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买烟

仁布齐 收藏 0 5
导读:[原创]买烟

每次经过这个形似窝棚的“商店”我都要停下脚步,十分认真地搜寻打量那简陋的货架上的少得可怜的摆放零乱的商品:几条不同品牌廉价香烟、几只牙膏和牙刷…所有的商品种类不会超过二十种,所有商品包装都蒙着一层灰尘;店主是一个同样“蒙着一层灰尘”看上去有六十岁左右的大姐。无论春夏秋冬她总是无精打彩的愁苦的坐在一把与她同样陈旧的破破烂烂的藤椅上,无言地打量每一个走近她“店铺”的客人,脸上挤出讨好的笑容。她每天都是很早开门,很晚关门,顽固地坚守在这块快被贫困攻破的生存阵地。

我第一次光顾她的商店是在去年的七月的一个早晨。那天,伏案通宵的我,实在熬不住烟瘾的折磨,乘早上六点准时始发的“第一班电梯”上街买烟,走了几条街,所有的商店都关着门。正当我失望时我看到了这个亮着昏暗的灯光的小商店。店里尽管没有我抽惯了牌子的香烟我还是买了两包她商店里“最好的”香烟。两包烟共计7元钱,由于没有零钞,我递给了她一张50元面额的钞票,她在口袋里摸索了很久,只找出了十几元钱,遗憾的向我抱歉:“对不起。没有零钱。”我看着手上已经拆封的香烟,告诉她:“没关系。下次我路过这里时你再找给我。”她一边道谢一边说“那怎么行”,我宽慰她:“那怎么不行,我们是邻居。”边惬意地喷云吐雾边问她为什么不进一点好一点的烟。我的询问打开了她的话匣子,从她滚珠般的话语中得知她是靠低保生活,资金困难进不起货……。

聊了一会,我在她北京人特有的客气中逃似的离开了。

后来由于记忆的原因我很久没去她的商店。约在一个多月后的傍晚,我散步经过她的店前时,她从店里冲出来一把拽住我:“先生,好久不见你…”从口袋掏出一卷潮潮的钱展开递给我,“这是你上次买烟该找给你的钱。来,你数数,43块。”这时我才从猝不提防的惊愕中反应过来,手中钞票上散发着淡淡的汗酸味。我感动!

那天我和她聊了很久,我知道她是老北京人,在旗,有一个多病的老伴和一个三十多岁、成天无所事事不争气的专门“啃老”的儿子:“早知道儿子是这个样子,当初就不该生养他!”……她找了我很久,这43元钱一直装在她口袋里……。

从那以后一有机会和时间,或路过时,我总是有意和无意地在她的商店买一些自己需要或不需要她有的日用品。确实没有可买的,就买几包自己并不喜欢的牌子的烟。我知道这种有意识或无意识的行为,对这位大姐并没有什么帮助。可却是我对这位辛劳而诚实的“北京人”敬意;以及对她那既不争气又不孝顺的,专门“啃老”的儿子的谴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