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第十五节 丛林夜宿

妖刀 收藏 0 12
导读:艳遇编年史 第十五节 丛林夜宿


第十五节 丛林夜宿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十五节丛林夜宿

我们走下来的时候,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好天气。昨天的天气预报,是多云转晴,局部有雨。看来,这局部不在黑山。

吴琼和我说过,她不是经常出来游山玩水。她习惯呆在实验室里,做一些她自己感兴趣的实验,所以,在大学的时候,才被誉为“冷美人”的。

而我估计,另外两个丫头,和野人也差不多,就从她们眼光往四处的扫的架势,便可以知道,他们习惯这样的旷野和……野外的空气。

我背着一个非常大的背包,真的象头毛驴一样,但这头毛驴,自己会说话:我从最基本的东西,开始给吴琼讲的生存。吴琼很聪明,同样的话,我从来不需要讲两遍。所以,到了我们预定的宿营地的时候,吴琼已经是半个专家了。

撒了药粉,等了一会儿,让附近地上的虫子们逃命之后,我开始一声不响地收拾起宿营地。

在我开始动手搭帐篷的时候,无情公主提出异议:“你这个帐篷,不好!”

我一愣:我几乎是在野外生存了两年时间,还没有谁说我搭的帐篷不好呢!

无情公主说,“你搭得太小了!我们四个怎么住?让我们都钻在你怀里?我看你是不怀好意!”

我更是吃了一惊。也许她说得真有道理。以前,我们如果搭帐篷,一般来说,只要能把人放进去就成了。大家挤一点,也无所谓。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帐篷越小,目标也就越小,而且,会更结实一点。到还没有想过要把帐篷搭的宽大舒适。

“搭大一点!”无情公主继续说:“要不然,你就驻外面给我们放哨吧!”

“哼!凭什么?还没有轮到你指挥!我说好就是好!我说它不小就是不小!你要是不愿意和我们挤着睡,请自便——我们才在山边上,估计现在还没有什么猛兽——除了我,你可以自己走!要是再向里面走,只怕你想一个人走,也没有这胆量了!”我不客气地说。因为,我带的帐篷,确实太小了!(帐篷小一点,背着方便省力气。)根本不可能把帐篷搭大。所以,干脆和她赖!

“哼!你还以为我想来的么……”无情公主气哼哼地说。

我不理她,只是自己收拾帐篷。

却见无情公主可怜巴巴地望了钟武两眼,后者却目无表情。无情公主只好把脚底的石子,一颗颗地踢飞了,但也不得不气哼哼的坐了下来,无聊的看着远处山顶上正在下堕的太阳。

我心里想,哼,这个死丫头,看我这几天,怎么捉弄你吧!手脚麻利,和快,把帐篷搭好了。把各样行李安顿好,帐篷外地锅也埋好,开始做晚餐。

一路上,奇怪的安静,连一只鸟都没有。所以,想弄点鲜肉吃的想法也就算了。只是煮了一锅牛肉方便面。然后,招呼她们自己动手。

象我这样的人,活着不是为了吃饭,而是吃饭为了活着,所以吃嘛嘛香!一会儿,肠胃就满足了。

再看无情公主,一时说口感不好,一会说没有营养,一会儿又说汤太少了……反正,没半点满意。

我笑盈盈地说:“好呀,那下一顿饭,就你来露一手吧!总不成,让我一个老爷们老做饭给你们这些婆娘吃吧?”

顿时,无情公主再一次不吱声了。

吴琼想笑,而钟武目无表情,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倒是吃过饭了,钟武说:“今晚上,上半夜,我不睡;下半夜,田田……哥,你别睡,我们总要留个人守夜吧?这样行吗?”

我想了想,说:“不行!一切的安排,还是由我来说了算吧!”语气毋庸置疑。

停了一下,接着说:“这个,我每天背着东西,所以,晚上要保证睡眠时间,特别是下半夜的休息时间!不然明天白天,没有精神背这两百斤重的东西,到时候,就要你们抬它了!是不是?”

钟武点了点头,说:“那么,那我们三个人轮流值夜吧……”

我点头同意,说:“嗯,这样吧,现在开始,由吴琼先值班,到半夜……没有她陪我,我睡不着呢……下半夜,你们俩自己安排吧!”一句话,把吴琼小脸羞得通红。

无情公主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说:“帐篷这么小,你可要注意社会公德!”

“你这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我回了她一句,然后,不再理她。

于是,我便和吴琼一起,在四合的夜色里,坐在帐篷外,小声地说着话,慢慢地,等着疲倦的睡意,慢慢地袭来。

我抱着吴琼,看着,她在怀里安心地睡着。

而后面的帐篷里,两个小丫头片子,正吱吱地说着话,有时候,吵两句,有时候,又是甜言蜜语……

……但是,我觉得钟武的话语里,有一丝的不愉快,而无情公主的语气里,有压抑着的火气,她们,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争吵着。但是我听不清楚——

无情公主这丫头,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声音,让别人无法窃听,当然,这一招我也会,我保证,在我和吴琼窃窃私语的时候,她们两人也肯定什么都听不到!

等到半夜三更,过了十二点钟之后,我又让时间再过一刻,才把钟武和无情公主叫醒,问她们谁去守夜?最后,是钟武从睡袋里钻出来,睡眼惺忪地拿着支猎枪,出帐篷了。嗯,还是帐篷里温暖。我把吴琼抱进睡袋里——其实,她已经醒了,但她仍然赖在我的怀里,撒娇一样地任由我抱着她,把她轻轻地放入睡袋。

想了想,我又从睡袋里钻了出来,拿了一床薄毯子,出了帐篷,给钟武披上。钟武身子一抖,但仍然顺从地把毯子裹在了身上。

“有情况就开一枪!不要有一点犹豫不决!”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又把手里的霰弹枪给了她,说:“这个,在野外,比猎枪耗用一点,你拿着个吧!”

虽然,她没有说半个谢字,但我却知道,她心里一定非常的温暖——女人,在黑夜里,最受不了有人关心她们。我要是一屁股坐在她身边,保证她现在根本就不会拒绝!但我还是要回去,睡在吴琼温香如玉的身子边上。

回去睡下来,果然,觉得帐篷确实是小了一点!本来,我只是把自己的腿,轻轻地抬在吴琼的腿上,但却一用力,便蹬到了无情公主的小腿肚儿。马上,惹得她用力踢了我一脚。

没办法,只好忍了!

回过身来,慢慢地把吴琼的小内裤,拨到了一边,慢慢地把某物,勉强地放了进去。

吴琼宛若睡着了一样,并没有理会我的动作,但她的小脸,却在微微的星光下,呈现出一抹红润。

但我只是把自己放进去,却始终没有张狂到肆意动作的程度,只能假装着偶尔动一下身子。但那种微微摩插所带来的感觉,宛如隔靴搔痒一般,只让我的欲火越来越是高涨。只好苦苦忍着。但是吴琼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了还是已经醒来。她一动也不动,但是呼吸的声音越来越浊重了。

我再轻轻动一动,就感觉到无情公主,猛地把睡袋一蹬,然后气呼呼地出了帐篷。

帐篷外,钟武小声地问:“怎么你不多睡一会儿?”

“哼……TMD,像帐篷里跑进去两只狐狸一样,又骚又臭……”无情公主的怒骂声和钟武嗤嗤一声笑,传到了帐篷里。

我正想笑——谁让这丫头的鼻子这么尖呢?我们下面长的又不是兰花红玫瑰或者迷迭香,当然会有那么一点点不会欣赏的人受不了的味道了……却感觉下身一痛,正是被吴琼拧了一下。

低头一看,却是一张无限娇羞的脸,一双黑得象古水井一般的黑眼睛,正娇嗔地看着我:“都是你,害得我被人家笑话……”吴琼说完了,狠狠地咬了我的耳朵一下。

我更不多说,脚一伸,把她的小内裤脱了下去,一翻身,也不多言,就把吴琼压在了身底。

“不……”吴琼似乎还要反对,但我已经闷声不响地动作起来。

真是掩耳盗铃一般——要想帐篷外的两个小女人听不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我们又偏偏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欲。所以,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小一点点。忍得非常辛苦!

……

最后,非常快的,两个人,几乎同时,在一种非常特别的快感中,尽享了一次鱼水之欢,然后,草草打扫了一下战场,才沉沉睡去。

在没有睡着之前,却听见帐篷外一时嬉笑,一时怒骂,一时窃窃私语,一时,高声咳嗽……两个女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不时从半梦半醒中,被她们的话语惊醒过来。我似乎,全能明白她们说的每一句话,但事实上,却连半句也没有听得清楚。

在梦里,我忽然想到,其实,我知道的,我明白的,并不是她们说的每一句话的每一个单字的意义,而是我从她们在这些我一句也听不清楚的话里,听到了它们的落寞与彷徨……正这样想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句:“有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