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灿烂的阳光

landemon 收藏 7 58

我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灿烂的阳光。

想象着许多年前我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一天……

什么时候开始我最早的记忆?

好像有那么一次,应该是个秋天,我跟在哥姐后面放羊,记得哥推着自己做的小推车……

好像还有,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要打我,我倒先拿起扫把动起手来。记得家里坐了很多人,大家笑了,父亲也笑了……我的记忆里,他从来没有打过我。

好像还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家,把一本书的纸撕得整整齐齐的……

还记得那时家里还有一本书,是《哪吒闹海》,现在想起来,那应该是新的,被我翻破了的。

还有一个“毛球”,不知道哪里弄来的一个棒球,我玩了很多年,比其他小孩的小皮球弹性好,好像被我的一个弟拿走了……

好像和这个弟弟拌嘴,我竟然用一个小铲子剁他的头,那时竟然一点也不害怕,弄得他满头流血。后来大姐带他去包扎的。现在还有些后怕,万一……

还有跟着父亲去学校,自己跑到讲台上对着学生喊“起立”,

那时在学校里和另外一个老师的孩子一起玩,在那个老师的办公室里,不知道怎么碰着了,当时什么事情没有。后来父亲过来叫我回家,见到他,我就开始说胳膊疼。父亲看了看,没什么事。那个老师说,都什么时候的事了,刚才都没有哭,现在还说疼!他闹人哩!其实在我的记忆里没有这件事,还是后来父亲说的。我想,多半是诬陷我了!哈哈……

我们家和那个老师家很近,经常在家里也和那孩子一起玩。我家旁边的一家新盖房子,院子里堆了一堆沙子。小的时候很喜欢玩沙子。我们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捉了一只鸡,好像那只鸡还有点病,要不是不容易捉住的。在那个沙堆里挖了一个坑,然后把鸡放进去,先用砖头压着,埋。一转眼,那鸡自己出来了!马纳比!接着挖深一点,又埋进去,压了两块砖。完了拍拍身上沙子回家吃晚饭了。

第二天他给我说,他妈发现少了一只鸡!我俩后来发现那个坑是空的,奇怪!

还有父亲拉着车子,我坐在车后的藁线里,从车上掉下来。后来学校的余校长弄了一点羊粪糊上,竟然好了。我一直记得我头上的双旋是那时摔出来的。

我现在都以为是我那时的创想:我给家里说,黑色的馍扔到大坑里会沉底,白色的馍不会沉底。黑色的馍是红薯面蒸的,白色的是小麦面蒸的。然后家里人都说我是不是试过了,甚至要挨打了!我一直记得我没有去试啊!

那时家里很少蒸白馍的,粮食少,来了客人才用的。平时自己吃的是黑馍。后来日子稍微好了一点是黄馍,用玉米糁蒸的。前两年又蒸了一次,我尝了一口,这么粗糙的东西,那时竟然天天吃。记得每天晚上妈在锅道里给父亲烤一个白馍。最小的我总能尝一口。现在想,那种烤得焦黄的白馍还是很香的……

然而那时我还有一样怪癖,不吃炒鸡蛋。去外婆家外婆拿出炒鸡蛋招待我们,我竟然不吃。现在想想也奇怪,那时那玩意很少的,为什么不吃呢?

说起来不吃的,还不吃面条。为此小学时候还挨过打。为了躲避中午家里的面条放了学不回家。后来父亲吃了饭回到学校,把我喝回去,到家门口,母亲正拿着扫把等着!那次是含着眼泪吃完面条的。那时面条不是纯粹的面做的,还加了些红薯面、豆面,面条里面就是一些葱花、红薯叶或者榨干的芝麻叶。现在想,那应该是一种美味吧,又差不多一年没有吃家里的面条了。直到初中时,吃饭不再家里了,学校食堂中午和晚上只有面条,才吃起面条了。

记得村里一家买了彩色电视机,很多人都去看。我只记得当时的广告:冷热酸甜,想吃就吃!还有射雕英雄传的主题曲的调子。好像小时候不敢看那种片子,不敢看武打片和战争片。有一次在舅家,他家那时还没有电视,要去邻居家看。表哥对妗子说:妈,兰娃不敢看武打片。等了一会他又说一次,被妗子骂了一顿。

那时经常停电,有一家用自行车带着电动机看电视,要轮着去蹬自行车。蹬的慢了,电视就闪,就黑屏。然后大家都嚷。

那时经常有耍猴的到村子里。猴子上刀山,翻筋斗。耍猴的人敲着锣唱,唱花木兰或者穆桂英的时候,猴子就从大箱子里挑一件花哨的衣服穿上,再在刀枪架上拿了一支花枪;耍猴人唱诸葛孔明的时候,猴子就捡一顶唱戏的里面诸葛亮的头巾,然后捡一把鹅毛扇摇头晃脑的。唱到孙悟空可是猴子的强项了,一根“金箍棒”舞的像模像样。现在还奇怪怎么能让一只猴子这么聪明!

………………

这么许多的事情,也只能在回忆里了。

其实时空应该是2.5维,只能向前,不能后退。

如果可以后退,我情愿回到那些记忆很少的年代。

祝贺自己,祝贺二十余年的历程。今天开始,在我,又是一个轮回周期。

丙戌年冬月廿三日 昆明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