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一零七 城里的人

梅戈 收藏 1 14
导读: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一零七 城里的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苏联红军对日一宣战,立刻让日军的大本营就乱了方寸,此时的战争局面对日本已经越来越不利,他们本还想希望靠苏联站出来调停,以便体面地结束战争,本想到苏联才一结束对德战争才喘了半口气,就马上加入盟军对自己宣战了,这让他们立刻乱了马脚。他们急忙开了下会,马上把这消息传达了下去,让各地守军就地死守,等候命令。

山下接到上峰的命令后,也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屋里团团乱转,他心里很明白,失去野战兵团的支持,他在这里是坚持不了多久的,现在八路军的兵力越来越强大,他在这里如果没有援兵,凭着手里这点儿兵力,到底能坚持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现在县城里的日军加起来一共有七十来人,治安军有四百多,警察和特务有将近一百人,听起来人数不算少,但治安军和警察、特务们的战斗力他却不敢苟同,尤其是前一阵,松本向他报告治安军里有共产党在活动,虽然没抓到具体的人,但他对治安军也逐渐失去了信心。可是现在八路军可能就要反攻了,自己怎么办?还得依靠苗时正的治安军,想到这里,他抓去电话,叫通了治安军的联队部,要苗时正马上到自己这里来,苗时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放下电话就一溜小跑着到了山下的办公室。

给苗时正打完电话,山下又给松本和侯元奎分别打了一个要他们速到的电话,同时让卫兵叫来了饭野及另一名日军小队长渡边。

这些人很快就到齐了,看着山下变颜变色的样子,几个人站在一边就没敢吭声。

山下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几圈,猛地把手里的电报摔在了桌子上,声音嘶哑、气急败坏地吼叫道:“八嘎!苏军对我们大日本帝国宣战了,他们这是趁人之危、落井下石!”

几名日本军官一听,立刻齐声宣誓道:“誓死报效天皇陛下,愿为天皇陛下玉碎!”

山下听了,心里略微舒坦些,觉得有了些底气,他马上转头看着苗时正和侯元奎,这两个人听了也是心里激灵了一下,但苗时正和侯元奎又不一样,侯元奎是真觉得大厦将倾、靠山要倒,而苗时正心里却有另一番打算,前半个来月,他在国民党部队当排长时的一个旧同事悄悄潜来本县,和他密谈了几次,告诉他国际时局将有大变化,让他要相机行事,同时应许他倒戈后给他一个师长当,他当时未置可否,但思想里也有了活动,答应对方考虑考虑,并让对方回去后向自己的老上司问好,来人听出他口气活动,就和他约定过几天再来商谈就走了。今天山下一说苏军对日宣战,他感觉日本人长不了,就想保存实力然后再投向国民党军队,但现在山下凶狠的目光投向他和侯元奎,他不能不表态,所以他立刻立正朗声道:“苗时正愿意率领全体治安军官兵誓死为天皇陛下效劳,为大东亚共荣赴汤蹈火!”

侯元奎也紧跟着道:“侯元奎也誓死为皇军效劳!”

山下点点头,对众军官道:“现在苏军对我们宣战了,上峰要我们坚决死守,等待命令。我想八路军不可能动作那么快,所以我们要赶快加固城防,全力死守,等待大本营新的命令,现在,我们先开会商议一下,看看如何守卫县城,然后把每天城内的戒严时间延长,天一黑就严禁上街,违者就地正法!”说到最后,山下是满眼凶光。

松本、苗时正等人齐声答了声是,山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家就在山下办公室里会议桌旁各找座位坐了下来。

这会议开了有一个多小时,最后会议决定:“由侯元奎手下的警察和特务具体负责城里的治安,加强宵禁,紧急时也上城支援;苗时正现在手里的四个中队各负责把守一面城墙,并配备一个班的日军;剩下的两个班日军机动,并帮助侯元奎负责城里的治安;城外的治安军马上撤进城里。所有部队全力坚守县城,等待大本营的下一步命令。”

……

会议开完后,苗时正回到治安军联队部,迅速按照山下的命令安排兵力接应城外的部队,这时日军的侦察机就来来回回在天上飞了好几次。安排好这些事,苗时正就想起了上次来找他的那个旧同事,心里恨不得他马上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这里正想着,在西门值勤的他的一个心腹把电话打了过来:“报告联队长,这里有一个自称是您的老朋友的人要进城去见您!他说姓钱,和您一提您就知道了!”

苗时正一听,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真是想谁谁来,他马上对心腹道:“你把电话给他,我和他说几句!”

心腹应了声:“是!”对面立刻响起了他那个旧同事的声音,他一语双关地对苗时正:“苗队长,这几天可好?听说要变天了,兄弟特地来看看你!”

苗时正此时顾不得别的,只想着自己的前途,他对对方道:“你来的真是太好也太及时了,我正发愁怎么找你,现在情况有了变化,我正想和老兄谈谈!”说到这里,苗时正对他道:“你把电话给我的那个手下,我有话和他说!咱们的事你到家里来谈!”对方微微一笑,把话筒交给了苗时正的心腹,苗时正的心腹在话筒里问道:“联队长有什么指示?”

苗时正道:“你找身咱们的衣服给我这个朋友换上,然后走小巷,你把他亲自送到我家里来,记住,路上尽量避了些,别让日本人看见!不然小心你的小命!”

“是!明白!联队长!”他那心腹小心地应道。

苗时正没什么说的了,就挂了话机,带着小苟子等卫兵回了家,准备接待他的朋友。


天山飞机一出现,街上戒严一乱,耿平和吴素娟等城内的地下党就知道情况有了大变化,这些年的地下工作告诉他们,这种情况的出现,说明形势有了大变化,他们立刻着手部署,准备应付新情况的出现。

天黑了以后,苗时正家里的丫环小红依仗着自己的特殊身份,穿着胡同来了,她带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苏联红军对日宣战了!八路军可能要全面反攻了!”

耿平和吴素娟虽然这两天已经估计出形势会有大的变化,但苦于和城外断了消息,没想到就这么短短的几天,情况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耿平禁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紧紧地握住小红的手急急地问道:“情况可靠吗?”

小红兴奋道:“非常可靠,苗时正一到家就把这消息告诉了他的太太,没一会儿,我上才和你们说的那个国民党就被苗时正的手下护送进来了,我出来时他们正秘密商议苗时正手下治安军改编成国民党先遣军的事儿!我和苗太太说回家看看安排安排就回去,她心里正乱,就说让我回家看看没事儿快点儿回去,别的倒什么也没说!”

耿平在屋里来回走了两步道:“现在情况越来越复杂了,没想到国民党躲在千里之外,手却伸这么长!情况才有变化,他们就谈起改编的事来了!”

吴素娟问小红:“让你做苗太太和小苟子思想工作的事进展的怎么样了?”

小红叹了口气道:“这苗太太实在是糊涂透了,我探了她几次口风,她是一心跟着丈夫走,丈夫活她就活,丈夫死她就死,也不知道她上学时书是怎么念的!”

耿平笑了一下道:“咱们本想通过她把苗时正争取过来以减少咱们的损失,没想到她却是个糊涂人!那小苟子的思想工作做的怎么样?也那么顽固不化?”

小红此时又是气的叹了口气,道:“别提了!这小苟子每天是口口声声要报答苗时正当初的救命之恩,说是宁可死也不背叛苗时正,对这两个人我真是一点办法没有,请组织批评我吧!我这思想工作没做好,没做到家!”

耿平依旧笑了一下道:“这怎么能怪你?他们一心跟着反动势力走,不是咱们想拉就能拉过来的!现在咱们最紧要要做的是,一是注意苗时正和国民党方面的谈判;二是想办法通知咱们在治安军里面的人,等咱们的部队一攻城,要他们配合八路军解放县城!”

小红这时微笑了一下道:“这两件事就都交给我吧!现在城里已经禁了严,不光有伪警察,还有日本兵在巡逻,再者就是你们能偷空出来,你们也进不了治安军的兵营,这两件事都交给我去办吧!我保证全办好!”

耿平道:“你在苗时正卫队里发展的那两个人怎么样?可靠吗?”

小红道:“非常可靠,有时我不在家,一些消息就是他们告诉我的,有什么您就交给我吧!尤其现在日本鬼子眼看着就玩蛋了,他们更不会出卖我!”

耿平想了一下点点头道:“好!这两件事就都交给你,其余城里的事就交由我和吴大姐办!”说罢,耿平说了几个人的名字和所属中队,要小红小心记好了,小红默记了两遍,耿平道:“你出来时间也不短了,赶紧回去吧!别让苗时正怀疑!”

小红道:“好!我也得真回家说一声,以防万一!”

耿平表扬道:“好!办事越来越周到!”

小红呵呵一笑道:“和您们学习了这么多年,没进步还行?!”

吴素娟走出去,悄悄拉开门左右看了看,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胡同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她向小红一示意,小红轻巧的身子就跃出了耿家的小院。她一走,耿平夫妻又商议了几句,耿平也借着夜色的掩护出了自己家的院门。

小红跑回家看可看家里人,叮嘱了他们几句,随后一溜小跑着跑回了苗家。

此时苗时正和他的旧同事、国民党此刻的特派员刚刚就改编一事达成协议,心里非常痛快,就喊着让人上茶预备酒饭,小红可巧进来,就从厨房里端了一壶新烧的茶水进了客厅里。她进了客厅,把茶水给苗时正和国民党特派员换了,顺势拿眼睛一扫,就见在苗时正旁边的八仙桌上放着一付金灿灿的领章,上面那颗金星是极其晃眼,苗时正看着那金星是得意非凡。

小红走出客厅门,苗时正就喊着小苟子,小苟子答应着跑进去,小红就放慢了脚步,客厅里苗时正道:“这两天没我的命令,家里的闲杂人等一律不许外出,你的明白?!”

小苟子嗡声嗡气地答了声:“明白!”

小红听了苗时正在屋里说的话心说,如果不许外出这下子就有些麻烦了,看来得必须赶快去通知治安军里的人。她跑进厨房放下手里的托盘,赶紧就去卫兵住的西小院,把耿平要通知的人和话偷偷告诉了他俩,这两个人刚才也隐隐约约听着日本人要完蛋了,正想问问小红,可巧小红就来了,这两个人听完觉得事不宜迟,决定一个人留下应付上边的问话,另一个人就按照约定的暗号去通知治安军里的地下党员,要他们做好八路军攻城的准备。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