。他一定想把我们给饿跑了。我们只要等他出现就行了……估计,硬是去找他,不太可能找到的……”几句话说的垂头丧气的。

虽然她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但她这办法根本就不是办法,我心里想。等?那还不如现在就回头呢?

但事实现在根本就不能回头了。

外面的暴风雨的声音越来越大,象是有无数只怪兽在山洞外咆哮一般。一直没有说话的吴琼说话了:“这个,看来,黑山和我们原来想象的不一样,如果说,他是一个世外高人的居住的话,那么,这个世外高人,简直就是半个神仙一般,力量大得不可思议。再假设,真的是我们一进山他就知道了,那么,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危险,说明,他也无意伤害我们。所以也许,他并不是不愿意见我们,而是要我们拿出真本事来,才能见到他!他不可能跟没一位想见他的凡夫俗子都见面,不是吗?而小青的父亲,不就是能见到他吗?所以,我们要拿出自己的手段出来,让他知道我们不是普通的俗众,以他的见识,应该会想见一见我们的吧!所以,明天,我们要走的更深入一些,也走的更快一点!你说呢?田田。”

我点了点头,说:“一不做,二不休!怎么能半途而废?既然来了,就算有世外高人,我们也要去见一见,长一长自己的见识!你们害怕吗?”

三个小女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都没有说话。

又是一段比较长时间的听风听雨。一闪一闪的雷电和跳动的柴火,把我们的脸色都映照的明暗不定。

“睡觉吧。有什么事情,明天我们再说!”我缓缓说道。

说完了,几个人却没有动静,而是都各怀心事的看着洞口——这样,大家的目光才不会碰到一起。

我的眼睛,也看着洞口。

雷电一个接着一个,象是没完没了一样。而风,不时也怪叫着,带着雨雾,从洞口没有遮严实的陡隙里,钻了进来。

我慢慢地把自己的灵觉,沿到洞口,向外延开,再向四周扩展开去。

那个高人,会不会在这暴风雨之夜,来这里窥探我们?

但感觉里,除了风雨雷电,仍然是风雨雷电,整个世界,再也没有其他,甚至,连我们脚下的这座神秘的黑山,都不存在一样。

收回了自己的灵堂,我为缓和一下气氛,说:“怎么都不睡呀?算了,说点轻松的吧!我来讲两个故事给你们听一听吧!”

再一看,三个小女人面无表情。

没有办法,我硬着头皮开始讲:“森林里三只小动物在聊天。小猪说:现在流行用昵称,以后你们就叫我小猪猪。小兔:好,那我叫小兔兔。小鸡满脸不高兴:我还有事,先走了……”

三个女人一起看着我。半天没有人说话。

然后,无情公主冷若冰霜地说了一句:“无聊!”

我一愣。然后,果然觉得自己讲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是呀,这几年来,我是不是太无聊了?

为什么我总是追奔逐北的想知道什么真相?难道,我不能活的轻松一点么?

难道这个世外的高人,和谁都不接触?他一样活的很好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