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十八章

巴渝 收藏 10 61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十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十八章


集训队设在一所“五七”干校里,原本是县林场场部,后来因为“文革”中被打倒的“资产阶级当权派”,需要劳动改造思想的场所,就把它变成变相的劳改场所,毛主席“五七”指示后,又不失时机的把它变换成“五七”干校,名称变了,实质没变。再后来许多老革命,老干部又被解放出来,结合到各级“革命委员会”里当“无产阶级当权派”去了。所以,这里就变得冷冷清清,只剩下一老一少的父女俩在此看守门户。少女喜欢穿一件红色花外衣,江海洋戏称她是“万绿丛中一点红。”

不过这里地形环境不错,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公路在起伏跌荡的山峦中蜿蜒通向外界。走出房子,便是满眼青松翠竹,空气也特别新鲜,是一个世外桃园,也是一个封闭式训练的好场所。

集训队的生活是相当紧张的,好在是晚上没有枯燥的政治学习,一般都被安排为理论复习和自由活动。白天的安排是上午理论学习,下午开机操作。但第一周必需完成全部理论考核,合格者方能继续往下走。第二周必须完成实际操作考核,成绩要达到良好以上者,才能参加第三周的战术演练,学会架设集向天线,还要保证五十公里距离的清晰通话。成绩优等者进入最后的一关,即第四周的综合演练,训练内容要求群以上无线网络的沟通与通话,并按实战需要使用明语和简单密语两种,而且要迅速,准确。

关于这次无线电兵专业集训,团里特别重视,规模也大,要求也高。全团四个营,每营四个无线班,加上团指挥连无线排,共十九个班,每班来四名,共七十六人。

报到的那天晚上,来自全团各营连的无线兵就聚在一起互通起信息来,消息灵通人士说,王参谋的“狼牙棒”在这次集训中将高高举起,专门对那些反应慢不顺眼的人下毒手,他要借这次设备器材更新的集训机会对全团无线兵的技术进行重新摸底考核,优胜劣汰,在座的能否继续干无线兵那就是个未知数。只有朱冲锋对王参谋的“狼牙棒”嗤之以鼻,说他是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

其实这次集训的严格程度是前所未有的,最让人感到心跳加快的是近乎残酷的淘汰制,一但被淘汰,那会让人脸上挂不住,感到日月无光,会让人耻笑说你笨!即便你回到连队还干无线兵,那也只是一个空壳,因为你已经上了王参谋的黑名单了,在他的眼里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优秀的无线兵。当然,制作这份超级“集训计划”的始作俑者,便是全团赫赫有名的“王天棒”——团通讯参谋王天邦,又称“云南烟王”,他抽烟那个凶劲,迄今为止全团上下还无人与他相比。

集训的第一天早上,主教官王天邦就把部队集合在院坝里训话:“……这是我军自‘珍宝岛’战斗以后,也是我们团近五年来,第一次组织这么大规模的专业集训。古人曰,外有敌国,则其计先自强,自强者,人畏我,我不畏人。……哼!昨天晚上,有人说我是‘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那好,从今天起我们就走着瞧。我不仅放屁要响,而且要响彻云霄,响彻全团和全军。现在我想最后强调的是,本次集训最苛刻的条件是淘汰制,每一周的考核不及格者,将打起背包走人,我也决不手下留情,刀下留人!”说道这里,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大家。与其说他是在笑,不如说他是正在心里为自己的“伟大创举”而自鸣不凡。

这时侯,可能最恨这主教官的要数站在江海洋身边的刘光华了,他大慨正在心里骂道:“格老子,搞得恁个严,过不了第一关,怕是要‘解甲归田’啰。”

而站在江海洋又一侧的朱冲锋则一个劲的小声说:“我们中间有叛徒,有叛徒!”

一周后,无情的光环真的降临在刘光华身上,他与其他五名战士首批被淘汰出局。它给其余留下来的七十名集训队员敲响了警钟,惟有努力学习,刻苦训练才能保证不掉队,不被淘汰,才不会“死”于“王天棒”的狼牙棒之下。

江海洋小的时侯,就爱跟着酷爱无线电的小舅王冠文屁股后面凑热闹,皮毛的懂得一点无线电方面的理论,还组装过当时十分流行的矿石收音机,知道什么是二级管,三级管,电子管,整流管,整流器,对理论原理,线路符号约知一二,所以理论学习感觉自我良好,虽然没有那些对此一巧不通的农村兵那么刻苦,但也不敢掉以轻心。不过正是由于他第一名的理论成绩,令“王天棒”对他刮目相看,心生重意。在以后的训练科目里,江海洋在调频电台开机,沟通,关机的实际操作考核中,以三十八秒五的成绩,创新全团纪录,一举夺得第一,更是让“王天棒”心花怒放。

一天晚饭后,王参谋来到江海洋班。那是一间大屋,住着三营来参加集训的十六个人,不,准确地说,现在住了十四个人;因为刘班副和八连另一名眧通籍战士已退出“战斗行列”。

“喂,你们那几个躲在角落的到这边来。”王参谋一进屋就大声喊叫起来,看大家都围拢来后才说:“你们都要向江海洋学习。我办过好多期集训队了,到目前为止他是你们中最优秀的一个,也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王参谋大口的“吞云吐雾”,小兵们也殷勤讨好他,为他不停的“装填子弹”,用自己抽的“巨浪”“黄金叶”来满足全团闻名的“烟王”。

王参谋说着说着话锋一转,开始牛皮哄哄的吹开了他驻守云南边陲的“战斗”经历。他说他在云南河口曾训练过越南人民军王牌A343师和A345师的无线兵,那时他们就用上了调频台,我军还在用‘七一’台。我军之所以现在才装备调频台,那都是为了支援越南抗美战争。

末了他语重心长的告诫部下说:“你们现在不学好专业技术,如何应付未来战争?!要知道,通讯兵在战争中的重要性,是任何兵种都无法比拟和代替的。我希望你们不要辜负‘千里眼,顺风耳’的光荣称号。”最后他又有些伤感的说:“哎,明天你们当中又人要被淘汰出局。兵书曰:‘兵不在多,而在于精。’作为主教官实在不愿看到这样的结局,但这就是战争需要的残酷性。没有现在的残酷,将来在战场上就会上演真正的残酷。”

江海洋在集训队里“过五关斩六将”,以骄人的总成绩拔得头筹,获得第一,结业时受到集训队嘉奖一次。

回到农场后,早从电话里就得知消息的杨排一张脸都笑烂了,待到营首长们也来祝贺时,他大言不谗十分得意地连连说:“怎么样?怎么样?强将手下无弱兵!”

“你也是无线兵出身,从来没给我拿个第一回来。哼,一介书生。”柯营长没给杨排一点面子的说道。

排长杨光,在从军前当过几天家乡公社的民办教师,可谓“投笔从戍”。只是战士江海洋搞不懂排长为什么在背地里总是用《宁死不屈》里的一句台词,称营长是“萨利的爸爸”,还说他是“墨索里尼总是有理。”后来才从老兵嘴里知道,杨排刚当兵时,很受柯猛的宠爱,提了排长后二人反而显得不很和谐。有人说他提干后“心中无领导”,有人说是营长瞧不起他是因为他“半罐水响叮铛”,还有人说他是电影《南京路上好八连》里的陈喜排长,提干后就瞧不起在家乡的“花妮”了。到底那一种说法最接近事实,恐怕只有他们二人才心知肚明。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