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六节 五色之蛇

妖刀 收藏 1 102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十六节 五色之蛇


第十六节 五色之蛇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十六节五色之蛇

听到了喊声,我一个鱼跃从睡袋里跳了出来,这时候,才想起,自己的怀里还搂着一个女人。再一看,却见吴琼脸色煞白,惊魂未定,正搂着我的脖子——我在不知不觉中,竟然抱着她一起跳了出来。而我们的双人睡袋,已经落在了我们的脚下。

钟武和无情公主跑进帐篷,胆战心惊的问蛇在哪里?

原来,只是吴琼做梦。再一看我和吴琼两人,衣冠不整,搂在一起如胶似漆一般,更是把无情公主气的不象样儿,转身就进了帐篷。

天已经快亮了。

我紧紧地搂着吴琼,告诉她只是做梦罢了。

吴琼喃喃地说:“好多好多的蛇呀,五颜六色……”

“乖,只是做梦,只是做梦罢了……”我搂着吴琼在怀里小声的安慰着她。

一直等到天有一点亮了,吴琼才睡着了。而我,却一点点的困意都没有了。

于是,我走出帐篷,示意钟武和无情公主到帐篷里睡一会儿。

无情公主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但是终于没有抵制住热烘烘的被窝的诱惑,钟武刚一起身,她立刻也跟着我,飞快的进了帐篷。花不了几分钟时间,她们便发出甜甜的酣睡之声。

等到天亮,她们本来的时候,我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无情公主酸酸地说:“呦,看不出来嘛,还是个模范丈夫么!”

我点了点头,说:“恩,你喜欢么?”

无情公主蓦然发现,原来自己的话里有语病,不由得小脸一红。

我也不赶尽杀绝。转脸问钟武为什么什么化妆品也不用?

钟武说她习惯了!我转脸一看吴琼,却见她向我点了点头。是的,吴琼也从来不用化妆品,但却一样的细皮嫩肉,光彩照人。

我和吴琼,尽量不讨论钟武的事情,只是观察一下。我们相约等回到城市后。看看真正地DNA检测报告上是怎么写的……

新的一天,有一点奇怪的风平浪静。

简直有一点枯燥无味。除了山还是山,除了树还是树,或者几只小小的爬虫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而空气却异常的燥热。

……

等我们走到黑山深处连续三天的时候,仍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也没有什么怪异的现象出现哪怕只是一点简单地征兆。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上一次——五年前在这个区域里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这里的磁场有些异常,所以,我以前的身体,不能承受这样的压力,所以,导致了幻听。幻视和其他的幻觉?而现在,我的身体变的强壮了,能不为这种磁场的变化所动,于是,一切显得非常的正常。

另外,我的吴琼讲过这里的一切,都是非常的言之确凿。如果,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又怎么和她解释这一切?还有钟武和无情公主,这里没有什么,我们回去吧!

所以,到了第三天晚上宿营的时候,我的心情有些烦躁起来。

我甚至非常希望能发一点什么诡异的事情,来证实自己没有撒谎。来证明这次深入黑山的安排是有道理的。但第三天的一夜,仍然平静得像老僧的心情。

第四天。转过一个山头,在山顶的时候,我特意打开无线电,听了一听,这时候,正是播放天气预报的时候。恰好,是一条紧急的防汛的警报。说有大规模的台风北上,将影响本地区,届时,将有很长时间的雷暴天气。

我们四人听了,多少都有一点紧张。因为,我们并没有带太多的衣物。并且,防雨的东西,特别是防雨的衣物,根本就没有带多少,除了帐篷之外。也就是说,如果真有暴雨天气,那我们,就得乖乖的待在帐篷里,哪里也不能去了。如果,雷暴雨只是过境,意思一下,倒也没有什么。我们就在帐篷躲一躲就行了。如果,暴雨连下三天,那么,问题就出现了。我们没有带那么多的食物。本来,准备的食物,是一周时间地(最多也只能吃十天)。当时我想,要是顺利的话,这样的一群山脉,一周时间,是足够穿越了!如果有危险或者有意外,那么,带再多的食物,也没有用!

打开地图,看了看地形,我们正在接近这个群山的中心地带。要是往回走,还是要两天半的时间。要是往前走,若是象前几天一样,没有什么异常的话,也是需要大约四天的时间才能穿越过这群山。

我征求了一下她们的意见。

她们都说向前走。不能白来一会呀,至少我应该打一只狗熊,做一回熊掌让她们的胃尝一尝鲜!

我想了想。暴雨只是警报,说它要来,其实,这种强烈的热带气旋,说不定方向一变,变不经过这里了。而如果我们放弃了进一步的探险,那么,心里会始终有一个谜,那么,以后,我还会不安地回来,再做一次新的探险。好吧,我们准备充分一点就行了。有暴雨的时候,我们就停下来避一避就行了。

于是,继续向前走。

仍然是我背着一个接近一人高的大背包,里面放着所有的家当。

她们三个轮流用刀,在山林里开出一条道路出来。

好在我的神识,仍然有用,能敢知到前面五百米远的地方的地形,所以,倒也没有走弯路,或者。累的要命开了一条路出来,缺发现,那里是一个无路可去的悬崖绝壁。

再加上,这三个丫头,这几天,已经把砍刀运用的熟练异常,只要把刀一挥,总有几个树条应声而断。

本来。我们一路走来的时候,每隔四五十米,我们都要拦腰砍断一颗小树,作为标记的。现在,我们不得不砍很大很粗的树了。因为越向这群山的心脏去,小树便越来越少。而千年的古树,越来越多了。本来,打算不再砍树作标记的,但一回头,看到我们来时的路,已经被这大山里的藤萝之中。我坚持,还是砍树作标记。

因为忘记了没有带斧头,所以,砍树变的困难起来。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了砍树标记的方法——那已经不可能了,树那么粗,甚至几人方能环抱。

吴琼提出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我们不砍树,而是把大树的树皮,环割掉一大块。这样,这颗数也就算完了。有这么大一颗树皮作标记。比砍掉它,似乎更有用。再回过头来想一想,原来我那砍树的方法,是多么愚笨的办法呀。说不定,吴琼早就想出了这个方法了,但却一直顾着我的面子没有说……这样想更让我有一丝难为情。

这个办法很好,所以。我们行走的速度,慢慢又加快了。

等到了黄昏的时候。天气开始变化了,风开始大了起来。

估计,是预报中地暴风雨要来临。

于是,我们开始在四处寻找宿营地。

很快钟武在不远处喊了一声,让我们都过去看一看。

过去一看,竟然是一块很大的石碑。已经被青苔掩盖了。要是离的远,肯定会以为是一块大石头。

石碑上,写着很奇怪的文字。

无情公主忽然说:“这不会是死人的墓碑吧?我们脚下不会是块坟地吧?”

她的话音刚落,一阵冷风吹过,让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瞎说!谁会跑到这野山之中,把自己埋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我反问她。

“这不一定……”她话还没有说完,自己也没有勇气说下去了。

“不议论这个了。吴琼,你把这碑文拓下来吧。我们其他人继续找宿营地。”我指挥道。

说着,把背包放了下来。然后,从背包里使出纸笔,让吴琼按原样把这石碑上的文字描下来。

很快,钟武又找到了一个山洞,地形非常的不错,洞不太大,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只要稍稍修整一下,应该能避风避鱼,而且,这个洞看起来还挺大的呢!

撒了点驱虫的药粉在山洞里,过了十几分钟,洞里的各类爬虫,纷纷向山外逃命。

考虑到这一次可能要避雨的时间比较久,我并没有立刻搬东西进去,而是又把另外一种强力的驱虫剂再撒了一遍,过了几十分钟,正要搬东西进洞里,发现山洞里的地面开始涌动,心知不妙,提起背包,带着三美女,一个箭步,跳出了山洞,再几个起伏,已经跃上了几十米外的一块大石头,而且丝毫不敢松懈,立刻,在身边每隔三米,撒了一圈驱虫粉,而且,连布了三道驱虫的药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